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娄燕妮生小哥俩的那个月,虽然娄奶奶在身边,但照顾小哥俩的活大多是韩凛亲自做的,白天黑夜地哄孩子、换尿布、洗尿布,包括帮软软的小哥俩洗澡。
  
      虽然隔了几年,但韩凛的动作还是十分熟练,伸手摸一摸,果然是尿布湿了,韩凛把小家伙放平放好,顶着哭声给她拆尿布,嘴里还轻声低估着哄着,“没事啊,爸爸给你换尿布啦,不哭啦不哭啦。”
  
      韩凛动作很快,小家伙只是尿了没拉,把让她不舒服的尿布取走后,她就不哭了,哼唧唧的,闭着眼晴又睡着了,虽然屋里有暖气,但还是怕给孩子冻着,抬起小屁股给干尿布塞好,前面再给扎皮筋里,尿布就换好了,总共也没花到一分钟。
  
      换完后,韩凛才后知后觉地愣住了,他看了看娄燕妮,又看了看重新睡熟的奶娃娃,好半晌才问娄燕妮,“咱们孩子给人调包了?”
  
      “你说什么胡话呢,就是闺女,也不知道怎么就一眼认定是儿子的。”娄燕妮给小家伙搭上被子,嗔了韩凛一眼。
  
      韩凛愣是半天,脸上不知道咋做表情,高兴吧,是挺高兴的,毕竟是盼了那么久的闺女,但他都接受了小老三是儿子的事实,结果却是闺女,这会他也顾不上高兴了,心里头一个想的是,“完了,我要怎么跟听话懂事说,媳妇,你是不是发现了故意没提醒我的。”
  
      娄燕妮轻哼一声,谁叫韩凛自个不开口问问,就直接定下性别。
  
      不过娄燕妮这会也有些心虚起来,发现韩凛搞错那会,她光顾着好玩了,结果把小哥俩给忘了,想到听话懂事对弟弟的喜欢劲,娄燕妮心就更虚了,“老公,我错了。”
  
      娄燕妮难得口气软软地喊回老公,韩凛心一下子就酥了,大手一挥表示都怪他,不自己问明白,就自己瞎认定,至于听话懂事那里,更没啥问题,一切都有他在呢。
  
      不过转眼见到兴致勃勃地跑过来看“弟弟”的小哥俩,韩凛又有些头痛起来,要怎么说呢?
  
      但这事还是得说,不可能一直瞒着,中午吃饭的时候,韩凛对着陪娄燕妮吃月子餐的小哥俩,欲言又止。
  
      “听话懂事,来,爸爸给你们说个事儿。”吃完饭,小哥俩都争着要陪弟弟一起睡午觉,韩凛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干脆把人喊住,直接把弟弟其实是妹妹的事情给说了。
  
      听话和懂事面面相觑,又一会才看向娄燕妮,他们本就坐在娄燕妮臂弯里,娄燕妮低头亲亲他们的小脸,“爸爸看妹妹长得你们小时候一个样,又壮壮实实的,就以为是弟弟,他开始也不知道,爸爸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对不起,妈妈没有跟爸爸说清楚,妈妈也有错。”
  
      “可是,弟弟呢?”被妈妈亲了,被妈妈安慰了,也没法安抚弟弟变成妹妹后,小哥俩崩溃的心情。
  
      听话还问了一句,懂事直接就哭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掉,兄弟两个都眼泪巴巴地看着旁边睡熟的……妹妹,想到她不是弟弟了,就哭得更凶了。
  
      韩凛忙给他们擦眼泪,他手上老茧多,刮得脸还疼,小哥俩又生他的气,纷纷避开他的手往娄燕妮怀里躲,哭得伤心得不得了。
  
      眼看着家里的铁肺奶娃有被吵醒的趋势,韩凛实在有些怕了那个穿脑魔音,想着把小哥俩抱出去哄,可惜小哥俩死活不肯离开娄燕妮的怀抱。
  
      小哥俩就是想要弟弟,一点也不想要妹妹,谁也说不通,哭声渐大,转眼家里两个孩子哭,就变成了三个孩子哭,娄燕妮让韩凛把没事抱出去,自己搂着小哥俩慢慢哄。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何水莲正准备眯一会呢,就被娄燕妮家里的哭声给震住了,开始还听到小哥俩哭呢,转眼就变成了声音极响亮的婴儿哭声,赶紧跑过来看了,张秋草早过来了,正跟娄大姐说着话。
  
      见何水莲过来,忙拉她进厨房,把这里头的事一说,何水莲也是有些哭闹不得,这事闹得,也实在是有些好笑。
  
      娄大姐也是哭笑不得,“都怪燕妮那丫头,起了坏心眼子,要逗他们父子三个,早说不就没这事儿了。”
  
      小哥俩正难受呢,何水莲的张秋草也不好意思再进去,也怕自己控制不好表情,笑出来再伤到小哥俩的心,知道情况后就准备走,韩凛正在客厅里哄没事呢,看到她们,脸上也闪过不好意思。
  
      何水莲和张秋草出了屋,没忍住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她们的笑声,屋里小哥俩和奶娃娃的哭声,又大了些。
  
      小哥俩哭着哭着,声音全给压下去了,想到外面哭的是妹妹,好不容易哭得差不多的小哥俩,瞬间又悲从中来,三小只跟较劲似的人,我一声高我一声低哭个没完。
  
      娄燕妮哄了好一阵子,小哥俩才被她哄得不哭,也仅仅是不哭而已,他们不哭了后,铁肺奶娃哭了一阵子,打了个哈欠,睡了。
  
      韩凛把闺女送到娄燕妮身边去,小哥俩一看,眼泪又要往要掉,韩凛忙把小哥俩抱回隔壁房间,细细地跟他们解释,有妹妹的好处,妹妹可乖巧了,不会同哥哥们抢玩具,也不会跟哥哥们打架,还会喊哥哥。
  
      “可是弟弟也会喊哥哥。”懂事不服气地回了一句,胸口还喘着大气,“我,我的玩具都可以分给弟弟,我不小气。”
  
      事实上回到家里后,小哥俩就已经在琢磨着分玩具了,盼望已久的小弟弟,自然是什么好的都想分给他,说完懂理怨念地看着韩凛,“爸爸,你明明说过是弟弟的。”
  
      “……”韩凛,把别扭着不肯理他的两儿子拉到怀里,一人狠狠地亲了一口,干脆破罐子破摔,“行,爸爸知道你不小气,但是那现在怎么办,要不咱们找人把妹妹换掉吧,或者把妹妹再塞回妈妈肚子里。”
  
      “不行不行!”懂事立马挥手否决,“那是别人家的弟弟,不是我的弟弟。”

Ps:书友们,我是鲸蓝旧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