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意外佳人来
    “子厚,恭喜恭喜。”
  
      “你在里面挥洒自如,害我跟文生在外面担心的够呛,多亏是有惊无险。”
  
      朱平安一出刑部衙门就看到了等在门外的王世贞和张四维,两人笑着走了过来,在朱平安肩上一人轻轻给了一下,然后三人相视一眼,在一起呵呵笑了起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世贞和张四维一直在外面等着了,中午的时候也只是让随从送了些便饭。说实话,两人在外面为朱平安担忧不已,尤其是在严世蕃走进刑部衙门后,两人担忧更是倍增。后面座师徐阶进了刑部衙门后,两人的担忧才稍稍减了些,想着公堂看着座师徐阶的面子,在惩处朱平安的时候,多少也会手下留情一点。
  
      至于今日的结果,他们两个是万万没想到的。陈情前,朱平安说他已经准备好了,让两人不用担心,他们两人都觉的朱平安是安慰他们。
  
      没想到,朱平安不仅是说说,而且真做到了,还做到两人想都不曾想到的地步。
  
      如此,当浮一大白。
  
      不过可惜有公堂的禁足令,而且再加上身后还有数个锦衣卫不近不远的跟随,所以聚餐什么的是不行了,只能等到陈情一案结果公布了之后了。来日方长,也不差这一时片刻。
  
      于是,朱平安一行人边走边聊,一路往临淮侯府而去。
  
      快走到公侯街时候,朱平安心跳莫名加了几分,很奇怪的感觉。
  
      心血来潮似的。
  
      好像临淮侯府有什么在呼唤自己一样。
  
      “怎么了,子厚?”王世贞见状问道。
  
      “没什么。”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并不在意,或许是走的急了,心跳的有些快了。
  
      拐进了公侯街,临淮侯府也就近在咫尺了。
  
      忽地有些陌生的感觉。
  
      临淮侯府门前一溜的人,丫鬟老妈子,管家还有家丁,一二十人在大门口翘以盼。
  
      “小姐,小姐,姑爷回来了......”
  
      远远的听到一声耳熟的声音,就看到门口有人迎了过来,侯府门口也热闹了起来。
  
      虽说侯府众人对自己态度不同往昔,可是也不曾如此热情过......朱平安狐疑的被迎到门口。
  
      然后
  
      就被人群中最为耀眼的那个俏人儿吸引住了目光,她盈盈立于门口,身着淡红色月华襦裙,素金色镶了宽边,衬出一股子贵气;衣上绣着红色的梅花,耳边挂着东珠吊坠,衬的脸蛋愈光彩照人,漆黑如墨的眸子灵动有神,朱唇不点而赤,美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站在那
  
      唇红齿白
  
      且妖且俏
  
      如此绝世佳人,就像是仙女下凡一样,说不出的娇美,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呃
  
      朱平安一时间,怔在了门口......
  
      “夫君回来了。”
  
      俏人儿轻轻一笑,盈盈一礼,领着几个丫头老妈子迎了过来,浑身透着一股子大家闺秀的味儿。
  
      人美声甜,声音如百灵鸟般悦耳动听,令人如闻仙乐,说不出的舒适。这一声夫君,唤的人骨头都要酥了。
  
      夫君?
  
      朱平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总是反应不过来自己已经跟李姝结婚了,总是感觉像做梦一样。那年那个傲娇臭屁叫着自己穷酸癞蛤蟆的腹黑丫头,竟然成了自己的媳妇,想想总觉的不真实,如烟如梦......
  
      在王世贞和张四维两人看来,朱平安这就是欢喜的痴了。怪不得刚刚快进公侯街的时候朱平安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原来是知道今日娇妻从老家归来。
  
      小别胜新婚嘛,懂的,懂的......两人相视一笑。
  
      听了张四维和王世贞善意的笑声,朱平安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脸不由红了,简单介绍了一下张四维和王世贞以及刘牧刘大刀等人。
  
      李姝低着臻,纤纤玉手放至左腰侧,微微屈膝与几人见礼。
  
      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拱手还礼。
  
      刘牧刘大刀等人口称见过主母,行礼问好后,被临淮侯府的管家领到了一旁。
  
      “子厚,如此良辰美景,我们就不打搅了。改日再补上你们的新婚贺礼。”
  
      张四维和王世贞笑着打趣了一句,就拱手告辞离去。
  
      他们在心里为朱平安感到高兴,在他们眼中,李姝这个临淮侯府的五小姐,是标准的大家闺秀,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子贵气,而且对子厚很上心,门口的火盆还有柚子水等等都已经备下了,是个贤惠有心的。如此绝色佳人,夫复何求,朱平安是走了桃花运了。
  
      小两口新婚重逢,定然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所以张四维和王世贞很有眼色的告辞离开了。
  
      “咳咳......你回来了,怎么不在家多待几日。”
  
      众目睽睽之下,朱平安看着近在咫尺的佳人,心跳有些加,上一世没谈过恋爱的他,经验值太低了,平日口齿伶俐的他,如今却不知如何开口。憋了半天好不容易说了句话,才出口就后悔了,好像说错话了,这话说的好像不待见人家似的。
  
      “怎么,不欢迎啊?”
  
      李姝撅起了红红的小嘴娇嗔道,气若幽兰,眼珠灵动,顾盼之际,自有一股精灵俏皮的神气。
  
      “咳咳......没有,没有。”朱平安急忙解释。
  
      “你道我想来啊......爹爹生意繁忙,在家不过几日就去南方主持生意去了。婆婆担心你一人在京城没有照应,担心你吃不好,担心你穿不好,就催我来了,我执拗不过只好来了。”李姝瞥了眼面红耳赤的朱平安,傲娇的翻了一个白眼,娇声嗔道。
  
      一旁包子小丫鬟闻言,低头看着脚尖。
  
      好像老爷的生意也没有多繁忙,是小姐说要南海的珍珠粉美容,催促老爷去南方采办珍珠的。
  
      不过,小姐说的,肯定是有道理的,包子小丫鬟低着的小脑袋,用力的点了点头。
  
      朱平安看着李姝微微笑了笑,从包子小丫鬟神色中,多少能猜出一些来,不过没有点破李姝的话。
  
      “喂,你笑什么?”李姝冲朱平安撅起了樱唇。
  
      “咯咯咯......姑爷肯定是看到小姐,高兴的合不上嘴了,是吧姑爷。”包子小丫鬟在一旁咯咯笑了起来。
  
      “再混说,仔细你的皮。”李姝娇嗔一声,伸出纤纤玉手捏了捏包子小丫鬟婴儿肥的脸蛋。
  
      “嘻嘻,奴婢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包子小丫鬟狗腿子的求饶道。
  
      嬉笑过后,老妈子过来请示李姝,姑爷是否跨火盆了,李姝点了点头。然后便有一个管事,持着数根燃着的木柴走了过来,将其放入古铜色的火盆中,很快火盆里放着的片好的干燥檀木就燃了起来,白烟袅袅腾腾的升起。
  
      “姑爷,该跨火盆了,去去晦气。”包子小丫鬟扯着朱平安的袖子催促道。
  
      “怎么这么多讲究......”朱平安摇头笑了笑。
  
      “快跳!”李姝撅起小嘴,露出了小虎牙。
  
      朱平安只好微微笑了笑,用手撩起衣摆,一大步从火盆上跨了过去。
  
      “跨火盆,霉烧尽,红红火火,顺顺利利。”老妈子在朱平安跨火盆的时候,嘴里念叨着。
  
      接着
  
      门口的管事便将挂着的两盘红鞭炮,点燃放了起来。
  
      噼里啪啦
  
      一阵作响。
  
      或许女生都有些害怕鞭炮吧,李姝也不例外,跟包子小丫鬟等人低着头,捂着耳朵躲着。
  
      就在这时
  
      一双温暖的手覆在了李姝手上,帮李姝捂住了耳朵,将她的脑袋按在怀里,将鞭炮声音挡在了身后。
  
      李姝看着熟悉的衣服料子,并没有躲闪,只是轻轻哼哼了一声,好像表示不乐意似的,嘴角却是绽开了一抹笑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