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限时蜜爱,总裁强行撩妻100天 > 233 她们都说那位先生是个哑巴
过于冷静的苏黎令左寒担忧。
  
  所以在回北城前,他打算寸步不离。
  
  而亨利贤那边总觉得dna结果出来的有些太快,毕竟,20几具残缺的尸体都要进行检测和比对。
  
  于是,他便向航空公司负责人公布了自己syv副总的身份。
  
  利用职权,调出了全部关于沐衍琛dna检测的分析结果。
  
  看到最后一页时,总觉得这个比对根本就无法证明那具残缺尸骸就是沐衍琛。
  
  因为那具尸骸只有衣服和领带上的血迹能证明是沐衍琛。
  
  但是尸骸的dna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因为已经烧焦
  
  航空公司急于公布结果,无非就是怕沐氏那边给这边施加压力,他们不想再耗费财力和人力进行搜救,觉得继续下去也是徒劳。
  
  “你们这样做根本就是不负责任!什么时候尸骸能证明就是本人后,再给我公布结果!否则,syv立刻撤销对你们公司的赞助!还有广告合作!”
  
  负责人一听,吓得不行。
  
  没想到沐氏竟然还跟syv还有关系,自然不敢怠慢。
  
  “您放心,我马上命那边先进行检测,绝对不会再敷衍。”
  
  在苏黎刚走出航空公司大楼,准备坐上车离开时,亨利贤已经赶来阻止。
  
  “不能回北城。”
  
  听到声音,左寒转过身,看到竟然时亨利贤。
  
  “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回北城?”
  
  言语间,满满的轻视。
  
  亨利贤拿出详细的资料,递到了他面前,“这是详细的分析报告,单凭衣服上的血液,根本就不足以证明那具尸骸就是沐衍琛,如果你们把尸骸火化,医院那边就无法做dna检测。”
  
  左寒一听,半信半疑的接过了资料。
  
  苏黎也没想到航空公司竟然会单凭衣服上的血渍,就给他们出示结果。
  
  和左寒一起把资料看完,坠到谷底的心又再次升了起来。
  
  “他们是在哪里找到的衍琛的外套和领带?我们去现场看看。”
  
  亨利贤就知道,她一旦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不会放弃继续找沐衍琛。
  
  本来他刚才也纠结过,要不要告诉苏黎这个消息,但一想,尸骸火化,无法进行检测,万一不是沐衍琛,或者,他真的获救了呢?
  
  那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变成了一个隐瞒者?
  
  虽然喜欢苏黎,但他要的是公平竞争。
  
  “我们坐直升飞机过去。”
  
  苏黎点头,“嗯。”
  
  见她没有拒绝,左寒也不好说什么。
  
  *
  
  按照资料上所写,在距离飞机坠落的地点的五公里外,找到了一些机体残骸,以及,烧了一半的降落伞。
  
  这一发现,令亨利贤震惊不已。
  
  有人利用降落伞逃生了?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沐衍琛?
  
  因为,沾着沐衍琛血液的衣服和领带也是在这个区域被找到的。
  
  “沐衍琛之前有受过军事训练吗?”
  
  苏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但是想起沐衍琛说过,中学时期,有被父亲送去军校呆过过段时间。
  
  因为父亲的外公是军人。
  
  而且,沐家似乎跟部队的人走的也很近。
  
  无论是在湘城还是西川,出面的都是军人。
  
  “沐接受过训练。”左寒及时回答,“还是空军部队。”
  
  亨利贤一听空军部队,更加对自己的猜测有了百分之50的把握。
  
  他不停的翻弄降落伞,不放过每一处。
  
  “你在找什么?”苏黎问。
  
  “看看有没有血迹。”
  
  如果有一点点血迹,能证明是沐衍琛,那就完全可以确定,当时利用降落伞逃生的绝对就是他本人无疑。
  
  苏黎弯下身子,也开始翻。
  
  左寒只好改了附近,看看废墟里能不能找到其他的。
  
  刚转过身去,视线就被不远处的白色纱布吸引住。
  
  走过去,看到零零散散的纱布还有一个空瓶,以及,再往前,还有直升飞机降落过的痕迹。
  
  搜救队的直升飞机应该没有来过这里,都是停在坠机地点。
  
  这里距离地点五公里,直升飞机不可能在这里停靠。
  
  这样一想,立刻捡起纱布和空瓶朝亨利贤和苏黎那边走去。
  
  “上面德语翻译一下。”
  
  亨利贤接过瓶子,看到瓶身背面的功效,是止血用的。
  
  再扫了眼纱布
  
  “有人比搜救队更快来到过这里,而且,肯定还救走过人。”
  
  苏黎一听,更加激动,“也就说,如果使用这个降落伞的人如果是衍琛,很可能他已经获救了?”
  
  “目前还不好说,因为还无法证明使用降落伞的就是沐衍琛。”
  
  亨利贤说完,又扫了眼残缺不堪的降落伞。
  
  无意间,看到了绳子上的一点红。
  
  立刻弯身,小心翼翼的从黑色的废墟中撤出绳子。
  
  确定是降落伞上的绳子后,眼睛都亮了起来。
  
  “苏黎,快拉绳子,不要碰到血迹。”
  
  苏黎也看到了那一点的血红,惊喜不已。
  
  和左寒一起,把绳子往外扯。
  
  随着绳子露出的越来越多,血迹也开始多了起来。
  
  检测中心。
  
  血液检测最快也要一天才能出结果。
  
  但这对苏黎而言,已经算是最大的惊喜。
  
  看了眼一旁的亨利贤,他手上都是黑色的灰,衣服上也全是土。
  
  因为着急过来,都没顾得上洗手。
  
  “谢谢你。”
  
  亨利贤听到她这句谢谢,微扬起了唇角,“我不是什么好人,做这些,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喜欢公平竞争,所以,沐衍琛能活着,对我而言,才具有挑战。”
  
  左寒听到他这句话,轻蔑的瞥了他眼。
  
  “沫儿,我们先回酒店,明天再过来。”
  
  苏黎点了点头,然后依旧很感激的扫了眼亨利贤后,便和左寒一起离开。
  
  亨利贤目视着她的背影,自嘲道:“你也是真够可以的,明知道没了沐衍琛能够更快的得到的她,但就是管不好自己的嘴。”
  
  话刚落,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反正衣服已经脏了,直接擦了下手,然后拿出手机滑了接听。
  
  刚接通,父亲不悦的嗓音便响起,“贤,听说你已经半个多月没去公司了?”
  
  消息传的还真是快。
  
  “哥告诉父亲你的?”
  
  “你不用管是谁告诉我的,我打电话给你是提醒你,你和莱恩的比赛才刚刚开始,一开始的赢,并不叫赢,能一直赢到终点的,才是最终胜利者。”
  
  “我知道,父亲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
  
  结束完通话,亨利贤冷哼一声。
  
  没想到莱恩这么快就沉不住气,开始向父亲邀功。
  
  以为打点小报告就能胜过他?
  
  简直是痴人做梦!
  
  *
  
  夜幕降临。
  
  爬满了蔷薇花的围栏旁,已经脱去长袍的女子站在花园里,正在拿着剪刀修建枯萎的枝干。
  
  旁边的小油灯亮起微光,映照着她的脸,毫无血色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让一旁的仆人也跟着弯起了唇角。
  
  于是便大胆的开口问道:“小姐,你喜欢那位先生是吗?”
  
  “算是喜欢。”
  
  “什么叫算是喜欢?”
  
  “意思就是,这个喜欢并不代表是男女之间,也有可能是把他兄长,或者,因为他救过我,所以才会心存感恩,误把恩情当作喜欢。”
  
  仆人一听,总算明白了。
  
  “可是小姐,小依还是不懂,既然那位先生已经醒来了,为什么还是不跟他的家人联系呢?从他醒来,几乎都很少说话,小灿她们都说那位先生是个哑巴。”
  
  “胡说!”女子放下剪刀,表情明显有些怒了,“他会讲话,只是话有些少。”
  
  “小依知道他话少,他救小姐你的时候,我也在场,有听到他讲话。”
  
  小依可没忘记,她们家小姐因为想给夫人惊喜,在没有告知下,特意前去机场接夫人。
  
  却因为长袍不小心被人踩下,暴漏人群间。
  
  因为围观的人逐渐越来越多,都用那种很好奇的眼神看她们,小姐心脏受不了,差点病发。
  
  好在是那位先生及时出现帮她们解围。
  
  才没有出大乱子。
  
  不然,小姐要真有个意外,夫人得骂死她们。
  
  “小姐?你准备留他多久?夫人现在还不知道有男人住在这里,万一被她知道了”
  
  小依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只要你们不多嘴,我妈她就不会知道,那位先生救过我,我理应要报恩。”
  
  “知道小姐你要报恩,但是未必要留他在这里啊,他上次不是有用你的手机联系他家人吗?要不小姐你再打打?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家人。“
  
  女子抬眸看向二楼卧室,发现连灯都没有开。
  
  从医院回来后,他就一直把自己关在里面,谁也不让进去。
  
  知觉,应该还是跟那通电话有关。
  
  像他这样有身份的男人,应该是不愿被人看到自己这般模样吧?
  
  所以才会宁愿躲着。
  
  她能体会到他的心理,因为自己也曾有过。
  
  尤其是熟人,更加不愿被他们看到自己这副怪样子,所以,才会躲到这深山里。
  
  想法一出,她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拿出手机,点开通话记录。
  
  找到了那天沐衍琛拨出去的号码。
  
  犹豫了片刻后,才拨了出去。
  
  苏黎那边看到是瑞士的号码,以为是亨利贤,很快便滑了接听。
  
  “检测结果出来了对吗?”
  
  检测结果?
  
  女子有些发愣,但她没忘记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你好,请问,你是不是苏黎?”

Ps:书友们,我是苏木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