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 1557

  “他啊……别提他了!想想都烦!”燕飞秀不快地回了句,本来还期待着这家伙的船只,岂料他倒好溜之大吉,这倒也正符合了他的那种坏蜮的性格!能把踩花盗当成了好人,那是她燕飞秀脑子不清白啊!燕飞秀不禁在心底自嘲着自己。
  蓦然。
  一道清朗的声音拉回了她的神思,“流星!”
  “快,快许愿!”龙逸轩立即拿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喂,你干嘛啊!那是我的手!”燕飞秀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那片刻间脸庞上有丝怪异的陀红。
  “对不起!”龙逸轩有些难堪,也没多想什么,快速地闭眼双手作揖在胸前,自己许着心愿。
  还真是一孩子!燕飞秀看着这旁边帅哥的单纯反应,淡而无味地笑了下,望着那幕空中坠下的流星,忽而又散开成了流星雨,霎时,她的脸也被映得灿烂!
  “真美啊!”燕飞秀情不自禁地说着,待看着旁边人儿,不知何时他也睁开了眼睛,望向自己。
  视线有些凝固时,燕飞秀倏地笑笑,眼底透着股猜忌,“你定是想你父母亲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龙逸轩惊异地看着对方。
  “你的眼神告诉我的。”燕飞秀笑答,眼眸子闪了闪,继续言道,“幸好你还有你皇爷爷宠爱着,照顾着,不然,你的心会更孤独。”
  “孤独?呵呵!你是一个说我孤独的人!”龙逸轩眼底掠过惊异的芒光。
  “亲生父母都不在了,难道你还能开心吗?虽然你很会笑,但是那些都不是真实的,我说的对吗?”燕飞秀笑眯眯地睨着这个大帅哥。忘了告诉世人了,她除了医毒技能超群外,还有一个绝技,读心!
  龙逸轩迎着她的视线,重重地点了下头,“很对!”
  “我的父亲曾经是太子,但是,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龙逸轩的神思有些飘忽,记忆也回到了六岁前。
  原来,龙逸轩的父亲龙航也就是昔日的太子爱上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农家女子姚敏,后来而惹怒了皇帝龙潜海,龙潜海当然不同意其纳为太子妃,因早已答应太子与他国公主的联姻,所以这太子妃的位置就得空出来。按照当时龙潜海的想法不仅太子妃她没资格就连作侧妃作妾,她姚敏也不会被接受。
  后来由于姚敏怀孕这件事情暂时被搁浅,两人以为苦尽甘来时,万没想到姚敏生下了龙逸轩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几名东宫太监趁太子不在之际,受了皇帝之命以三丈白绫赐死了姚敏,并抱走了孩子。
  龙潜海以为除了那民女姚敏,太子便会收心,只是万万让他惊厥的是,太子龙航竟然为了那农家女姚敏服毒殉情自杀!
  这让龙潜海是大受打击,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可是悔之晚矣,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便立了他们的儿子逸轩为皇太孙,继承以后的储君之位。
  听了龙逸轩的这段对父母的剥白,燕飞秀眼底透着浅浅的光芒,“你觉得你的父亲龙航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才累及一生吗?其中不然,相反我觉得他爱得很勇敢!你的母亲定是一位痴心痴情、重情重义的人,所以你的父亲才会如此心无旁骛,不论生死都要与其相随。”
  龙逸轩沉默了好久,一句话也没有说。
  燕飞秀站了起来,看着他重负的脸孔,简单地笑了笑,“好了,别想太多了,相信你刚才许的那个愿望你的父母已经收到了,他们会很开心的。”
  “我许的这愿望……你也知道?”龙逸轩再次惊讶地看向她。
  “呵呵,不必这么意外吧!”燕飞秀笑了笑,这小子还真是蛮单纯的,“我看今夜只怕没船只了,我们明早再走吧!”
  “嗯。”龙逸轩点点头,很快也敛神一收,俊脸上绽开了一个笑靥。
  “你还是笑的好看!”
  “是么?”
  某男的心底滚过一片温如水的情怀,看着旁边的人儿,好想牵起她的手,但是那么一迟疑下,对方已然纵步跃了起来,很快已到了数丈之外。
  “三小姐,等等我啊!”
  “呵呵呵……”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已然荡漾了好远好远。
  隐暗的一角里,一道暗影远远地望了过来,那银鹰的面具的双瞳里透出幽黑阴鸷的冷光,那江畔的那幕显然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萧绮枫什么话也没说,过了好久,才冲着那四周众黑衣杀手吩咐道,“一路上,你们一定要保护好长孙殿下和三小姐直到他们顺利地回到皇城!”
  “是!主上!”众人应声。
  原来萧绮枫没有去找船只,而是去秘密调配自己的人手去了。直觉这场截杀可没这么简单,既然能放一只信鸽出去,那么有没有可能放二只三只信鸽呢?
  既然此事撞上他萧绮枫,就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只不过那江畔边的那一幕却是不得不让人联想翩跹。
  难道他萧绮枫真的看错了人吗?萧绮枫面色冷萧了下来,很快又潜了身影,彻底地融进了黑夜里。
  ……
  索性的是一路上都没有任何的阻碍,燕飞秀提议的走水陆的方案也确是上上策,两人很快便顺利地回到了皇城。
  “你进去吧!记得先前我跟你说的。”燕飞秀叮嘱道,恐是怕这小子一时心软,什么都不说那就可错失掰倒对手的大好机会了。要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三小姐,不一起进去吗?”龙逸轩看着她。
  “我进去做什么,你去就好了!我还要回家呢!”燕飞秀干笑了两声,她救了那皇帝一命却被他冤枉入狱,这笔帐她都还记在心底呢!她才不要去见那个龙潜海。加之透过龙逸轩所说的他父母的事情,对这个龙潜海是有了另一番想法了。
  “嗯。改天,我去相府找你。”
  “这个……不用你来找我,我有事自会去麻烦你的。”
  燕飞秀说罢,坏坏地一笑,接着快速地朝着某一方向而去。脑子里记忆着一件事,说好的让他去找船,那混蛋竟然给她溜之乎也?呵?耍她是么?等着!破凤凰!!
  龙逸轩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也不及多想什么,拿着纸条的手心紧了又紧,随即快速地进了宫门。
  果断不出所料,皇上龙潜海看到那个字条,是气不可竭,雷霆震怒,“来人,给朕在东门布阵,捉拿四王爷龙皓天!”
  “是!皇上!”
  ……
  夜魑魅消魂,烟雨红尘的酒色之地更是灿烂无度。
  一身烟紫色轻纱男装的燕飞秀手执着一柄描金水墨扇,轻摇下,俨然一派风流翩跹的纨绔公子风采,很快她踏入了这烟柳之地。
  燕飞秀一踏入进门槛,便纷纷吸引了众多的回头率。大多是发花痴的男男女女。燕飞秀也冲着他们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了两下。接着走到那老/鸨冰莲的身前,开门见山地就嗤了句,“凤凰呢?他死哪去了?”
  冰莲睨了燕飞秀一眼,这瞧着样子就是一个蛊惑人心的勾魂小馆馆。这男人还真是不要脸,之前就总是在厢阁里和萧绮枫眉来眼去,还大胆住在这里一连几天都不回去,自然这房钱消费啥的全记在王爷萧绮枫头上。现在王爷终于玩腻了他了,他竟然还主动找上门来了?若不是王爷曾吩咐过,她可不会对她客气什么。
  原来,萧绮枫属下的人都是各司其职,一般不是他吩咐的话属下间不能有任何联系的。所以就算侍卫冬梅知道燕飞秀是女儿身,那她也不会告诉冰莲。
  “老板今天不在,燕公子明天再来吧!”冰莲言道,语气里听得出那丝冷漠。这可跟以往的热情大相径庭。
  “不在?那去哪了?”燕飞秀眼兮了下,探究的目光在女人脸上转悠。
  “老板的事情谁都无法过问,更何况是燕公子您呢!”冰莲冷笑道,目光悠地挑起,损言损语地说道,“燕公子有特殊爱好,不如找别人吧!何必奈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特殊爱好?什么意思?”燕飞秀看着这老/鸨,忽而一下,眼光有些怪异地沉了沉。低睑看了下自己,哦,原来如此!但是,就这样走,显然不是她的性格啊!
  “不在是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他!”燕飞秀说罢也不再理会这老/鸨,快步朝着自己那曾经住了几天的厢阁里走去。
  “喂,我说你这公子,我们老板不在,你就去找别人好了啊!”冰莲说着,正欲拦截在她面前时。
  蓦然,砰地!一道大门被由里向外大力地打开了,接着一彪形大汉手拽着一薄衣轻纱的女人胳膊就推走了出来,“老/鸨,这是什么女人啊!爷玩得真是越来越没劲了!还真不如男人玩得过瘾!”接着将那女人给摔在了面前。
  “哎哟,这位爷别急啊!我们这里的姑娘多得是!定能让您满意!”冰莲一面陪笑着说着,一面瞪了眼那被推出来的女人,“没用的东西,还不下去!”
  “爷要玩/男人,给我去找几个标志水嫩的公子过来!快点!!”这彪形大汉喝道。
  什么,要玩/男人?冰莲眼珠子快速地一转悠,立即将目光锁定在那刚刚准备从面前插肩而过的“男人”身上,随即赶快一把住燕飞秀的胳膊肘儿,“他,他怎么样?”
  “呃……”燕飞秀愣了下,这敢情这老/鸨还真是把她当男人了?可是,她真是很想问问看,这世上有她这么标志媚骨的男人吗?就算是那个看不对眼的妖孽萧王八,还有那个钰飞龙,可都及不上自己这男装的妖媚呢!说白了,这要是真是个男人,那准是个千娇百媚的千年祸害精!
  那彪形大汉的目光马上就朝着那燕飞秀看了过来,那一看,眼眸子都变成了桃心形,口水差点没掉下来。细皮嫩肉,水灵灵的,看得就想吃了。
  “你搞错没有!”燕飞秀看着这男人一副穷凶极恶的色相,顿时胃液翻腾得厉害。
  那老/鸨冰莲阴阴地冷笑了声,接着快速凑上前在燕飞秀的耳根子旁嚼了几句,“你在我们烟雨红尘白吃白喝白睡了这么久?怎么样也要付出点代价吧!燕公子?那位客官可就交给你侍候了!”
  说罢,冰莲打定这燕飞秀不过是靠卖男/色的一个小倌倌,专门靠着吃软饭来混的,所以现在这一招正好可以一举两得打发掉他!免得王爷被这种人缠得烦心。
  “什么乱七八糟的,谁跟你去侍候?”燕飞秀恼羞成怒道,气得正准备推开那老/鸨夺步而走时,岂料,人都还没有动,那汉子就已迅速地拦截在她的面前。
  “喂!你让开!”燕飞秀看着这长相粗鲁的男人,手中折扇哒了两哒。一张俊妍的脸庞上带着股恼色。
  “小公子,你长得可真是美啊!跟爷进去耍耍怎么样?爷保证让你舒服,要了还想要!”那大汉色态尽现,一步步朝着那燕飞秀逼近。
  “滚!”燕飞秀冷笑喝道。
  那大汉却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金子递到了她面前,“这些够了吧,只要你今天跟了爷,这个就是你的!”
  燕飞秀唇角抽动了两下,手上捏了捏。
  “怎么?不愿意?别急,爷这里还有呢?”大汉说着,又快速地掏出大把金子递到了燕飞秀的面前,“怎么样?这样够多了吧?”
  “可恶!我看你真是找死吧?”燕飞秀咬牙切齿地骂道。她现在是男人,这混蛋还想来意霪她泡她?还真是该死啊!
  “死……马上就死!走,跟爷一起到床上去欲/仙/欲/死吧!”汉子说罢朝着那燕飞秀就扑了过去。这会管她在哪里,只怕只想抱了再说。
  蓦然,还没有碰到那燕飞秀,身后一道力量将她朝怀间一带,然后只见手袖飘飘一扇,那大汉不知怎么着啊地一声便倒塌在了地上,痛苦哀嚎!
  “你你你……你是谁,竟然敢坏爷的好事,不想活了?”那痞子大汉喝道。
  “大胆,见了我家师叔还敢这么猖狂,我看你真是不要命了吧!”一个女人的声音响在空气中。
  师叔?燕飞秀愣了下,马上抬起头来一看,霎时愣在了当前,对方那张美若明月的脸也正好看向了自己,两眼就像那天上的星辰,透着光润如华的辉亮,看一眼便让人堕了神魂进去。这份谪仙的俊美大概燕飞秀是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便忘记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