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十里香

  
  
  正好时间也过了午,扫了眼流哈喇子的熊孩子,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一手抱着小萝莉,一手领着熊孩子,往对面的食肆走去。(品a书¥)
  
  这一带的食肆餐馆较多,规模大小不一,其较大的有五六家。朱平安选了一家规模最大、生意最好的,抱着小萝莉,领着熊孩子走了过去。
  
  
  食肆门前挂了一个大大的幌子,书“十里香”三个字,迎风飘扬。
  
  门前贴着两副对联,对联被风雨侵蚀褪了半色,联是“店好千家颂”,下联是“坛开十里香”。
  
  
  进店后,现食肆里面空间很大,摆了一张又一张四方桌子,每张桌子配了四张长凳,大致数了一下,不算包间,大厅有十七八张桌子。
  
  在店里吃饭的大多都是力夫、脚夫。
  
  
  人声鼎沸,生意不错。
  
  或许是生意好较忙吧,进了店里,并没有店小二过来招呼朱平安他们。
  
  
  “哎呦……”
  
  熊孩子走了两步,一个没踩稳滑了一跤,幸而有朱平安领着他,只是滑了一下便被朱平安拉住了。
  
  
  原来是地面被人泼洒了菜汤,没有被及时打扫,熊孩子踩在面,才滑了一跤。
  
  “什么破店嘛,脏了小爷的鞋。”
  
  
  熊孩子看了眼地的菜汤,小马靴底在地使劲的蹭了两下,不过即便没有菜汤的地面也不怎么不干净,不仅没有效果反而把马靴弄的更不干净,一张肥脸嫌弃不已。
  
  找了一个空位,朱平安把两个小的安顿下来,将店里面挂在墙的菜单扫了一遍,店铺的餐饮价格跟京城其他地方差不多,还略微贵了一些。
  
  
  估计是地缘优势吧。
  
  这里的食肆相对于客流量而言,是供不应求的,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供不应求时,老板自然会想着提价了。
  
  
  看完菜单后,朱平安伸手示意,才有店小二过来招呼。
  
  “来喽,不知客官你们三位点些什么?”店小二姗姗来迟,肩搭着白毛巾,过来询问。
  
  
  “来一只你们店里的特色烧鸡,一盘龙井虾仁,一盘鲜笋烧菇,一盘十香如意菜,再来三个你们这的特色油饼。”
  
  朱平安在参考两个小的意见的基础,点了菜和主食,然后又让店小二给倒三碗茶水润润口。
  
  
  炎炎烈日,酷暑难当,人体水分流失加快,为了预防暑一定要多喝水,维持体内水分平衡。尤其是两个小的,更是要多喝水,增强抵抗力。
  
  “诚惠,茶水两钱一壶……”店小二提醒道。
  
  
  嗯?
  
  新鲜啊,在这吃饭,茶水还要另算钱的。
  
  
  朱平安诧异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墙的菜单,果然现了最下面写着茶水两一壶,微微扯了扯嘴角,道了一句,“无妨,来一壶茶水。”
  
  “好嘞,烧鸡、龙井虾仁、鲜笋烧菇、十香如意菜,三个油饼一壶茶水……客官稍等,马好。”
  
  
  店小二记下后,大声唱着菜名,去往后厨传菜。
  
  不过说着马好,等了好一会,店小二才将茶水送来,至于菜更是的缓慢。
  
  
  朱平安也注意了一下食肆的其他食客,也都是面临这个问题,菜慢,有些人嫌慢,等了一会不耐烦的催促;有的人都已经习惯了,干啃馒头,玩着筷子……
  
  好一会,菜才终于6续齐了。其烧鸡是后厨撕好了,盛在盘里端来的。
  
  
  或许是被李姝养叼了嘴巴吧,朱平安觉的这食肆味道还真不敢过于恭维。
  
  “呸呸呸……真难吃。”
  
  
  希望有多大,失望有多大。熊孩子等了好久才等到自己爱吃的鸡肉,赶紧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然而才放到嘴里尝了一口吐了出来。
  
  小萝莉妞妞虽然没说,但是一块鸡肉放到小嘴里,鼓着小腮帮子嚼了老半天是不往下咽。
  
  
  “呸呸呸,咸死了......”
  
  尝了一道菜后,熊孩子又调转筷子,转移到了另一盘菜,夹了一筷子放入嘴,然后又是一口吐了出来,伸出小胖手连连擦嘴,呸呸呸个不停。
  
  
  剩下的两道菜,熊孩子直接看了下颜色撇了撇嘴,连筷子都不想抬起来。
  
  尝一口,吐一口;尝一口,吐一口......
  
  
  “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两个店小二相视了一眼,搭着白毛巾,走过来准备兴师问罪。
  
  
  “看什么看,信不信小爷让人砸了你们这破店!”
  
  熊孩子瞅见两个店小二过来,小少爷脾气立马爆了,什么破菜嘛,正愁找不到人呢,你们还敢来,立马甩着肥脸,挤着小眼睛冲他们瞪眼睛。
  
  
  啊?
  
  两个店小二被熊孩子这爆棚的二世祖气势给吓蒙了。
  
  
  再看看熊孩子的穿着,锦衣皮靴,衣服料子尽显华贵,一看是富贵人家的小少爷;另一边的小萝莉,也是粉雕玉砌,只有那些大家族才能养出这样的娇小姐。
  
  另外再看他们间的那位贵公子,虽然长的普通,可是那份气派他们幕后东家都要强好几个档次,这才多大的公子啊,浑身带着一股子位者的架势。
  
  
  于是,两个店小二踟蹰不前,心有忌惮。
  
  “谁知盘餐,下一句是什么?”
  
  
  朱平安捏了捏熊孩子的小肥脸,教育他珍惜粮食。虽然这店里的菜肴不是很好吃,但是也没到吐的地步,不能让他们养成浪费粮食的习惯。
  
  “粒粒皆辛苦。”熊孩子把自己的肥脸从朱平安手里挣脱了出来。
  
  
  “嗯,那不要浪费。”
  
  朱平安摸了摸熊孩子的脑袋,微微笑了笑。
  
  
  熊孩子皱着眉头,鼓着腮帮子啃了起来,一副味如爵蜡的样子。
  
  “乖。”
  
  
  朱平安见状笑了笑。
  
  这时,朱平安像是才看到两个店小二一样,抬头看向他们,淡淡的问道,“你们有事吗?”
  
  
  “没,没有,客官你们慢用。”两个店小二连连摇了摇头。
  
  这一顿饭的主力是朱平安,熊孩子和小萝莉他们两个基本是打酱油的。
  
  
  朱平安吃烧鸡时,现这烧鸡骨头肉还多,不由摇头笑了笑,招手将店小二唤来,“去将你们掌柜的叫来。”
  
  “不知这位客官有何吩咐?”掌柜的过来后问道。
  
  
  “掌柜的,这是两只烧鸡?”朱平安看着掌柜的,微微笑了笑问道。
  
  “啊?一只啊。”掌柜的一脸不解。
  
  
  “一只鸡?哪有这么多骨头,一只鸡肉,我吃出了四个鸡爪子,鸡脖子也很多,这不下两只鸡的脖子吧......”
  
  朱平安伸出筷子划拉了下盘子里的鸡肉,似笑非笑的看着掌柜的。
  
  
  “咳咳,你们怎么搞得,怎么把其他客人叫的菜给客人了。”
  
  后厨的那点伎俩被人捉了现行,掌柜的脸红不已,扭头训斥旁边的店小二,吩咐店小二重新烧鸡,“还不快去重新一份烧鸡来,记得吩咐后厨,是一只烧鸡!别再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