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 0424章 鹿死谁手?我们静目以待!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最新章节!
  
  须臾,谷幽兰扫了一眼地上的几具尸体,开口说道,“张院首,此番,孤请你们几位御医前来,是想诸位帮忙认证一件事情!”
  
  “臣等,愿为陛下、太皇效劳!”
  
  “嗯!”谷幽兰点了点头,继续说到,“张院首,麻烦你们看一看,下面躺着的五具尸体,究竟是怎么死的?”
  
  “是!”以张广年为首的几位御医,答应了一声之后,也不矫情,迅速蹲下身子,开始检验。
  
  翻眼皮的翻眼皮,看舌苔的看舌苔,拿银针的拿银针……一刻钟后,几人小声攀谈了一番,最后由张广年开口说道,“回禀陛下、太皇,经臣等所有御医亲自检验,这五具尸体均是被毒死的!”
  
  被毒死的?张御医的话音刚落,殿内百官又是唏嘘一片。
  
  “皇后娘娘不是说,这几个宫女和婆子,是被太皇亲手杀死的吗?怎么又成了被毒死的?”
  
  “御医的检验还有错?说是被毒死的,肯定就是被毒死的,这里可是崇政殿,而且皇上还坐在那呢,想来御医们是不会无的放矢的!”
  
  “嗯,要是这么说,那这几个人的死因,可就耐人寻味了!”
  
  “可不是嘛,眼下这事可是闹大了,稍后指不定还能闹出什么更大的事情,我们且看着就是!”
  
  亲耳听到御医们的检验结果,又听到大臣们的小声议论,方才还颐指气使的公西染夏,小脸唰的一下惨白一片,藏在袖口下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谷幽兰会给她来了这么一手,也更加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还有什么后招。
  
  于是,她赶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稳住,千万不能露出任何马脚,恐妨被人瞧出端倪。
  
  谷幽兰斜斜的眯了一眼公西染夏,又对着张广年说到,“张院首,你们确定这五具尸体均是被毒死的?”
  
  “下官等人确定!”
  
  “那张院首可否告知陛下与孤,这五具尸体中的都是什么毒吗?”
  
  张院首颔首道,“回禀陛下,太皇,经下官等人鉴定,这五具尸体中的乃是陀罗花毒!”
  
  “陀罗花毒?”这句话是百里衔殇问的,只见他皱了皱眉,又扫了一眼脸色更加苍白的公西染夏,继续问道,“张院首,那你告诉朕,你方才说的陀罗花,是产自于哪里?”
  
  “回陛下,陀罗花产自于西岭山脉西北部的云雾之巅!”
  
  一听张广年这话,百里衔殇下意识的看了看谷幽兰,眼中露出复杂之色,正当他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只听公西染夏冷笑一声,说到。
  
  “陛下,众位大臣,你们可都听到了?”说罢,她扯着嘴角,露出胜利者的微笑,继续说到。
  
  “方才,就连张院首都说了,这五具尸体中的毒,乃是产自于西岭山脉西北部云雾之巅的陀罗花。现在满大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西岭山脉周边的八个郡县,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方圆整整几百里的地方,都
  
  已经是百里国万民敬仰,人人称颂的太皇”。
  
  说到这里,她突然转过身,傲娇的扬起小下巴,单手指着谷幽兰,“她!百里攸澜的封地,那这陀罗花毒……呵呵,陛下,各位大臣,想必,也就不需要本宫多言了吧!””
  
  话落,她扬了扬眉尖,挑衅的看了看谷幽兰,用唇语说到,“百里攸澜,这次你死定了,看你怎么跟我斗!”
  
  谷幽兰抿着唇畔,也回给了她一个邪魅的笑,同样用唇语说到,“鹿死谁手?我们静目以待!”
  
  哼!别高兴的太早,稍后要你好看!公西染夏狠狠的瞪了一眼谷幽兰,眼中透出弑血的目光,如果用眼刀能杀死人,恐怕,此刻的谷幽兰已经被她凌迟了千百遍。
  
  望着这样的公西染夏,谷幽兰突然感觉很可笑,如果眼光都能杀死人,那这世间的灵者,为何还要不辞辛苦的修炼?为何还要在相互顾盼中,纷纷死在雷劫之下?哼,幼稚!
  
  与公西染夏进行了一场眼刀的交锋之后,谷幽兰没有再理会她,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张广年,“张院首,你方才说这陀罗花,乃是产自于西岭山脉的西北部,那你可知,要怎样将这种花制成有毒的药?”
  
  一听这话,张广年没有立刻回话,而是弯下腰从随身的药箱中拿出了一本古书,快速的翻阅了起来,不多时,他像似找到了答案,随即停止了翻阅,又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这才开口说道。
  
  “回禀太皇,关于陀罗花毒,下官之前也只是在这本古书中见过,但记忆不深,所以方才又仔细的翻看了一遍。根据书中记载,陀罗花虽然产自于西岭山脉,但是因为它生长的条件甚为苛刻,花期很短不说,且每一次花期的间隔时间又非常长久,所以,想要将成花的花蕊制成毒药,也要花费数年的光景!”
  
  张广年的话,无疑的否定了公西染夏方才的话,更是将她的脸打的啪啪作响。
  
  当大殿上的所有人听到了张广年的科普之后,纷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天知道,当听到公西染夏的那番话之后,他们均都为太皇暗自捏了一把汗,不是他们不相信太皇会毒死那几个下人,而是公西染夏的话,的确是太具有煽动性了。
  
  如果没有张广年的科普,太皇很容易就成了草菅人命的女魔头,不仅她的名誉会因此事而损毁,就是百里国也会受到其他诸国的嘲笑。虽然各国皇室都有私下处死下人的例子,但是能明目张胆,又能被拿到朝堂上说事的,百里国肯定是这大陆诸国中的第一个。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所有官员,甚至就连百里衔殇都感到阵阵后怕,一旦太皇的罪名成立,那么她在这一年多来在百姓中建立的名望会消失殆尽不说,百里国也有可能会成为世人的笑柄,更有甚者,会被天下人讨伐,从而上演淳于国被刮分的惨剧。
  
  然……
  
  这种后果,谷幽兰怎么会想不到呢?她不仅想到了,而且还在第一时间得到公西染夏闹到朝堂一事之后,就立刻制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反击计划
  
  ,虽然这个计划还在进行中,虽然过程有些惊人耳目,但是这一切都没有逃脱她的股掌之外。
  
  事情进展到这里,是公西染夏万万没有想到的,她以为,她已经胜券在握!她以为,她可以经此一事将谷幽兰彻底的拖下太皇之位!她以为,从此以后,皇帝陛下的身边只能坐她一个人的时候,突然,剧情来了一个大反转,她由主控的那个人瞬间变成了被控之人。
  
  她不甘心,她不愿意,她不甘心自己精心策划的剧情,毁之一旦!更不愿意看到,她心中的那个贱人,还依然高高在上的坐在陛下的身侧。她可以反击,为何自己就不能?这一场本来就是她与自己的较量,至于谁输谁赢,鹿死谁手,还说不定!
  
  “张广年!”想罢,公西染夏略微沉寂下心情,又思忖了一番,道,“你方才说,这陀罗花是产自于西岭山脉,而且又说这花想要制成毒药,也要经过数年光景,是也不是?”
  
  本来感觉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的张广年,此刻还在继续翻看着古书,忽然听到皇后娘娘的问话,他怔愣了一下,“皇后娘娘,您在同下官说话吗?”
  
  废话,本宫不是在和你说话,难道是在跟一头驴说话吗?呼~~~~嗒嗒嗒……嗒嗒嗒……
  
  听到张广年的话,又见到他一脸的诧异,此刻的公西染夏,瞬间感觉,眼前有一万头草泥马疯狂彪过,她刚刚沉寂下的心情,差点就被面前的这头蠢驴给弄崩溃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强压下内心的怒火,点了点头。
  
  道,“是的,张院首,本宫问你,你方才说,这陀罗花是产自于西岭山脉,而且又说这花想要制成毒药,也要经过数年光景……这是,也不是?”
  
  “是啊!”听到公西染夏的话,又看到她像似强憋着心中的怒气一般,脸上的颜色五彩纷呈,张广年不明所以,满头凌乱的皱了皱眉,“皇后娘娘,下官方才说的不清楚吗?要不要,下官再将古书上记载的,再同您详细阐明一番?”话落,唯恐天下不乱一般,张广年又将手中的古书在公西染夏的面前晃了晃,
  
  张广年的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就仿佛狠狠的抽了公西染夏几个嘴巴子一般,抽的那叫一个响啊,气的公西染夏,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说的本来就是啊,人家张广年这话说的没毛病啊,只不过他暗指的意思却是,皇后娘娘,您莫不是缺心眼吧?不是缺心眼也是聋子吧?方才人家明明引经据典说得很明白,此刻,您还非要再次强调一番,知道的是您有话要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身为御医院的院首,欺君罔上呢!
  
  还有,您方才问话的那是什么语气?什么叫是,也不是?难道您还怀疑老张我,说假话不成?还是就想要老张我,成心说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