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第一的我只好做大侠 > 第五十五章江山江湖·十面埋伏 大章
“打架咯!这里有人打架咯”,混乱间食客们起哄掀桌逃散。
  罗缪只听得老板的心痛尖叫。而那些混吃的人早都乘乱跑了。
  门口那苦力居然又绕了回来看着笑。罗缪走过去把颤颤巍巍的老板从柜台后拉出来,塞了十两银子给他,抬眼打望,那瘦削却灵活的苦力慌忙跑开。
  而王元姬也已掀桌出剑。因为是隐藏身份,她自然不能用自己的独门武学【星辰傀儡气】,好在成德镇财雄势大,江湖上千金难求的秘籍,节度使府中多在多有。现在她用的就是一路大路货的剑术。
  刀剑飞劈打来,所到处墙倒屋塌、木桌灰飞烟灭,王元姬冷笑出剑,招招凌厉沉着显然占上风。洛鲨骊也心痒难耐的加入,二女以寡敌众,从容在小空间应对,闪身,化招出式,剑峰点得刀身碰响脆动,火花四溅,这桌彪形大汉虽也有功法,却是二人虽然掩饰路数,但名门之后武学智慧非凡,化腐朽为神奇的剑术震得他们连连退后。只不过口舌之争,她们不愿意杀生害命,否则对方早就死无葬身之地。
  “今日算是有眼不识真人,见识你等招式都是一时才俊!何不报上名来”,为首之人勉强笑着。
  洛鲨骊要说话,王元姬却是抽剑凛然冷笑:“你藏头露尾就一定要我们报,啊呸!凭你们的态度,不配我们报姓名!”
  为首的人皱了皱眉,突然道:“我认出来了。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黑风山雌雄双煞!堂堂魔道强者,居然杀无关之人,果然是蛇蝎心肠。大伙儿对付这种魔头,没有什么道义可言。杀之便是替天行道。一起上”,看他振振有词,一脸鄙夷地望着两个女孩子。罗缪差点儿信了。
  “对,孟兄长说得在理。好一个替天行道,不过今天我们兄弟没吃饱……啊,酒菜里有毒,好魔女妖男,你们乘人之危!还把平民百姓拿来做挡箭牌。今日我们兄弟有死而已,不忘侠义本色”,几个大汉说完还不忘大笑几声,自然是有心要气对面的女子。
  不等两个女孩子(?)反应过来,“杀!”
  “杀杀杀!”
  江湖客寄希望于对方被激怒,展刀再杀,但王元姬、洛鲨骊两女(?)一个见多了人情冷暖,一个初识江湖鬼蜮,冷笑打剑破招,只剑气震得屋中一片狼藉。然后,没有然后。
  罗缪一回头,顷刻间只见这食店已经一片狼藉。一众江湖客很有经验的抱头鼠窜。
  “得饶人处且饶人”,罗缪无需动用【白云烟】,只是一扫老店门槛,四周围看的人指指点点,他很无奈。说好的社会调查呢?
  洛鲨骊却是兴高采烈。帮着王元姬补上一脚把地上两个被拦下的大汉踹晕道:“饭可以多吃,没实力骚话少说,可是你们先惹我们的!活该被揍!”
  “对!大家见证!是他们先动手的”,王元姬也得意的道,这可能是她练武后第一次亲自动手。
  此时又闻得路上一头风尘烟动,伴着衙门的锣鼓声和人群的一哄而散,三人是知道衙门的人要赶来了。
  罗缪当机立断,“走,离开这里,离开这是非之地!”
  “为什么,几个小民壮而已!”
  洛鲨骊不甘心,不明白为什么罗缪会说出这么一句让人疑惑的话。
  王元姬却是接受过帝王学教育,明白罗缪的意思了。如今的河朔三镇,朝廷、藩镇、江湖势力犬牙交错,已经乱了,怕是一场很大的风暴即将到来。朝廷强者和河朔三镇强者领军,加上各派浑水摸鱼,终究会有一战!一件小事,可能就卷入风暴眼。
  甚至这些老百姓,作为底层的人,都能感觉到风雨欲来,这种压抑的氛围,不仅笼罩在所有百姓的心间,同样也充斥在她的思维中。实际上算是‘私奔’的她,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相较于她,罗缪考虑到的更多,不为别的,就因为刚才那些人熟练的口号。
  “为什么你们栽赃陷害会这么熟练啊!你们指鹿为马过多少次了啊!?
  这也让罗缪隐隐猜到了什么,所以此刻他淡淡地看了眼洛鲨骊,摇了摇头,道,“其实在我看来,你们任何一个一剑在手,对付他们不成问题,但是我们的事业,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做事必须要谨慎小心,日后你们会明白的,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强者,而是人心,要分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你是说他们的谣言”,洛鲨骊也是冰雪聪明,一怔,有些惊讶道。
  罗缪点了点头,道,“有些时候,扣黑锅也要讲究方法,不是什么人都懂得这些门道。此次看上去是我们大获全胜,但是实际上,却是惹上了一窝蜂。你看着吧,麻烦,很快就会来的!”
  远远听见客舍老板中气十足的哭号:“真是天降横祸啊!我招谁惹谁了。都是你们这些江湖人,一天到晚就只会想到杀杀杀,一天到晚只会到处奔去参加什么盛会、追逐什么争锋,然后为着你楸啥争个你死我活。有事没事砸了我的店,杀了人家,人家说不定过了几年就回来报仇,又死上几个砸了我的店,再过几年死剩的那个又找报仇的那个人报仇,又死上几个或者砸了我的店……
  就这样周而复始地杀人报仇砸店,你们不累吗?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在这个世道中就是一堆蠹虫!别拦我,我受够了”,旁边茶酒博士赶紧堵嘴。
  恩怨结下了,也是覆水难收,可是。
  “痛快呀!最好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王元姬只仰天哈哈大笑。罗缪摇头不止,此时才知道这少女被压抑太久有多么疯颠,虽然是其他人先挑衅的,还真是盼着打架了。
  “洛鲨骊,不知道你姐姐那边如何了”,罗缪叹气,准备暗示她。
  洛鲨骊骄傲笑道:“姐姐才不要我们担心。放心,罗大侠,怎么你比我们女……还婆婆妈妈!”
  “对啊对啊,江湖行路就要潇洒,不要那么小家子气嘛小洛!”
  “你个死丫头叫谁,我比你大”,洛鲨骊怒瞪,俯视装老成的王元姬。
  “是的小洛,好的小洛”,王元姬依然闪忽着大眼睛忍笑的不怕他。
  罗缪摇头,这两个活宝真是够他受的。慢慢来吧,谁没犯过幼稚病呢!
  三人继续往下处落脚点而去。天慢慢暗下的时候,却是行到小路尽头,黄昏把前方竹林照的一片辉煌,满地的竹叶使奔过时溅起阵阵黄尘飞散。
  这时候三人都发现不对劲。不过。
  “王元姬,你不是本地人吗?”
  “许多本地人还一辈子没出过家门呢,我好歹还曾经代替父……辈去过前线,不过,大军……江湖人都是逢林莫入!”
  罗缪皱眉。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糟糕的基础建设,让部队通行、就食、展开受限制,以至于一场大会战往往是由千百人精锐交战的结果所决定的,无论是朝廷还是藩镇都建立了类似于神策军、牙兵都的特种部队,因而江湖人的地位无形中被抬高了。
  罗缪相信,这才是江湖只是江山一隅的真意。否则除了占比不高的【神境】,武林高手也是血肉之躯,自然不能每个人都是万人敌。所以他的社会调查权重很大的,是普通江湖人的生产方式。不过,这些调查对象,似乎不那么友好!
  只见暗中四周数把飞刀随着竹叶射飞。
  麻烦来的还真快,但罗缪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洛鲨骊皱眉同时出手射出剑气震开飞刀,王元姬飞身而起一剑扫飞飞刀,“来者何人?为何埋伏暗杀我们”,人行江湖,既然这般出杀手了……即便不知道是不是冲着他们而来也是不能善罢甘休。
  风动、人动,只见对面落下六个从头到脚一身碧衣的杀手。
  只当首一人长剑怒指道:“飞刀门十面埋伏,只找罪魁祸首,不相关人等我们不杀,小白脸,你多行不义,头颅今日我们得拿走!”
  “根据我的经验,你说什么”,罗缪讶异,这江湖恩怨居然是找他的。这是逻辑思维中几乎不存在的可能性?看两个女孩子已经叽叽呱呱笑起来了。
  那几人看他说话,似乎是知他为正主,便也不再多话,只道:“江湖恩怨!怨不得我们!杀”,说完六位杀手都飞杀而来。
  然后突然转向。
  “喂喂喂,说什么飞刀门,明明是用剑的!”
  这样子突然的刺杀,两个女孩子虽然不是第一天行走江湖还是第一次遇到,惊异间抽剑,这卑鄙的杀剑已到身边。
  江湖就是这样,杀机和爱情一样突如其来。
  六个人。
  二对一。
  合击杀一个!
  六人都是围杀要害,毫不留情。王元姬同洛鲨骊见得这出招夺命之事态,危机顿起,两人也暴动内气拼杀而来。
  但这六位绿衣杀手身法了得,速度惊人,罗缪惊觉他们虽然卑鄙却是剑术堂皇大气,同时也是如出一辙。显然是师出同门。
  无需动用【玫霞荡】,也知道这些莫名来者的杀意浓厚,要命而为,罗缪只觉他们一击失手并不远遁,而是力道越发的加重,动作也越发的快速,每每对准他头胸要害,侧身闪过一剑,那对着后背心之剑又是配合无间的刺来。显然刺杀不是他们主业,强攻才是。
  却不知对方也是顿感吃惊,这竹林间本是张网待鱼虾,没想到来了个大鲨鱼和两条美人鱼,猝然临之而不惊,分明都是游刃有余。
  剑气呼转,相互辉映,若织成一片网结三人于其中,密不透风,处处杀招。
  罗缪始终没施展真实本领,纵然来者剑杀越发的猛烈,却被他闲庭信步逼迫身影无法周旋,花叶飘飞,落脚处片片断碎。却是眼前少年身形飘忽足下无痕。
  罗缪想了想,为了入乡随俗,把自己改变摩擦力的行为归类为轻功比较合适,哦,叫【踏星摘月步】就不错。
  其他两处战场,此时王元姬最初经验不多招架艰难,之后生怕拖了后腿,已随时准备放出人偶军阵护驾。
  洛鲨骊境界高,身法也是猛然劲动,杀入双人之阵。
  虽然是来者凶猛,招招默契,却是已经不够看。
  “运功催谷,继续杀!没收到这异端的血颅,今日不得有一人出林”,为首人下令,余下诸人再次围杀,这次是下了决心的殊死搏斗,同时高呼声声:“血祭血神、颅献颅座、今日舍己从龙”,每走一步,身后就会留下完全深浅如一的脚印,显然这些武者,不知为何抱着必死的决心!
  竹林中不知从何处刮来了阴风,但每次绕近他们的身体,就会恐惧地避开,在他们身体上,缠绕着均匀地缠成一圈一圈的血腥气,连阴风怒号也对他们敬而远之。
  五人散开,在他们中心是已经坐地运功,头颅冒出蒸汽的杀手首领,没有一人伸手牵拉杀手首领或用气吸引,可杀手首领就奇迹般地跟随着五人的脚步,自行移动。
  吃一堑长一智,洛鲨骊已经恢复了正常战斗形态,观望着,叫道:“这五个人武功堂皇大气,可是身上血腥气好浓,比我们……比传说中魔道的气息更恶质!”
  王元姬语气像剑锋一样森冷地道:“五个用魔功催谷的武者,真奇怪,这五个人会用【神意】,而且配合的很好!似乎是……松林寺一脉!”
  洛鲨骊惊讶地望了罗缪一眼道:“你怎么知道了!”王元姬闭口不言。
  罗缪摇摇头,知道少女应该是因为灵泉寺的缘故担心被识破,说起来,她们两个还是有仇。
  他同时将虚按在竹林地面上的手收了回来,事实证明了王元姬的判断,阴风再肆虐也无法将力量透入地底,只有这五人身上的血腥气能透入地下,罗缪正是用波动透入地底探听地底磁场的动静,从而判断出对手的动向。不过他用以探测的波动,无法渗入以杀手首领为中心,以五人到杀手首领的距离为半径展开的【神意】。而且对方内气强弱程度完全一样这一点也很奇怪,和流水线出品的很相似!
  洛鲨骊沉吟道:“这些杀手之前应该比一般【超凡】境界强者要强的有限。大概是用了什么秘法提升到【神意】境界,不知道什么来历!”
  “这种【神意】似乎是密教一系的‘曼荼罗’之属”,王元姬突然道,曾经被作为继承人培养的她,对天下各个势力消长极为关心。“古时的人们为了防止【六天故鬼】的入侵,修持时就修筑起各种道坛,在土坛上修法。
  丹道自然是请动‘五岳真形’。浮屠一派则是邀请过去、现在、未来诸真如亲临作证,并在土坛上绘出他们的图像。由此构成了后世登坛作法的基本框架,演变出多种形式和类别的阵图。其中密教一派的曼荼罗作为象征大千世界结构的本源,是变化多样的本尊神及眷属众神聚居处的模型缩影,这一派武者的【神意】都是由此而来,而且他们有一种投机取巧的法子继承先人功体和【神意】。
  这一尊看似是不空羂索神变须弥山城,以护世四天王拱卫于须弥山,布下娑婆欲界第一叠劲,内蕴郁单越、弗婆提、阎浮提、瞿耶尼四大洲,此所谓“须弥四洲”,又有七海环绕让力量生生不息,反复增幅!但自从松林寺被朝廷灭佛之后,这仪轨应该失传了才对!”
  洛鲨骊骇了一跳,本来江湖上哪来这么多好手,她也只是猜测对方摸着某个大门派的边儿的附属。想不到还是低估了这些人,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比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神境】强者更难得,而且还是失传的一派?
  罗缪则忙着分析,缄口不言了。如果萧媚九在此,应该有更多感悟,在物理学中,有一种奇妙的共振原理,当多人发出相同频率的波动时,会造成波动十倍甚至上百倍的破坏力。
  某个世界上,曾经有一队士兵经过钢筋构造的坚固大桥时,由于列队脚步过于统一,导致坚固的大桥也被震塌,士兵们全部落水淹死。萧媚九的【神意·弦外之音】就是基于这个原理。
  六人气息完全相同,从罗缪感应到的信息按照这个世界的常识来看,碧衣众五人和杀手首领构成的曼荼罗【神意】是导致基本粒子坚固的‘【神意】’。仅靠【神意】产生的效果就足够推动杀手首领聚齐开大招,不需额外耗费他们的气。由此看出,至少他们还是能够有针对性运用【神意】的,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来,看起来不是单纯的杀人魔,但罗缪的思维中微微有一丝兴奋。
  在罗缪看来,一名通晓【神意】秘密的武者,比五十名肌肉猩猩加起来还更有价值。他的脸依旧不见一丝表情,然而一侧的王元姬却感应到了‘主人’内心的兴奋,微笑起来。
  罗缪让两人稍安勿躁,独自向绿衣人们迎去。
  绿衣众五人众依旧在稳步布阵着,阵中首领突然挥手道:“等等!”
  事实上在他说话之前,五个人就已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杀手首领也睁开了眼睛。
  他们全都看见了如同闲庭信步的罗缪,在罗缪身上,他们感应不到磅礴的气。可是为什么?在狂虐的阴风中,罗缪的身上没有留下一片竹叶的痕迹。
  五人围成的曼荼罗【神意】,从来是运转如意,如同一面坚硬的盾牌,多么肆虐的阴风,也会在盾牌上被弹开。然而远方屹立的罗缪却像一柄利刃一样,风中如刀片的竹叶在击打到罗缪身上之前,就已经被无坚不摧的波动破成齑粉。
  虽然孤身一人闯阵,但屹立在那里的罗缪,就像一片浩瀚的星河一样。让五人感觉纵然自己的气再犀利,也会像大瀑布冲入海洋一样,溅起强烈的水花后就再也不见踪影。他们当然不知道,微观世界的粒子具有双重属性,粒子性和波动性。你如何在大海中狙击一滴水?
  同样,一滴水只有放进大海里才永远不会干涸。执剑人,只有当他把自己和壮丽的事业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最有力量。
  绿衣人们无法理解,他们只知道,这种无力感,让他们一瞬间回到了二十年前那炮火连天的岁月。未战先怯,对所向无敌的绿衣众而言,那还是第一次。五人努力维持住【神意】气势的坚固,和首领凭借【传音入密】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着。
  “要动手吗?你们眼拙,难道脑子也进水了。对方根本不是情报中的那个小白脸!我就知道他们靠不住!”
  “忘了传闻吧,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毁了节度使府邸,击倒过关斩将三大强者还能和节度使谈笑风生的人!”
  “之前说这是无稽之谈的不也是你!”
  “他强任他强,我们空中松林四大金刚什麽时候退缩过!”
  “可笑,没退缩的人都死在二十年前,尸骨不存了!现在的只是日暮里的四个孤魂野鬼,别人捧杀你是四大天王,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根据之前的报告,罗缪只是意外介入,不是刻意针对日暮里,好像天灾人祸一样。我们的任务是到处杀人夺颅,同时查清朝廷和成德镇对峙的异样情况好浑水摸鱼,途中接的私活不在任务范畴内!”
  “那我们装作没看见,继续转进!他总不会来赶尽杀绝吧?”
  “就这样好了!”
  “本来就是,我早说不好接私活!”
  五名碧衣众和杀手首领再度缓缓移动起来,很快经过了罗缪的身边,让全程监听他们【传音入密】的罗缪有着极大荒谬感地道:“站住!”
  五名碧衣众警惕地站住,让首领问道:“什么事!”
  罗缪诚心诚意的问:“能告诉我,你们的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吗?”
  此言一出,他就听到了身后洛鲨骊和王元姬的同声叹息。
  根据他的经验,这通常是无意中触犯了原住民的某种忌讳的表现。
  而面前的敌人反应更大。

Ps:书友们,我是智慧船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