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十二篇 第十四章 女儿
    秦云仅仅一眼,就记下这龙族少女的详细情报。
  
      这龙族少女,名叫依依,没有姓氏,孩童时期被黄袍尊者带回,成为记名弟子之一。
  
      她修炼的是肉身成圣法门《天龙体》,是黄袍尊者自创的法门。作为龙族,修炼这《天龙体》自然是极快,不过黄袍尊者有一大群记名弟子,天资极高的也很多。可这龙族少女在一大群记名弟子中,依旧颇有名气,就是因为她的剑道天赋。
  
      她学剑极快,天生擅剑术,刚握剑,就自然而然达到人剑合一的状态,天生的剑道种子。
  
      在黄袍尊者门下,练剑仅仅半年,便掌握剑意。
  
      连黄袍尊者也称赞她的剑道天赋……这剑道天赋,也让不少同门注意到了这个年龄很小的师妹。
  
      “孩童时期被带回?是龙族?有剑道天赋?而且长的这么像我和萧萧,她的脸型、嘴巴都很像萧萧,眼睛则像我……”秦云越看,越是觉得这龙族少女很可能是自己女儿。
  
      “秦云老弟,看什么呢?”褚负馆主笑道。
  
      “翻看了这些记名弟子的情报,似乎不少都是战将、护法们的后裔。”秦云当即道。
  
      “所以我说,这里面的水有些混。”褚负一笑。
  
      “嗯,那我也不打扰褚负大哥了,先回了。”秦云道。
  
      “贪狼星君的剑术,你也好好修行,早日突破,你我也能好好切磋切磋。”褚负说道。
  
      “好。”
  
      秦云点头,随即离去。
  
      目送秦云离去的背影,褚负若有所思:“这秦云,似乎很在意刚才那些情报。”
  
      ……
  
      当天秦云就离开了宝象宫,开始行走在天狼大陆的一处处地方。
  
      天狼大陆是天狼界最深不可测的一座大陆,毕竟黄袍尊者和众多战将们都居住在这,一些追随尊者的老属下们的家族也在此繁衍,所以天狼大陆的‘水’自然很深。秦云这个外来者,即便也结识一群战将,也还是得低调些。
  
      毕竟那些战将们,恐怕就‘褚负’最在意他,其他都只是泛泛之交。
  
      “呼。”
  
      这一夜,秦云如往常般飞行在云雾间。
  
      他剑道突破后,魂魄肉身在剑道孕养下也有所提升,对血脉感应也敏锐许多,估摸着两三百里内都能感应到。
  
      “在天狼大陆也逛了五天五夜了,差不多逛了一半的地方,还是没找到女儿。”秦云在云雾间飞着,心中默默道,“推测应该没错,我女儿十有八九,就在天狼大陆。”
  
      不管是推测。
  
      还是记名弟子‘龙族少女依依’的情报,都让秦云相信女儿一定在天狼大陆。
  
      巧合一处就罢了,巧合这么多?自己的推测定是没错。
  
      “嗡~~~”
  
      很微弱的感觉。
  
      冥冥中的一处地方,引起了体内血脉的共鸣,那是一种依恋感、亲切感。
  
      这种感觉,让秦云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连转头看向那一方向,情不自禁眼睛都泛红。
  
      “女儿?”
  
      嗖。
  
      月光的云雾中,一道虹光迅速飞了过去。
  
      随着飞的越近这感应也越来越强。
  
      “我感应到了,很清晰,就在那。”秦云飞到距离感应源头还有百余里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开。”
  
      眉心睁开了竖眼。
  
      神通‘雷霆之眼’,遥遥看着那一方向!
  
      血脉感应的源头的大概位置,秦云一眼看到了,是野外的一处庄子。这庄子里面生活着部分人族仆从,其他则是大群的狐妖!而龙族……则仅仅只有一位。
  
      “龙族!”秦云观看着。
  
      在那庄子的其中一处隐秘室内,一名少女半躺在椅子上,露出了腹部,腹部有狰狞的伤口,伤口上有着绿色雾气纠缠着。
  
      “哼。”少女将一墨瓶倒了几滴药液,药液滴在伤口上,嗤嗤作响,令伤口都扩大了!不过绿色雾气消耗了些。
  
      血淋淋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跟着这少女,又继续倒了几滴药液。
  
      一次又一次……
  
      每次伤口愈合好些,她就倒下药液,绿色雾气也越来越淡。
  
      少女额头都是汗珠,可眼神却锋利如刀。
  
      “终于驱逐干净了。”少女看着再无绿色雾气后,伤口不断愈合,直至消失,皮肤又恢复光滑后,她才起身合上衣服。
  
      “那头蜘蛛可真够难缠的,我修炼的又是肉身成圣法门,又擅剑术,越阶战她一个刚突破没多久的元神二重天的妖怪,都依旧败逃。”少女脸色才渐渐好看些,刚才药液能驱逐剧毒,可侵蚀皮肉也是无比的疼痛!
  
      “剑术,是战斗之术。埋头修炼不行,偶尔也得真正搏杀。”
  
      “不过这次战上一场,接下来日子得隐忍一段时间了。”
  
      少女盘膝坐在蒲团上,闭眼静修。
  
      ……
  
      百余里外。
  
      秦云在云雾高空中,眼睛早就湿润了。
  
      血脉感应!
  
      甚至雷霆之眼看到的因果!
  
      都让秦云明白,那就是自己的女儿,亲生女儿!
  
      特别看到女儿在强忍疼痛驱毒时的场景,让秦云更是心疼、愧疚。
  
      “没想到她这么快已经达到元神境一重了。”秦云默默道,“虽然剑道境界比我低很多,可她对血脉感应应该也有近百里。现在还不是直接相认的时候。”
  
      “毕竟这群记名弟子,个个都被宝象宫暗中盯着。”
  
      “黄袍尊者需要的是这群记名弟子相对公平的争斗,是禁止我们插手的。若是现在就和女儿相认,宝象宫会立即知晓,那就节外生枝,有太多麻烦了。”
  
      “找到女儿,那就先完全收敛血脉气息吧。”秦云心意一动,先是施展法术收敛气息,并且道之领域更是覆盖身体表面,完全隔绝一切气息,
  
      想要感应到秦云的气息,就得破开秦云的道之领域。
  
      “女儿。”
  
      完全收敛隔绝气息后,秦云一迈步继续前进。
  
      很快,就来到了那座庄子。
  
      那些仆人、狐妖们都察觉不到,秦云悄无声息就来到了女儿静修的殿厅外的院外。
  
      秦云的‘雷霆之眼’能清晰看到女儿身上的因果,那无数的因果线中,两条最粗的因果线,一个连接向虚无,一个却是连接向自己的方向。
  
      这一条因果线中,也有着一段段画面。
  
      有两三岁女童缩在角落哭泣的场景:“爹,娘,我怕,我好怕。”
  
      有六七岁女孩坐在大树树冠上,看着远处天边,默默看着。
  
      有十二三岁的少女,脸上有着一道血淋淋伤口,她站在高山之巅,摸着脸上的伤口,眼神有着痛苦:“既然你没将我当成亲人,从今天起,我也没有你这个姐姐了,这伤口我会一直留着。而且你说错了,是魔神夺走的我,不怪我爹娘。”
  
      ……
  
      秦云看着,心中满是愧疚和心疼:“女儿,爹来了,从今往后,爹一定会保护好你,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