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 第1850章:牵着男人
    大阁老看着苏寒,铁青的脸色渐渐变了,取而代之的是不甘心,更是犹豫。
  
      他真想一巴掌直接将苏寒给拍死!
  
      还想让黑暗森林保护他?
  
      “谈?你想跟我谈什么?”
  
      大阁老冷笑一声,却依旧坐了下来,苏寒不能杀,他若是能杀,早就天月公国,就已经被自己杀了,哪里等得到现在。
  
      得不到天命的下落,他真是不敢杀苏寒,这是唯一知道天命下落的人,知道那传承之宝下落的人!
  
      “我们不叹天命,就谈天月公国。”
  
      苏寒淡淡道,“刚刚你提出的条件,除了我告诉天命这个条件之外,其他的我都答应。”
  
      大阁老只觉得嘴角抽搐。
  
      还有什么条件?
  
      刚刚的条件,就是苏寒告知天命的下来,而他放了秦可瑜,甚至还放过天月公国!
  
      现在苏寒拒绝告知天命的下落,那就是说,他只要黑暗森林放过秦可瑜和天月公国,这他妈的难道还是苏寒吃亏了?
  
      “你!你未免太过分了吧!”
  
      大阁老恼羞成怒,“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信!”
  
      苏寒直接点头,“所以我懂分寸,不会让你为难,自然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这些都是你可以做到的,当然,哪一天你自己得知了天命的下落,觉得我没有用处了,随时可以来杀我。”
  
      他伸出手摸了摸脖子,笑道:“我一定会洗干净脖子等你。”
  
      大阁老感觉七窍都要冒烟了。
  
      苏寒这种软硬不吃的人,他还真没有任何办法,比起传承之宝,苏寒的命算个屁啊!
  
      “哼,你不肯告知我天命的下落,活着也没有什么用!”大阁老咬着牙道。
  
      “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想说了,”苏寒平静道,“如果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比如说天命背叛了我,那我会考虑告诉你们。”
  
      “你!”刚刚升起的杀机,又瞬间烟消云散。
  
      大阁老感觉自己已经被苏寒吃得死死的!
  
      他身子都在发颤,从来没有这样憋屈过,若非为了黑暗森林的传承之宝,苏寒现在绝对已经死了一百次!
  
      “对了,还有件事,”苏寒站了起来,已经准备离开,又看了大阁老一眼道,“我在外头,树敌不少,不少人都想要我的命,如果我死在外面,还请见谅,到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们天命在哪,恐怕都做不到了。”
  
      大阁老感觉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老五!”
  
      他大喊一声,五阁老立刻走了进来,看到大阁老脸色不好看,心中不禁一颤,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是要将苏寒给杀了?这小子不肯说?
  
      “大阁老。”五阁老看了苏寒一眼,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
  
      “从今天开始,你保护苏寒,不要让他被人杀了!”大阁老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五阁老楞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保护他?为什么,这小子……”
  
      “这小子现在还必须活着!”大阁老盯着苏寒,几乎是磨着牙齿说话,“小子,你给我听清楚了,当我不需要你的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而且你会死得很惨!比坠落九幽地狱还要惨!”
  
      他要想办法,用别的方式,从苏寒那弄到天命的下落。
  
      没人比他更了解天命,天命要隐藏自己的行踪,就绝对没人可以找到,苏寒能得到天命的贴身玉佩,自然关系匪浅,要想知道天命的下落,也只能从苏寒身上得到。
  
      苏寒不肯说,但不代表着,他就没有别的办法,强行从苏寒口中得知!
  
      在此之前,就留苏寒一条命!
  
      五阁老听明白了,但也有些难以置信,堂堂黑暗森林大阁老,竟然会被苏寒威胁?看样子,苏寒云淡风轻,总是沉稳如山的大阁老,反而有些气急败坏了。
  
      “往日还要五阁老多多照顾了。”苏寒拱手笑着道,更是气得大阁老牙根发颤。
  
      五阁老同样没有好脸色,他哼了一声:“我只是保你不被人杀,别太看得起自己了!”
  
      苏寒当然不会在意,他转头看着还楞在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秦可瑜一眼:“还愣着做什么?回家了。”
  
      秦可瑜看了大阁老一眼,见他没有阻拦自己,忙走了过去,站在苏寒身边,依旧有些不安。
  
      她没想到,苏寒竟然如此轻易就威胁到大阁老,甚至让黑暗森林的五阁老来保护他?
  
      这算怎么回事?
  
      “黑暗森林这样放过我了,也放过我天月公国了?”秦可瑜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我相信大阁老的为人,不会言而无信。”苏寒看了大阁老一眼,笑着道,“前辈,你说是吧?”
  
      “滚!”
  
      大阁老几乎是喊出来的,浑身都在发颤。
  
      “那晚辈就告辞了,希望大阁老能想到别的办法,得知天命的下落,因为我真的不想做恩将仇报的事情。”说完,随后便直接牵着秦可瑜的手离开。
  
      仿佛只是来跟大阁老喝个茶,聊聊天便直接走了。
  
      这里不是黑暗森林,而是他的后花园。
  
      秦可瑜就像个懵懂的孩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楞楞被苏寒牵着,离开了大阁老的院子。
  
      “大阁老,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从苏寒这记忆里得知天命的下落么?”五阁老还没跟去,急忙问道。
  
      他堂堂黑暗森林的阁老,竟然去给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当护卫,他这张脸往哪放?
  
      “哼,你以为我没试过么!”大阁老眸子里青光乍现,“我刚刚就试过了!可这小子的灵魂太过可怕,别说渗透读取他的记忆,差点连我的三魂七魄都被震伤了!”
  
      闻言,五阁老心惊胆战,这怎么可能?
  
      可大阁老绝对不会欺骗他,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
  
      “此子不简单,别大意了!”大阁老哼道,“先留着他的命,假以时日,或许还有别的作用,还有,你要小心一点,别着了他的道,这小子,没那么容易对付!”
  
      “是!”五阁老立刻道,说完便急忙追了出去。
  
      此时,苏寒已经走到了外头,迎面走来的,正是青阳公国的拓跋山跟那两个老头子。
  
      见苏寒牵着一个人走出来,还是一个男人,一个他见过的老男人,拓跋山只觉得脑袋一震:“天、天月国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