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十七篇 第三章 求救
    秦云原本远远看着一切。
  
      可刚看一会儿,就忍不住了,这第一件‘吃肉’他就怒了,心魔一脉天魔个个都是疯子。道家修行人最怕滋生心魔,可心魔一脉天魔却是沿着这条路修行。真正一接触,秦云便是有无尽杀机,真是该杀!他都忍不住!
  
      不过还是得按照计划来行事。
  
      心魔一脉天魔树敌众多,想要杀他们的有很多,‘摩修’祖魔的亲传弟子都因此死了大半,不过也很正常,这是心魔一脉修行很常见的‘劫’,熬不过去就得死。熬过去的才能走得远!
  
      秦云就是伪装成一个和‘蒙坎通’有大仇的!经过多年修行,终于有实力来报仇了!
  
      “你是哪位?”蒙坎通站在那,瞥了眼冲进来的秦云,悠然道,“和我有仇的太多了,很多我都不认识。”
  
      看似轻松,可他脚下的却有阵法在旋转,殿厅穹顶同样有阵法逆向旋转着。
  
      更有层层光罩庇护在蒙坎通身体周围。
  
      这是他的洞府!他的老巢,岂会没点护身手段?
  
      “阵法?”灰袍银发青年脸色一变,冷声道,“你休想拖延时间,受死!”
  
      说着一柄血色弯月护身,另外两柄血色弯月划过一道弧线,切割虚空,带着恐怖威势就切割过去。
  
      噗噗噗——
  
      两柄血色弯月切割过来,竟然一连切割开了七层光罩才势尽。
  
      一看这威势蒙坎通脸色就一变:“你刚才隐藏实力?你有半步祖魔实力?”
  
      “我就是怕你逃掉啊。”秦云冰冷道。
  
      蒙坎通脸色难看,当即捏碎了一块血玉,有符纹流转庇护全身,当即化作一道虚影欲要飞遁。
  
      “嗡。”
  
      虚空扭曲,完全将蒙坎通给困住。
  
      “我准备多年,就是为了杀你,你逃不掉的。”秦云声音冰冷充满杀意。
  
      “不,不——”蒙坎通疯狂了,想尽办法挣扎着逃命。
  
      他也就天魔九重天实力,作为心魔一脉天魔,虽然正面搏杀实力很普通,可保命手段很是诡异。即便是半步祖魔来杀,一不小心都会让蒙坎通给逃掉。所以秦云伪装成一位有着苦心准备的半步祖魔,令蒙坎通越加绝望。
  
      蒙坎通身体或是扭曲,欲要钻出虚空,但就是逃不掉。
  
      殿厅内蒙坎通的那些手下们早就见势不妙逃的远远的了。
  
      “竟然是一位半步祖魔。”
  
      “主人树敌太多,这次算是惹了大麻烦了。”
  
      而殿厅中还有五位被绑缚着的囚犯,风回宗的五位囚犯此刻都激动万分,他们和‘蒙坎通’可都是有着大仇!他们宗派死伤无数,只剩下数千弟子还活着,高层也只剩他们五位。
  
      “哈哈哈,蒙坎通,你这就是报应!就算是魔,也得小心因果报应,报应一到,你就得死!”
  
      “爹,娘,这蒙坎通终于要死了,他要死了。”一位女性囚犯在那哭泣着。
  
      “蒙坎通,看到你死,我死也值了。”
  
      “前辈!我们和蒙坎通也有大仇,还请前辈救我们一救。”
  
      “前辈……”
  
      这五位都接连说着。
  
      可秦云却根本没理会他们,虽然这五位天魔,被蒙坎通折磨的很惨。但是这五位天魔同样有大罪孽在身,也是杀戮无数的,也就遇到在魔道中都最诡异的‘心魔一脉天魔’才被折磨的如此可怜罢了!其实魔道的修行者,几乎都是如此,能出淤泥而不染的……少之又少!
  
      “给我死。”秦云一副拼命模样,又是操纵那血色弯月,又是施展一些看似‘厉害’的宝物。
  
      看似倾尽了全力。
  
      秦云内心却是暗道:“心魔一脉的天魔九重天,保命颇为了得。我伪装成半步祖魔,花费五个呼吸的功夫杀了他,算是正常了。五个呼吸的时间,只要祖魔摩修愿意救他的徒弟,完全来得及。”
  
      “摩修,你是来救你弟子,还是眼睁睁看着他死?”
  
      秦云在等待。
  
      ……
  
      摩修宫。
  
      这是祖魔摩修的洞府宫殿,外围都有大量天魔在巡逻,虽然摩修的真身不在这,可还是留有化身在此,处理诸多事情。
  
      他的众多弟子,就算在外的,也会留有化身在此。
  
      在一座奢华殿厅内。
  
      摩修独自盘膝而坐,他身体若隐若现,仿佛是虚幻存在,更有淡淡金光笼罩在身上。忽然他有所感应,吩咐道:“都退下。”
  
      “是。”殿厅内仆从们全部退下。
  
      摩修则是站了起来,看着殿厅内突然凝聚出现的一道身影,那是一位慈眉善目的白发白袍老者,身体同样散发着淡淡金光。
  
      “老祖。”摩修恭敬行礼。
  
      眼前老者,正是心魔一脉的开辟者——心魔老祖!心魔老祖虽然只是祖魔顶尖实力,但作为魔道中最诡异的一脉。他对道家佛门天庭等各方的威胁,不亚于大道圆满的存在。他并非是正面搏杀,而是暗中蛊惑,甚至控制人心。
  
      已暴露的,就有数位大能被心魔老祖控制。
  
      “摩修。”心魔老祖问道,“让你查探杨戬,可有收获?”
  
      “我的心魔仆从就在杨戬的麾下,担当一方大将。”摩修皱眉道,“也就秦云横扫二十六座疆域我魔道驻地时,杨戬出手过。之后杨戬再也没有离开灌江口。”
  
      “灌江口天机模糊,难以窥伺,你的心魔仆从一定盯死了,一旦杨戬有异动,立即上禀。”心魔老祖吩咐。
  
      “是,老祖。”摩修应道。
  
      心魔老祖微微点头,随即化身消散离去。
  
      摩修跟着又盘膝坐下,微微皱眉:“杨戬也就金仙顶尖,虽说修炼的八九玄功,可多他一个少他一个,对天庭对道家也没多大影响吧。也罢,我只管听命行事!”
  
      这些年,摩修也觉得魔道中隐隐暗流汹涌,他也只是模糊能感觉到。
  
      忽然——
  
      “师尊,救命,救命啊。”殿外传来疾呼声。
  
      “进来。”摩修一皱眉,化身控制洞府阵法,直接放外面的蒙坎通化身进来。
  
      蒙坎通化身一进来,连焦急道:“师尊,有半步祖魔杀到我洞府,追杀我,我撑不了多久了。”
  
      “什么?”摩修眼中有着厉芒,“是哪位半步祖魔?”
  
      如今还活着的十一位弟子中,蒙坎通的确是他很喜爱的一个。
  
      “不认识,应该是我仇敌中,刚刚突破的吧,他为了杀我不惜一切手段。”蒙坎通化身跪着连道,“师尊,我撑不住了,师尊,救我一救啊。”
  
      “不认识?”摩修微微皱眉,很快眼中露出惊色,“我真身尝试查探因果,竟然探查不出?这半步祖魔到底什么来历?不过还是得想法子,先救下徒儿。”
  
      ……
  
      “库坎兄,我徒儿蒙坎通在他的洞府正遭到追杀,是一位半步祖魔在追杀他。还请出手,救我徒儿一救。”
  
      “摩修,那半步祖魔是谁?什么来历?”
  
      “我推算因果,算不出来。说不定就是身有异宝,所以天机模糊。你若是杀了他,或许就能得到这件厉害宝贝。”
  
      “也有可能是有大来头!这出手,说不定惹来一身骚,这事,我办不了。”
  
      ……
  
      两道声音透过因果,遥遥传音交流。
  
      半步祖魔,在魔道当中也算是一方大高手。一般都是有师父的!就算原本是散修,能成半步祖魔……也能拜入大势力。一个都没弄清楚来头的半步祖魔,库坎祖魔可不愿轻易出手。
  
      “师尊,我撑不住了!”蒙坎通的化身绝望喊着,疯狂磕头求救着。
  
      “一个来历不清楚的半步祖魔,以库坎和我的交情,他都不愿出手。恐怕得请一位‘祖魔顶尖’实力的才不在乎直接插手吧。可请祖魔顶尖的存在,这代价也有些大了。我这徒弟,还不值得我这么做。”摩修看着磕头求救的徒弟,心中已有决定。
  
      “放心,我会救你的。”摩修看着自己徒弟说着。
  
      “谢师尊,谢师尊。”蒙坎通化身大喜,跟着就急切道,“师尊,怎么还没出手?”
  
      “我请的其他祖魔出手,很快就动手了。”摩修笑看着自己徒弟。
  
      “我扛不住了,扛不住了,师尊,快啊!快啊!!!”蒙坎通化身红着眼,“师尊——”
  
      哗。
  
      蒙坎通化身消散了。
  
      他真身死了,化身自然也消散。
  
      “徒儿,你放心,你死了,我会给你报仇的。”摩修眼中有着冷意,“我会慢慢查清楚,这半步祖魔到底是谁,哼哼!”
  
      ……
  
      在艰难支撑了五个呼吸功夫,蒙坎通终于被灰袍银发青年给斩杀了。
  
      一位心魔一脉的天魔九重天就此毙命。
  
      “终于死了,哈哈哈,这一天我等太久了。”秦云大笑,跟着嗖的化作流光便离去。
  
      “前辈,救救我们,救救我们。”那五位囚犯还在喊呢,却喊不回秦云。
  
      ……
  
      一片荒草地,秦云出现在这。
  
      “好一个摩修,不愧是心魔一脉的祖魔,真是狡猾谨慎。”秦云轻声道,“应该是算不出我的来历,不但就这么看着徒弟死,甚至都不敢隔着虚空探查?以我的时空造诣,他若是胆敢真身遥遥窥伺,我就能立即发现他!”
  
      秦云有些无奈。
  
      对方若是来救自然最好,正面交手?摩修算哪根葱?
  
      对方胆敢窥伺,自己也能发现他。
  
      可是……
  
      摩修这些都没做。
  
      “不过,我杀了你徒弟,你也想杀我这个半步祖魔?这因果纠缠……却是越加大了。因果越大,你要遮掩就越难。”秦云再度以七星术掐指推算,天机模糊,可因果越多,秦云就越加有希望拨开迷雾,看到更多。
  
      片刻后,秦云露出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