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 918 他把你留在身边,只是为了折磨你、报复你!

      一句话,苏妍冷着声调,说得毫不客气。
  
      显然没人会喜欢听到这样的话,更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诅咒说二十一年前就‘该’死了。
  
      饶是唐栩栩涵养再好,这会儿也免不得瞬间沉了脸色,当即目光咄咄地扫了过去,寒着口吻反诘道。
  
      “苏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把话说清楚!”
  
      “呵,”
  
      轻笑一声,对于唐栩栩的恼火和愤怒,苏妍却是浑不在意。
  
      只迈步走上前来,勾起嘴角凉凉道。
  
      “先别急着生气,我并不是在刻意诅咒你,而是事实原本如此……你的命,是用另外两条生命换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晏礼的母亲和妹妹,那个时候就不会死!”
  
      见她口吻笃定,说得言之凿凿,唐栩栩稍稍收敛了几分怒色,追问道。
  
      “什么事实?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缓缓放低口吻,到了这会儿,苏妍反倒不着急了。
  
      语速不急不缓,声调不高不低,仿佛只是单纯地在讲述一个掩藏了多年、不为人知的故事。
  
      “二十一年前,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有一天,你妈妈挺着一个大肚子,在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台阶,摔到了地上,导致胎盘不稳提前早产。”
  
      “而那一天,正好是雨季的最后几天,因为连日来下雨的缘故,城郊发生了一起山体滑坡的事件,当时掩埋了很多路过的车子,死了不少人……”
  
      “这件事在当时闹得很大,新闻上都有报道,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找当年的报纸看一看,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
  
      “很不幸,晏礼的母亲就是那次山体滑坡的受害人之一。”
  
      “不过比起被当场掩埋的人来说,晏礼的母亲还算比较幸运,至少被抢救了出来,连夜送去了医院。”
  
      “只是她伤得比较严重,需要马上输血急救,才能从死神手里捡回那条命!”
  
      “本来她是可以救活的,甚至当时医生都已经把她推进了手术室……可偏偏这个时候,你的母亲因为难产而导致大出血,躺在手术台上命悬一线、奄奄一息,同样需要输血抢救!”
  
      “可是怎么办呢?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血库告急,而你的母亲和晏礼的母亲,需要的又恰恰是相同的稀有血型。”
  
      “当时医院血库剩下的血袋最多只能救一个,秉着先到先得的原则,原本晏礼的母亲才是医生应该率先抢救的那一个……”
  
      “但最后,活下来的却是你和你的母亲。”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
  
      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苏妍的语气可以说十分平缓,甚至没有刻意为了营造气氛而拔高声调,就像是在讲述一件跟自己全然没有关系的事情。
  
      但即便她没有抑扬顿挫,往里面掺杂个人的情绪,这样一番经过听在唐栩栩的耳中,仍是让人有种惊心动魄的感绝!
  
      毕竟那不是虚拟的故事,而是真实发生过的灾难。
  
      哪怕她没有亲临现场,亲眼目睹……也能想象得出当时情况的惨烈!
  
      两个孕妇,牵扯的不仅仅是两条人命,不管当时不治而亡的人是谁,恐怕都是一尸两命。
  
      而最后的结局,不用苏妍说,唐栩栩也知道。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不幸罹难含恨而终的,是白晏礼的母亲……以及他那个尚在母亲的肚子里,还没来得及长大和出生的妹妹。
  
      至于她和母亲,则是侥幸活了下来。
  
      见唐栩栩垂着眼睑没有说话,苏妍停顿了片刻,便又继续自言自语般说道。
  
      “因为你父亲当时就在医院,为了保住你母亲,他接连给主刀医生施压,强迫他放弃晏礼的母亲,转而将血袋送去你妈妈的手术室……在你父亲的胁迫下,即使主治医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医德和原则,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晏礼的母亲不治而亡、撒手人寰!”
  
      “而你,就是在那个晚上……踩着晏礼母亲和妹妹的尸体,降生的!”
  
      “你出生的日期,根本就不是你户口本和身份证上标明的那一天!”
  
      “这二十多年来,你从来没有过过一次自己真正的生日!”
  
      “当然,这种事……你父亲是不会告诉你的。”
  
      “他怎么会跟你说,你的出生就是一场原罪……而你的生日,实际上就是晏礼母亲的祭日!”
  
      ……
  
      说到最后那句话,苏妍似是抑制不住,终于上扬了声调,一字一顿从那两片唇瓣中吐出来,掷地有声而咄咄逼人!
  
      唐栩栩霎时白了脸色,露出了几分不可置信的表情。
  
      喃喃道。
  
      “不会的……我不相信……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当初我爸爸就不可能答应我嫁给晏礼……”
  
      面对唐栩栩的质疑,苏妍却只是哂笑一声,不以为然。
  
      “还不是因为你爸爸做贼心虚?你一出生就把你妈妈转移了医院……再加上那天晚上在山体滑坡的事故中遇难的人数不断攀升,医生忙得焦头烂额,医院里更是乱成一片,遇难者的身份一时半会儿谁也弄不清楚,你爸爸不知道自己害死的人是谁也不奇怪,恐怕在那之后他都忘了自己手里沾过人命……”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唐栩栩连连摇头,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和真相。
  
      见她不愿相信,苏妍剔着眉梢,唇瓣冷笑更甚。
  
      “对了,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爸爸从来没有苛责晏礼半句?哪怕我和晏礼的绯闻炒上了天,你爸爸也没有丝毫出面教训晏礼的意思?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当年自己害死的就是晏礼的母亲,所以才想要为此赎罪……”
  
      说着,苏妍忽然话锋一转,目光直直地盯着唐栩栩,宛如诅咒般森然道!
  
      “唐栩栩,你觉得你害死了晏礼的母亲和妹妹……他还会爱上你吗?他不会的,没有人会爱上害死自己母亲的人……他把你留在身边,不过是为了折磨你,报复你……仅此而已!”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