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命长生 > 第三百零四章 众怒
上官轻虹闻听朱砂一番言语,不禁将双目一闭,老泪横流不止!
  
  他如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做出最为艰难的决定后,最为理解他的并非是东澜门下,并非是人族之众,竟然是身为敌人的朱砂。
  
  片刻之后,上官轻虹再度将眼睛睁开,神情已经有些苦笑道:“朱砂,原赌服输,我既然已经输给了你,你要老夫做什么?只要不违背心中道义,我能够做到绝不推辞。”
  
  朱砂面上浮现一丝深邃笑意,他转身望向周遭已经蓄势待发的众多东澜剑修们,口中却是谓然长叹道:
  
  “上官掌教,哪怕您愿意舍身取义,想必您这全宗的长老弟子门也不肯答应,不过既然您已经说出了口,那么在下掂量一下,为了速战速决,还是请您帮我做一件事!”
  
  他说到这里,却是话锋一变,语气骤然狠厉不少道:“那就是不要反抗!任在下放手施为!”
  
  上官轻虹有些略略诧异,他甚至还没有仔细体味朱砂话语中的含义,就见朱砂双目光芒显现,一股极为奇异的感受直接自脑海侵袭而入。
  
  “这,这分明是精神修技的‘定身之术!’”
  
  上官轻虹还没有将话语全部说完,就感到浑身一滞,登时半分也动弹不得,而下一刻就看到朱砂直接双臂探出,直接将自己手臂顺势前折,而后又是将自己身躯一转,背后踹向腿弯之处!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上官轻虹哪里还有平素那温润儒雅的模样,简直好似被做成一个折叠肉团,朱砂高高擎举起来!
  
  他到了此刻,才算恍然明白,莫非这朱砂也打算效法前番对付东澜弟子们的方法,将自己抛仍去灵兽大军阵前,成为他们的俘虏么?
  
  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上官轻虹不由得心内后悔不迭,与其被那些灵兽军队俘获,还不如直接自杀来得痛快!
  
  可他此刻后悔已晚,朱砂将其高举之后,双臂或然一震,登时膨化放大不少,将他直接向着灵兽大军本阵直接抛却而出,口内更是高喝出声道:
  
  “我尊您乃是东澜掌教,这一次便施全力,上官掌教大人,请走好!”
  
  “嗖!”
  
  一声极为迅疾的闷响,上官轻虹整个身躯好似穿云之箭,风驰电掣般向着灵兽大军本阵飞去!
  
  不少东澜弟子眼见这一幕,目瞪口呆之下,不乏有立刻醒悟者直接飞身御剑而追,可朱砂此番抛掷本就是算准这一点,才会全力施为,哪里还会给予他们这种机会!
  
  在另一端,白杉远远见到朱砂再度抛掷“人肉炮弹”过来,登时兴奋异常的大喊道:
  
  “大伙儿注意了!你们的主将耽搁这么久,会斗对方的高级人物,这次扔过来的必定是条大鱼!”
  
  众多灵兽战士闻听他的话语,也当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严阵以待,可谁也不成想,这次朱砂抛来的速度力量,都是极为惊人。
  
  那前面十多名灵兽军士,竟是被这新来的“人肉炮弹”直接贯冲倒地,横七竖八直直冲出半丈来远,才算宣告停止!
  
  他们不顾浑身泥土,赶紧再度爬身而起,直接扑向被定身住的上官轻虹,几乎转瞬之间已经用绳索将其捆的严严实实!
  
  白杉眼见众军士已经将来人拿下,当下也是兴奋异常的直接跃下马背,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了过来,一边冲一边大喊道:
  
  “嘿嘿,这次我倒要瞧个清楚,朱砂这小子费尽功夫,究竟是把谁给‘请’来了!”
  
  他那荡漾笑意的脸庞显然没有持续太久,当自众军士的手掌下看到那上官轻虹的面容后,瞬间凝固当场。
  
  “啊!掌教大人,怎么,怎么会是您呢!”白杉哭笑不得,许是当年对于上官轻虹无比敬重的缘故,竟是有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喔?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呢?”上官轻虹虽然感到情形尴尬,但是却也掩饰不住好奇心,向着白杉诧异问询出口道。
  
  白杉有些不好意思的搓动双手,脸色微红道:“在下名叫白杉,乃是当年东澜剑宗外门的泉英门下,同朱砂一道师从黄庚师父。”
  
  “原来你也曾经是我东澜弟子,也是奉啸天泉英一门……”
  
  上官轻虹惊讶之中,却又带有一丝惨然道:“哎,真是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当年最不起眼的小小门派内,却是英才尽出,最终要灭我东澜么!”
  
  白杉见他神色凄苦,也不好答话,不过对方口中一句“英才辈出”却是令他心内欢喜不少。
  
  就在这时,却是听到旁侧的几名灵兽军士向其纳闷询问道:“军师大人,你们相互还是认识?那究竟该如何处置他?”
  
  “这个嘛!”白杉也不禁有些犯了难,对方乃是东澜掌教,若然直接放开好礼相待,对方直接偷跑回去,不知又要费多大功夫捉回。
  
  但若是就这么捆成“大粽子”一枚,无论对上官轻虹本人,还是对于双方的面子上都不太好看!
  
  “白杉,你吩咐他们把我解开,再给我一处位置,让我观战一番!”
  
  上官轻虹许是看出白杉的为难,当下苦笑道:“你只管放心,我败在朱砂手下,此时已经斗志全无,而且我已经答应了他,这条命也完全交给他了!”
  
  “而且,你既然是东澜弟子,不妨就让我看上一看,”他的口气苦涩异常道:“看一看我的东澜剑宗,是如何在今日全体覆灭的!”
  
  “好吧!来人呐,松绑看座!”白杉倒也决绝,竟然直接出口答应了上官轻虹的要求。
  
  对方毕竟身为一宗掌教,自然不会言而无信,而且听闻他的语调悲怆,只怕此刻心内已经萌生死志!
  
  “朱砂啊,你这小子不但给我出了个难题,只怕也给你自己出个难题!”
  
  白杉有些忧心忡忡的望向远处战场中央,摇头叹息道:“如今你把人家掌教拿了,那些门下弟子长老岂会答应,不跟你玩命才是咄咄怪事!”
  
  ……
  
  朱砂脸色有些难看!
  
  他虽然预估到擒下上官轻虹之后,必定会给整个东澜剑宗带来不一样的冲击,但是却也没有料到,这反应竟会如此之大!
  
  “诸位长老弟子,此际已是我东澜生死存亡的一刻,掌教大人被掳,更是对于咱们东澜剑宗的奇耻大辱!没有掌教,还算是宗派么!”
  
  众多东澜长老中,不知道是谁一声高呼出声,响彻在这片区域内道:“我等誓与掌教,与东澜剑宗共存亡!杀呀~冲啊!”
  
  闻听他这般言语,顷刻之间,无数东澜门下长老弟子群情激愤,宛若疯虎出栅一般,纷纷仗剑飞掠,向着朱砂悍不畏死的暴冲而来!
  
  “泛了众怒啊,这次玩的有点大了!”朱砂面对这般情景,也是无奈耸了耸肩膀苦笑道。
  
  

Ps:书友们,我是小米一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