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欺世盗国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四国纷乱战愈急 十二
    一开始的计划中,甘亭筑寨这一动作能够抵消凤翔军一部分兵力优势。
  
      在鄠城西边五里处有一个名为渼陂的大湖,这个渼陂,在唐时周长十四里,比某些小城都要大。杜甫诗中是这么形容渼陂的:天地黯惨忽异色,波涛万顷堆琉璃。
  
      而甘亭,就在渼陂边上,天然少了一个防守方向。
  
      鄠城西边还有一条涝谷水,甘亭守军存在的意义就是在凤翔军想要渡河的时候从侧翼袭扰。甘亭寨五六百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配合对岸的鄠城兵马半渡而击,也能给凤翔军造成不小的损失。如果凤翔军想要安稳渡河,就必须分兵把甘亭守军死死按在寨子中。
  
      凡事有利就有弊,甘亭同鄠城之间隔着一条河,鄠城想要支援甘亭就比较困难。
  
      在当前这场斥候大战中,京兆府派出十个人只有一两个能带回有效消息,其余的要么是有去无回,要么是到半路被赶回来。京兆府的斥候水平确实要低一些,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渡河耗费体力精力。
  
      站在城头的苏锦帆烦躁之下扯开自己的上衣,赤着上身伏在桌前,借着烛光将斥候们带回来的消息一一标注在地图上。
  
      来做县令之前他可是在讲武堂学习过的,只不过他入学的时候陈佑已经离开讲武堂了,两人没有过接触。
  
      大概两刻钟之后,苏锦帆标上最新的情况,盯着地图思索一阵,猛然喊了起来:“叫潘主簿立刻出发,从长寿镇北渡河!”
  
      “就是这了!”
  
      涝谷水河堤上,白二环顾四周似是松了口气般说出四个字,将手中木钎n土中。
  
      “白哥,咱们是现在就开始干吗?”
  
      “先等等。”白二摇头,“等使君发话再说。我们还是先想想看怎么才能做得自然一点,不能叫贼人看出不对来。”
  
      “除非一点不动,只要动了土,除非贼人瞎了才看不出来。”跟着白二的那人不认为陈佑的要求能够达到。
  
      白二毫不在意:“若是要动土,就咱们这几个人要干到什么时候?走,再转转,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叫贼人在此渡河。”
  
      这就是陈佑把亲兵白二派出来的原因了,想要逼迫凤翔军在特定的地点渡河。他选择的渡河地点,正好是一个河湾处,河湾两端足足有二十五里长,凸岸在西,凹岸在东,足够摆开阵势,可以降低凤翔军的戒心。
  
      很显然,陈佑打的主意是水攻,但具体该怎么做,能不能成,还得看白二实地考察的结果。毕竟鄠城也在一个小河湾的凸岸处,而且这一大一小两个河湾连在一起,小河湾位于上游,一个不小心水冲地比较猛就容易淹到鄠城。
  
      陈佑能做的都做了,坐在房中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索性从苏锦帆那里拿了一本兵书来读。
  
      戌时,他终于等到苏锦帆派来报信的人:甘亭寨安好。
  
      他这才放心睡下。
  
      陈佑睡了,但很多人却睡不下。
  
      为了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潘文书支援甘亭寨的时候是用渡船过河,然而再之后为了保证两岸连通,必然要连夜架设浮桥。
  
      定下计划的时候,苏锦帆就让人准备竹木了,然而时间太短,现在仍不够用。思前想后,只得暂时把渡船相连铺上木板。
  
      但出于不把赌注压在一处的心思,为了在浮桥被凤翔军围攻的时候能有能力渡河进攻,苏锦帆令潘文书驻守浮桥处后,他自己也不睡觉,东奔西走筹措备用船只。
  
      次日,凤翔军再次攻甘亭寨,在鄠城兵马的威胁下未能建功。
  
      朱重荣十分果断,立刻分兵。
  
      约有三千余人留下来围困甘亭寨,安排人手试图抢下浮桥的同时,另外派人搜罗船只。
  
      凤翔军的动作十分迅速,根本不给陈佑实施水攻计划的机会。
  
      是放任凤翔军渡河攻城,还是拼命把他们拦在河西岸?
  
      陈佑必须尽快做出选择。
  
      放任渡河,即便甘亭寨牵制了三千人,渡河之后的凤翔军也超过一万,京兆府守城压力巨大。拼命拦截,就意味着之前守城的种种准备尽皆作废,仓促的计划是否可行都不清楚。
  
      陈佑仅仅犹豫了一小会,想到自己手中那可怜的两千多人,果断放弃守河的计划。
  
      没办法,涝谷水从鄠城往下都是平原区,泅渡不易却也有多处能够实施,区区两千人拦不住凤翔军是大概率事件。
  
      主官有了决断,刘守忠就好办了,甘亭寨的五百多人暂且管不了了,命令守卫浮桥的那部分人马撤回鄠城之中,同时彻底毁掉浮桥。
  
      总之希望涝谷水这处天然屏障能够多阻拦凤翔军一段时间。
  
      陈佑仍然没有放弃水攻的想法,既然渡河之时不好操作,那就在攻城的时候给凤翔军一个惊喜。
  
      于是,才赶回鄠城的白二带着数十人出了城往上游而去,他们需要筑起一座堤坝,使涝谷水的水流量暂时降低。
  
      城内也动了起来,为了防止截留的河水被放出之后提前冲出河床冲垮城墙,鄠城之中也开始行动加固城墙,主要是西墙和南墙。
  
      原本刘守忠是不同意这个成功率不算太高的计划的,他认为只要将凤翔军粘在鄠县,等待援军就好了。当陈佑告诉他们短时间内他们是看不到援军后,刘守忠才不得不赞同这个计划。
  
      他们这是在行险,如果拦水放水的步骤成功,要么水淹凤翔军获得胜利,要么河水冲破城墙不战而败。
  
      虽说打定主意守城,但陈佑等人不准备让凤翔军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渡河,一直派人在靠近鄠城的河段袭扰意图渡河的凤翔军。
  
      一天之后,凤翔军大部分都渡过了涝谷水。
  
      他们没找到多少船只,最后是利用木筏竹排渡的河,若不是涝谷水既不湍急又不是很深,光是渡河就能让他们损失不少人。
  
      过了河之后,朱重荣有心不理会鄠县兵马,准备直奔长安城。
  
      可陈佑过来本就是为了拦着他的,钟官和鄠县两地兵马配合埋伏击溃了凤翔军先锋约一千人,逼迫着朱重荣不得不把目光放在鄠县。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