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浩然正气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三八线
刘鹤突然道:“除非……多田骏已经看穿了我们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所以,他不急于构筑京畿道防线,而是先封锁我们前往平壤的道路?”
  
  蒋浩然一愣,他们的计划原本就是两路大军在平壤汇合,然后大军排头并进往南进攻,拉网式地解决朝鲜半岛的所有敌人。
  
  因为,远一集团军大部分都是在缅甸组建,经历的战役也基本上是以山地丛林为主,最擅长的还是丛林战,城市攻坚战的能力远比特战集团军差,武器装备方面也要差一大截,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合两部一路横扫。
  
  蒋浩然望着刘鹤足足有半分钟,明显对刘鹤的说法有些意动,但似乎一时间也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因此而犹豫不决。
  
  很快,蒋浩然的目光再次放在了地图上,地图中段一道虚线引起了他的注意,虚线并不明显,但从东至西贯穿了整个朝鲜半岛,而且,图上没有任何文字对这条虚线予以说明。
  
  但蒋浩然却看得心惊肉跳,突然脸色大变,疾呼道:“快,把庄小顺找来……不,庄富国也一起叫来。”
  
  冷如霜当即拿起了电话,刘鹤不解道:“怎么总座,这地图有什么问题吗?”
  
  蒋浩然看了刘鹤一眼,却并没有回答,一屁股坐在大班椅上,拿起桌子上的香烟和打火机,点燃香烟自顾地抽起来。
  
  刘鹤自觉无趣,也没有追问,讪讪地站着,也点燃了一根香烟。
  
  他哪里明白蒋浩然此时心中的惊涛骇浪。
  
  地图上这道并不起眼的虚线,实质是后世的“三八线”。
  
  “三八线”因为临近北纬三十八度而得名,是位于朝鲜半岛上北纬38度附近的一条军事分界线。
  
  但它的出现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时期,是盟国协议以朝鲜半岛上北纬38°线作为苏、米两国对岛国军事行动和受降范围的暂时分界线,
  
  北部为苏军受降区,南部为米军受降区。岛国投降后,就成为朝鲜半岛南、北朝鲜两个政权的临时分界线。
  
  而这条本不应该在这个时期出现的分界线很突兀地出现在蒋浩然面前,他能不心惊肉跳吗,他甚至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上并非自己一个穿越者,至少绘制眼前这张地图的人就是。
  
  不多时,庄富国和庄小顺急匆匆地赶来,人还没有站稳,蒋浩然就急道:“这地图是谁所绘制,现在人在哪里?”
  
  两人都有些蒙圈,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庄富国还是拿起地图仔细端详了会,道:“地图纸张还很新,线条也还很清晰,绘制时间不长,应该是两个月前送过来的这一批。但是,绘制一张图纸绝非一个人能完成的,而是一个团队,不知道总座具体要找的是什么人?”
  
  “我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参与者,或是能告诉我地图上这条虚线是什么意思的人,都行。”
  
  顺着蒋浩然的手指,庄富国望着地图也茫然了,显然,他也不明白这条虚线代表什么,马上命令庄小顺去找相关人员过来。
  
  任何战役之前,一张准确的军事地形图必不可少,就像岛国当年侵略中国之前,就已经绘制出了十分精准的中国地图,每个城市的街道、山川河流、丘陵、羊肠小道都无一不在列,岛军之所以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这恐怕也是他们的底气之一。
  
  据资料显示,当时岛国绘制的地图比例尺为50000:1,也就是地图上一厘米等于实际距离500米。这个比例尺精确程度到什么地步?这么说吧,当时米军、德军所用地图比例尺也仅仅只有30000:1,由此可见,岛军为了这场侵略战争,也是用心良苦。
  
  而蒋浩然,也绝对是一个严谨的人,准备攻打一个地方,战前准备从来都十分充足,眼前这张地图,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
  
  但从安排人员到测量绘制,一定是一场敌后的腥风血雨,也不知道有多少隐秘战线上的人为了它而殉国。
  
  中安局的办事效率无疑是十分高的,不多时,一个身着长袍的中年人被庄小顺带到了办公室,来人气喘吁吁,整个上半身全汗湿了,见了蒋浩然都有些手足无措十分紧张。
  
  蒋浩然这会倒显得不那么着急了,命人给来人倒了一杯茶,等他把气喘匀才扬了扬手里的地图问道:“老张是吧,你参与了这张地图的绘制?”
  
  老张接过地图看了看,很肯定地回答道:“对,从测量到绘制我都全程参与了,怎么,有误差吗?”
  
  蒋浩然并没有急于回答,只是面带微笑看着老张,怎么看也不觉得眼前这个长相平常的中年人像一个穿越者。
  
  但这却给老张带来了巨大的无形压力,三军总司令亲自过问一张图纸,那一定是图纸出现了巨大的误差,搞不好由此带来了无可弥补的伤亡,这对情报工作者来说,可是重大的事故。
  
  其紧张的心理不可言喻,额头上的汗珠瞬间滚滚而落。
  
  而这让蒋浩然更加确定他不是一个穿越者,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给他带来的压力,遂笑道:“老张,不用紧张,让你来就是弄清楚一个问题,这地图上的虚线是什么意思?”
  
  老张看了一眼地图,又看了看蒋浩然,道:“就这……”
  
  “对,就这。”
  
  老张如获重负,下意识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这条虚线并没有特别的任何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意义,但在苏联和岛国人老旧的地图里,它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叫做‘三八线’。因为处在北纬三十八度而得名。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条虚线,这还得从日俄战争说起,1896年,日俄密谋瓜分朝鲜,岛国曾向沙俄秘密提出以三八线为分界线。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沙皇也曾做出决定,俄国只控制三八线以北,三八线以南尽归岛国,但这两次划分均因双方利害冲突而未能实现,后来……”
  
  蒋浩然已经无心听下去了,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他还真不知道,三八线的说法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了,这也难怪,他所了解的三八线只是因为朝鲜战争,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学、中学课本里的知识,哪里有这些长期潜伏在半岛的特工详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