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八百九十二章大罗密藏47
此番前来富甲商会,纪东就是为了买到一些对自己的修行有益的宝贝,外加一些趁手的神兵利器,眼下神兵利器已经到手,而且可以说是好到不能再好了,唯独欠缺的,就是对他的修行有益的五行圣物。
  
  凌剑执事作为富甲商会的执事,手里肯定会有不少的私藏,这一点,恐怕任何人都能猜得到。
  
  所以,只要把这位执事大人的所有私藏都拿走,那么他也就不需要再从其他人那里购买什么了!
  
  小命被纪东攥在手里,凌剑执事当然一点儿都不敢怠慢,略作思忖之后,他便是把自己的随身令牌交到了尤狄手里,让对方去把所有的资源都聚集过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他的一半身家,基本上都在他手里的储物神殿当中,这些自然是由纪东直接接手,但还有一半的身家,却是分散在卖场的各处,还有几处守卫森严的宝库当中的。
  
  有了凌剑执事的令牌,尤狄完全可以很轻松的把这些资源都慢慢地聚拢过来,根本不会有人说出什么来。
  
  稳妥起见,纪东直接动用了自己的精神力手段,把尤狄收为了仆从,这样一来,对方的一举一动都随时在他的掌控之中,却也不怕对方捣鬼。
  
  说起来,他倒也有想过直接把凌剑执事收入麾下,让其成为自己的得力干将,可当他刚要付诸行动之时,却是发现半神境强者的神魂之力异常强大,他想要用傀儡术将其掌控,根本就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半神境强者的神魂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异,要想控制这种级别的神魂,那么就需要他本人的神魂之力足够强,可问题是,他现如今的神魂虽然已经很强大,但他本身的修为摆在那儿,实在没办法去控制半神境高手。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直接控制半神境强者对他来说有些困难,可若是被他控制的传说境武者晋级了半神境,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原因很简单,他的傀儡术控制了别人之后,就算对方晋级半神境,傀儡神魂也会随之壮大,说白了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哪怕是晋级了神之境,却也同样逃不过被他控制的命运。
  
  所以说,眼下的他若是真的想控制半神境以上的高手的话,那就只有先控制传说境武者,然后再让传说境武者晋级半神境,或者是神之境才行了。
  
  尤狄在外面热火朝天的忙碌着,而这会儿的纪东则是带着被他生擒活拿的凌剑执事,以及之前做向导的冯天薇,一齐回到了之前的山洞里。
  
  凌剑执事此刻受伤不轻,而且还一直被九柄神剑所封印,根本什么浪都翻不起来,但为了稳妥起见,纪东还是把他关进了自己的麒麟神殿,不给对方一丝一毫向外传讯的机会。
  
  “哎,冯姑娘,你眼下可是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大家朋友一场,我想听听你还有什么说辞。”
  
  山洞里,纪东此时盘坐在一块儿岩石上面,在他的对面,此前一直给他当向导的冯天薇,这会儿就乖乖地坐在他对面,脸上尽是一片的苦涩。
  
  打发走了尤狄之后,纪东就单独跟对方这般对着坐了,只不过,坐了这么久,冯天薇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干脆,他就主动打破了场上的宁静。
  
  对于冯天薇,他眼下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置对方,之前尤狄离开,他已经让对方散出消息,就说冯天薇此时在剑池里面修行,暂且不会抛头露面。
  
  可究竟要如何处置这位冯家大小姐,他是真的有点儿犹豫不决。
  
  坦白讲,冯天薇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且他扪心自问,这次能够有这些收获,都可以说是冯天薇父女二人给他找的好处。
  
  要说对方犯了什么错,那就是错在关键时刻,对方选择了把他抛弃,说真的,在听到冯天薇要放弃自己,主动站到了别人那一边之时,他那个时候还真的是有些不爽。
  
  可眼下尘埃落定,他再细细品味一番之后,实在是没觉得冯天薇这样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也许就算换成了是他,他也会一样这么做的。
  
  “纪东公子,这次的确是小女子的错,既然大错已经铸成,小女子也不想过多为自己辩解,公子要杀要剐,小女子都愿意欣然承受。”
  
  安静的坐在纪东面前,冯天薇这会儿倒是十分平静,只不过,无论是从她的语气还是她的眼神当中,纪东都能听得出浓浓的懊恼和无奈。
  
  事实上,冯天薇此时的确十分懊恼,她真的是做梦也没想到,纪东居然会是这样一个隐藏至深的超级强者。
  
  早知道纪东恐怖若斯,她一定会从一开始就坚定信念,一直站在纪东这一边了。
  
  现在倒好,关键时刻出卖了对方,就算对方不杀了他,却也不太可能拿九柄古剑去跟自己的父亲研讨,甚至于他们父女二人从今以后,都不可能再跟纪东做朋友。
  
  “哎,冯姑娘倒是有些言重了,你放心,你我二人毕竟朋友一场,而且你的确帮我在先,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杀你的。”
  
  摇头一叹,纪东知道,自己肯定是不可能对其下杀手的,至于究竟要如何处置了对方,他眼下还没有想好。
  
  他倒是可以十分轻松地将其控制,不过他并不打算那么去做,说到底,他其实还是把对方当成一个普通朋友的。
  
  “多谢纪东公子不杀之恩,纪东公子也大可放心,今日之事,小女子绝对不会对其他人提及一个字,否则就让我永远别想涉足神之境,最终死在天劫之下!”
  
  听到纪东并没想杀了自己灭口,冯天薇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难免一阵轻松。
  
  她根本不了解纪东,原本她还在担心,纪东为了报复她,会不会对他采取一些极端手段,现在看来,他貌似是有些想太多了。
  
  “用不着跟我赌誓发愿,这样吧,等尤狄把所有东西都运过来之后,我就会直接放你离开,到时候你怎么选,我都会支持你的选择。”
  
  杀是肯定不能杀,既然如此,他也只能是到时候把人给放了,至于对方是否会继续找人跟他作对,那就不是现在的他所想考虑的了。
  
  “这…………哎,多谢纪东公子,小女子汗颜!!”
  
  等到纪东的所有话都说完,冯天薇的俏脸已经红得都快要滴出水来,眼底尽是一片尴尬到了极点的光芒。并没有让纪东等待太久的时间,只用了三天不到的工夫,尤狄便把凌剑执事的卖场整个搜刮了一遍,基本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乖乖交到了纪东的手上。
  
  作为凌剑执事的大弟子,尤狄本身的权力就不小,加上此番拿着凌剑执事的令牌,整个卖场,就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甚至有些隐秘的宝库,他根本不需要通过其他人,就可以暗中自行处理了。
  
  当尤狄把一座装满了各种宝贝的储物神殿交到纪东手上之时,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不得不说,凌剑执事的家底儿真的不是一般的丰厚,纪东没有太过仔细去清点,但仅仅是两件灵器级别的神兵,外加几十件顶级的五行圣物,就让他满意得神清气爽了。
  
  两件灵器,这东西可以说是真正的宝贝,无论是将来自己留着,还是拿出来去换取资源,都是绝对不会贬值的东西。
  
  而几十件五行圣物,不但可以满足他自己的修行需要,还能助他身边之人更上层楼,可以说,这一次的收获真的是太大了。
  
  比较可惜的是,这些五行圣物当中并没有太多金系和土系的五行圣物,他想要冲击传说境的境界,恐怕还要再等一等。
  
  “大人,小的已经把能搜集的东西全都带了过来,还望大人能够念在小人一片赤诚的份儿上,饶了小人的性命。”
  
  把东西交给纪东,尤狄却是一直都单膝跪在那里,竟是连站都没敢站起来。
  
  在被纪东强行控制之后,他就完全变了个人,之前的骄傲和沉稳早就消失无踪,剩下的全都是谦卑和怯懦。
  
  “你做得不错,放心吧,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自然不会杀你,先起来说话吧!”
  
  嘴角一挑,纪东随手将对方扶了起来,却是属实没有要杀人灭口的意思。
  
  “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一个任务,稍后,我就要离开富甲商会了,等我离开之后,你就依旧呆在这里做你的大师兄,并且随时向我汇报这边的情况,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尤狄已经被他控制,这辈子恐怕也没办法背叛了,刚好留在这里做内应,这样一来不但可以监视凌剑执事的动静,还能时刻了解富甲商会这边的大事小情,说来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当然了,如果凌剑执事恢复过来之后把对方给宰了,那就只能怪对方运气不好了,对他来说也算不得是多大的损失。
  
  总之,这位尤狄师兄跟他没多大过节,他并不想亲手将其结果。
  
  “小人明白,大人放心,小的一定会谨遵大人的吩咐,时刻汇报商会的大事小情。”
  
  听了纪东的安排,尤狄顿时大喜过望,他原本还担心,自己完成任务之后,会不会被纪东直接灭口,现在看来,他似乎是有些多虑了。
  
  “很好,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
  
  满意一笑,纪东的目光微微一转,直接看向了一旁的冯天薇。
  
  “冯姑娘,你我之间并无仇怨,眼下可以说是互不相欠,我现在就放冯姑娘离开,只希望姑娘能够将今日之事烂在肚子里,不要向任何人提及,不知姑娘是否做得到?”
  
  杀不杀冯天薇,对他来说并无影响,而且他也相信,冯天薇应该不至于蠢到把今日之事到处声张,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当然了,就算对方到处去说了,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毕竟,他可是连凌剑执事都要放的。
  
  “纪东公子放心,我已经负了纪东公子一次,却是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等我回去之后,我就直接闭关,如果晋级不了神之境,此生都不会再出关了。”
  
  苦涩一笑,冯天薇这会儿除了懊悔,就只剩下无尽的歉意了,纪东既然放了她一马,她当然不能以怨报德。
  
  只可惜,她原本是可以跟纪东成为好朋友的,但最终还是没能把握住机会。
  
  “凌剑执事,您也出来透透气吧!”
  
  对着冯天薇点了点头,纪东却是不再跟对方多言,心思一动,被他关在麒麟神殿里的凌剑执事,便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咳咳,看来阁下已经拿到自己想拿的东西了?”
  
  来到外面,凌剑执事似乎是牵动了身上的伤势,不由得大声咳了几声,这才语气感慨地对着纪东道。
  
  他这会儿依旧被九柄古剑插在身上的九处大穴,一身力量基本上连一丝都不剩,如果不是因为他本身基础比较强的话,这会儿恐怕早就死翘翘了。
  
  “还不错吧,反正应该足够支付你对我图谋不轨的费用了,从今日起,只要你不再主动招惹我,那么你我之间的仇怨,就算是一笔勾销了吧!”
  
  话音落下,他蓦地心思一动,下一刻,那插在对方身上的九柄神剑光芒一闪,便是尽数回到了他的手里,旋即被他收回到麒麟神殿当中。
  
  这九柄古剑这两天一直都在吸收凌剑执事的精气神,眼下全都是光芒熠熠,想必是收获了不小的好处,威力必然更胜从前。
  
  “咳咳,这次是我咎由自取,阁下能够饶我这一命,这份恩情自当铭记在心。”
  
  封印被收走,凌剑执事再次咳了几声,一边运功封住几处血口,一边对着纪东拱了拱手,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道。
  
  纪东能够放过他,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庆幸之事,至于将来要不要找纪东寻仇,那就要看他今后是否能够晋级神之境了。
  
  纪东可是神级强者,他若是不晋级神之境,根本就没有找纪东报仇的资格。
  
  只是,想要晋级神之境,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恐怕根本就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了,他连想都不必再去妄想。
  
  “很好,既然如此,那么此间之事就此结束,希望你能够认清现实,不要做一些犯傻的事情,否则的话,我定会收了你的性命!!”
  
  嘴角微弯,纪东最后警告了对方几句,话音落下,他便是身形一动,直接离开了这片空间,转眼之间就已经消失无踪,就连这片空间的主人凌剑执事,也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的。富甲商会总部,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发展着。
  
  在凌剑执事的私密空间里发生的一切,外界都完全毫不知情,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的富甲商会执事,竟然会在自己的家里被一个年轻人给打劫了。
  
  密闭空间里,凌剑执事此时盘坐在虚空当中,正在全力恢复自己的伤势,在他的不远处,他的大弟子尤狄以及尚未离开的冯天薇,则是一声不出地站在那里等候,不敢打扰这位执事大人的调息。
  
  “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半空中的凌剑执事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重新恢复了健康的血色,双眼也是缓缓地睁了开来。
  
  “师尊,您终于醒了,弟子真的很担心您啊!”
  
  眼看着凌剑执事完成了调息,一直等在一旁的尤狄赶忙上前一步,一脸担忧的道。
  
  “啪!!!”
  
  “孽障,还不给我跪下!!!”
  
  然而,就在尤狄的话音尚未落下之时,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却是陡然响彻开来,正是完成了调息的凌剑执事,毫不犹豫地给了自己这个大弟子一个大嘴巴!
  
  “噗!!!”
  
  尤狄此时并没有太多的防备,突然间被自己的师尊来了这么一下,他只感觉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当先喷了出来,脸上尽是一片的惊恐之色!
  
  “扑通!!”
  
  “弟子罪该万死,还请师尊重重责罚!!”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尤狄也不去问对方为什么要打自己,而是直接乖乖地跪倒在地,脑袋完全匍匐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师尊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必然是一肚子的火气憋着呢,而作为此次事件的全程参与者,他必然要成为对方的出气筒,这根本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话说回来,之前是他亲手把自己师尊的这点儿老底全都搜集起来,尽数交到纪东手上的,虽然他是逼不得已,可自己的这位师尊,又怎么可能跟他讲道理?
  
  “哼,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以为自己还有命活么?枉我培养你这么多年,到头来竟然让为师遭受如此劫难,我留你何用?!!”
  
  “嗡!!!”
  
  话音未落,他的大手蓦地一拍,直接朝着尤狄的头顶拍了下去,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
  
  “嘭!!!噗!!!”
  
  这一掌拍得很结实,正好拍在了尤狄的脑门儿之上,下一刻,尤狄的双眼猛地瞪圆,脸上尽是一片难以置信之色,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的师尊竟然真的会下杀手!
  
  “师………师尊…………”
  
  最后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尤狄的身躯缓缓地瘫软在地,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气息,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尤狄师兄!!!”
  
  眼看着尤狄气绝当场,在他不远处的冯天薇顿时吓得面色苍白,下意识地惊呼出声道。
  
  整个过程,她全都看在眼里,显然,她也没想到凌剑执事竟然如此狠毒,说杀了自己的大弟子就直接杀了,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
  
  她之前还以为,凌剑执事恢复差不多之后,充其量也就是狠狠地责罚尤狄一番呢,可谁能想到,对方竟然狠辣若斯!
  
  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尤狄,她直感觉自己的脊背一片冰凉,身躯都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哼,冯家的丫头,别说做长辈的没给你机会,现在,你就发誓不会把此番之事透露给任何人,那样的话,本座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的话………”
  
  双眼微眯,凌剑执事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凶狠地盯着不远处的冯天薇,眼底闪烁着凶光。
  
  对于冯天薇,他当然是想直接杀人灭口的,可问题是,冯天薇是冯敬岑的女儿,对方的身上必然会有冯敬岑赐予的保命之物,他就算动手,怕也未必能够杀得了对方。
  
  而就算杀了对方,怕是冯敬岑也会调查得出来,到时候,他就成了残杀同门的恶人,怕是再也没办法在富甲商会混下去了。
  
  “凌剑执事放心,侄女在此立誓,绝对不会把此番之事透露给任何人,若是有违此誓,就让我永世不得寸进,郁郁而终!”
  
  听到凌剑执事之言,冯天薇赶忙稳了稳心神,然后郑重其事地发誓道。
  
  对于眼前的形势,她自然看得十分通透,为了让对方安心,她发个誓又有何妨?再者说,今日之事,她的确不可能跟外人透露半个字,就算是她的那位父亲大人也不行。
  
  反正她已经决定,回去之后就一直闭关潜修,如果达不到神之境,这辈子都不会出关了。
  
  “很好,希望你能够遵守誓言,你走吧!!”
  
  见冯天薇发过誓,凌剑执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直接放对方离开。
  
  他也明白,冯天薇如果不傻,就绝对不会把此番之事透露出去的,毕竟,这种事对她自己来说也会有着极其不好的影响,说出去就是自毁前程。
  
  “凌剑执事好生养伤,侄女退下了!!”
  
  幽幽一叹,冯天薇最终扫了一眼躺在那里的尤狄,随后便是一闪身,乖乖地离开了这处伤心之地。
  
  “该死,该死啊!!居然吃了这么大的亏,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等到冯天薇离开,凌剑执事浑身的气息顿时开始了疯狂的动荡,这一刻,这位执事大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狂地发泄起来。
  
  他这次的损失已经没办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压箱底的宝贝尽数被纪东拿走,可以说,眼下的整个富甲商会,就属他这位执事大人最穷了。
  
  更让他郁闷的要死的是,算计他的人,竟然是一个领悟了剑之本源的神之境强者,这种级别的人物,他根本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修为到了神之境,说是不死不灭可能有些夸张,可至少,他是绝对杀不死人家的,哪怕他晋级了神之境也不行!
  
  “所有弟子听令,即日起关闭所有卖场,谢绝一切访客,本座要与尔等一齐闭关参悟剑道!!!”
  
  发泄了一通之后,凌剑执事抬手间取出了一块儿传讯玉牌,面色闪烁数次,旋即将自己的命令传达了开来。
  
  这次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眼下,他也只能是关闭卖场,佯装自己破解了古剑的秘密,然后带领一众弟子闭关,等风头过去之后,它日再想办法彻底解决此事!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