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从古墓来 > 第八百六十章 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
  
    这一声低喝出来以后,甚至连那血月的出现都滞顿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张子林怎么会有这能耐,至少他稍稍帮助到了我。
  
    我心底升起的那一抹杀意,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张子林刚才帮我,恐怕我真的要迷失,甚至有可能对猴子他们出手了。
  
    这也太可怕了。
  
    我心底升起一抹后怕,迅速闭上眼睛,然后全力去抵制心里那一抹烦闷,尽量让自己不至于那么暴躁,现在已经快要过去一天,只要我坚持到第二天天亮,那么就不会再出现刚才那种情况。
  
    当然并不是说坚持到明天天亮就能过了初级血化,只是因为到了天亮以后,我脑海之中的血月就不会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了,而是一直出现在我脑海里,这样一来,反而不会再心烦意乱。
  
    只是我必须要在明天天黑的时候,在满两天之前把脑海里的血月弄掉,也就是不去想那血月,那么我就算度过了这初级血化。
  
    而如此我弄不掉,那么事情可就麻烦了,可能永远陷在血月之中,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可我也知道,这一晚上是最难熬的,如果熬不住,那就真的有可能变成疯子,被血月迷了心智。
  
    张子林能帮我一次,却不可能再帮我第二次,如果张子林能一直出手帮我,那么这血化之劫未免太简单了。
  
    张子林之前也不可能不说的。
  
    时间艰难的过去,我脑海里面出现的血月越来越频繁,到了最后真的是一秒钟出现一次,我好不容易退下的杀意,又一次的出现了。
  
    我强行咬牙控制住那股杀意,就这样一直的控制住自己,死死的咬着牙,哪怕咬碎了牙,也要控制住。
  
    否则的话,那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甚至觉得意识都有点迷迷糊糊的,好在,我知道自己还没有变成杀人机器,还没有疯掉。
  
    我缓缓睁开眼睛,四周的一切陌生而熟悉,还是在之前那座废弃的宫殿里面,只是猴子他们却不见了。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身体没有什么变化,我似乎已经血化成功了?
  
    “猴子?”
  
    我大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应我,接着我又喊了张子林、白璃以及段云三人,都没有回应。
  
    我有点慌,发现现在还是黑夜,赶紧离开了这宫殿,大声喊着他们,可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四周一片漆黑。
  
    我拿出手电照了照四周,看不到任何人影。
  
    我奇怪的想了想,难道我还没有完成血化,这是在血月的幻境里面?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有一轮血月悬挂着,我分不清这里是现实还是虚假,但是想要辨别我是不是已经血化了,且并不难。
  
    我记得张子林说过,如果我已经完成了初级血化,那么眼睛里面是会出现一轮血月的,而且能够初步利用血月之力。
  
    我拿出一面镜子照了照,看到自己的瞳孔里面确实是有一轮血月,一边一个,非常清晰。
  
    果然是已经血化成功了!
  
    这么说来,现在我所看到的就是真实的了!
  
    我已经血化成功了,可是猴子他们去哪里了?
  
    我心中升起一缕不安之感,却在这时候察觉到不远处有动静,我赶紧往那看去,看到好几具僵尸正在迅速朝我冲过来。
  
    这是…七绝地棺阵里面的僵尸!
  
    没想到这些僵尸竟然追过来了!
  
    难道,师叔他们去吸引那些僵尸去了吗?
  
    我这样想着,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否则我解释不通师叔他们怎么会突然就消失,按理来说,就算师叔他们会离开,猴子也不会离开的。
  
    我一咬牙,不管怎么样,先灭掉这些僵尸再说,否则的话等这些僵尸近身,或者引来其他僵尸,那
  
    我可就麻烦了。
  
    我心念一动,拿出子午铜钱,凝聚出铜钱剑,然后施展出源符来,奇怪的是,我竟然看到那源符里面参杂了丝丝血红色,难道,这就是师叔所说的血月之力吗?
  
    且看这东西的能耐如何!
  
    这些追过来的僵尸,大部分都是普通僵尸,只有一具的实力大概在天师左右,我对付起这种层次的僵尸,其实并不费力,一道源符,按理说能够轻松把它们拿下的。
  
    源符速度不慢,转眼间就冲到那僵尸身前,并且迅速扩大,把所有的僵尸都笼罩在里面,狠狠的一压。
  
    而且与此同时,那丝丝血红色的能量也爆发出来,恐怖的破坏力直接把所有僵尸全部绞碎!
  
    卧槽,这什么啊,这么牛吗?
  
    按理说,我的源符虽然能灭掉这些僵尸,但是绝地不可能有如此威能,把所有的僵尸全部绞个粉碎吧!
  
    这也太有驳常理了吧?
  
    不够我转念一想,又觉得是我着相了,现在我接触了法术,还说什么有驳常理的话,这不是矫情是什么?
  
    法术,本身就是有驳常理。
  
    想通这一点后,我没有再纠结这些,反而内心充满了欢喜,有了这恐怖的血月之力,我在这万符古
  
    国之中,哪怕对上入道者也是有一战之力的吧?
  
    如果最后渡过了血月的考验,强化全身血液和心脏,彻底掌握血月之力,那以后整个人世间,都有了我的立足之地。
  
    我捏住拳头,总算知道张子林说的机缘与危机并存了,总算明白他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机缘,大到有可能我承受不住。
  
    这机缘,简直逆天了!
  
    可是那危机,也同样恐怖。
  
    仅仅是初级血化,就差点要了我的性命,若是以后的最终血化,还有最后的终极考验,又不知道有多么的危险。
  
    恐怕,我很难渡过的。
  
    我内心有一丝动摇,不过很快就坚定起来。
  
    既然我都已经渡过了初级血化,那么最终血化以及后面的考验,谁又敢说我真的渡不过?
  
    不管怎么样,该要去试的,肯定是要去试的,不可能在现在还没有尝试过就出现动摇。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猴子等人再说。
  
    离我第二次血化还有一天。
  
    初级血化成功之后,被选中之人有一天的准备时间,这一天的时间其实就是用来休息的,一天过后,二次血化再次开始。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生死之危。
  
    初级血化就算是失败,也只是变成疯子而已,而第二次血化,一旦失败,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全身血液沸腾而死,直接爆体而亡,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一个人在这里的话,一旦血化开始,我是连动身都动不了,如果没有人守护在我身边,一旦有僵尸过来,那我可就惨了,会直接被僵尸给吃掉。
  
    现在的万符古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万符古国,以前的万符古国只有国民,那些国民是不敢去碰正在血化之人的,因为他们相信血月,知道血月正在时时刻刻的盯着他们,谁都不敢去碰那些血化之人。
  
    还有就是,他们对于血月无条件相信。
  
    而现在,七绝地棺阵开启,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所有的僵尸恐怕都已经醒过来,必定会四散开来,上万个僵尸,甚至有可能更多,肯定能找到这地方来,我没有人守护,那必死无疑。
  
    而且…还有一点,在二次血化的时候,血气翻腾,那可就比之前猴子被激发血气还要恐怖,就像是夜空中的一颗明珠一样,只要附近有僵尸,那肯定会被我的血气给吸引到,到时候无数僵尸涌过来,我都不敢想象了。
  
    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猴子他们。
  
    可猴子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这让我异常疑惑。
  
    这事情太过诡异。
  
    我打开了灵眼,在灵眼的加持下,我并未找到猴子他们,甚至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看到,反而让我惊恐的是,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僵尸,正在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
  
    而且从它们的情况来看,很显然是它们有目的的走过来,就仿佛是它们知道在这里一样!
  
    我心底一惊,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这样?
  
    还有,这僵尸也太多了吧,我粗略一数之下,竟然不下一千!
  
    这是什么慨念?
  
    就是说,我所在的这座宫殿,完全被这些僵尸给围住了!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僵尸?
  
    就算所有僵尸全部醒过来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才是。
  
    僵尸有上万只,那么一千只就是十分之,这方天地非常大,而这些僵尸又是没有灵智的,只会胡乱的走,只有在看到人的时候才会攻击。
  
    而现在这里出现这么多僵尸,甚至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还有更多的僵尸在朝这边走来。
  
    难道,所有的僵尸都已经到这座废弃的城池里面来了吗?
  
    我浑身巨颤,总觉得这事儿有古怪,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我缓缓后退,内心已经升起了恐惧,就算血月之力带给我的破坏力再怎么强悍,我也不可能对付得了这么多僵尸。
  
    这些可都是僵尸啊,不是什么小鱼小虾!
  
    我一道源符配合血月之力能轻松灭掉附近的僵尸,可后面的继续扑过来的僵尸呢?那么多僵尸,我总有力竭的时候,我的道气总有消耗一空的时候!
  
    那倒是,我就只能被这些僵尸分而食之啊!
  
    我心神**。
  
    自我醒来以后,事情越发怪异,猴子等人莫名奇妙的失踪就算了,竟然还有这么多僵尸出现!
  
    难道…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