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山 > 第一百零一章 站炉子

  一早就回到农场的于飞发现,以现在的天气想在外面悠哉的躺着是件不怎么愉快的事情,想了半天终于想到小时候村里红白喜事用到的站炉子。
  老是待在屋里也不是办法,要是搭两个站炉子,烧上火,一边炖上大骨头肉汤啥的,一边烧水,除了吃随时还能有热水喝,最主要的是,可以拉着躺椅待在炉子旁边。
  站炉子是于飞老家的叫法,实际上就是用砖头垒起来的土灶,外面用泥糊上一圈,留出通风口和灶口,烧柴烧煤都行。
  小的时候,糊站炉子就意味着有好吃的,而且可以持续几天的那种,那时不像现在请客吃饭,随便到哪个饭店订上几桌,吃完就走的事情。
  哪怕是在农村,现在都时兴起来流动饭店,只要你跟老板说几桌客人,不用你操一点心,到办事的当天,流动饭店会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包圆了。
  在那个时候只要谁家有个红白喜事,半个村庄的人都来帮忙,请一个大厨,按照他的吩咐提前两三天就开始买菜买肉买鸡鱼啥的。
  女的负责择菜洗菜,削皮一类的工作,男的则开始借桌子借板凳,借盘子啥的,因为大厨只带自己的一套做饭的家伙事,其余的都是主家想办法。
  要是主家准备的菜式比较多,而盘子有没有借到很多的时候,宴席当天几个帮忙端菜的就会开始折盘子,这个折的意思就是看桌上有吃完的空盘子,收回来,交给负责洗碗的,洗好后再次盛菜上桌。
  犹记得那个时候借到谁家的桌子板凳都在下面写上谁的名字,以免还的时候会还错了,包括现在许多家里的桌子板凳下面还有各家人的名字,只不过慢慢的变模糊了。
  到了办事的前一天,在主家院内找一个空地,用塑料布搭一个建议的棚子,然后就在下面支起站炉子,火烧起来以后,厨师把大锅往上一架,开始了各种准备。
  许多女人帮忙切菜剁馅子,改焯水的焯水,该过油的过油,炸肉丸子,红烧肉,整鸡,整鱼,整肘子,整个村庄都弥漫着一股香味。
  等到晚上的时候,该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主家会提前摆几桌,让大厨师和今天来帮忙的先吃上一顿,然后小孩子就该上场了。
  他们在站炉子之间来回的穿梭,然后在大人们的一阵笑骂中一个个吃的是滚瓜溜圆的。
  第二天办正事的时候,从站炉子上源源不断的产出各式各样的菜肴,大人们忙着帮忙端菜递茶的时候,于飞就喜欢在站炉子边待着。
  站炉子旁边放着一个大案子,大厨把炒好的菜倒进一个盆里,由几个手脚麻利的妇女分盘,不小心多出的那一部分就会落入几个人的肚子。
  所以在于飞的印象中,站炉子永远都伴随着温暖还有………………好吃的。
  ……
  “想天天大块吃肉不?”于飞对刚从药都回来的奥伟说到。
  奥伟一脸警惕的望着他:“有啥条件不?”
  “没有啥条件,爱吃吃不吃拉到。”奥伟的表情让他很受伤,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奥伟立马换上一副狗腿子专用表情:“吃吃吃,怎么不吃呢?你说需要我干点啥?”
  “去,先拉一车砖去。”于飞对他挥挥手说到。
  “……”奥伟一脸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的表情。
  “哦,用那个拉牛粪的车就行。”于飞见状解释道,要不然这货肯定会想着拉一大车回来。
  “哦,那行。”听到只需要用小车拉就行,奥伟的表情立马阴转多云。
  上次盖房子没有用完的转头还有很多,只要过去拉一点就能每天吃上肉,这活很划算。
  奥伟去找小车拉砖的时候,于飞也没有闲着,把凉棚下面清理了一下,待会就把站炉子给支到凉棚下面。
  见于飞在凉棚下忙活,张老头走了过来:“你跟头驴瞎子一样,在这瞎转悠啥呢?”
  “这不是天冷了吗?我打算在这弄个站炉子,烧茶啥的不也方便吗?”于把凉棚里面的桌子搬了出来。
  张老头听后撇了撇嘴:“想烧茶啥的,那不是有烧水壶,实在不行还有煤气灶,你要是真的闲着没事干屋里面还有烧柴的锅,非得费那劲干啥?”
  “那不是还得往屋里跑吗?在这多方便,等再冷点用塑料布围上三面,南边留着晒太阳,多舒服。”于飞说到。
  “你就瞎折腾吧。”张老头背着手走了。
  “让让。”奥伟拉了一车砖过来了,直接推进凉棚里面,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冷的天头上居然冒汗了。
  奥伟看于飞拿起砖头在那比比划划的,可就是没下手,忍不住说道:“你到底会不会啊?”
  “我不会你来啊?”于飞这会头上也有点想冒汗,对于支站炉子只有儿时模糊的记忆,这会真干上了,反而有点无从下手。
  看了一眼在旁边等着看笑话的奥伟,没好气的说到:“去和点泥来。”
  “啊!”这回轮到奥伟傻眼了,看了看自己的手说到:“这大冷天的你让我和泥,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你是不是傻?”于飞说到:“谁让你直接用手和泥了,你不会用铁楸吗?”
  “噢哦哦!对哦,我一直没转过来弯,看你用手,就下意识的以为我也要用手。”奥伟嘿嘿的笑道。
  “就你那脑子用撬棍也别不过来,赶紧去和泥吧。”于飞对他挥挥手说到,把这家伙赶走,自己好慢慢实验一下,不然丢人就丢大了。
  “好勒!”奥伟没在意他的调侃,反正都已经习惯了,跑到仓库里面找了一把铁锹就往地里去了,那边犁好准备种桔梗的地里土已经酥软了,倒点水就能用。
  “别忘了往里面掺点麦秸,一定要和匀。”于飞冲他喊道。
  “哦,知道了。”奥伟回应了一声。
  看他开始东张西望寻找起来,于飞就把目光收了回来,农村现在虽说用煤气的很多,但蒸馍啥的依然会使用土灶,所以像麦秸这类易燃且零成本的燃料有很多。
  先在地上用砖给平铺了一层,然后把转平身竖起来摆了一圈做底,每块砖之间留出一拳的距离,上面就开始用砖平躺着一圈圈的往上垒。
  一边垒一边慢慢的往里收缩着,最终垒的差不多到他腰部的时候,形成一种窑口的形态,下粗上细,于飞左右看看,又跑回屋里找了一个锅放在上面试了一下,完美!!!
  把锅拿掉放在一边,伸头往灶口里面看了看,似乎少了点什么?一拍脑门,想起来,少一个篦子,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土灶内部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面是烧柴火的灶膛,下面则是盛灰的地方。
  中间用一个篦子隔开,上方灶膛里的柴火燃烧之后产生的灰烬,会掉落在下面盛灰的地方,上面腾出来的空隙又可以填进新的柴火,而篦子下方的空间又可以起到通风的作用。
  早期是用几根铁棍焊就的,不怎么禁烧,后来就开始使用钢筋焊成的,等到你想换个新灶台的时候,篦子依然可以使用。
  于飞在仓库里找了几根盖房子剩下的短钢筋,把刚刚垒好的站炉子又给扒开,在离地面大约一尺高的地方用钢筋搭出来一个篦子的形状,然后把灶门和上方的风口留出来后就开始往上糊泥。
  “去弄点劈柴过来,烧一下试试。”于飞一边糊泥一边对奥伟说到。
  “哦哦哦!”奥伟似乎才反应过来,看着于飞的手在自己盛来的泥里面来回的胡拉着:“哥,你不冻手吗?”
  “正值火热的时刻,哪能说冻手的事。”于飞还在奋力的往炉子上糊泥,尽量使它密封一点。
  ……
  当站炉子里面的火升起来,灶身开始冒水蒸气的时候,于飞得意的接受了奥伟的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