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玄天 >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不准胡闹

  廖凡虽在擂台边缘,却也受了不轻的伤,哪里还能扛得住珮峦殿首座暴怒时的威压?他只觉得全身骨骼都在咯吱作响,精神已经紧张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时,那名作为裁判的玄宁宗长老闪身出现在他面前,帮他挡住了珮峦殿首座的怒火。只听他沉声喝道:“比试尚未结束,任何人不得擅自干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爆喝打断!在声音的大小和影响力上,他在珮峦殿首座面前真的占不到任何优势。
  “什么没结束!一方已经晕倒,你还想怎样?让他醒来认输?还是躺在这里任人宰割?”珮峦殿首座平时说话都是震耳欲聋的,怒吼时的效果就更加不同凡响了。
  很多没有心理准备的弟子们急忙捂耳抱头,被声浪震得东倒西歪。不少长老也是眉头紧锁,还有些并不熟悉珮峦殿首座的人甚至误以为他这是在泄愤,牵连无辜弟子,正在对他怒目而视。
  但是现在的他们在珮峦殿首座眼里只是空气,因为看席上方传下一个平静的声音,在他已经熊熊燃烧的怒火之上又浇上了一瓢油,使他立刻暴跳如雷!
  “他分明是在你登上擂台之后才晕倒的。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是你扰乱秩序在先,不要颠倒是非。”
  玄宁宗宗主说的没错,只不过他巧妙地避重就轻,抓住了珮峦殿首座的过失不放。廖凡伤人在先,后果十分严重,珮峦殿首座确实紧跟着“扰乱秩序”,但他的作为并未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后果。
  珮峦殿首座横眉怒斥:“你的弟子蓄意伤人更先,你怎么不说?他用的这是什么手段,莫不是……”
  这时,另一道身影出现在擂台之上,打断了珮峦殿首座斥责,传音道:“不,不是毒。不要乱说话,会给他人留下把柄。”
  珮峦殿首座瞪大了眼睛,若非眼前这人是生荣谷首座,他绝对一个字也不会信!
  不是毒?哼!不是用毒肯定也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否则他的爱徒怎么可能输得那么蹊跷?连句话都来不及说,就吐血昏倒?
  珮峦殿首座眼神一沉,心想他就不信问不出个答案来!
  他猛地转身,朝着廖凡的方向走去。即使那护着廖凡的长老,修为跟珮峦殿首座还有相当的差距,被他的气势一压,瞬间脸色就变得惨白!
  然而珮峦殿首座还没走出两步,另一道实力尤有过之的气息笼罩全场!
  夏佺殷感到这股力量,顿时忍不住颤栗起来!这道威压不仅阻挡住了珮峦殿首座的脚步,更提醒了他在客栈里出卖了齐云翊的事实!
  可是夏佺殷想不明白,他提供的那些东西,珮峦殿稍有地位的弟子都知道,并没有什么能一击将齐云翊至于与此境地的东西啊?如果真有的话,他早就自己用了,还用得着送给玄宁宗的人来做?
  好在众人都正关注着擂台上的变化,并无人注意到他,夏佺殷急忙掩饰情绪,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玄宁宗宗主的意思非常明显,廖凡他今天是护定了!
  反正没人知道廖凡是用何等手段击倒齐云翊的,只要珮峦殿首座拿不出证据,就别想将他们怎样!他们这次是抓住了一个天大的好机会,除非廖凡亲口招供,否则即使珮峦殿首座事后查出原因,也无法拿来问罪!
  这是一个死结,玄宁宗宗主恨不得珮峦殿首座的暴脾气发作,再多做点出格的事才好,这样他就会彻底落入下风,哪还有资格来质问他们?
  可惜总有明白人在场,没让情态继续恶化下去,生荣谷首座拼命拦着,苦口婆心劝道:“这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还是先回去医治更重要啊!若是耽误了可怎么好?”
  见珮峦殿首座摇摆不定,不甘放弃,他又连忙加了一注砝码,传音道:“疗伤是一,找出原因是二。你不可能强行将人带走审问,不如从齐云翊的伤势上寻找线索。放心吧,只要我们找出证据,宗主师兄在场,是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的!”
  珮峦殿首座身形一顿,眼中露出了无比痛惜之色,终于狠狠点了点头,挥手卷了昏迷的齐云翊,跟生荣谷首座一起消失无踪。
  躲在长老身后的廖凡,只觉得自己在生死的边缘上走了一遭,如今才发现衣衫已经被冷汗湿透,手脚都是冰凉的。听着自家长老宣布他是胜者的结果,廖凡没有丝毫高兴地心思,他只盼着赶紧进入下一轮,好借机脱身。
  可是廖凡没能如愿,就在这时,看席上响起一声高喝:“廖凡作弊!我不服!”
  所有人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壮硕的身影从观战席位上快步走下。这人一身武士打扮,光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边走边喊:“我不服!我要发起新的挑战!”
  在擂台边缘站下,他义愤填膺,指着廖凡大声喝道:“我输给的人是齐云翊!不是你廖凡!哼!就让我武穷林来会会你!看你还有什么下作手段!”
  珞宇骤然松了口气。他知道,廖凡赢了这场,下一个对手就是他。而他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不把廖凡打得比齐云翊还惨,绝不罢休!虽然他跟齐云翊没什么交情,但他却不会坐视清凝宗弟子遭人陷害!
  然而珞宇也没想到,齐云翊的人格魅力居然大到了这种程度。有武穷林站出来为他鸣不平,也算是站在了清凝宗这边,珞宇自然不会阻拦。
  武穷林看似鲁莽,实际上却不傻。因为哪怕这事必定是玄宁宗的计划,而不是廖凡本人的主意,武穷林口口声声骂的都是廖凡一个人,而不是玄宁宗,所以玄宁宗的长老们也不好反驳一个小辈。
  珞宇可不认为廖凡有能力独自想出对付齐云翊的方法,他只是玄宁宗选中执行任务之人罢了。公然做出这种事,个人的名声基本上就毁了,他本人到底是不是自愿还不好说。
  可谁知,下一刻,一位盈虚宗的长老忽然站起身来,指着武穷林呵斥道:“好个不懂事的孽徒!这是什么场合?怎能允许你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