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出府
“翰林院侍读朱平安弹劾赵大膺一案,现已查明,赵大膺杀良冒功证据确凿,残害刘家村老幼妇孺五十九口,冒充鞑靼首级献功,蒙蔽上听。兵部左侍郎赵虬等人为赵大膺遮掩,视法纪为儿戏,无大臣体,依律论处。朱平安弹劾有功,着兼任内阁司直郎;然妄视通缉,言行失检。功赏过罚,翰林院侍读朱平安,着罚俸一年......”
  
  朱平安将手里的公文放在桌上,脸上肉疼不已,对罚俸一年耿耿于怀。本来俸禄就不多,现在又被罚了一年俸禄。
  
  “怎么罚你一年俸禄,像割你的肉似的。”
  
  李姝红润的樱唇微微向上杨着,娇嗔了一声,调侃起了朱平安,水汪汪的眸子眨了眨,清澈的如同浸泡在水里的水晶一样,还透着一股子妩媚。
  
  清纯和妩媚在李姝身上恰到好处,融为一股极美的风情,让人难以抵抗。
  
  李姝这个小妖精。
  
  任是朱平安了解李姝的每一寸肌肤,在李姝这股风情下下,也有片刻的失神。
  
  “云蒙县通缉本身就有问题,况且不知者不为罪,哪有罚人一年俸禄的道理。”
  
  朱平安回神过来后,撇了撇嘴,不是自己小气,而是现在自己可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自己都已经成家了,作为男人,自然得肩负起养家的责任。
  
  虽然自己身上还有百十两银子,但是可以肯定,对于养家而言,这点银子根本就不够用,用杯水车薪这个词都不夸张。
  
  李姝这丫头自小就被李大财主,不,被岳父娇生惯养的,即便是大明公主享受的资源,估计都比李姝多不了多少,甚至还不如李姝享受的资源。
  
  别的不说,就是李姝每个月用的胭脂水粉,至少都得十多两银子。更不用说李姝的衣服首饰了。另外,家里的这些丫头护院吃喝嚼用,也都不是小数目。
  
  本来俸禄就不足,这还被罚了一年,这还怎么养家啊,朱平安自然会有意见了。
  
  朱平安甚至都怀疑嘉靖帝炼丹缺钱了,故意找借口扣发了自己的俸禄。
  
  “不就几十两银子嘛。”李姝见状,噗哧一声笑了,贝齿洁白如玉。
  
  不就......
  
  好吧,在李姝眼中,这几十两银子确实不值一提,省着花都不够她买半年胭脂水粉的,朱平安对此心中有数,然后更有压力了。
  
  李大财主,不,岳父娇生惯养了李姝十多年了,自己接手了也不能委屈了这丫头。更不能让李姝养家,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如何能做小白脸,那样的话,自己如何振夫纲。
  
  所以,第三产业,得尽快搞起来了。
  
  罚俸一年也好,督促自己搞第三产业。朱平安可是知道商业利润有多大的。
  
  诚如李姝所说,一年俸禄也就几十两银子,哪够养家的,相对于商业利润而言,连零头都算不上。
  
  想罚,那就罚去好了。
  
  朱平安想通了之后,点了点头,笑了笑,“确实,不就几十两银子嘛,就当我孝敬圣上了,多少人想给圣上送礼都送不上呢。”
  
  李姝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刚刚朱平安还肉疼的不要不要的,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
  
  “等待结案这几日在家里憋坏了,我要出去走走,你们要不要一起?”朱平安伸了一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看着李姝和包子小丫鬟问道。
  
  闻言,李姝眼睛亮了,看向朱平安的眸子里,清纯和妩媚融合的那股子风情更是浓郁了。
  
  包子小丫鬟小脑袋更是点的跟小鸡叨米一样,连着说道好啊好啊。
  
  在封建礼教的约束下,古代都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女生自小被养深闺,长大嫁人后又被养在后宅内院,基本上没有多少机会出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所以乞巧节、元宵节等能够出门的节日,才会如此让深闺的女生珍贵不已。
  
  哪个女孩儿愿意被拘在深闺后院,家居生活再丰富,日复一日也会枯燥乏味,还不是被迫习惯了。
  
  李姝的眸子亮了一秒后,又摇了摇头,“今日还是算了,昨日与祖母请安时得了信儿,大姐今日归宁回府,祖母要我们姐妹几个好好陪陪大姐......”
  
  “哦,是了。”包子小丫鬟耷拉下了脑袋,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没关系,今日我先出去看看有哪些好吃的好玩的,明日带你们去。”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就知道吃......”李姝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
  
  包子小丫鬟开心的点起了头,眼睛眯成了月牙儿,婴儿肥的小脸红扑扑的。
  
  “哪有好吃的好玩的,我也要去......”
  
  外面传来熊孩子嗷嗷叫的声音,接着屋门就被推开了,熊孩子跟只皮球似的,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妞妞也要去。”后面的小萝莉妞妞也跟着挤了进来,进来后乖乖的向李姝和朱平安问好。
  
  “不行,今日你们大姐归宁回府呢,你们不许跟着。”李姝摇了摇头,教育两人。
  
  “我才不要大姐,大姐总是板着脸训人,比夫子都古板一百倍,我才不要跟她玩,打死都不跟她玩。”
  
  熊孩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张肥脸甩的斗牛梗似的,一想到大姐,熊孩子腿肚子都抽筋,抗拒的不要不要的。
  
  “大姐不喜欢妞妞,骂妞妞是贱人生的......”
  
  小萝莉妞妞也低下了头,圆圆的大眼睛里委屈的红红的,跟小兔子似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掉眼泪,让看着都心疼。
  
  “她才是......”熊孩子同仇敌忾。
  
  晕
  
  这要是被大夫人听到了,看不打烂你屁股,大小姐可是大夫人生的嫡长女......
  
  朱平安无语的看了熊孩子一眼。
  
  “算了,我带他们出去吧,左右也不差他们两个小的。”朱平安将小萝莉妞妞抱起来,对李姝说道。
  
  “好吧,那待会我跟祖母和伯母说一声。”李姝点了点头。
  
  府里的一些事情,李姝心里也清楚,留下这两个小的,尤其是熊孩子,估计会惹乱子。
  
  “妞妞我放心,不过睿哥儿是个皮的,你可要看好了。”李姝在朱平安领着两个小的出门的时候,叮嘱道。
  
  “放心。”
  
  朱平安点了点头,领着一蹦三跳的熊孩子和小萝莉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