笔趣阁 > 玄天魔帝 > 第六百九十一章怎能忘
<>最快更新玄天魔帝最新章节!
  
  
  
  诛仙族少主看看浑身火焰焚烧的陈然,再看看支撑不了多久的两个族人。.org雅文吧
  
  “等会儿再收拾你!”诛仙族少主看出陈然应该有抵御死气的手段,一时半会死不了。
  
  而他,则是无法再短时间斩杀陈然。
  
  仅仅一息,他就是做出决定。
  
  先救族人!
  
  “你们找死!”他怒吼着,冲向金足黑蛟他们。
  
  双方,又是大战在一起。
  
  而陈然,浑身黑焰涌动,面容狰狞,一丝一缕的炼化死气。
  
  “陈然,给我死来!”徐少梵朝着陈然扔出一具巫尸,而他自己,则是被战辰古纠缠着。
  
  “吼!”巫尸低吼,被徐少梵控制着冲向陈然。
  
  “蛇姬!”陈然低喝,一道人影就是出现在陈然面前,挡住了巫尸。
  
  “该死的小子,真把我当奴才使唤!”蛇姬愤怒,却也不敢有丝毫违抗。
  
  她看着之前与她战斗过的坚硬巫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出手都是凌厉了几分。
  
  四周大战不休,陈然则岿然不动。
  
  一道身影,开始在他前面显化。
  
  “肉身打破极限,突破到仙龙之力,修有洛族的炼龙之法,而且定是顶尖,浑身秘法不少,但修为却仅仅无量……”他低语着,眼神越发冰冷,内心更是涌现一丝嫉妒。
  
  “如此人物,实在不想让你活太久!”
  
  他冷喝,在这一刻杀意暴涨。
  
  他,赫然是轩辕青天。
  
  “你是谁?”陈然蓦地睁眼,冰冷的看着轩辕青天。
  
  “我是谁?”轩辕青天冷笑,头顶幻化出一头麒麟虚影:“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陈然一惊,随即想起了血川之中的那头麒麟。
  
  “是你!”陈然眼神变得越发冰冷。
  
  “既然认出来了,也就能瞑目了!”轩辕青天冷喝,比之诛仙族少主都强横一丝的气息散出。
  
  “轰!”
  
  下一刻,轩辕青天手中出现一张蕴含极致封印之力的灵符。
  
  “你之身,倒是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他冷笑着,想将陈然封印,带回族中研究。等无用了,再杀掉不迟。
  
  陈然一怒,猛地抬头望向远处,大喝:“惊鸿!”
  
  “咯咯,原来小弟弟还记着姐姐呢?”瞬间,一道朦胧,但凹凸有致的身影出现在陈然面前。
  
  她,正是惊鸿仙子。这一路,她可是都跟着陈然的。
  
  “帮我拦住他!”陈然冷喝。
  
  “报酬呢?”惊鸿仙子妖媚开口。
  
  “自然会让你满意。”陈然漠然道。
  
  “很好。”惊鸿仙子又是笑了起来,充满妩媚。
  
  “滚开!”也就在此刻轩辕青天冲到了近前,看到惊鸿仙子,顿时冷喝出声。
  
  “小弟弟,你这样姐姐可不喜欢哦。”惊鸿仙子笑了,纤纤玉手朝着虚空一按。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就是肆虐,携带着破碎一切的威力冲向轩辕青天。
  
  “什么?”轩辕青天脸色大变,轰然爆发出恐怖的实力。
  
  “轰!”
  
  又是一声惊天轰鸣,轩辕青天被轰退,惊疑的看向惊鸿仙子。
  
  “你是谁?”他低喝,刚才惊鸿仙子展现的实力,可是不比他弱上丝毫。
  
  “打得过姐姐,姐姐就告诉你!”惊鸿仙子笑着,充满挑衅。
  
  “很好!”轩辕青天眼神冰冷,手中出现一柄权杖,顶端刻麒麟图案。
  
  “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轩辕族之法!”
  
  两人,开始大战。
  
  惊鸿仙子,仙尸之身,实力堪比灵相巅峰。
  
  而她更是荒古之仙,懂得的手段自然是恐怖无比。此刻与轩辕青天大战,丝毫不弱下风,更是连她是仙尸都是隐瞒下来,未被轩辕青天发现。
  
  陈然看了一眼,发现惊鸿仙子没危险,就是闭目专心炼化仙人死气。
  
  此时此刻,已是没有人来打扰他,都是在大战,这让陈然可以安心的炼化仙人死气。
  
  “魔本先天,天生魔念,我看万魔,万魔念我……”陈然呢喃着,体内的仙人死气不断被炼化。
  
  这一刻,他体内弑魔夺灵经所凝聚的黑气,已是达到了以往修行此经时的强度。
  
  而随着炼化,他身上的气息也是越发恐怖,让众人都是侧目,震惊不已。
  
  不久,这在他人看来,恍若致命毒药的仙人死气就是被陈然炼化。
  
  随后,他起身,在没有人阻拦的情况下,一步踏入山河大宝。
  
  “怎么可能没事?”这其中,诛仙族少主是震惊的。他能感觉出,陈然体内的仙人死气竟是消失。
  
  “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山河大宝就被人夺走了!”他怒喝。
  
  “我等来,本就没想过要拿劳什子山河大宝!”血道童子冷笑。
  
  虽说来之前,他也觊觎山河大宝,但随着仙主之子的出现,他却是断了这念想。
  
  此刻,不论这仙主之子是死是活,都会引起青凰南部与山河仙主有关族群的注意。
  
  若是夺到了这山河大宝,那他这辈子不到登天,是不用在青凰南部混了。
  
  单单这不老圣猿和黑渊虚鹏,就不是他血道童子能够惹的。
  
  当然,此刻说这话,也是为了恶心恶心诛仙族。
  
  “你……”诛仙族少主果然一脸怒意,出手越发凌厉。但之前他两个族人受伤,却是让他们处于了下风。
  
  而其他处,战斗也是难舍难分。
  
  尤其是圣猿,守方,血骷,虚鹏这些存在,更是惨烈,浑身浴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至于五大圣地的战斗,除了徐少梵格外疯狂,其他人都是在观望。
  
  尤其是孔仙武,根本没施展出全力。
  
  “陈然与这仙主之子,想来关系不凡。若是他能救仙主之子,到时夺到,可以省很多麻烦!”孔仙武无不想着。
  
  而有孔仙武这等想法的,不在少数。
  
  否则,陈然也不可能安然走进去。自然,这也是在他们重视此刻陈然的情况下,认为他应该有办法救九千岁。
  
  若是小猫小鱼,自然是随手拍死。
  
  陈然不理他们,只是神色伤感的看着九千岁。
  
  此刻,九千岁已是失去意识,不知陈然到来。
  
  陈然看着他,与他在一起的一幕幕如走马观花,在他脑海中闪过。
  
  初相遇,他霸道的赖在他身体不走。
  
  后来,他助他突破肉身极限。
  
  犹记得,当年在阴阳灵境,为了救他,九千岁甘愿损耗仙念,化身山河,镇压他的身躯。
  
  不曾忘,九千岁与他血战云族,不离不弃。
  
  怎能忘,青凰地的一路陪伴。
  
  一次次生死相随,一次次倾囊相授,一幕幕笑骂调侃……
  
  数十年的朝夕相处,陈然早已将他看成自己的亲人。
  
  “我嘴上虽未说,但在我心中,早已承认你是我大哥,是值得我付出一切的亲人。”
  
  陈然笑着,手掌轻轻触摸九千岁的肩膀。
  
  肉眼可见的,一道道灾劫之意顺着他的手掌,被陈然吸走。
  
  他眼中有着无尽的杀意,疯狂增长。
  
  “既然他们想夺你,毁你,杀你。那么我便不走了,定要他们付出血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