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世鬼影 > 第七百五十九章无耻之蛟
    在岳非进入龙镯空间的当天晚上,东湖镇上空出现了一个轿子,这个轿子与华夏古老相传的轿子有所不同,有着西方世界的马车有着几分相似,倒像是中西合并的产物。
  
      一个轿子停在半空,周围还阴风阵阵,在黑夜中显的显的很是阴森。
  
      很多人看到轿子都感觉头皮发麻,即便是正热闹的春香楼都急忙关了灯,里面的**之声也瞬间停止。
  
      与此同时,月光有些暗淡,有人发现在月亮处有处黑影,双翅展开,遮挡了大半个月亮,而那翅膀的主人看着像个人影,偏偏有一双翅膀,而且还很大。
  
      也许是观看角度的问题,那人双翅展开竟有遮挡日月之感,而且那人身上散发着红光,好似血雾,显的诡异漠测。
  
      “所有人听着,将岳非交出来,交出镇灵塔,否则杀光你们所有人。”
  
      声音是从轿子中传来的,很是动听,听着让人着迷,很多人都认为轿子中的是个很美的女子,不过,当所有人反应过来时,都明白在这动听的声音中有无情的杀意。
  
      “这种话以前也有人说过,不过最后那些人都死了。”
  
      一道空灵的声音传来,东湖镇上空凭空出现位女子,绝美的容然足可颠倒众生。
  
      来的当然是吕莹,她最恨的就是有人威胁岳非,如今轿子里的人竟然拿东湖镇所有人的命来威胁岳非,让吕莹动了火气,身上鬼力涌动,刹那间温度急速下降,东湖镇周边数十里如处寒冬,树木,房屋和地面上都结了一层冰晶。
  
      这还是吕莹收着性子,如果实力完全暴发,恐怕数百里内的生灵都会冻死。
  
      对面的轿子在吕莹制造的寒气中不停晃动,显然轿中人在吕莹的阴寒的鬼力下也不好过。
  
      “今天饶你一命,若是敢再来就让你变成冰雕,放在镇口,警示那些敢再来捣乱的人。”
  
      吕莹身形微动,突然消失在空中,那令人血液都快冰僵的寒意也快速消散。
  
      “哼!没想到东湖镇除了那小子,还有一个更强的人,不过想阻拦我们拿到镇灵塔,仅靠你一个臭女人还不够。”
  
      寒气散去,轿子也稳当下来,里面传来愤怒的声音,下一刻,轿子向前东南方飘去,不过没飘出多远又突然停了下来。
  
      “你敢骂他臭女人,若是被岳非那小子听见,你恐怕死的很惨。”
  
      突然一个散发着白光的人出现在轿前,手里还提着一个散发着淡淡白色雾气的灯,此人自然是白骨精,其手中的灯正是岳非送他的灵雾灯。
  
      “一个西方的女人竟然会御鬼之术,让四个小鬼抬着轿子唬人,今天大爷我就收了小鬼,让你跑着回去。”
  
      白骨精晃了晃灵雾灯,捏着一个法决,点在灵雾灯上,灵雾灯内立时射出四道白雾,如同绳子一般向着轿子四周缠去。
  
      那轿子能停在半空,并非是娇中人法力多么强大,而是有四个小鬼抬着娇子,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因此才看着那娇子悬停在半空,实则是四个小鬼抬着,但这可瞒不住吕莹和白骨精等人。
  
      也不知四个小鬼被施了什么魔法,闪动着绿光的双眸很是呆滞,本有的灵性已然消失。
  
      白骨精的雾气缠来,四个小鬼竟然不知躲闪。
  
      “走!”
  
      轿内的女子冷声喝道,显然先有吕莹的威摄,又有白骨精的出现,让这个女子心里也有了惧意,立时命令四个小鬼抬着轿子离开。
  
      白骨精怎会轻易放过她,既然让对方害怕就要让她胆战心惊,再不敢来东湖镇,于是白骨精再次一点灵雾灯,又有四道白雾射出。
  
      这次的四道白雾并非射向四个小鬼,而是直直的射入轿内。
  
      白雾进入轿子,立时散开,刹那间,轿子内便被白雾占满。
  
      轿内的女人本认为四道白雾会像缠向四个小鬼的白雾一样,变成绳子,哪知突然散开,让她看不清事物,立时大惊,怕白骨精还有后手,立时穿出轿子,同时屁股下出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扫把,托着她向远处飞去。
  
      白骨精印法一变,隔空点向缠向四个小鬼的白雾,将四个小鬼缠住。
  
      “原来是个女巫,看样子比之前的那十个要强不少,不过,胆子太小了点。”
  
      白骨精瞧着逃走的女巫,皮肤光滑白皙,不像之前的那些女巫,牙黑肤烂,身上还有臭气散发。
  
      只有魔法达到一定境界,不用再靠着恶心的虫子修炼时,身上的烂疮才会好转,这个女子能坐着扫把乱飞显然也是个女巫,而她的皮肤光滑如玉,显然已不用再借助毒虫修炼。
  
      白骨精拉着四个小鬼离开,四个小鬼抬着轿子,被带到了东湖镇外面,他要将这轿子摆在外面,让那些想对东湖镇不利的人看到,这就是警告。
  
      女巫快速逃离东湖镇,出了镇子,长吐一口气,她实在想不到东湖镇除了岳非还有如此多的强者,那个美的不像话的女子让她根本生不出抵抗之力,而这个白骨精的实力也让他震惊。
  
      女巫望着东湖镇,眼神不停有些犹豫。
  
      而就在此时,身边突然多了一人,而且还很是英俊,只是双眼有些怪异,金黄的眼珠,狭长的瞳孔,倒像是蛇眼。
  
      此人自然蛟,而且是赤身**的蛟。
  
      蛟由蛇转变而来,蛇天生淫邪,虽然蛟跟着岳非修炼仙道,但本性一时半刻还是难以改变,而且柳叶不在,他**无处发泄,此时见到女巫,虽知不能强来,但也要调戏一番。
  
      “小美女,跟哥哥走吧,绝对让你欲死欲仙,比做女巫可要强多了。”
  
      “无耻之人,给我死来!”
  
      女巫见蛟赤身**,又听着那淫秽之言,立时大怒,一晃手中法棍,一道粗大的雷电射向蛟。
  
      “性子够辣,哥喜欢!”
  
      雷电射来,蛟一点惊慌之色都没有,轻淫笑一声,突然抬手,手掌之上密密麻麻的鳞片自皮肤下钻出,挥拳砸在射来的雷电上。
  
      轰!
  
      雷电爆炸,光点四散,蛟的身体不停颤抖,皮肤上还有雷蛇游走。
  
      “哼,无耻之徒,我要电死你!”
  
      女巫见蛟身上有雷蛇游动,蛟身体又不停颤抖,立时高兴起来。
  
      “好……舒服啊,与女人翻云覆雨有得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