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 442.祖宗
    只见迎面狭路一条,乱石林立的高坡之上,围着一群灰色的兽群。它们有着绿幽幽的眼睛,犀利的钢牙。那不是狗,但比狗更可怕,这才是真正的狼群,赤目山的野狼兽群,大约得有几百头。
  
      “小心!狼群!”温亭羽大惊失色,一挥手。众镖师也戛然停住脚步,大家自然而然将主子围在保护圈中,因为紧张和奔跑,剧烈的喘息着。众人的身上,兵器上,都沾染了热乎乎的鲜血,有自己的,也有吐波猎犬的。
  
      “难道,这些野狼要趁机截胡?黑吃黑!”镖师史大龙高喝道。镖师们心头一紧,手中的兵器抬高几分。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根本无法前进,更不可能后退。
  
      温亭羽已经无计可施。他咬紧牙关,抱住小骨头,打算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孩子。
  
      这一边,吐波猎犬已经追逼至眼前。头犬张开了血盆大口,纵身一跃,直捣黄龙。
  
      “好大好大好大的……狼啊……”小骨头并无畏惧,而是目不转睛盯温亭羽身后,悄然无声冒出来的巨大野兽,赞叹道。
  
      温亭羽慌忙扭头,只见一轮圆月之下,狼群如潮水般,齐刷刷让出了一条小路,一头巨大而犀利的野兽,毛发被夜风吹得飘飘扬扬。
  
      雪狼王阿九纵身一跃,越过狼群,也越过镖师和温亭羽的头顶,稳稳落在奔跑中的猎犬面前。
  
      吐波头犬眼见到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那一双绿幽幽的狼眼,炸裂开来惊人的狰狞与杀气,它被吓得狗胆几乎炸裂,但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它本能的想要刹住脚步时。它的喉咙已经在雪狼王咔嚓一下,上下牙一合,一了百了了。
  
      雪狼王脖颈一甩,吐波头犬身首异处,血洒当场,狗头骨碌碌滚到温亭羽脚下,吓得他连退几步。
  
      嗯,是的。一头大象和一只猪,它们之间力量的悬殊可想而知。
  
      头犬的狗血洒落在犬群身体上。它们齐刷刷的止住追击的脚步。一声哀嚎后,大惊失色般齐刷刷的扭头就逃。
  
      战斗刚刚开始,便要结束。跃跃欲试的雪狼王呲呲牙,不满意的仰天长嚎。身后的狼子狼孙们,一路狼嚎着呼应着老祖宗的咒骂,风扫残云的冲进了猎犬群,轻松厮杀,犹如一场屠杀游戏。
  
      “阿九?”温亭羽咽了口口水,指着雪狼王的硕大狼头,咬牙切齿道:“你……你既然来了,为何不早点救人?”
  
      雪狼王蔑视的打量着温亭羽,看着这个温文尔雅的公子,此时却被气得跳脚。他冷哼了一声,用狼嚎嘱咐了野狼群。杀了猎狗,还有驯兽师,但别错杀了那几个笨蛋光军。
  
      “大狗,好厉害的大狗!”小骨头兴高采烈叫着,他松开温亭羽的脖子,转身朝着雪狼王伸出了小手。
  
      雪狼王眯着幽绿狼眼,微微呲牙,一个虎跃作势吓唬这个胆大的孩童,却被温亭羽一把抵住狼头。
  
      “他是月夜的孩子。不许吓他!”温亭羽焦急道。但他哪里按得住巨兽的力道。
  
      雪狼王小心翼翼闻着小骨头的脸颊和小手,却猝不及然,被对方揪住了狼脸上的毛。
  
      “你好臭哦……大狗。”小骨头一点不客气,童言无忌。
  
      雪狼王一张狼脸登时秒黑,但刚要发作之时,他在这孩子身上闻到了熟悉气味。他不由震惊的退后一步,又上前仔细嗅闻,不禁露出了感动神情。他伸出长长的舌头,亲昵的舔着小骨头脸颊。显然,这孩子也很喜欢这头大狼,紧紧抱住了他的狼头。
  
      雪狼王小心的叼住小骨头衣领子,一个飞甩。温亭羽惊呼一声,小骨头已经从他怀抱中被抢夺过去。又稳稳落在狼背上。小骨头天生胆大,不但坐得很稳,还抓住了狼毛,兴奋的尖叫着。
  
      “你?快把孩子还给我!”温亭羽踮起脚来,指着狼鼻子。
  
      雪狼王不屑一顾哼了一声,驮着小骨头,稳稳的信步而去。这骄傲的大野狼昂首挺胸,其实步伐小心翼翼,生怕跌落了背上的孩子。
  
      温亭羽在狼王身边紧跟了几步,却见他们配合默契,大概有这尊狼神保护,确实要比跟着自己安全。他只能暗自安慰自己,无奈的跟在阿九身边。
  
      “舅舅,大狗……认识你?”小骨头好奇道。
  
      “嗯……”温亭羽冷冷道,他斜了一眼趾高气昂的雪狼王,不怀好意道:“非但认识,还很熟。他不是大狗,他是雪狼王,是天下野狼的祖宗,也是你的……九叔!”
  
      “王?九叔……好厉害!”小骨头用力揪住了雪狼王的毛发,扯了几扯。后者隐忍着,狠狠瞪了一眼偷笑的温亭羽。
  
      野狼群猎杀吐波猎犬与驯兽师,本就不费吹灰之力。一旦得手,便得意洋洋回到雪狼王身边,打着滚期待求得赞许与奖赏。毕竟,这野狼祖宗太难的一见了,上次相见还是十几年前。如今狼王雄风更健,实在让这些狼子狼孙们心花怒放。
  
      江西然被士兵们搀扶着,也尽快赶了过来。看到雪狼王驮着自家小皇子,下巴差点惊脱了。
  
      “温大人,咱们……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赶路了?”江西然戒备的盯着雪狼王,暗自琢磨着怎么把小皇子从狼嘴下,抢回来。
  
      “西然将军,有雪狼王护送,小皇子很安全。”温亭羽安慰道。
  
      “可是,大人,这条路并非前往大燕军营啊。似乎,在奔着暗军军营方向。”江西然小声提醒着。
  
      “嗯,在下知道。但是……你确定打的过……这头野兽吗?”温亭羽悄悄指指雪狼王。
  
      江西然仰视雪狼王,眼角抽动了几下。偏巧阿九正低头斜了他一眼,狼眼里充盈着冷冷的戾气与杀意。他吞了吞口水,诚实的摇摇头。
  
      “在下也打不过。所以……咱们只能听他的……”温亭羽自嘲的叹息一声,复而又微笑补充:“不用担心,他会爱护这个孩子的。”
  
      江西然一脸困惑,也只能听之任之。一行队伍,在夜色之下,在狼群的保护下,朝着深山中,越走越远。
  
      “流千树说这头大野狼笨,但他洞悉天机,比那孩子的笨蛋亲爹,都要快要早。或许,这才是大智若愚……缘分这东西,怎么能说得清。小骨头啊,你就要见到自己亲生父亲了。只不过,你们一家人的团聚之路,却如此艰难……”温亭羽望着在雪狼王背上,悠闲嬉戏的小骨头,心中默默念道。

Ps:书友们,我是胖虎22爷,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