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七篇 第五十三章 第二次入道 上
    钟琳有些紧张,自钟氏没落后,她也是一心修行,出来闯荡天下也是磨砺自身!毕竟一个家族要兴起,要么是步入官场,要么是家族内诞生一位大高手——比如先天强者!一位先天意境级强者,足以让一个家族兴盛百年。
  
      她来到帝京城闯荡,也结识了孟欢、澹台云。
  
      孟欢,真的很单纯!即便看到帝京城的许多黑暗后,依旧是有一颗赤子之心,嫉恶如仇。钟琳也渐渐被孟欢所吸引。
  
      “两位地榜高人都喊他少爷。”钟琳这一刻情不自禁紧张。
  
      呼。
  
      钟琳随着秦云、孟欢等人一同降落在一座府邸内。
  
      “这是小欢的家吗?”钟琳有些拘谨,而孟家宅院内很快就一阵鸡飞狗跳,这么多年来,虽然秦云和龚燕儿关系并不亲密,可二人都对‘孟欢’极关心。如今孟欢受伤吐血,整个孟家宅院一个个都急了。
  
      董万、柳清沙以及周山剑派一些被派来的精英子弟们,都为之气愤。
  
      欺负到孟欢头上?孟欢多么乖巧,没一点纨绔子弟的习性,孟欢的身份不欺负人就罢了,反而被欺负?
  
      “名列地榜的锁云剑董万!这是名列人榜的柳清沙,还有人榜的楚云河……”钟琳在一旁看着一切,“都是周山剑派的,他们喊小欢的爹为‘师父’‘长老’?”
  
      钟琳心颤。
  
      她隐隐有所猜测。
  
      “欢儿欢儿。”龚燕儿更是飞奔而来,焦急万分,“欢儿你怎么了?一秋,到底谁伤的欢儿,谁伤的欢儿?”
  
      “别慌别慌,没事。”秦云则是连道。
  
      “一秋?”
  
      钟琳完全确定了。
  
      神榜第一!
  
      十五年前,就一剑切割虚空!被公认为将会破碎虚空白日飞升的传说中的存在——冰霜剑孟一秋!
  
      “这位就是天下第一美人海棠仙子龚燕儿吧?”钟琳也看着龚燕儿,龚燕儿依旧是炼气十二层,并未跨入先天,所以如今眼角也有着鱼尾纹,即便修行缘故,也服用些天材地宝,看起来也像三十余岁的美妇人了。不过因为她是传说中的冰霜剑孟一秋唯一的女人!
  
      所以,她也被认为是天下第一美人!
  
      “小欢,是冰霜剑孟一秋和龚燕儿的孩子?”钟琳感到一阵阵恍惚,甚至隐隐感觉到一丝自卑。
  
      ……
  
      捅破天了!
  
      齐云楼发生的事,牵扯到冰霜剑孟一秋的儿子,这消息犹如海啸般在帝京城高层诸多权贵大族当中传遍!
  
      说起来,孟欢才是帝京城权贵子弟中靠山最硬的!可他太低调,加上秦云一直保护的很好,‘孟欢’的情报,外界几乎没有丝毫记载!即便有能耐查到的,也不敢得罪秦云,对外传播。所以‘孟欢’的存在,甚至都只有极少数家族才知晓。至于他的样貌性格等等,更是一无所知。
  
      “蠢货,蠢货,蠢货。”
  
      深更半夜被唤醒的楚王李铖,听到消息也惊得一头冷汗,怒急对着旁边老太监怒斥,“欧阳泉那蠢货该死,真是该死。”
  
      “大王,现在怎么办?”老太监说道。
  
      “废掉欧阳泉一切官职,其他就不用管了,让孟家和周山剑派动手吧。还有,你明天就请董万长老来宫里,寡人要找他聊聊。”楚王李铖说道,他就是想要去拜见秦云,秦云都不一定见他。平常他都是透过‘董万’不断向周山剑派示好。董万在周山剑派地位也很高,周山剑派原先门人中,也就掌门左堂和董万名列地榜!
  
      至于刀剑双煞等一共五位地榜,都是为了修行,或者为了报仇,才追随秦云!也成了周山剑派客卿长老。
  
      “是。”老太监应道。
  
      “还有,你刚才说陪着孟欢公子的另一女子叫钟琳,是钟万海的女儿?”楚王李铖问道,“这样吧,立即派人前往沛方,召钟万海速速来帝京城。”
  
      “是,老奴立即命人去办。”老太监恭敬道,随即犹豫了下,问道,“大王,欧阳贵妃那边?”
  
      楚王李铖眉头一皱,挥挥手:“打入冷宫吧。”
  
      ……
  
      澹台云也回家了,将一切告诉了父亲‘澹台川’。
  
      “爹,都是我的错,惹了大祸。”澹台云此刻也很害怕。
  
      澹台川坐在那,眯着眼,脑海中急速思考着。
  
      他是从帝京城贫民窟中一步步爬起来的,真正从最底层,结帮派,加上自身颇有修炼资质,随着帮派越来越强,他自身也达到先天意境级!他建的‘九川帮’也是帝京城排在前三的大帮派,帮派够大之后,他自然要往上爬!所以才准备和欧阳家结亲。
  
      欧阳家,也是看在澹台家要人有人,要银子有银子,才答应了这门亲事。
  
      “我澹台家可能完蛋,也可能借此机会一步登天!”澹台川眯着眼,能从底层爬起来自然是老狐狸,“和传说中的那位神榜第一相比,欧阳家就是个屁!”
  
      “乖女儿。”澹台川笑看着女儿。
  
      “爹。”澹台云紧张,她也很怕她爹。
  
      “这事都是我的错。”澹台川说道,“你和欧阳家的那亲事就此就无需再说了,欧阳家死定了!我得想想办法,看看,你和那位孟家公子,还是否有机会。”
  
      澹台云听了忍不住道:“爹,还有可能吗?”
  
      “你不是说了,你们之前感情很深么?”澹台川思索着,“好了,现在没我的吩咐,你就在家里别出去了。其他都交给爹。”
  
      “是。”澹台云乖乖点头。
  
      她其实习惯了听父亲安排,父亲吩咐她和欧阳家公子在一起,对她说了一通她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也答应了!
  
      现在父亲要想办法撮合她和孟欢,她同样迅速接受了。
  
      “你先去歇息吧。”澹台川吩咐道。
  
      “是,爹。”澹台云退去。
  
      澹台川看着女儿离去的身影,却皱眉:“这次的事,是打了孟家的脸面。孟一秋绝对不可能允许我女儿当他儿子的妻子的,最多当个妾!得好好想办法……当个妾,也是好的。”
  
      ……
  
      沛方钟家,不但楚王立即召‘钟万海’进帝京城。一些权贵大家族消息灵通,也立即开始去帮钟家。钟家竟然迅速的开始风生水起起来。
  
      与之对应的……
  
      是欧阳家。
  
      墙倒众人推!一些和欧阳家有仇的也趁机来报复,龚三爷也全力以赴执行着秦云的命令,好好‘处置’欧阳家。
  
      ******
  
      外界纷纷扰扰,秦云并不在意。
  
      他更关心儿子的情况。
  
      第一段懵懵懂懂中的感情,三年的感情竟然是个笑话,的确对孟欢刺激很大。不过有父母关心,有钟琳陪着身边,孟欢也渐渐适应,他也不傻,之前一年多也早感觉到‘钟姐’对他的感情,只是他一门心思在澹台云身上。甚至觉得分心两个女子太过花心,是亵渎了两位知己!
  
      而现如今,孟欢也渐渐将心放在钟琳身上。
  
      而孟欢也忍不住通过周山剑派的势力,调查一切关于‘澹台云’的消息。
  
      “什么,她是被她父亲逼迫要嫁进欧阳家?”
  
      “她现在在家以泪洗面?”
  
      孟欢打听到的消息,让他又心中挣扎起来。
  
      ……
  
      “这小子。”秦云知道这一切,却不在意,“既然伤势都好差不多了。至于感情之事,还是让他自己抉择吧,也算一种磨砺。”
  
      儿子成长,一些挫折打击,他都是不管的。
  
      任由儿子自己去经历。
  
      只有牵扯到性命,或者极特殊之事,他才会出手!
  
      儿子伤势恢复,秦云也安心了。
  
      他继续一心修行,心中的剑道雏形继续在酝酿中,越来越完善。
  
      这一天,八月初六。
  
      秋风凉,吹的湖面荡起了皱褶。
  
      秦云盘膝坐在湖边,心中越加空灵,心中剑道逐渐在清晰。
  
      “董万,传我命令,从今天起,禁止任何人进入后花园。没生死攸关的大事,不得打扰我。”秦云传音吩咐道。
  
      “是,长老。”
  
      在教自己女儿练剑的董万听到命令,大吃一惊,立即赶往后花园外接连下令。
  
      孟家宅院的后花园迅速成了禁地,任何人包括龚燕儿、孟欢等等,个个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