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途之启天录 > 第二十五章 天才

  乐天他们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准备好了迎接比试!
  这次比试人数很多,包括了整个学院的所有学员!其中还有一部分在外历练的,也都提前收到消息,尽快赶了回来!
  这次可真的是高手云集,乐天他们这一代人是平天学院数百年来,天才最多的一代!但是,这并不代表以前的学员没有他们强,只是数量上没有他们这么多罢了!当然了,这一代也包括了上一届的学员,甚至有一些已经毕业了。
  休息一晚,明天开始入围战!
  三百多人分三十二个组别,每个组选出前二名进行比试。总计六十四人。演武场内共有四个小场地和一个主场地,首先每四组在小场地内比试。
  时间总是飞快,转眼之间便到了第二天,学院最大的演武场内坐满了人,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城主也来了!城主身后跟着两位中年男子和几个少年,看起来应该就是少城主和几位城内大家族世子了,他们的目的很简单,招揽有潜力没背景的学员来为他们效力!
  等城主和院长等人全部上座入席之后,就开始比试了。
  今天的裁判是右云导师。
  这个演武场非常大,共有四个小场地,这样,一共八轮就可以全部筛选完毕!
  ————
  
  与此同时,在极北之地的魔界之中…
  魔界除了魔尊,还有三位魔界大圣!
  平时无战争的时候,都是各自在自己的领地内厉兵秣马,随时准备开战!
  而今天,一位魔将来找重诡大圣询问今年如何征兵,何时发布告示,但是却发现重诡大圣不在,他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但是也不敢去过问。
  就是不知道重诡大圣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
  回归演武场,已经进行了一轮比试,选出的八人其中只有一名一年级学生,便是喀恺,喀恺开始并没有显露自己的实力,而是躲在了边缘,等到只剩三四名选手的时候,逐个捡漏,轻松赢下比试,和最后一位三年级学员共同晋级,没有暴露太多实力。
  下一场,乐天出战。
  上场之后,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对手,乐天还是先选择找人组队,他看到了穆骁骁,乐天走了过去。
  “这场我们先联手吧!”乐天询问到。
  穆骁骁看了一眼乐天,回答到:“好!”
  周围的人也都是两两组队,最多的已经有了一个四人队!
  “开始!”右云导师喊道。
  不出意料,最先遭受围攻的便是那个四人队,因为他们的威胁是最大的。
  乐天两人也加入了围攻行列,很快,便淘汰掉两人,只要自己投降或是掉下场以及丧失战斗能力,皆判定为淘汰。
  ……
  一柱香后,台上只剩八人!
  开始的那四人队如今只剩一人,是一名六级战士,使双刀,很强,他一人就淘汰掉四名学员。
  虽然只剩他一人,但还是受到了围攻,最终被淘汰掉,自始至终,乐天就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所以,一直留到了最后,因为其他人感觉他的威胁没有那么大!
  人越来越少,乐天两人终于也是被盯上了,一名二年级的雷系法修来进攻乐天和骁骁。
  天道之下有元气!
  其中雷元为正气!
  天启大陆流传一段话,如果你所面对的对手是拥有雷系元气的人,那么你一定是邪恶的一方!
  每种不同的元气,不只是要靠天赋才能领悟,就像体修与法修,看的还有很多其他的方面。至于雷元,只有拥有正气的人才能够操控并且加以运用,因此,雷系法修在天启大陆也代表了绝对正义!
  据说,在天宇皇城,有一个正义公会,里面的人全部都是雷系法修!
  他们也是天宇帝国的高级战力之一!每当战争来临,他们一定会率先奔赴战场。
  雷系法修非常少见,可能百位法修中才会出现一位,因此,一旦出现,便立刻受到各大学院争抢!
  这位学长看起来是想以一敌二,在他眼中,乐天与骁骁的战力应该是最低的,但他却没有料到,乐天是个例外,他一直在藏拙!
  “骁骁,后退!”
  穆骁骁没有任何的迟疑,她非常相信乐天,立刻抽身倒退,此时,那名雷系法修已经跟了上来,左手缠绕着雷元,一拳打向乐天,只见乐天左脚后迈,呈倒弓步,同时右拳蓄力,同样的一拳轰出!
  “三倍!”
  “砰~”
  两人同时后退,但是乐天只退三步,而那名雷系法修却倒退十步有余,乐天甩了甩手,有点麻…
  此时,那位雷系法修心中不断翻腾!为什么有人能空手接住这雷元,只有一种解释,眼前的这家伙是体修!体修的罕见程度,甚至不输于雷修。
  这时,场上还有五个人了,另外两人也过来联手围攻骁骁,乐天只能边打边撤,二对三,在场外的加隆他们看的心情很紧张,加隆不禁说了一句:“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但场上形势依旧没有改变,乐天骁骁两人被动防守,骁骁突然说到:“我帮你抗住两人,你趁机先打倒一个!”
  乐天没有犹豫,“好!”
  骁骁的剑是重剑,大开大合,正好能挡住两人,但是非常吃力,骁骁一个横扫,先逼开三人的围攻之势,然后紧接一个下劈,将其中一人隔开,然后与乐天分开,各自为战,乐天立刻进攻那个落单的学员。
  “三倍叠步!”
  乐天瞬间爆发,力量速度疯狂提升,一拳打中那名学员,直接将其打昏过去,而另一边,骁骁左肩被那雷系法修打中一掌,只能单手持剑,但是重剑如果用单手来使用,威力一定会大打折扣。
  淘汰掉那名学员之后,乐天赶紧回身,三步便来到骁骁身前。
  “你先歇会,我来!”乐天站在骁骁身前道。
  骁骁后退,乐天一马当先,直接冲向剩下的两名学员,雷系法修挥动双手,发出两枚雷元凝成的元气弹,打向乐天。
  乐天毫不畏惧,迎面而上,双臂横挡在前,直接抗下了两枚雷元,紧接着继续前冲,准备将其一击即溃!
  这时,面前学员微微一笑,双手开始结印。
  乐天暗道一声:不好!
  抽身倒退,却已经晚了。
  “雷元,困妖锁!”雷系法修话音刚落,便有八根雷索从地面刺出,将乐天直接捆住,幸亏乐天是体修,能扛得住,换作一般法修,估计光是
  被捆一下,就会被雷电给击晕过去。
  但是骁骁出事了,她现在负伤,完全抵不住另外一名学员的攻势,三招便被打下场去,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很不甘心。
  此时,场上只余三人!
  “卑鄙!”加隆骂道。
  “这也是一种手段,没什么不对的。”梁宇淡淡说道。
  此时,台上的乐天很生气,甚至有了一丝愤怒,乐天直视那名淘汰了骁骁的学员。
  而另一名雷系法修双手环抱于胸前,准备看戏。他撤去了困妖锁。其实乐天何尝不知,要不是眼前这人,骁骁肯定不会被淘汰,但是如果将全力用在这名雷系法修身上,并无多大意义,反而会让另一人晋级。
  而那名学员也感受到了此时不同的气氛,“喂?我们联手干掉他吧!”
  听到这话,雷系法修微微一笑,“你在做梦吧?现在他的对手可不是我。”
  “你…”那名学员咬牙说着。
  这时,乐天不管他们有什么想说的,直接朝着那名学员冲去,一是为了胜利,二是为了帮骁骁报仇!
  少了雷系法修的牵制,三五回合,乐天便将他打下场去,跟雷系法修同时出线。
  下场后,乐天去看了看骁骁,“你的伤怎么样?”
  “没事,小伤,养半个月应该就好了。不用担心!”骁骁说完,还朝着乐天笑了笑,搞得乐天心里一慌,脸一红,赶忙说了声再见,便匆匆离开了。
  观战席那边…
  “城主,你看这一届学员如何啊?”一位花白胡子老头道。
  “嗯,不错,但现在还看不出来太多东西,等到他们拿出真本事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谁适合去那个地方!”
  城主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着,“十陵秘境啊!没想到今年会留出这么多的名额,按照往年的规矩,你们学院每隔四年才能分到两个名额,但是
  今年,居然有三个名额,这还真是奇了怪了!”
  “城主所言极是,今年不知道那帮人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居然放弃了进秘境的机会,但无论如何,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机会!”这时,院长接着说道。
  …
  到了下午,所有的比试都已结束,第一轮所剩下的共有六十四名学员,接下来,便是两人一组,进行选出三十二强的淘汰赛。
  对手由抽签选出,当然了,如果两人表现都得到了认可,那么也可以一同晋级。进行加赛。
  整个一年级就只进入了十一个人,乐天班里只有阳皓和乐天以及矢月,梁宇四人。
  “切,一群凡人,唉,还是本大爷最厉害。”城主带来的其中一位少年不屑道。
  听到这种话,旁边一位上了年纪的导师回到:“那你又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我凭什么告诉你,老头?”少年依旧不屑道。
  “你…”那名导师被气的脸色发红,要不是身旁有城主和院长,估计已经要动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行了,兴野,快给人道个歉,像什么样子,在家怎么说你的?”这时城主不悦道。
  “哦?这就是城主的小少爷?”院长疑惑道。
  城主看了一眼英兴野,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嗯,这便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让诸位见笑了!”
  院长却并未在意,而是缓缓说道:“听说有帮人列了一个榜单,名为“潜龙”,每两年换一次。细数了我天宇帝国年轻一代顶梁人物,共计三十一位,这三十一人便是我天宇帝国中兴之才。未来的重任全部都要落在他们身上。但是其实还有另一份榜单,仅仅九人上榜,如果没有记错,城主的小公子就是‘九怪’榜其中之一吧!”
  …
  城主一笑,“抬举而已,我这顽劣小儿怎配!”
  说罢看了眼英兴野。
  这时英兴野不敢说话了,讪讪笑了笑,后退几步,站在了城主身后。
  继续看比试。
  第一场,莫海车对牛才南,乐天他们都在观战席。
  双方入场,两人皆是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
  应该都是三年级学员。
  “呀呀呀!没想到第一场就是你这家伙!曾经的学院第一人,死黄牛!”
  牛才南面不改色,“我也没想到,居然是跟你对决。你这家伙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损!”
  …
  两人简短的寒暄过后,比试便开始了!
  因为是第一场,看的人特别多,但大多数的一年级学员都不认识这两人,但是三年级的全部学员和导师都很认真的看着这场比试!
  当这两人气势一发出的时候,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算是各占半边天,元气外放,两人全部都是灵者!
  莫海车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刀,刀长近一米,但是刀背靠刃处仿佛缺了一角。刀入手之时,刀身缓缓升起了淡淡的蓝光!
  灵宝!
  紧接着,莫海车全身也渐渐泛起了蓝色光辉,发色也由黑转蓝!
  元气外放,全身聚气。
  这不是刚成为灵者的表现,而是境界稳固的表现,他还是一位刀修灵者!
  这种人,甚至已经可以成为一方边城城主了,他才多大,不足十八,十七左右,这才是天才!
  在场包括城主在内的所有老一辈的强者和学员们,全部都惊呆了!平天学院三年级,达到六级战士就可以稳稳毕业了,乐天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出现一位灵者,要知道,学院中的导师,大多也才是灵者,而且都已经超过三十岁了!虽然曾经莫海车也是学院中的天才学员,但远远没有现在给人的震撼大。
  但是莫海车并没有显得多么得意,而是严阵以待,但还是略显轻松,笑说:“傻牛!你怕不怕?”
  对面,牛才南略微思索了一下。
  “还不错!那我也要吓你一下了!”
  场下所有人都聚精会神,都在思考这位牛才南到底会怎么应对对手。
  只见牛才南口中说道:“角化。”
  紧接着,牛才南头顶两侧渐渐长出了两只牛角。
  “足化。”
  牛才南四肢渐渐伸长,变粗,上肢弯曲,伏地,变为牛足!
  “体化!”
  牛才南身上所穿应是一件宝物,随着他的变化,身上衣物也同样随之变化,成为了一套铠甲!
  除了人脸,脖子以下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头牛!
  “哦?宠修中的兽修一脉!有点意思!”城主笑道。
  “没想到半年不见,这孩子已经可以体化了,看起来,是真的长大了啊!”
  院长此时也出声道。
  不单单是身体的变化,更加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牛才南的气息一直不断的攀升,甚至已经隐隐压过了莫海车!
  院长此时向城主说道:“还请劳烦城主帮忙加固下场地!”
  “无妨,小事而已。”城主回道。
  说完一挥手,四道剑气出袖,瞬间便定格在了场地的四周,隐约形成了一个剑场一般!
  “看起来要恭喜英城主剑道大成了!”院长笑道。
  “言重了,只是略微习得皮毛罢了,我这剑道论起威力还远远不如院长呢!”城主谦虚说道。
  “城主太过谦了,众所周知,城主所习得困人剑可是师从…”
  “院长,咱们还是安心看比试吧!”
  城主突然打断道。
  院长并未生气,“嗯。”回了一句之后也便不说话了。
  现在场上形势一触即发,看起来莫海车应该是要动手了,有了城主的加持,即使他们发挥全力估计也打不穿这个场地!
  “看起来你又变强了!”莫海车说完这句,便持刀冲向牛才南!
  三丈之外,一股刀气转瞬便至,一道刀芒直劈向牛才南,只见牛才南右足抬起,朝着地面砸下,震出一圈黄色涟漪,直接化解了这股刀气!
  域之力!
  自成领域,域内我为王!
  称王级别强者必须领悟的一种能力,域力。但牛才南却以灵者之身领悟了域,单凭这一点,什么天才,在他面前,估计也只是个寻常人。甚至他都有机会去争一争“潜龙”榜。
  “还要继续吗?”牛才南缓缓开口道。
  “当然,就这么输了我可不甘心。”莫海车说完,左手放入怀中,摸出一物,是把短剑,剑身约有七寸长。
  “这是我耗尽一年时间研究出的一招,所以,至少让我赢你一次!”莫海车说完,闭上眼睛,刀剑之上缓缓缠绕着元气。
  牛才南并不着急,依旧在原地等着莫海车出招。
  场下。
  “这孩子不错,未来有机会让这历史留下他一笔。”城主微笑道。
  “城主谬赞了,这孩子只是努力罢了,未来只希望他能留在学院,说不定还要他继承我的位子呢!”
  院长话音刚落。城主便把刚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其实,这种人才,正是以后十年二十年后天宇帝国的中兴一代,如果能让他加入帝国,那么就连城主以后也能有不少好处。但是,院长既然这么说了,也算是婉拒了,城主也没必要非紧抓着不放。
  至于乐天他们这些看比试的学员,此时都在庆幸,如果在淘汰赛中碰上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估计都不可能赢。
  场内。
  莫海车刀剑上的元气已经熠熠生辉,全部都是蓝色元气,莫海车应该是水系元气,而反观牛才南,气息厚重沉稳,淡黄色元气应该是大地元气,从元气属性,莫海车就已经落了下风。毕竟元气之间也是相生相克。
  “接招吧!”莫海车大声道。
  “瀚刀决,这小子也很强啊,至少,他的领悟力已经不输对面那小子了!”
  城主接着出声说道。
  莫海车前脚一踏,身体极速前冲,以刀破开大地之域,短剑宛若海浪汹涌澎湃,直刺向牛才南的头颅。
  牛才南猛然睁大双眼,口中喊道:“地缚!”
  被莫海车所破开的大地元气,突然又重新凝聚,并且从四面八方将莫海车围住,莫海车前刺的短剑也被阻碍,他整个人都被这股元气困住,无法移动。
  “大地之域不重防御,更重困人,这是我新领悟的招式,大地之域,地缚!”牛才南缓缓说道。
  莫海车虽然被困住,但是依旧面带笑容,“厉害啊,老牛,但是,就这种程度你是困不住我的。”
  莫海车大喝一声,“开!”
  嘭!
  周围的大地元气瞬间全部炸开,而身在爆炸中心的莫海车身上缠绕着淡蓝色元气,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这便是灵者的强大,元气外放,附于形,可攻可守。
  “这是我最后一击了,你还能挡住,我便认输!”莫海车咬牙说出一句话,看起来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
  “来吧!”牛才南还是一样的语气,仿佛没什么能够撼动他的内心。
  只见莫海车拿起短剑和长刀,将短剑缓缓嵌入长刀所缺的一角内,转眼,刀身流畅,再无半点瑕疵!刀身大放光芒,淡蓝色元气不断流淌在刀上,像是刀活了过来一样。
  “我当时得到这把刀的时候,它威力太大,不得已,族内长老将它拆为两份,本来,至少也得将魂窍打开之后才能使用,但对你,不拼命是不行的。”莫海车缓缓开口道,刀身已经整个变为海蓝色,看上去,就像是用海水凝成的刀一样,刀身宛若游龙附体,但是三寸厚的刀却给人千斤重的感觉!
  “瀚刀决,瀚海龙斩!”
  莫海车左脚一踏,跃起一丈有余,双手提刀,迎面一刀斩!
  只见牛才南将大地元气全部聚在头部,其中以双角更甚,四足紧紧踏住擂台。仰头上顶,欲挡住这最后的一刀!
  砰!
  刀角相撞,被城主剑气保护的擂台从牛才南的四足下开始皲裂,场内两人相撞的气形成一股力,开始朝场外散去,就连在上座的城主他们,衣角都沙沙作响,学员们站着的更是皆被震退三步!
  在修行一途中,论力气,当以体修最强,如果是宠修中的兽修一脉,或许不弱于体修,但是器修论力气是绝比不过兽修的。但是,莫海车的这一刀,其中所夹杂的,是大海的力量,这一刀,乐天感觉到出来,自己决计挡不下来!
  此时,城主缓缓开口道:“这力道,即使不足十万斤,但也绝差不太远!”
  “没想到这小子力气还挺大,连城主的剑气都快压不住了!”院长倒有些理所当然的说道。
  再看场内,牛才南已经一足半跪,另一足被压入擂台三尺左右,但是,牛角却一点伤痕不加,反而光芒愈发的刺眼。
  莫海车的刀芒已经接近于极限了,牛才南突然发力,四足皆起,牛角直接前顶,莫海车只能用刀护住前身,但还是被牛角顶飞数丈,跌在擂台边缘,口中吐血!
  牛才南也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化为人形,在原地等他。
  许久,莫海车以刀拄地,缓缓站立了起来。
  此间,场内无人说一句话,大家都静静的看着他们。
  最终,还是莫海车先开口。“我败了,但是,下一次,我一定会更强!”
  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大遗憾,反而还带着三分战意。
  “随时候教。”牛才南还是只说一句。
  这时,城主也宣布了结果,但是并没有拉拢这两人,因为,牛才南未来可能是要继承学院的,而莫海车,从他将刀剑合一的时候,城主就已经放弃了,将一件灵宝拆分为二,背后能有这种手段的人给他撑腰,相信莫海车也没必要为帝国效力!
  观战席,一位坐在角上的学员突然嘴角上扬,像是在笑,却又有丝瘆人。
  “喂,纽贝,你在笑什么?”
  少年听到有人叫自己,先是转头看了女子一眼,愣了一下,接着轻笑道:“没事!”
  女学员也不在意,应了一声就继续看比试了。
  虽然莫海车败了,但是依旧入选了,因为他的强大毋庸置疑。
  下一场继续开始。
  …
  紧接着又比了几场,但都没有太出众的人,下一场,便是喀恺的战斗,他对上的是一名三年级的女学员,算是前辈了。
  刚一上场,喀恺便说道:“你是自己认输,还是让我送你下去?”
  那名女学员脸色显然是变了,这着实有些太看不起人了。
  她也不答话,只是双手迅速结印,看起来像是水系元气的武技起手印。
  喀恺并没有上前打断,而是静静站在原地等候,这种态度也未免有些太过于自信了,甚至有些自负!
  …
  “看起来像是水系中的强攻类型武技。”城主喃喃道。
  “看起来城主早就看穿了了啊。”院长一笑道。
  “还好吧。”城主回到。
  女学员终于是完成了法印,双手所结的是淡蓝色龙形法印。
  “水元奥义,海决,龙临破!”
  随着女学员这句话出口,印内飞出一条半丈粗壮的水龙,咆哮着冲向喀恺,元气激荡,只见喀恺右臂蓄力,身体微微后倾,做后弓步姿势,待到水龙到身前之时,突然出拳,甚至都没有用到一招一式,只靠拳劲便把水龙一拳打落在地,整个龙头已经完全破损,变为散水。
  全场震惊,就连稳重的牛才南都皱了眉头,似乎不太相信这个事实。
  “体修吗?”牛才南开口道。
  “不好说,但至少他身体绝对达到了灵者这一级别,至于有没有别的隐藏实力就不清楚了。”莫海车从旁边走过来搭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