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晨起赴内阁
    鬼知道朱平安在李姝鄙视中,是怎么度过昨晚的……
  
      不过好在第二天醒来后,除了被李姝用鼻音表达了几下鄙视外,倒也和往日一样。
  
      早餐依然丰盛美味,而且竟比往常还要丰盛三分。
  
      这让朱平安不由狐疑的看了李姝一眼,以李姝的腹黑属性来看,这丫头不会是在饭菜里加了什么泻药之类的配料吧,这种事李姝以前可没少干过。
  
      “吃吧,没毒。”
  
      李姝晶亮的眸子似能看透人心,扫了朱平安一眼,没好气的撅着小嘴嗔了一声,又对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透着几分娇蛮可爱。
  
      “咳咳......”朱平安心虚的笑了笑。
  
      早膳非常好吃,朱平安吃了一口就知道是李姝做的,这种美味也只有李姝能做的出来。
  
      等朱平安用完早膳,外面的天色也不过才蒙蒙亮,数颗星辰依然镶嵌在天空中。
  
      今天早餐比往常要早很多,因为今日是朱平安去西苑司直内阁的日子。在大明做公务员要比现代辛苦多了,他们可没现代朝九晚五的福利,月明立傍御沟桥,半启拱门未放朝,这都是经常有的事。
  
      尤其是在内阁上班要求更严格,要比在翰林院上班时还要提前至少半个多小时才行。
  
      “朱平安,以后你若敢负我,就给你换个颜色的。”
  
      李姝踮着脚尖,把套着蓝纱的香叶冠戴到朱平安头上,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的樱唇紧贴着朱平安耳根,甜如浸蜜、气若幽兰的说道,说完后看着朱平安,俏皮的眨了下右眼,盈盈一笑,仿佛眸子里灵动俏皮也要溢了出来。
  
      这个妖女!
  
      听着李姝“甜蜜”的威胁,朱平安脑门一阵冷汗,都想打李姝一顿屁股了。
  
      下一秒
  
      李姝像是拥有多重人格一样,从刚刚的小妖女变成了贤惠的小媳妇。
  
      “今日是夫君司直内阁的第一天,可莫要迟到了,我在这等你回来。”
  
      李姝伸出小手,贤惠的给朱平安整理身上簇新的官服,含情脉脉的说道。
  
      李姝的贤惠让朱平安心里的那一点不快,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自己身上的这身官服还是李姝特意嘱咐绣娘做的呢,用的材料都是透气的纱料,又轻便又舒适还很清爽,是针对夏天炎热的天气,特意做的,穿这身官服要比朝廷发的那身凉爽舒适的多。
  
      脚上轻便柔软的皮帛鞋子,也是李姝让绣娘特意做的,因为听说嘉靖帝热衷于修道,西苑的斋醮、祈天等拜祭活动很频繁,在西苑的官员动不动就要跪拜,平时的官靴不方便跪拜,这种柔软的皮帛鞋子便于跪拜。
  
      另外,今日自己司直内阁起的很早,而李姝为了给自己准备早饭,起的比自己还要早呢。
  
      如此佳人,又夫复何求呢。
  
      “我走了。”
  
      在李姝帮自己整理好官服后,朱平安伸手环住李姝的香肩,低下头在李姝唇上印了一个吻,就像现代夫妻上班前吻别一样,吻别了李姝,往外走去。
  
      这一个吻,李姝都没反应过来,等到身体被束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樱唇被啜起的时候,这一瞬间的悸动,才让李姝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不由面上一热
  
      李姝俏脸蛋一下子红的像煮熟的螃蟹似的,通红通红的。
  
      看着朱平安的背影嗔怪不已,这个坏人,也不看看客厅这么多丫头在呢。
  
      这个坏人肯定是故意的......
  
      至于客厅内的包子小丫鬟等人,则是一个个小嘴张的老大,脸比当事人李姝还要红,伸着小手捂着小嘴。
  
      大吃一斤的样子。
  
      对于来自现代的朱平安来说,这是很平常的一个吻别,但是对大明的她们来说,绝对是大尺度秀恩爱,一个个猝不及防被狠狠喂了一斤狗粮。
  
      至于
  
      这一个吻带来的反应,朱平安是不知道的。
  
      朱平安出了听雨轩,直奔前院马厩,等朱平安到了马厩的时候,刘牧、刘大刀已经在马厩前等着了。
  
      “公子,马已经备好。”
  
      刘牧将杀马特黑马牵出马厩,刘大刀将马鞭递到朱平安手中。
  
      “有劳你们了。”朱平安拱手道谢。
  
      “公子,跟我们客气啥,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刘牧摇头,不习惯朱平安道谢。
  
      “就是,公司跟俺们不用客气,有啥就交代俺们去做。大锤他们也快回来了。”刘大刀跟着连连点头。
  
      前天接到刑部通知,刘牧他们去刑部认领了父老乡亲的首级,五十九具首级一个也不少。领到首级后,朱平安让他们回去安葬亲人,不过刘牧和刘大刀坚持留下,只是让刘大锤他们三人返回刘家村安葬父老乡亲的首级。
  
      昨日,刘牧、刘大刀知道朱平安要去西苑司直内阁的消息后,坚持要求履行长随职责。
  
      朱平安说服不了他们,只好同意了。
  
      而且,朱平安这个小小的内阁司直郎是没有资格在西苑骑马的,更没有他拴马的地,栓在外面又容易丢失。所以,骑马赶到西苑后,还得由刘牧他们把杀马特黑马带回侯府。
  
      西苑属宫闱之地,内阁又在西苑办公。按照规定,除了一二品大员以及年高者,特赏可以在西苑骑马或坐轿外,其余人一律步行入西苑。
  
      目前,被特赏坐轿的只有严嵩,而且严嵩也是在八十岁的时候,才被嘉靖帝特许了坐轿的优待。徐阶还有另一个内阁大臣徐本也只被特赏骑马,至于其他人都只能步行,朱平安这个小小的内阁司直郎自然也不例外。
  
      “你们用过早饭了吗?”朱平安接过马鞭,关心的问两人道。
  
      “吃了。”
  
      “没吃。”
  
      刘牧、刘大刀两人异口不同声,说完后刘牧瞪了刘大刀一眼,刘大刀摸着后脑勺缩了缩脖子。
  
      朱平安见状不由笑了笑,说道:“无妨,那就送我到了西苑,你们就在附近吃个早餐再回来。听说西苑外有很多小吃摊位,你们可以好好尝尝。”
  
      很快
  
      一阵马蹄声响起,三骑轻骑策马出了临淮侯府,一路往西苑而去,外面还是黑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