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十八篇 第十九章 石室内的父子
    毒云洞主独自在乱星海中前进,她每一步都跨过数万里距离,虽然犹豫再三,但她还是决定去探寻这次乱星海天地元气暴动的原因。
  
      因为她透过因果发现,她的老对手‘摩图妖王’已经先一步去探查了。
  
      “天地元气的暴动,源头在乱星海深处,有可能是危险,但也可能是机缘。”毒云洞主眼中有着期待,“小心些便是了。”
  
      她不懂大挪移之术。
  
      赶路就耗费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乱星海深处。
  
      “轰隆隆~~~~”周围虚空扭曲,虚空中也有一条条彩光扭曲游走,这片扭曲虚空中模糊能看到有陨石悬浮着。
  
      “乱星海深处的迷失区域,变大了?”毒云洞主停下了,她前方就是大片扭曲的虚空区域。
  
      “哈哈,毒云妹妹,你也来了?”一位面容阴冷的黑袍老者朗声笑道。
  
      毒云洞主一眼看到远处的黑袍老者,当即道:“摩图,你都来了,我怎能不来?你探查的怎么样了?”
  
      “你不看到了么,这迷失区域变大了。”黑袍老者说道,“比过去可是扩大了数倍,而且还在不断的蔓延。”
  
      毒云洞主也注意到了。
  
      那扭曲的虚空在逐渐的朝四周蔓延着,令范围越来越大。
  
      “以这蔓延速度,怕是一个时辰就足以蔓延万里了。”毒云洞主暗惊,“当初我因为乱星海的矿藏,在这建造洞府。就发现了乱星海核心区域虚空扭曲,无法虚空穿梭,只能慢慢飞行,且很容易迷失。可我一直以为,这迷失区域是自然形成,没想到如今却扩大了数倍,且还在扩大。连天地元气都暴动。”
  
      “这乱星海深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毒云洞主越加疑惑。
  
      一定发生了什么。
  
      “派遣化身进去瞧瞧。”毒云洞主一个念头,立即分化出两个法力凝聚的化身,嗖嗖便飞入了那片虚空扭曲区域。
  
      这片迷失区域,她可不敢真身进去。
  
      “毒云也来了,估计来的神仙妖魔会越来越多,我得尽快找到这次暴动的源头。说不定就是大机缘。”黑袍老者瞥了眼毒云洞主,便不再理会,他的两尊化身也在迷失区域内探索着,已经探索了大半天了。
  
      ******
  
      夜。
  
      秦云悄无声息就离开了自己的屋子,离开了启兰国国都,离开了昌玉大世界,直接跨过遥远虚空距离,来到了乱星海。
  
      “乱星海。”
  
      秦云站在星空中,看着这片乱星海区域。
  
      乱星海广袤浩瀚无比,但在秦云这等顶尖大能眼里,却是一念就能探查。
  
      “这乱星海,应该是当初共工神王撞断不周山,令天界碎裂造成的。当初古老天界的大碎片形成大世界,许多小碎片形成了小世界,可更细小的碎片……无法形成小世界,怕就是成为这等一块块或大或小的陨石了。”秦云暗暗猜测,“这无数陨石也形成了这片乱星海。”
  
      “奇怪,乱星海这里的天地元气竟然暴动了?”秦云遥遥看向乱星海深处,“乱星海深处三千万里范围,虚空扭曲,大能者以下都很可能在其中迷失。”
  
      “按照情报,乱星海的迷失区域,也就千万里范围。怎么变成三千万里了?”
  
      秦云有些吃惊。
  
      他仔细窥伺,却发现乱星海深处有无形力量遮掩,他都难以看清。
  
      “有点意思。”
  
      “和情报中记载有些不同了。而且这天地元气暴动,源头就在最深处。”秦云起了兴趣,“嗯,等救了那些可怜的修行者们,去这乱星海深处瞧瞧。”
  
      迷失区域。
  
      对大多神仙妖魔们很危险,可对大能者就不算什么了。
  
      更别提秦云这等实力都能和大道圆满存在斗一斗的存在了。
  
      “呼。”
  
      秦云再一迈步,就来到了毒云洞主的地盘。
  
      这次来乱星海他一是要拯救那批被毒云洞主奴役的可怜修行者们,二就是斩杀那毒云洞主。
  
      “毒云洞主,去了乱星海深处?她不懂大挪移之术,逃都逃不掉。等会儿再去除掉她。”秦云也不急,先是降落在一座庞大的陨石上,这陨石有一千多里范围,内有珍贵矿藏,如今正有大批被奴役的修行者在里面当矿工。
  
      “这陨石光秃秃的,寸草不生。这些修行者都居住在这?”秦云一迈步,就进入陨石内部。
  
      陨石内部,有一条条挖出的矿道。
  
      其中也有些早挖过的区域,被挖出一个个丈许大的小石室,一个个修行者都待在里面。
  
      “每一百名修行者,都有一名看守?”
  
      “每个修行者,就住这么大点的地方?勉强放下一张床吧。”秦云行走在矿道内,看着那一个个石室中。
  
      石室内,那些修行者们有的躺下,有的盘膝而坐,只是大多气色都有些颓败,都有着麻木气息。
  
      他们被奴役了太久。
  
      “奴役修行者真是方便,不用管吃喝,只管让他们挖矿即可。”秦云眼中有着冷意,“一个妖怪,将如此多人族修行者奴役。天道也是无情,对凡俗肆意奴役是有大罪孽。可对修行者奴役,罪孽却轻微的很。”
  
      有数十名修行者挖矿归来,麻木飞行着,分别进入各自石室。
  
      在其中一石室内。
  
      “爹!”一个三四岁孩童,欢快迎接着那进来的修行者。
  
      那修行者是中年男子模样,脸上满是疲惫,可看到孩童,还是露出笑容:“骞儿。”
  
      “爹给你带了些好吃的。”中年男子从怀里取出一包裹,打开包裹里面便是三个都干硬的包子,这中年男子略一施展法术,汲取水分融入这包子中并且温度提升,包子都又软又热起来。
  
      “是包子。”这三四岁孩童兴奋连接过,大口吃起来,边吃还边问道,“娘呢,娘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也快了吧。”中年男子说了句,他虽然疲惫的很,可看到孩子,心中便依旧充满希望。
  
      待得儿子吃完。
  
      “我教你的刀法练的怎么样了,练一遍给我瞧瞧。”中年男子吩咐。
  
      “是,爹。”这孩童立即拿出一柄木刀开始练起来,呼呼生风,待得一遍练完,孩童期待看着父亲:“爹,我练的怎么样?”
  
      “来,一遍遍跟我学。”中年男子有些恼怒开始教起来。
  
      ……
  
      旁边其他一些石室内的修行者们也听到那对父子的声音。
  
      “王老哥他们夫妻俩真是自找苦头吃,作为修行者根本无需吃喝。可为了养他们那个儿子,每天都得去换吃的,就得挖出翻倍的矿!洞主定下的要求本就高,他们夫妻俩还要多挖一倍,这几年他们夫妻俩都快拼疯了,我经常看到他们夫妻俩累得法力耗尽,躺在那动弹不得。”
  
      “这等日子,他们夫妻生什么孩子。要我说,就不该生。”
  
      “他们夫妻俩太固执。”
  
      其他地方修行者也有议论的,但很快就不再聊了,都歇息了。
  
      都太累了。
  
      ……
  
      秦云在矿道中,看着眼前这幽暗封闭的石室内,那中年男子和儿子,一个教一个学。
  
      永无天日。
  
      没有植物,永远是幽暗的石室。
  
      这样的日子,父子俩一个教一个学,都很认真。
  
      “即便身在永远的黑暗中,心中也有着希望吗?”秦云喃喃低语,他看得出来,那父亲眼中有着期待,那还懵懂的孩童眼中也有着期待。比如期待着看到父亲,看到母亲。
  
      永远充满希望。
  
      永远心向天空。
  
      即便再卑微,再弱小。
  
      这三百多年在人间行走,一次次感受着人间中的力量,而今天,他又感受到了。他心中的‘人道精神’也在逐渐壮大。
  
      “我以生而为人,而骄傲。”
  
      “这些永不放弃希望的人们,该看到希望实现。”
  
      秦云念头一动。
  
      整个矿藏都在震颤,一个个被奴役的人们都被无形力量挪移着迅速飞出,那些修行者们个个有些瞠目结舌,还在教着孩子刀法的父亲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也有些惶恐看着周围高速飞行下的扭曲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