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普通术士行 > 第四百九十三章:恶灵仪式 上
东瀛的课非常的无聊,老师在上面说,学生们在下面记笔记,叽里呱啦的一上午,学生们觉得头昏脑胀,小地方的学校老师更是只关心工资不关心工作,也不知道最后讲的东西入学生脑子的到底有多少。不过有一点倒是值得称赞,那便是社团。
  
  如月中学虽然是个小地方的高中,但社团却出乎意料的多,其中除了热门的剑道社,空手道社,田径社之类,还有一个刘辰想都想不到的热门社团。
  
  灵异社。
  
  这个在别的学校都尽可能找角落来做社团驻地的社团,竟然在如月学园里大红大紫,不仅招新位置排在学校门口,把一种社团压在后面,甚至连学校官方层面上,都对这个社团发表推文支持。
  
  虽然坊间有传闻是曾经灵异社的社员毕业后,回到了学校做了学校的高层,但刘辰是不怎么相信这一点的,毕竟灵异社本身的定位,就决定了它不可能为学校带来什么竞技上的荣誉,又怎能对学校起到宣传作用
  
  没有足够的宣传作用,学生自然不愿意来这所偏僻又落后的学校。而新生少了甚至没了,学校自然无可避免地就要衰落就要停校,这样子做对学校本身,到底有什么好处对于校领导们,又有什么好处
  
  总不可能让灵异社的学生们出去表演招灵吧
  
  所以刘辰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蹊跷,具体有什么问题,还得亲自去看看才能知道。
  
  东瀛上课时间与华夏略微不同,一节课有五十分钟,中午休息也是五十分钟,下午就一两节课,之后便是全部留给了社团招新和活动之类。也由此,刘辰一整天几乎都没怎么听课,用解析异空间的波动用来磨时间,一边等着放学铃声的到来。
  
  他这样的动作,虽然自认为做得隐蔽,而且笔记也没有停过,可在不喜欢他的人眼中,无论刘辰做的怎么样,他们都不会接纳他。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喜欢一个人需要无数个理由,而恨一个人,什么理由都不需要。
  
  东瀛的社会团体,非常的封闭,一个又一个圈子紧紧密密,完全不给不合众的人半点空间,如同一只无形巨手,扼住了那些形单影只的所谓怪人的喉咙,甚至第一印象败坏了之后,就再也不给别人以机会,一定要把别人排挤致死。
  
  生活在这样的国家是很压抑的,事实上,作为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东瀛人的压力一直都很大,无论是生活,工作,甚至是娱乐,都有着极其可怕的压力,逼迫着这个国家的人,一步步地走向社会,走向岗位,走向国家安排好的地方去。
  
  但是人类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适应能力最强的生物,哪怕是上古时期,整个星球都成了古神的玩物,古神,邪神,以及祂们的眷属们在大地上打生打死,死了不知凡几,地震,火灾,海啸,雷霆,一切能将普通人给毁灭个十几遍的灾难在世界各地发生着,好像禁止活物存在一般。
  
  但是人类还是活下来了,甚至还发展出了无数种修行方式,甚至将一众邪神眷属赶到了外空间去,并封锁世界,哪怕超凡失落的一千年里,邪神之类的也没能进入现世,适应能力何止一个强字说得完全。
  
  所以,刘辰对周围这些压力山大的学生一点都没有过多干涉的想法,甚至还觉得,他们那能在学业压力下依旧爆发出来的痛苦,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作为班级里唯一一个从国外来的学生,刘辰哪怕平日里表现得再好,都会或多或少地受到一些排挤,哪怕是刘辰早已摆出了避战旗,周围的人也绝无半点可能放过他。
  
  “呆子,你今天表现得不错嘛”
  
  刘辰才刚回到班里面,就看到几个人面露恶意地围了上来,堵住了他所有的后退方向“身为在这个班里面的一员,我们决定好好地夸奖一下你,来吧,跟我们走吧”
  
  “你们这样做,是不道义的”然而,刘辰还没说什么,筱崎美月就站了出来,义正言辞地指责几人“刘辰同学又没犯什么错,你们为什么要拉走他”
  
  “班长大人,可别这样说嘛”一个将头发拉成了飞机头的家伙站了出来,阴阳怪气道“我们只是邀请这位可爱的同学,去参加我们的嘉奖会而已,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们呀,不会是喜欢这个小子吧”
  
  “你,你们胡说”筱崎美月气得脸颊发红,又羞又气道“你们都已经拉着他好几次了,每一次都是鼻青脸肿的回来”
  
  “看得那么仔细呀,那要不然你们毕业后结婚就好了”东瀛人法定结婚年龄早,然而这几乎没什么用,不管是财阀子弟,还是普通人,十六岁结婚和二十六岁结婚,从某个角度来说差别并不大,只是一个是养不起,一个是还想浪而已。
  
  但也由此,东瀛人通常男性是比较放荡的“喜欢的话,要不然去挣钱给这小子发个奖品啊”
  
  这样的话让筱崎美月面颊上的绯红更甚,但筱崎美月家里家教森严,且崇尚敏于行而讷于言,由是心里有千种话语,一下子却一星半点也吐不出来,只得恨恨地看着几人,将刘辰拉走。
  
  天台。
  
  现在时近中午,却有黑色的烟云压着天空,给人以极其压抑的不适感。这样的阴天,在教室里还因为有灯光,情况要好上几分,但一旦到了天台,四周围就很灰暗了,所以,在前往天台的路上,无论是谁都没有看到,刘辰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容。
  
  那是带着杀意的笑容
  
  而到了天台时,旁边一个按着刘辰肩膀的人发现了刘辰脸上的笑容,心中不知为何无名火起,抡起拳头就朝着刘辰的脸上砸去“笑,笑个屁啊,快把钱拿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