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十九篇 第五章 丹药
    “嗯嗯。”靳榆连点头,“我会更小心的,那国师实力可是比大师兄你还强的,他来了,我们谁都挡不住。”
  
      “是啊,谁都挡不住,你师父我也只是个凡俗。”秦云在旁边也感慨着。
  
      田晃连说道:“师父放心,我藏身在这里,只要不现身,国师那边谁都休想找到我。”
  
      “别说这些了,说说你身上的伤。”秦云看着他,“你们宗派的长老到底什么时候到,你身上的伤,可撑不了多久了。”
  
      “估计是最近几日。”田晃老老实实说道,“长老可都是天仙,我是直接将事情禀告给宗派,宗派派长老过来。至于是三天,还是五天,我也不知。”
  
      “若是过了七天,你就没命了。”
  
      秦云想了想,眉头皱了皱,可还是一翻手拿出了一玉瓶,直接扔给田晃,“收着。”
  
      “这是什么?”田晃说道。
  
      “这是你师父我当年行走天下时,得到仙缘时,得到的一颗仙丹。”秦云装模作样说道,“名叫‘小元元仙丹’,治你这点伤势是绰绰有余了。”
  
      “小元元仙丹?”田晃吃惊,“这,这太贵重了。”
  
      “你师父我是凝练元神无望了。”秦云看着田晃,“这仙丹在我这也糟蹋了,还是给你用吧,不过,你别急着用。如果那位宗派长老赶到了,就不必用仙丹了。若是他慢了一步,你再用仙丹。”
  
      “师父……”田晃感动的眼睛都含泪,“这仙丹,对元神地仙都是重宝,师父完全可以用它换诸多好处,说不定凝练元神有望。”
  
      “让你收就收!”秦云一瞪眼。
  
      六岁就拜在烟雨剑馆师父门下,二十年教导,这位师父在田晃心中就犹如父亲般。
  
      即便实力‘远超’师父了,可他也不敢违逆。
  
      “师父,这次你就随我去云墨宗吧。”田晃说道,“我爹娘我早就接去住在云墨城内,师父你也过去,那里是云墨宗的一座仙城,人口亿万,我是云墨宗弟子,也是能让亲人住下的。在那,天地灵气也比这里浓郁的多,机缘也多的多。”
  
      “不去,我哪都不去,你就别劝我了。”秦云直接转身,随意摆摆手,“你小子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我走了。”
  
      说着就离开了。
  
      目送秦云离去,田晃却心中越加感动:“师父。”
  
      “师父待你真好,仙丹说给你就给你了。”靳榆颇为羡慕。
  
      “师父待我之恩情,我田晃此生都难报。”田晃说道,随即低声道,“师妹,你发现了吗,我们师父有过仙缘能拿出一颗仙丹。看到我身上妖气一眼认出是国师的。他教导我等剑术,虽说剑术没有入道,但是他擅长很多剑术,真的非常全面,就是元神境怕都不一定如他全面。师父平常看似随意洒脱,可却一直居住在这偏僻小城,甚至城内那些对他动心的女子,他都理都不理,固执的很,三十多年了,一直孤身一人。所以我觉得……师父很可能有过情伤,才会如此,甚至我要接他去云墨仙城,他都不理会。”
  
      “嗯。”靳榆听了点头,“还真是。”
  
      ……
  
      在两弟子谈论时。
  
      秦云则是悠然回到了烟雨剑馆,回来路途中在街面上还买了些吃的。
  
      “幸亏啊,幸亏我这数百年行走人间,偶尔除掉些为恶的妖魔,收了他们的物品。还能从中翻出这等丹药。”秦云暗暗感慨,“否则一时间,还真找不出太差的丹药。”
  
      他身上携带的,最起码也是极品灵宝、先天奇物等等。
  
      寻常的宝贝他都放在秦府的藏宝库了,对如今的秦云而言,像大能者以下的妖魔尸体,他都是直接灭杀,懒得刻意收着的。
  
      小元元仙丹?
  
      这等层次的丹药,他秦云吹一口仙气,就能让元神境修行者恢复完好,效果都比这等仙丹要强的多,自然不会刻意携带。
  
      所以能翻出一颗小元元仙丹,多亏了这数百年除掉了些妖魔。
  
      “说起来,我成散仙也已七千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悟出人之大道呢?”秦云躺在躺椅上,旁边有丫鬟之前放着的大盘水果,也有他自己买的一堆吃的,一边吃着一边想着。
  
      修行的事就是如此。
  
      积累越来越浑厚,看似越来越近,可就是不突破,急煞了人!
  
      可有时候,突破,也会突如其来!
  
      ******
  
      夜。
  
      南国,都城。
  
      一豪奢府邸内的静室内,国师正持着传讯之物,国师面容阴冷,一身华袍。
  
      “哗。”旁边显现虚影,是一位白发老者的虚影。
  
      “拜见钱长老。”国师颇为恭敬,“不知道钱长老找小的,有何事?长老吩咐小的办的事,小的都办的丝毫不差。”
  
      “我找你,是告诉你一件事。”白发老者皱眉道,“我云墨宗有一弟子,名叫田晃,家乡就是在南国。”
  
      “南国这等小国,竟有拜入云墨仙宗的,真是南国之幸啊。”国师吹捧着。
  
      “前几日,有修行者刺杀你吧。”白发老者说道。
  
      国师脸色一变,连道:“是,那修行者看似元神境二重天,可却是修肉身的,近身搏杀剑术极强。我差点都栽了。不过他也中了我的剧毒,也活不了几日。”
  
      “刺杀你的,就是我云墨宗弟子田晃。”这白发老者说道,“他将你为恶的事上禀到云墨宗,也求救了!因为他伤势重,我云墨宗已经派遣了我一位师弟前去……据我估计,三天后我师弟就能抵达南国。到时候他会救治田晃,并且会查探南国的事,如果确定你所做的事,也会顺道除掉你。”
  
      “这,这,钱长老,我可都是为你办事的。”国师连说道。
  
      “放心。”
  
      钱长老说道,“田晃求救,约定的见面地点,就是南国临城的靳府。你现在立即过去,在我师弟到之前,先除掉田晃!而后将南国的事弄干净,先躲起来几年!过了这风头,到时候我会让你再回南国的。”
  
      “是。”国师立即恭敬道。
  
      很快虚影消散。
  
      传讯断绝。
  
      “好啊,竟然就是我们南国的修行者,还是拜入云墨宗的。”国师眼中有着寒意,“田晃么?田晃啊田晃,南国是云墨宗统治疆域的小国之一,我背后若无云墨宗天仙当靠山,岂能在这一手遮天,逍遥如此之久?”
  
      仅仅半个时辰后。
  
      国师等三道身影就已经抵达了‘临城’这座小城。
  
      “大哥,临城到了。”身后一位大妖说道。
  
      “嗯,按之前查的情报,田晃的亲人都去了云墨仙城了,在这临城……就剩下一个叫秦南的剑客师父,田晃六岁拜这个剑客为师父,学了二十年,师徒二人情同父子。如今这个剑客师父依旧在他的烟雨剑馆教人剑术。你速速去将他抓了,记住,活捉!随后你带着那个剑术师父,去靳府和我汇合。”国师眼神阴冷,“哼,敢刺杀我,还差点真要了我的命。我怎么可能让这田晃死的太痛快?”
  
      “是,我这就去办,抓一个凡俗而已。”那大妖俯瞰临城。
  
      一座小城,以他元神境二重天实力,迅速就看遍全城。
  
      “烟雨剑馆,看到了,就在那!大哥,我速速去抓了他!”这大妖立即化作流光飞去。
  
      “我们俩去靳府。”国师说着,带着另一大妖,直奔靳家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