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成僵尸穿诸天 > 第六百七十九章:九幽十类尽除名! 中
    “轰——”
  
      棍子都还未砸来,空气便已经爆炸!
  
      厉青脸色一沉,怒喝道:“小小天仙罢了!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说话间,他直接大袖挥起。
  
      刹那间,不远处的美猴王便只见天地骤然颠倒起来。
  
      而在这时,他那已经变作擎天柱一般的如意金箍棒,亦是狠狠的砸在了厉青袖口。
  
      美猴王那如意金箍棒虽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兵,但厉青这袖子却蕴含无穷奥妙,轻轻抖动间便将那足以开山裂地的攻击化为乌有。
  
      猴子见状面色一变,急忙收起如意金箍棒,掐起筋斗云的法,翻身便要逃脱。
  
      但此刻,他周围的四极早已混乱,天地更是不住颠倒。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了一片银色之中。
  
      他那能让他瞬息间飞跃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在这时却反而害了他,不仅没令他逃脱,反而使他飞进了厉青的袖子深处。
  
      亦在这时,厉青一抖袖子,便把袖里美猴王的筋斗云抖散,更使他头晕目眩,与乱流中摇摇晃晃的晃荡起来。
  
      鹏魔王与蛟魔王见到美猴王这般轻易便被厉青收入袖子里后,便全都暗暗摇头。
  
      “这美猴王也是性急,被那大力牛魔王激了几句,便怒成了这般样子,他且不知我等本事皆不在他之下,为何一见这厮便躲了走!”
  
      “看看看看,哪怕他有千般本事,万般变化,又怎可躲的过这袖里乾坤的神通!”
  
      或是他二位看的痴迷,原本在心中暗暗说的话,竟张口说了出来。
  
      话音出口的瞬间,他们两个的面色便是一变。
  
      而后便察觉到周围的温度霎时下降许多。
  
      紧接着就见厉青猛然回头,脸上挂着从未有过的冷漠之色。
  
      “你们......很好!”
  
      他眸子满是冰冷之意的轻轻说道。
  
      接着便猛然挥动袖口,将来不及反应的鹏魔王与蛟魔王也直接收进了袖里。
  
      事实上,当厉青话音出口的瞬间,蛟魔王与鹏魔王便在心中惊呼了一声‘不好!’,可他们的修为却差了厉青许多。
  
      故此,直到那遮天蔽日的大袖将他们两位罩住,他们才堪堪反应过来。
  
      可这个时候,却已经晚了......
  
      厉青将鹏魔王与蛟魔王全都收进袖子里后,便静静的在空中站了片刻,一言不发的看着下方波涛汹涌的茫茫北海。
  
      金灵圣母曾与他说过,若是心烦意乱便去看一看海,届时心中的烦闷便会消失不见。
  
      可此刻,厉青看着下方茫茫北海上的惊涛骇浪,心中却是感觉不到任何烦闷消失的预兆,反而越来越怒。
  
      他将牛魔王当做师兄,牛魔王却激了美猴王来对付他。
  
      他将鹏魔王与蛟魔王看做他在地仙界仅有的好友,可他们却表里不一。
  
      一念至此,厉青的脸色便逐渐漠然起来,目光之中也是涌现出一股杀意。
  
      “师姐,你的方法不管用......”
  
      他寒声说完这句话后,脚步便向前一迈,进入了虚空之中。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
  
      花果山!
  
      ......
  
      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
  
      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
  
      木火方隅高积上,东海之处耸崇巅!
  
      丹崖怪石,削壁奇峰。
  
      丹崖上,彩凤双鸣;削壁前,麒麟独卧!
  
      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
  
      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
  
      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
  
      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
  
      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
  
      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此地,
  
      便是号称‘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的花果山!
  
      亦在此刻,
  
      花果山上热闹的很。
  
      水帘洞里,牛魔王继续开怀畅饮,一双牛眼朦胧,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想那美猴王已经被我那师弟给收入袖里了吧!”
  
      在他身侧,没甚饮酒的禺狨王与猕猴王,以及狮驼王则坐立难安。
  
      他们总觉得心头惊慌不已,似乎有什么危险正要来临。
  
      或是因为这种心情,他们总觉得气氛一瞬间变的很是憋闷,心头也随之压抑起来。
  
      在他们面前,数百个猴子横七竖八,仿佛叠罗汉一般,一个摞一个的醉醺醺的躺着。
  
      虽说大部分的猴子都已经醉倒在地,但依旧有小部分的猴子,正拿着酒壶、水果、玩耍嬉戏着。
  
      更有甚者,拽着水帘洞里的藤蔓,晃来晃去。
  
      四位猴将也是双目赤红,浑身酒气的扭打着玩耍。
  
      整个水帘洞里都热闹非凡,满是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但不知为何,三位妖王看着这热闹的水帘洞,心中那股不详之感却越发浓郁起来。
  
      狮驼王不住吞咽着口水,颤抖着手从面前石桌上拿起一杯酒饮尽,想要压一压心中的慌乱。
  
      可火辣的酒水入喉时,却把他呛的眼泪直流,‘咳咳咳’的咳嗽了半天。
  
      在他一旁,禺狨王不住的摸着自己腰间的兵器,仿佛这样能使他心中的惊惶散去一般。
  
      但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发觉得心中惊惶不已,脚下更有一股凉气直冲头顶,使他时不时的就打个冷颤。
  
      就这么持续了半天,他终于忍不住看向身旁抓耳挠腮的猕猴王,舔舔嘴唇道:“兄、兄长,我怎突然觉得水帘洞里冷了许多?”
  
      正在抓耳挠腮的猕猴王被他这句话给吓了一跳。
  
      事实上,他也察觉到了温度突然下降。
  
      但内心越来越浓郁的不安,却让他刻意的忽略了这一切。
  
      此时既然禺狨王问起,他便咽了口口水说道:“不瞒你,为兄也有此察觉!”
  
      说罢他便看向牛魔王。
  
      却见牛魔王似乎对此毫无察觉一般,正独自痛饮。
  
      猕猴王缓缓站起身子,来到牛魔王身边,探出毛茸茸的手掌拍了拍牛魔王那宽广的肩头。
  
      牛魔王醉熏熏回过头来,舌头好似打了结般憨笑道:“贤弟,来......豁(喝)酒!豁(喝)酒!”
  
      猕猴王眼角一跳,开口道:“兄长,莫要喝了,你莫非没有察觉到这水帘洞里的温度突然下降了许多吗?”
  
      牛魔王傻傻笑着,看着神情急迫的猕猴王好一会,才缓缓摇头,憨憨道:“你......你刚说什么?”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