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盗梦者 > 第七百六十七章 血影

      “都给我闭嘴,什么仙缘不仙缘的,咱们一会再说,你们想要学习剑修功法,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我现在召集大家,所为的,就是要按照咱们的老祖宗当初留下的遗训,一旦咱们老祖宗的师门蜀山剑派发出这个七彩剑光的信号之后,我们这些遗留在外面的内门弟子的后辈子孙们,就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聚齐所有人,前往宗门秘境的通道所在,去那里迎接我蜀山的各位师门前辈,并将外界的各种最新的情况,一一讲解给那些长辈们知道,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机缘,只要大家按我的要求,诚心实意的去做,我保证,咱们大家一块回归蜀山,绝对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
  
      李剑诚召集这些族人们过来,可不是让他们乱喊乱叫的瞎想什么的,这仙缘再好,那也得自已努力去做才能够有可能得到的,还好他们的老祖宗在当初的遗言中,就已经明确的讲好了,当时宗门让其在外面驻守看护这个山门通道时的一些奖励。其它的一些奖励就不说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一旦蜀山剑派山门重开,蜀山秘境再现人世,那么,他们这些付出了无数代先人心血的族人们,就会被蜀山论功行赏之下,将他们这些村民们全都给收入到蜀山剑派的门中,虽然说是从一个外门弟子做起,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总算是有了可以成仙得道的机会了不是。
  
      “村长,不,族长,我们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们保护指那打那,全心全意的执行你的所有命令,你就尽管得向我们发号施令吧,这可是旷世仙缘啊,我可是一会都等不及了,剑仙啊,没想到,我们全家人竟然也有可以变成仙人的这么一天,哈哈哈哈,族长,你赶紧的发话吧,如果有谁敢不听你的话,我李二牛保证第一个站出来打死他,狗日的,谁敢阻拦我们全村人的仙缘,那就是和我们大家作对,我们大家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就是,族长,你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弟子,老祖宗的剑法仙术,你可都学了去了,你可不能光顾着自已成仙,不管我们的死活啊!不就是迎接咱们蜀山剑派的师门长辈,给他们说一下现在外面的一些情况吗?这个,我们家大军最拿手啊,他可是在天京逗留了四年之久的大学生,咱们全村人加起来,论对外界各种新鲜事物的了解,恐怕都不如他一个人了解得多,照我说,就让我们家大军领头给各位门内的仙长们讲解吧……”!
  
      李剑诚不说还说,将此行的目的说出来之后,马上就有不少心思活泛的家伙站出来拼命的将自已家的孩子给吹得是天花乱坠的,他们虽然只是乡村中的普通村民,可是,大家可是谁都不傻,都知道,就算是弟子,这里面肯定也有远近亲疏一说,更别提,在刚开始,他们的村长可是说了,在蜀山的宗门之内,这些弟子们,可都是分成真传,内门,以及最最低下的外门弟子这三种的。如果他们的孩子万一在蜀山的这些仙长们面前表现的好一些的话,说不定机缘遇巧之下,被那位仙长看中,直接收成内门或真传弟子也不一定。有这种好事,他们可是说什么都不会放过的。
  
      “行了,行了,这次出迎,咱们全村出动,至于负责向我们蜀山宗门仙长们讲解的,就由咱们村中这些二十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来负责好了,咱们这些老家伙,就干点其它的活计就行了,毕竟,我们都已经老了,就算是拜入蜀山仙门,这辈子修到死,恐怕也修不出什么成果出来了,最多,也就是可以益寿延年多活上几十年而已,而这些年轻人不同,他们可是咱们打铁村的希望,这一点,没人有不同的意见吧……”?
  
      和这些一脸热切的村民们不同的是,身为他们一族族长的李剑诚,却明显想得要长远一点,考虑的事情,也要多上不少,不过,他的这番说辞,倒是获得了村民们的全部同意,是啊,抛开那些年幼未成年的外,可不就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嘛,他们这些上岁数的,就算是从现在开始有机会修行这剑仙之数,那又如何,一辈子修到死,撑死也最多就可以多活上一些时日罢了,可是,他们这些后辈可不一样,说不定在他们这些后辈子孙之中,就会出现那么几个修成剑仙之道的人,到时候,那怕自已没有成就剑仙,可是,自已的子孙们帮他们办到了,那也是一样不是。
  
      意见统一了之后,这再往后的商议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总之是李剑诚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安排谁负责什么,谁就只有点头同意的份,反正整个村子一共也没有多少人,这一番安排下来,大家这才发现,除了那些老弱病残之外,全村人,竟然一个都没有落空,全都被安排了不同的职事。虽然大家的分工并不一样,可是,因为这次李剑诚在安排的时候,并没有存有什么私心吧,所以,村民们倒是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等全部事情安排完了之后,这场会议,就直接被李剑诚宣布结束,让大家都赶紧的回家沐浴更衣,穿戴一新的准备明天一大早,就去峨嵋山位于金顶附近的蜀山秘境通道处,好迎接蜀山剑派那些门内仙长们的到来了。
  
      当然了,既然是要迎接蜀山的那些宗门前辈,那这自古以下传下来的一些礼仪礼节之类的仪式就必不可少了,别的不说,最起码,你总得沐浴更衣,换上新衣服,以崭新的面貌来迎接这些仙长的到来吧。基本上,村民们,全都存了这么一个相法。同样的,这一夜,对打铁村来说,也同样是一个不眠之夜,每家每户在回到家之后,不但没有入睡,激动之下的他们,全都在家中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洗浴设备,在那里仔细的搓洗着自已的身体。在他们这些人看来,迎接蜀山的仙长,可比其它的什么事情都要重要。
  
      只是,在这个略显纷乱的夜晚,却并不是全部的村民们,都呆在自已家的,这不,就在李剑诚自已一个人心情愉快的哼着歌,在自已的浴室之中,用热水器在那里仔细的洗澡的时候,他们家的院墙外面,却有一个人用非常轻松的方式就跳了进来。
  
      这道人影,在进入到李剑诚的院子里面之后,先是悄悄的潜入到了东西两个配房的记间之内,在那里只停留了一分钟不到,随着这两个房间之中所传出来的一声闷哼过后,这道人影,就已经再度轻快的走了出来,直接就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李剑诚洗澡的这间浴室的门前,也不管李剑诚洗没洗好,就这么伸出手来,在那里大力的敲击了起来。
  
      “谁啊,是老二吗?我都说了,让你耐心多等一会,等我洗完了,马上就把这个热水器让给你,你怎么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啊,我不是说了嘛,咱们蜀山剑派的师长们,要明天天亮之后才会大开山门的,你这有什么好急的,真的是……”!
  
      李剑诚的这个老房子里面,原本是只住着他一个人的,他们两个儿子早已经分家搬了出去,在村中另寻地方建造了两所新房子。只不过,今天在开完了全体村民大会后,他们爷仨有太多的事情要说,所以,李剑诚的这两个儿子今天干脆就在自已父亲这里住了下来。好应对明天蜀山剑派重开山门这样的大事。
  
      “大伯,是我,我是李双进啊,你这还没有洗完吗?我刚刚回家,在翻箱子的时候,从家里翻出来一把玉剑,这把玉剑,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我这不麻烦你给看看,这是不是咱们蜀山剑派里的那种飞剑啊……”?
  
      什么,玉剑?还不是普通的东西?
  
      这大半夜的,在刚听到外面不是自已那两个儿子的声音时,李剑诚的心中,起初还冒出了不少的警惕之心,不过在听到了外面传过来的这个熟悉的声音后,他马上就将心中的疑虑给打消了个干干净净,不是因为别的,外面说话的这个人,虽然不是他的儿子,可是,却是他堂弟家的二儿子,说起来,这也是他的嫡亲子侄不是,原本李剑诚还准备再好好的洗上个五六分钟的,可是在听到了自已侄子的这个话后,他马上就拉过墙上挂着的毛巾,在那里胡乱的擦拭了一下身体,也不等身上的水渍干掉,就套上衣服从浴室之中走出来了。
  
      “是双进啊,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啊,不至于吧,你这是激动得吗?用不着这么激动,你放心,有大伯在,别人家不敢说,咱们家,绝对会被蜀山剑派给收录入门墙之内的。对了,你说什么玉剑啊,你们家有没有什么东西,我还能不知道吗?这大半夜的你不好好的在家里休息,跑我这里让我看个什么劲啊,拿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从你们家里面,翻出什么好东西了。咦,这把剑,这把剑可不普通,快,拿过来,让大伯看下,这把剑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些飞剑吧,啊……”!
  
      原本,这个李剑诚从浴室里面拿着条毛巾擦着湿辘辘的头发刚刚走出来的时候,一眼,他就看到了自已侄子李双进那通红如血的双眼,在灯光之下,李双进的那一双眸子,就好象被鲜血给填充了似的,连眼白都看不到了,双眼之中,早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只是,在看到这个异象之后,因为李双进的身份,李剑诚对此并没有什么怀疑的地方,反倒在那里絮絮叨叨的啰嗦个没完没了。
  
      不等他的这些话语说话,转过身来的李剑诚,马上就看到了被自家侄子所拿在手中的那把只有一尺来长的血色玉剑。这把剑,看样子应该是由非常纯净的玉石所炼制而成,玉石原本是什么颜色,现在早已经看不清子,此时的这把玉剑,通体上下一片血红,看上去,就象是从血水之中捞出来似的,整把剑体的上面,都冒着半寸来高的紫黑血光。
  
      飞剑,肯定不是一般的普通剑器所能比的,它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飞剑,和凡剑最大的区别,就是这些飞剑之上所铭刻的阵法和一些控制符文了。李剑诚虽然没有看到这把血色玉剑之上的阵法纹路和符文,可是,这把剑上所流淌的能量波动和那层朦胧的血光,他却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在看到这把玉剑的同时,李剑诚马上就伸出了右手,想要从自家的侄子手中将这把玉剑给拿将过来,以便自已来好好的研究一下。
  
      只是,这个李剑诚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在他刚刚伸出手来,正准备接过这把玉剑的时候,突然,刚刚还一脸谦和的李双进,整个人神色一变,在脸孔变得一片狰狞的同时,李双进双手握剑狠狠的向前一捅,一把就将整把玉剑给捅进了李剑诚这位中阶炼气境界的修行者的体内,在玉剑入体之后,随后就见整把玉剑,连同这突然偷袭的李双进的眼中,全都在那里光芒大盛,一大团血蒙蒙的紫红色的光华从李双进的双眼之中射出,随后,就见一道血影自李双进的那双眸子之中逸出,血影在空中一闪,就已经进入到了李剑诚的身体之内。
  
      “桀桀桀,蜀山的杂毛道士,你们没想到的,你们困了本座这么久,还妄想将本座永久的镇压在这把玉剑之中,没想到吧,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蜀山竟然也有如此哀败的一天,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蜀山还没出世,我这位蜀山昔日的逆徒,修行界中大名鼎鼎的血影神君,竟然就先尔等一步逃了出来,哈哈哈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