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惟吾逍遥 > 第三百二十七章:配锁
    
  
      秦神意?那位界主先是愣了愣,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谁,但旋即脸色微微一变,试探着问道,您是是真定天真武宗秦前辈?
  
      对方轻轻点头,前辈谈不上,不过本座确实出身真武宗。★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原来是神意前辈,在下龙章界之主,久闻神意前辈大名,不想今日竟有缘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龙章界主的神态很是恭敬。
  
      开玩笑,他只是一个中世界之主,一百年前刚刚进阶大乘,比起飞升在即的紫光界主差了不知多少,对待真武宗这种顶级大宗的高人前辈,压根硬气不起来,更何况秦神意此人有颇多玄妙。
  
      据闻秦神意修乃是天机易数,境界极为高深,在龙章界主还只是个元婴真君时对方便已经名传诸天万界,被无数势力划归到最不可招惹之人之列。
  
      据说秦神意有一双能看见过去未来的眼睛,无所不知,也正因此,他被天道压制,迟迟无法飞升。
  
      所以,在听见对方自报家门后,龙章界主立刻就相信了他之前所说的事情。
  
      秦神意早已习惯他人这样的态度,面上没有任何尴尬或是得意之色,只是目光在紫光界主身上转了一圈,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
  
      龙章界主唯恐惹恼了秦神意,并没有凑上前去与之套近乎,只是看浮影中兰沛娴的身影,感叹道:若是极乐天之主允许,或许她真能离开此地前往诸天万界。又或者被某个道友看中,想必极乐天之主也会放人。
  
      作为站在巅峰的大能之一,他自然对诸界之争的秘密极为了解,往年即便有得到自由名额的修士,可若是他们背后没有大能护持,最后依旧免不了一死,故而他才这样说。
  
      还有两个时辰诸界之争就结束了,禹清界的积分遥遥领先,没想到竟然让一个以往不起眼的世界夺去了头名,真是没想到
  
      早知如此,本座便不在金川界上下注了,又输了
  
      看来本座近来运势不错,随手下注禹清界竟然赢了
  
      秦神意听着周围的大能的议论声,露出一个极其轻微的笑意,似是在嘲讽,又似是不屑----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呢,现在就得意了?呵,结果如何,还不一定呢。
  
      龙章界主无意见看见秦神意这个奇异的笑容,心中一凛,难道说秦前辈不这么认为?他算出了什么?
  
      心里跟猫挠似的,龙章界主很想询问秦神意,然而却不敢,只好忍着----还好只有两个时辰,不急,他真的一点都不急
  
      茫茫宇宙之中,一个普通的中世界,南桓界。
  
      此时南桓界的一片海域之上,无数或惊恐、或绝望、或愤怒的尖叫声响起,一支船队停靠在宁静的海面之上,而其中的修士却早已弃船,拼了命地朝着前方疾速遁去。
  
      在他们身后,并没有强大的妖兽作浪,也没有可怕的风暴来袭,有的只是天空之中那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
  
      画卷中的世界,一片死寂,荒无人烟,淡淡的危险气息透过画卷传出,让亡命奔逃的修士更是魂飞天外。
  
      他们全力逃跑,然而天空中的虚影的速度却比他们要快太多,直到终于有人被虚影追上,然后便是第二个,第三个
  
      最终,短短一刻钟不到的时间,这一方海域之上,除了平静的海水,什么东西也不剩了。
  
      吞噬掉了近千名修士,海市似乎终于感到满足,缓缓淡去。
  
      而此时,在常人看不见的虚空之中,一只巨大的邪水麒麟将海市的画卷连带着那无数修士吸入腹中,又通过某种玄妙的手段,将一部分资质不错的人尽数送去画卷所代表的世界。
  
      至于另一部分人?当然是吃掉啦。
  
      当初,墨天微一行人在碧海峡上遭遇海市,当时除了他们五人一鱼、海盗三人组及潮平船队的幸存者,其实还有着大批的海盗,但最后出现在暗魂界之中的人却寥寥无几,原因就在于此了。
  
      邪水麒麟在虚空中的河流中缓缓游动着,心想:这一次诸界之争就要结束了,各世界的修士也消耗得七七八八,又得去抓人了。
  
      其实它不太喜欢这份工作,但是没奈何,极乐天之主就是这么规定的,它也只好听令行事,在诸天万界伪造海市。
  
      与它类似的还有很多,如它这种邪灵,在诸天万界极其不受待见,而且无论修炼到多强都很容易阴沟里翻船,因此依附一者或是大势力就是最好的选择。
  
      白龙是地脉之灵,对情绪之灵并不很了解,也就不知道,如邪水麒麟这样的情绪之灵,其实也存在着一个致命的弱点
  
      接下来去哪里呢?
  
      邪水麒麟一边划着水,一边思索着,对了,最近从极之水刚刚找到一个失落世界,不如就去那里看看新世界,总是会有意思一点。
  
      如果这个世界实力不怎么样,那就禀告主上,将之收入麾下到时候就又能得到许多资源奖赏了!
  
      邪水麒麟心中十分畅快,但就在它准备乘着从极之水前往那个新世界时,忽然顿住了,旋即双眸迅速变得赤红,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是谁?是谁!
  
      竟然敢动我的宝物!真是不知死活!
  
      早在之前,它就察觉到自己的域中多出了一只蝼蚁,不过那蝼蚁也算识趣,并没有做什么,因此它根本没有将之放在心上----毕竟不可能为了一只蝼蚁它还费力赶回去。
  
      它倒不是不能控制从极之域杀死那只蝼蚁,但现在是诸界之争,极乐天之主允许那些参加诸界之争的战奴进入从极之渊,而不允许它插手,它最多也只能如之前一样利用从极之渊的天然环境吃点倒霉的战奴。
  
      不过,现在这只蝼蚁已经发了疯,竟然敢动它的珍贵宝物,这已经触犯了底线,它就算出手,主上也不能责备它!
  
      心中满是愤怒,邪水麒麟心念一动,便要远程控制自己的域,将那只蝼蚁灭杀。
  
      然而很快它神色又难看了几分,因为那只可恶的蝼蚁已经闯进了它藏着宝物的地方,那里有着重重禁制,而蝼蚁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它的禁制听他之令,暂时挡住了域的灭杀。
  
      可恨!
  
      邪水麒麟在虚空中的河流中团团打转,愤怒地拍着水面,最后还是决定立刻回去。
  
      水声哗哗,邪水麒麟潜入水中,飞快朝着它的老巢游去。
  
      从极之渊,深渊之底。
  
      墨天微站起身来,对白龙说道:准备好了吗?
  
      白龙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准备好了!
  
      闻言,墨天微缓缓闭上眼睛,身上的一应灵力波动全数收敛,她普通得宛如一个凡人。
  
      寂静正在蔓延,与此同时,另一种力量的波动渐渐从她身上散发而开,那是属于白龙的力量----天地灵物的力量!
  
      这种力量十分缥缈虚无,像是与人存在于不同的时空一般,或许你能感知到它存在过的痕迹,但却无法真正捕捉到它。
  
      白龙的力量并不算强,带着一丝淡淡的水气与真龙气息,看似纯然不杂,实际上却是无数不同种力量的混合体。
  
      神魂沉入白龙的灵念领域之中,墨天微仔细感应着那无数种不同的灵念,有暴烈如火,有阴柔似水,有生机盎然,有死寂绝望
  
      一道道不同的灵念从她的身边擦过,偶尔有些还会好奇地打量她,或是围绕在她的身边----新来的灵念,没见过呢。
  
      墨天微对此视若无睹,也没有与灵念们交朋友的意思,她的时间并不多。
  
      白龙是万南山附近那一片地脉中无数灵念的聚合体,它的灵魂实际上是个充满了无数灵念的领域,墨天微沉入灵念领域之中,为的是寻找一种合适的灵念----但她并不能长久地待在这里,否则很快会被周围的灵念同化,失去自我,变成白龙的一份子。
  
      不是这个
  
      这个也不对。
  
      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灵念,墨天微却并不焦急----现在急也没用,不如佛一点。
  
      那些灵念见新来的只是呆呆站在那里不动,很快就失去了兴趣,继续自由自在地在灵念领域之中驰骋,互相打闹嬉戏,好不畅快。
  
      忽然,墨天微眼睛一亮,身形一动,瞬息之间便来到了灵念领域之中的一个角落里,站在其中一个光点面前,伸出手,将它拢到手心之中。
  
      灵念领域之中有无数灵念,其中有一些强大的灵念可以形成实体,但更多的却是这样弱得只有一点星芒的灵念,它们甚至都还没有完整的意识,或许只是记录着无数年前一个修士从孕育白龙的地脉上经过时留下的剪影,或只是一句欢快的鸟鸣
  
      要过很久很久,无数时光,等到白龙已经成长为一只强大的瑞灵,这些灵念才会变得强大起来。
  
      不过,如今这个灵念,正是墨天微想要的,她闭上眼,唤道:白龙,带我回去。
  
      白龙听见她的召唤,松了口气----真怕阿墨迷失在他的灵念领域之中,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可没办法在阿墨被同化前将她召出来。
  
      它心念一动,正在灵念领域之中的墨天微便感觉到一道召唤的力量,瞬息之间,她便脱离了灵念领域,重新回到自己的紫府之中。
  
      终于回来了,怎么,这就是你要找的灵念?白龙好奇地看着墨天微手中的光点,怎么看都普通至极,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值得阿墨亲自出手寻找的地方。
  
      就是它。墨天微十分肯定,解释道,虽然它毫无特性,甚至看似毫无存在的必要,但是这正是我想要的。
  
      墨天微有一种剑意,名为独我,如今看来,它并不强大,远不如天一与沧海,但事实上,这才是她的道途之基,因为它被作为剑意通灵时的通灵剑意,而从那以后她所领悟的一切剑意,都是在独我剑意的基础上发挥出的。
  
      如果将不同的剑意比作有着不同特性的溶液,那么独我剑意就是最常见的溶剂----水。
  
      而墨天微选择的这一点灵念,拥有着与独我剑意相似的属性,即可以无限包容任何情绪、属性、意念等等的存在。
  
      ----这样的灵念其实非常好找,因为所有的灵念在最初都是这个样子,只是后来各自有了发展方向罢了。
  
      在它还没有发展方向的时候,墨天微先一步对它做出改造,自然便能让它变成自己想要的灵念。
  
      墨天微也不和白龙仔细解释,反正等改造完它就明白了。
  
      闭上眼,墨天微左手托着灵念,右手食指、中指骈起,很快一道雪白的锐利剑芒出现在指尖,光芒隐隐,只看一眼便给人极其锋锐的感觉----但除此之外,也就几乎不剩其他了。
  
      这是墨天微提纯过的独我剑意。
  
      一道细微的声响,独我剑意与那一点灵念开始迅速融合,因为墨天微就在旁边控制着的缘故,独我剑意即便遭到来自灵念的微弱力量反抗,也没有任何涣散的迹象。
  
      看着墨天微奇怪的举动,白龙心中满是不解,阿墨这是要做什么?灵念那么脆弱,怎么扛得住她一道剑意嘛!
  
      实在是太好奇了!
  
      这一点灵念是它的一部分,理论上它能与之共感,但在墨天微将之带出灵念领域之后,它就下意识地截断了与这一丝灵念的任何联系----冥冥之中,它总觉得阿墨要做的事情恐怕十分危险。
  
      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