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十九篇 第十一章 阴阳一道
    “你就叫我……”秦云停顿了下,才道,“丰道人吧!”
  
      “丰道人?”
  
      白衣女子青霜之前却是从未听闻丰道人,不过惠丰大世界广袤浩瀚,冒出个她没听说的高人也很正常,她说道:“丰道兄,你刚才杀了黑风魔宗弟子。黑风魔宗一定会来追查,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若是不嫌弃,便到我的一处别院坐坐,喝杯水酒?”
  
      看着这狐仙,秦云却是浮现了些想法,点头道:“好。”
  
      “道兄且随我来。”白衣女子满是喜色,毕竟这位丰道人救了她性命,她自然是知恩图报的。
  
      当即二者飞行离去。
  
      这狐仙逃到这里,也是在周围一带有一处别院。
  
      毕竟也是修行到天仙了,有几处别院也很正常。
  
      ……
  
      一处雅致的宅院,院落内也有修竹几根。
  
      秦云和狐仙青霜相对而坐,桌上有着丰盛食物和酒水。
  
      “丰道兄救我性命,我也无以为报。只能先以这一桌水酒招待丰道兄了。”狐仙青霜笑着。
  
      “手艺不错。”秦云喝着酒,吃着菜,笑道,“我也只是顺手救你,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不过说实话,你去行刺尉国国君,这勇气虽然值得钦佩。但这事却有些愚蠢。”
  
      “愚蠢?”狐仙青霜一愣,点头道,“是,尉国国君小心谨慎,我还以为遮掩气息够高明,可尉国国君身旁早有高人发现了我的破绽,我的所作所为的确可笑,一点用都没有,最终也就仗着天赋,不惜损伤根基才勉强逃命。”
  
      九尾狐,是有秘术逃命的。
  
      可因为拼着损伤根基刚逃出皇宫,又遇到黑袍道人,无法短时间内再施展遁逃秘术,她才觉得绝望。
  
      却幸好碰到了秦云。
  
      “我说的不是这些。”秦云说道,“我说的是,你杀了尉国国君也无用。”
  
      “嗯?”狐仙青霜一愣。
  
      “尉国国君能继任国君,也是修行到天仙的,他傻吗?”秦云问道,“如此暴虐,肆意妄为。更是会有大罪孽加身,他一个天仙,为何不怕大罪孽加身?你没看出来?”
  
      狐仙青霜说道:“我知道,他如今侍奉黑风魔宗,修魔道了,怕不再是天仙,而是天魔了!”
  
      她还清晰记得在她面前,那尉国国君展露的滔天魔道法力。
  
      “对,他是天魔。更如今的尉国……早就被黑风魔宗给渗透,成了黑风魔宗控制的地盘。”秦云说道,“不管换谁为新任国君,都得继续侍奉黑风魔宗。整个尉国依旧是一片魔道统领的疆域,依旧民不聊生。”
  
      “尉国真正的主人,是黑风魔宗。而非一个国君。”秦云说道,“要真正改变尉国,得摆脱黑风魔宗的统治。你说,你刺杀一个国君有用吗?”
  
      “黑风魔宗完全控制了尉国?”狐仙青霜一愣,“尉国之前不是这样的,也就这一任国君投靠黑风魔宗。整个尉国都被控制了?”
  
      “你将来就知道了。”
  
      秦云一笑,没再多说。
  
      以他的实力看一眼尉国,尉国的虚实他就看出来,即便是普通大能者,在他面前,他都能看出许多秘密来。
  
      “你刚才对敌的剑术,是什么剑术?”秦云询问道。
  
      “是一套阴阳剑诀。”狐仙青霜笑道,“我机缘下得到的一条剑诀,不过和道兄比起来,就差远了。”
  
      “你能仔细施展这套剑术,给我瞧瞧么?”秦云说道。
  
      “好啊。”
  
      狐仙青霜丝毫不以为意,当即一挥手,就是两柄神剑飞出。
  
      两柄神剑在院落半空中飞舞,阴阳交替,变幻莫测。
  
      秦云仔细看着,微微点头。
  
      他如今已是大道圆满,再修行就是要悟出新的大道融入剑道,不断积累直至某一天成就天道境。因为‘青萍剑’中拥有的完整大道,就是阴阳大道!所以秦云如今重点就是在修行‘阴阳大道’。虽然修行时间不久,可境界也比这狐仙高明多了。
  
      看到狐仙青霜施展的阴阳一道的剑术,他也有些手痒。
  
      “嗖嗖。”两柄神剑落入狐仙青霜的袖中,她笑道:“只是些微末之技,让道兄见笑了。”
  
      “你这剑术,是阴阳一道的剑术。我修行的也是阴阳一道剑术。”秦云笑道,“你刚才的剑招,只要略微改改,威力便能增加不少。”
  
      说着一挥手。
  
      两道剑气飞出。
  
      剑气交错飞舞,施展的正是狐仙施展的剑术,只是明显巧妙不少。只是原基础上略微改改,对大道感悟要求并无提高,可威力就是提升许多。
  
      “这剑术。”狐仙青霜看的双眸放光。
  
      “嗯?”秦云有所感应朝外看去。
  
      只见一道身影从远处飞来,直奔这庭院。
  
      狐仙青霜也很快感应到,抬头看去,当即笑着道:“阆二叔。”
  
      那一道身影降落下来,正是一位俊美银袍男子。
  
      “哼,我们整个狐族为了这次刺杀国君,都离开了狐仙岛。你身负重任负责刺杀,如今失败了,还在这和一人族道人勾勾搭搭,眉来眼去。”银袍男子满是怒色。
  
      “阆二叔,我刺杀失败,被黑风魔宗道人追杀,是这位丰道兄救了我性命。”狐仙青霜连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银袍男子脸色阴冷,“你携道符等重宝前去刺杀,却失败。让我狐族的付出都成了笑话,而且还要面对尉国国君的追杀!你这次,让全族都很失望。”
  
      狐仙青霜沉默了。
  
      她知道,族里准备了多少。
  
      “族里让我遮掩气息混淆天机的宝物,根本没用。我见到国君第一天,国君身旁就有高人看透我了。”狐仙青霜还是说道。
  
      “那是族长换来的重宝,你又有九尾狐血脉,天生擅变幻。一个国君,他身旁怎么可能有人能看透你的伪装?”银袍男子嗤笑,“好了,你那些辩解的话别和我说,和族长说吧。若是族长能信你,你还能逃过惩罚。否则就只能去万劫窟走一遭了。”
  
      “阆二叔,我真没撒谎。”狐仙青霜急了,她又有些不敢回去。
  
      妖族对外人狠辣,对族内同样狠辣。
  
      “心里有鬼?不敢回去?哼哼,那我只能抓你回去了。”银袍男子当即一伸手,三条银色锁链从手中飞出,便要束缚住狐仙青霜。
  
      “咻!咻!”
  
      秦云背着的那柄神剑飞出,飞出后分化,一化为二。
  
      两道剑光变幻莫测,银袍男子脸色一变:“你这道人!”他虽然施展三根银色锁链连阻拦,可还是没能拦住变幻莫测的两道剑光,两道剑光接连拍击在他身上,银袍道人被拍击的倒飞而出,飞出了宅院,飞出了上百丈远,鲜血吐的满空。
  
      “在我面前抓人,当我是瞎子吗?”秦云冷声道。
  
      “你这道人,敢阻我狐仙岛办事?”银袍男子怒道。
  
      “赶紧滚!否则下次就不是将你拍飞,而是我的阴阳双剑,将你斩成三截了。”秦云冷声道。
  
      银袍男子咬牙,盯向狐仙青霜:“青霜,你真要背叛族内,不跟我回去?”
  
      “别说什么背叛。”秦云撇嘴,“你有个弟弟,也进去过万劫窟吧。”
  
      银袍男子一愣。
  
      他怎么知道?
  
      “你们狐仙岛有天仙三百余位。”秦云说道,“自从这一任族长,担当族长开始,曾经进入万劫窟的天仙有三十八位。”
  
      “那都是犯了错,该受惩的。”银袍男子说道,随即怒道,“你到底是谁,我狐仙岛最近数万年受过惩罚的天仙,你都一清二楚?”
  
      “一个小小狐仙岛,在惠丰大世界又算什么。”秦云嗤笑一声,“我不过偶然发现了你们狐仙岛的秘密罢了,那进入万劫窟的三十八位天仙,死了两位,还有三十六位。可这三十六位说实话,活着和死了也差不多了。他们个个元神都被控制。你们狐族族长还是颇有天赋的,竟然修炼心魔一脉法门成功了。”
  
      “心魔天魔?你说族长是心魔天魔?”银袍男子惊愕,“三十六位天仙都被控制?”
  
      “惠丰大世界修魔的遍地都是,平常我也懒得理会。只是看你们全族可怜,被族长玩弄都不可知。”秦云嗤笑,“不信的话,让你们族内的族老,将这三十六位天仙随便抓来一位,探查其元神,便知晓虚实了。”
  
      “丰道兄,你说的是真的吗?”狐仙青霜听的都全身发冷,自己回去若是被罚进万劫窟,那也会被控制?
  
      “你别危言耸听!”银袍男子不愿相信。
  
      “回去禀告族老,你们族老一查便知。”秦云说道。
  
      “不,不可能,我弟弟他……”银袍男子脸色难看,他仔细回忆,发现那三十六位天仙包括自己弟弟,从万劫窟出来后,很多事都更向着族长。令族长在族内统治力更强!都能压三位族老一头了,“我弟弟他们的确做事有些变化,我只当他在万劫窟受罚过,性子改变了。可一个改变,三十六个都改变,都更忠诚于族长,的确是奇怪。按理说受苦后对族长会有怨气的。难道……不,不可能!”
  
      虽然心中发慌,但银袍男子还是怒视秦云,喝道:“若是查出你撒谎,我狐仙岛绝对不会罢休。”
  
      说着化作一道流光立即离去。
  
      这等大事,必须立即回去查清楚。这可是狐仙岛动摇根基的大事。
  
      秦云则是坐下继续饮酒,而一旁狐仙青霜则是站在那,脸色在变着,显然刚才秦云说出的事对她震动太大。
  
      “丰道兄。”狐仙青霜看着秦云,郑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