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 第290章:正义不会缺席!
    他早上还在省城开会学习,就是在听甄勇指导工作,说是临近过年,容易突发各种情况。
  
      刚刚还在骂大晚上怎么有人闹事,这下一看,竟然就是早上连甄勇都要暂停会议去接见的大人物!
  
      肖所长怔在那,愣愣看了半天,确定就是苏寒!
  
      而张经理见肖所长发呆,忍不住皱眉道:“肖所长,就是这小子,打伤我们公司这么多员工,还请你们带走,免得影响我们公司施工啊。”
  
      肖所长没有理会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苏寒跟前,有些谨慎道:“你好,我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请问早上……你是不是有到过省刑警大队?”
  
      他不知道苏寒是什么身份,甚至不知道苏寒的名字,可这张脸,分明就跟早上那个人是一样的。
  
      就连甄勇这样风头无二的警司都那么客气的人,是他一个肖所长敢轻易动的?
  
      他可不傻。
  
      “你是我甄老哥的人?”苏寒微微眯了眯眼睛。
  
      听到甄老哥这三个字,肖所长的心都没差点跳出来,忙深吸着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早上刚去听甄处长指导工作,有幸看到先生你。”肖所长心里一阵后怕,还好自己没直接动手,不然可就麻烦大了。
  
      “看来你这学习还不到位啊,我回去得问问甄勇老哥,是不是他教得不好。”
  
      苏寒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客气,“这些打手打了无辜的百姓,你抓了没有?这些混账开发商,欺压了普通老百姓,你又做了什么?”
  
      他怒吼了起来,“现在我来要个说法,你要来抓我了是么?你动手啊。”
  
      肖所长浑身颤抖,哪里敢动手。
  
      而张经理几个人也都愣住了,没想到肖所长竟然没敢动手,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来头?
  
      “周成,你不是说这苏家没人,就一个大学都没毕业的医学生?”那张经理把周成喊了过去,小声问道。
  
      周成现在哪里还敢说什么,苏寒已经太让他意外了,原本以为只是大学没毕业,没有什么本事,哪里知道深藏不露。
  
      “息怒!息怒啊!”肖所长脸色难看,当众被苏寒呵斥,却也不敢反驳,“这事有些复杂,不是我能解决的……”
  
      里面的利益关系复杂,他一个所长,的确没法管这么多,此刻被苏寒看着,肖所长也是浑身难受。
  
      苏寒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着张经理等人,脸色冷了下来:“这件事,我会追查到底,我可以告诉你们,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谁胡作非为都要接受惩罚!”
  
      张经理等人浑身一震,被苏寒的话,惊得不禁身子颤抖起来。
  
      “肖所长,这事既然你管不了,那就让管得了的人来处理,我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苏寒看了肖所长一眼,“这事如果没有一个让人满意的解释,我不会善罢甘休。”
  
      再跟他们多说也没用,苏寒扫了张经理等人一眼,懒得再废话,带着乔雨珊转身就走。
  
      哪里还有人敢拦他们。
  
      肖所长面色难看,知道这回可是真麻烦了,能跟甄处长有那么好关系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肖所长,你怎么不抓走他啊,打伤我公司这么多员工,就这么算了?”张经理瞪着眼睛,顿时不满起来。
  
      “哼,算了?这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肖所长看了张经理一眼,手指着他,怒道,“你们这些人做得太过分了,早晚得出大事!”
  
      这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但现在跟他扯上关系了,若是没处理好,他也铁定完蛋。
  
      他得赶紧回去汇报情况,给苏寒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甄处长发怒,那就真的麻烦了。
  
      苏寒带着乔雨珊回了苏扬家。
  
      见二人安然回来,苏扬夫妇才放了心,他们就怕苏寒冲动,给自己惹了麻烦。
  
      “叔,婶儿你们放心,我会帮你们讨回公道,我苏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苏寒安慰了两人一句,“你们都早点休息吧。”
  
      婶儿也没再说什么,劝了苏寒两句,让他别太冲动,就跟苏扬回房休息了。
  
      乔雨珊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关上门,见苏寒还是沉着脸,不禁笑了起来:“你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吓人。”
  
      “这些家伙背后肯定是利益纠缠,就只是一个开发商,敢这么嚣张?”
  
      苏寒冷哼一声,“欺负到我叔婶儿头上,我若是还忍,那还算什么男人。”
  
      乔雨珊看着苏寒,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正义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他们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
  
      苏寒点了点头,就看明天他们给出什么样的答复,若是不给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事,他不会轻易罢休。
  
      转头看了一眼,苏寒才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乔雨珊站在那,显然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微微红着脸,没有再说什么。
  
      她本想直接在外面找个酒店住,但又担心苏寒生气会冲动,又跟了回来,此刻见这房间只有一张床,一时也觉得有些尴尬。
  
      虽说自己没有跟苏寒解除婚约,但现在……
  
      “你睡床吧,我睡沙发就行了。”苏寒也没多说,现在他没心情想别的。
  
      乔雨珊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她钻进被子里,见苏寒就在沙发上躺着,整个人闭上眼睛便安静了下来。
  
      乔雨珊看了一眼,又担心苏寒会冷,犹豫了几次,想开口喊苏寒过来挤挤,却还是没敢开口。
  
      “睡吧,我不会冷,你赶路也累了一天,快休息。”苏寒的声音传来,乔雨珊这才点了点头,拉了拉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而此刻,市政府大楼,灯火通明。
  
      整个县市的领导全部都来了,肖所长站在那,把情况说了一遍,脸色十分严肃。
  
      “这次如果不处理好,那对我们南里市的影响非常大,不是开玩笑的!”
  
      他有些怒气,平时不注意,现在出问题了,再想弥补,有那么容易么?
  
      “那小子是什么来头,大半夜把我们都喊来,老肖,你是不是喝多了?”
  
      “老子喝你妈的头!”肖所长怒骂了起来,也不管对方是谁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等明天真闹大了,再想弥补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