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九百五十二章天星秘境37

  纪东就不得不感叹,老弟子不愧是老弟子,哪怕他们的天赋不是很高,但他们的战斗经验,真是太丰富了。
  
  “好你个废物,竟然在我面前,布置了一处剑气空间,但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杀你,一招足以!”
  
  左念冷声狂笑,在他看来,纪东最大的依仗,就是无形剑气,现在无形的剑气已经现行,纪东也就失去了跟他战斗的优势。
  
  如此一来,武宗三重对上武师境的菜鸟,面前这废物,还不是他左念想怎么虐,就怎么虐。
  
  当即左念就是面带杀机,挥出如同漫天黄土一般的恐怖一拳,同时随着这种拳法的施展,纪东还惊讶的发现,他站立的四周,地面开始快速的沙化,很快就是形成一片小型的流动沙漠,把自己包围起来。
  
  “好诡异的拳法,看来这左念还真是打定了注意,要把我一击必杀。”纪东嘴角泛起冷笑。
  
  他没有慌乱,也没有后退,因为后退也是没用,周围漫天都是黄沙,他所能做的,就是从正面,抵挡住左念这必杀的一拳。
  
  周围的新老弟子,看到纪东被困在中间,动弹不得,他们都兴奋的大声叫好起来。
  
  “好,不愧是左念师兄,师兄神拳一出,那废物吓的都不知道该向哪里逃跑了。”
  
  “纪东,你还不速速跪下,哀求左念师兄,饶你一命!”
  
  “哈哈哈,他现在跪下都晚了,左念师兄施展的,同样是地级上品拳法,流沙地狱!这种拳法,讲究的就是一击必杀,不杀敌,绝不罢休!”
  
  有老弟子看出了左念施展的拳法,不禁洋洋得意,新人弟子们,则是个个震惊无比。
  
  “什么,左念师兄用的,竟然是地级上品武学,难怪这么可怕。”
  
  “强悍,左念师兄太强了,太帅了,可惜那纪东,死的太快了,也太惨了。”
  
  “哼,这就是他不自量力,得罪左念师兄的下场,他死了也是活该。”
  
  听到左念的武学这么强大,许多新弟子,已经兴奋的大吼起来,人人都对左念投去巴结的眼神,看向纪东,则是充满了鄙视和嘲讽。
  
  “给我闭嘴!”
  
  罗惺愤怒的看着这些人,又忍不住担心的看了纪东一眼,尽管纪东很强,但他也不能肯定,纪东就一定能战胜左念。
  
  到底左念的实力,可是武宗三重。
  
  “嘿嘿,你就放心吧,那可是我小弟,有我这个当哥的罩着他,他是不会那么容易败的。”王白笑眯眯的说道,盯着纪东的眼睛,却是闪过一抹奇异的光,似乎再期待着什么。
  
  这时候,纪东也终于动了,他无视了漫天的黄沙,面对左念挥过来的一拳,看都不看。
  
  熊熊的天外神火,已经浮现在纪东的身上,然后又被噬灵剑全部吸收:“地狱火,鬼火斩!”
  
  呼啦!
  
  熊熊烈焰,开始燃烧,本来流沙一般的地面,竟然被烧的干裂,出现焦灼的痕迹。
  
  纪东一朝脱困而出,直面左念的一拳,魔皇经运转,吞噬剑意出现。如同一头黑色的巨兽,张开大口,转瞬间,已经把漫天的风沙,全部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剩下左念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半天回不神来,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够快,提前后退了几步,那道恐怖的黑洞,可能连他都要席卷进去。
  
  “这是什么剑法,竟然如此可怕?”
  
  “这个纪东,好强,难怪他敢跟欧阳杰斗!”
  
  “左念师兄竟然失败了,他说了一招杀死纪东,结果一招过后,纪东不但没死,还破了他的流沙地狱!”
  
  啪!
  
  这个新人弟子的话,仿佛一道响亮的耳光,抽的左念头晕目眩,气的左念七窍生烟。
  
  说好了一招解决纪东,结果反倒是被纪东一招破掉了他的流沙地狱,这根本就是在打他左念的脸啊。
  
  “吼,废物,我左念要你的命!”左念气的都咆哮了,无比的失态,但他下手,真的凶狠到了极点。
  
  刚刚退后,左念已经面带狰狞的再度扑了上来,漫天的黄沙再现,随后又被左念凝聚成一道土黄色的长枪,疯狂的刺向纪东。
  
  几个老弟子,精神也重新振作,还当场欢呼起来。
  
  “看,那是左念师兄最强的沙矛,只要被矛头刺中,哪怕擦破一点皮,那小子就全身溃烂而死!”
  
  “哎,可惜了啊,其实这纪东,本身还是非常有潜力的,可是他万万不该得罪欧阳杰,更不该杀了刘婷,从而得罪左念师兄。”
  
  “哼,这就是他嚣张狂妄的代价,咦,我的剑怎么自己再动?”
  
  那老弟子话没说完,他忽然感觉身上的配剑,不受他控制的剧烈颤动,随后竟然直接飞了出去。
  
  不仅是他,在场凡是用剑的弟子,十几把宝剑,全部受到吸引一般,自动的飞向天空。
  
  轰咔!
  
  天空在剧烈的震动。伴随着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光,纪东动了,把吞噬剑意,彻底的催动起来,形成了一道深邃无比的巨大黑洞。
  
  当这道黑洞出现的时候,整个天空,都变得黯然起来,那十几把宝剑,也随着黑洞的出现,剧烈的颤抖。
  
  随后全部调转方向,毫不留情的向左念刺杀过去。
  
  “不可能的,那是剑意,还是完全领悟的两成剑意,我一定是眼花了,他一个武师境的废物,怎么可能会领悟到这么可怕的剑意!”
  
  左念震惊了,傻眼了,也恐惧了,理论上来说,只要是地级天才都可以领悟出剑意,不过通常都是在武宗五重以后。
  
  像是纪东这样,武师境,就能领悟到完整剑意的,绝对堪称绝世妖孽。偏偏,他竟然惹到了纪东。
  
  “不,不要杀我,叶师弟,我们之间,肯定是存在了误会,请你听我解释!”左念彻底的怕了,就算他是武宗三重的高手,也没胆量,敢跟拥有武道意志的绝世妖孽交手。
  
  特别是,纪东的剑意,还这么恐怖,黑洞出现的一瞬间,一道恐怖的剑光,已经带着能吞噬一切的光芒,斩向了左念,看的左念苦胆都吓的碎裂,整个人亡魂大冒。
  
  他下意识的想避开,但吞噬剑意强大的吸引力,却牢牢的吸引着他的身体,左念只能满脸恐惧的看着那恐怖的黑洞剑光,降临而下,吞噬他的整个身体。
  
  左念死了,死的彻彻底底,连尸骨都没有留下,整个人,已经被吞噬剑意,绞杀的粉碎。
  
  当啷!
  
  又是一块令牌,掉在纪东的脚边,那是左念的身份令牌,被纪东提前震落,掉在地上,不然连这块令牌,都要被黑洞彻底吞噬。
  
  “左念师兄败了,还直接被那可怕的黑洞给吞噬了。”
  
  “妈妈呀,我终于知道纪东为什么敢跟欧阳杰叫板了,他竟然是能领悟剑意的绝世妖孽。”
  
  “惨了,刚才我们还骂了他,还追杀王白,叶师兄不会记恨我们吧。”
  
  看到连左念都不是纪东的对手,在场的新老弟子也震惊了,恐惧了,许多人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生疼。
  
  刚才他们还辱骂纪东,看不起纪东,认为纪东连左念一招都挡不住,但现在,情况却完全就是反过来的。
  
  在纪东的吞噬剑意下,左念这位武宗三重的高手,竟然连反抗都不能够,直接就被一剑给杀了。
  
  许多弟子想到这一幕,他们都吓的齐齐的后退好几步,再也不敢把纪东给包围起来。
  
  “哈哈哈,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就是咱兄弟的实力,你们连哥的小弟都打不过,竟然还敢追杀哥,你们这不是找死嘛,纪东,好样的,不愧我的小弟,看好你哦。”
  
  王白翘着眉毛,非常替纪东高兴,只是说出来的话,纪东怎么听,怎么感觉这王白非常欠扁了。
  
  罗惺眼睛瞪的老大,半天惊骇的回不过神,他知道纪东领悟了剑意,但也没想到,纪东领悟的剑意会这么可怕,连武宗三重的老弟子都无法抵挡。
  
  随后,罗惺就暗暗的兴奋起来,毕竟纪东越是强大,就越是有跟欧阳杰抗衡的资本。显然,他选择交好纪东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对于王白突破天际的自恋,纪东也是汗了一个,干脆选择无视,捡起地上的身份令牌,也没有在意周围的众多新弟子,纪东抬脚就向那个几个老弟子走了过去。
  
  那几个老弟子此时也差不多跟左念一样,早就被纪东的剑意,吓成了惊弓之鸟。
  
  尽管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剩下的几个老弟子还是非常紧张的,背靠背的聚在一起,盯着纪东道:“纪东,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已经杀了刘婷师妹和左念师兄,难道你还要杀了我们不成?
  
  “是啊,叶师弟,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圣地的弟子,何必打打杀杀呢?”
  
  见到这几个老弟子惊恐的表情,就连许多新弟子都看不下去,纷纷对他们投去鄙视的眼神,看向纪东的时候,这种眼神,又变成了彻底的敬畏。
  
  武道世界就是如此,强者为尊。
  
  纪东的实力足够强,自然能够得到这些新弟子的尊敬。纪东也没有去管这些新弟子。
  
  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那几个老弟子,听到他们的话,纪东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冷笑。
  
  “你们是在求我饶过你们?”
  
  啪!
  
  纪东的话,再次仿佛响亮的耳光,抽的这几个老弟子面色通红,羞愧的恨不能找个地方钻进去。
  
  刚才他们还对纪东鄙视不已,认为纪东就是一个武师境的小菜鸟,随便他们想怎么虐就怎么虐。
  
  结果现实却狠狠的抽了他们无数道耳光,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着真正的天才,什么叫做惹不起的人。
  
  此时这几个老弟子,简直连肠子都悔青了,要是他们早知道纪东是能够领悟剑意的天才,就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跟纪东作对啊。
  
  “叶师弟,那个,请,请你原谅!”
  
  一个老弟子实在是承受不了纪东的剑气威压了,他面红耳赤的向纪东鞠躬道歉,话刚说话,这人已经羞的恨不能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
  
  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他们几个武宗,有一天,竟然会向从来看不起的武师低头,还是毫无反抗的哪一种。
  
  “跪下!”
  
  纪东忽然一声冷喝。
  
  “你说什么?”
  
  几个老弟子闻言一愣。
  
  “我说,让你们跪下、你们要道歉的,也不是我,而是那些被你们害死的无数新弟子!”
  
  “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是武宗高手,看不起我们这些武师,可以随便你们怎么杀,就怎么杀?”
  
  “告诉你,哪怕再渺小的人,也绝对不接受侮辱,既然你们侮辱了他们,那你们就必须跪下,忏悔你们的罪行。”
  
  “我数三声,谁敢不跪,我就让他做我剑下亡魂!”纪东面无表情的举起了噬灵剑:“当然,要是你们不服,也可以继续跟我一战,谁敢跟我一战?你,你,还是你?”
  
  噬灵剑所指,凡是被指到的新老弟子,全部吓的低下头,浑身都在颤抖,其中最胆小的一个,吓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随着他这一跪,更多的人,下意识的跪了下来。几个老弟子,面露屈辱,非常的不想跪。
  
  纪东马上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他们,开始数数:“一,二……”
  
  轰!
  
  三声还没数完,纪东的身上,惊人的剑意,已经再度爆发出来,感受到这股剑意,几个老弟子心中一颤,终于屈服的跪倒在地上,哀求的看着纪东:“饶命,饶命啊!师弟,您是绝世妖孽,何必跟我们这些小人物一般见识。”
  
  “是啊,叶师弟,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不该冒犯你,我们愿意补偿,我们可以把得到的所有令牌都献给你,包括我们的身份令牌。”
  
  “身份令牌都可以给我?”纪东眉毛扬了扬,他没想到,这几个老弟子这么脓包,他都还没动手,这些人开始许诺好处活命了。
  
  随后纪东的心中又是一动,这里的新老弟子数量众多,现在只是被自己吓倒了,但他们若是联合起来,总体的实力,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应对的。
  
  倒不如吓唬他们,得到一些好处,这样对自己也会更加有利,于是纪东这才勉强的点头道:“可以,只要你们肯把所有的令牌交给我,我可以放过你们!不过……”
  
  一声不过,吓的那几个老弟子心肝都是一颤,可见纪东的剑意,给他们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心理阴影。
  
  此时别说纪东杀光他们,就是把这里的新弟子也一块杀光,估计也没有几个人敢站出来反抗。
  
  这就是剑意的威慑。
  
  此时的纪东,在这些新老弟子的眼中,就如同太阳一样,光芒万丈,只要他们不想死,他们就不敢对纪东,生出任何的反抗之心。
  
  “叶师弟,不过什么?”
  
  其中一个老弟子声音颤抖询问道,甚至说话的时候,他都不敢抬头看纪东的眼睛。
  
  这也让纪东对这些人更加的鄙视,之前他们欺负新弟子的时候,可是要多凶狠,就有多凶狠,现在遇到比他们更强的,这些人马上就做了缩头乌龟。
  
  “真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胆小鬼,难怪你们在圣地这么多年,还没长进,被逐出圣地,也是你们活该!”纪东冷冷的骂道。
  
  听到这些话,那几个老弟子已经不是面红耳赤了,而是面色通红的仿佛能滴血;纪东骂的他们太狠,也太痛,无奈纪东说的又全部都是事实。
  
  他们也就敢欺负实力不如他们的新弟子,真正遇到新弟子中的高手,比如纪东,哪怕再屈辱,为了活命,他们也只能低头。
  
  也是在山顶上,就出现了一副很震撼的景象,一个武师境的弟子,骂着一群武宗境的弟子,偏偏这些武宗弟子,个个都不敢抬头,更不要说出言反驳,场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但是当纪东想到,那些跟自己一样,境界低微的新弟子,就是遭受了他们的欺压而身死,纪东又感觉,就算这样骂着这群人,惩罚都还算轻的。
  
  “你们几个,把令牌交出来后,自觉给那些,被你们害死的新弟子收尸,好好安葬他们,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纪东冷冷的说道。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我们一定会按照叶师弟说的去做。”这几个老弟子连连点头。
  
  最后还生怕纪东反悔似的,赶紧把身上所有令牌,一股脑的全部交给纪东,纪东一看,好家伙,这几个老弟子还真是富的流油。
  
  除开老弟子的身份令牌外,在这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这群老弟子通过和陈方这群新弟子勾结,竟然抢夺了不下一百块令牌。
  
  其中黑铁令牌,九十块,青铜令牌十块,至于白银令牌,纪东没有发现,一般能得到白银令牌的,都是新弟子中的高手,最差也是武宗一重的实力。
  
  看来这群老弟子还有点脑子,专门就是逮住武师境的新弟子追杀,对于那些有潜力的武宗境新弟子,则是选择了放过,或者像是陈方一样,彼此勾结起来。
  
  “滚吧!”
  
  纪东还不放心,又挨个搜了这几个老弟子一遍,确定他们没有私藏,才是厌恶的一挥手,放过这群老弟子。
  
  “多谢叶师弟不杀之恩,我们走,我们这就走。”这几个老弟子垂头丧气,个个哭丧着脸,失魂落魄的离开。
  
  为了保命,他们连身份令牌,都被迫交给了纪东,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失去了继续留在圣地的资格。
  
  所以就算纪东不惩罚他们,他们的前途,也将是一片暗淡,再也不能依靠圣地,为非作歹了。
  
  “你们呢,还有什么话说?”
  
  随后,纪东又把目光转向了那些跟老弟子勾结的新弟。要不是这些人实在太大,杀不胜杀,就冲着他们差点害死王白,纪东就很想把这群人都给杀干净。
  
  感受到纪东释放的杀气,为首的陈方浑身都打了个寒颤,根本用不着纪东多说,陈方已经不顾鼻青脸肿,掏出一块白银令牌,陪笑的递给纪东道:“叶师兄,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这块白银令牌,还请您笑纳。”
  
  “仅仅是一块白银令牌,陈方,你打发叫花子呢,再怎么,也该把你藏起来的十块青铜令牌,全部交出来吧。”王白走上来,不阴不阳的看着陈方。
  
  陈方气的都吐了口血,这四条眉毛的,太膈应人了,心中更有些骇然,那十块青铜令牌,他藏的无比隐蔽,谁都没告诉,现在竟然被王白一口指了出来。
  
  “哦,十块青铜令牌,陈方,看起来你还挺富有的啊。”纪东斜看了陈方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早已经领教过纪东厉害的陈方,浑身都开始颤抖了。
  
  无比可怜的赶紧把私藏的十块青铜令牌,一起贡献出来道:“叶师兄,是我糊涂,差点忘了,身上还藏着一些令牌,现在我全部献给你,只求师兄饶我一命。”
  
  “是啊,叶师兄,我们都是被那些老弟子胁迫的,我们愿意赎罪,我们也愿意把身上的令牌,全部献给你!”
  
  看到交出令牌就能活命,其他跪下的五十多个新弟子也不敢藏着掖着了,纷纷“慷慨解囊”,个个“热泪盈眶”的把收集的令牌,全部交给了纪东,纪东想要拒绝都不行。
  
  眼看到大家这么有诚意,纪东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把这些令牌全部笑纳了,然后对着他们点头道:“你们也滚吧。”
  
  陈方和一群新弟子这才松了口气,哪里还敢留下继续跟纪东作对,纷纷鸟兽一般的冲下山。
  
  最后,山上只剩下纪东,罗惺,还有王白。
  
  收拾好这些令牌,王白才是走过来,向纪东道谢道:“兄弟啊,这次多亏你了,五十多个人围着哥追啊,差点哥就忍不住跳崖了,这份恩情,我王白记下了,以后遇到打不过的强敌,你们直接报哥的名号,保准吓的那人屁滚尿流!”
  
  纪东和罗惺听的同时汗了一个。纪东暗道:“我傻了才会报你的名号,没准对方听到你的名字,跟我没仇也变得有仇了。”
  
  随后一想,这次他能获得这么多令牌,也是多亏了王白,纪东也笑着向王白道谢道:“王白,恩情什么的就见外了,当我是兄弟,就别跟我客气。再说,这次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可能获得这么多的令牌。”
  
  罗惺看着地上的一大堆令牌,也是目瞪口呆,随后颇有些兴奋道:“飞哥,这次你获得这么多的令牌,要是全部兑换成贡献点的话,这肯定是一个极大的数目,要不你现在就用身份令牌查阅看看,这么多贡献点,肯定会让你的排名,飞速的提升上去,说不定还可以超过欧阳杰。”
  
  “超过欧阳杰?”
  
  纪东听到这话,眼睛也是一亮,他可没忘记,自己跟欧阳杰还有一场赌注了,之前他手中令牌不多,也就懒得去查阅他的排名。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的手中,可是有接近两百块令牌,这么多令牌加在一起,足够让他的排名,冲刺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纪东也就对自己当前的排名,有了一丝兴趣。
  
  在小世界内,想要查阅自己的排名也很简单。只要把自己的身份令牌,跟排名战的令牌合拢到一起,令牌就能自动变成贡献点,提升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