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百四十六章 筛选题本
    鄢懋卿将这四本题本取来后,随后放在了桌上,今天下午进献的文章,他尚有五本没有看完呢,等看完了下午进献的题本,再看这傍晚的五本也不迟。
  
      仔细翻阅了下午剩余五本中的三本后,鄢懋卿不由摇了摇头。
  
      这三本里面没有一篇可看的,要么是文笔一般,要么是文章题意一般,要么就是老生常谈的佛道之辩,总之都太过普通了。
  
      翻开第四本时,鄢懋卿也没报太大希望,看了数秒后,果然刚刚没有报希望是对的,这篇文章文笔虽然出彩,可是题意一般,内容也什么出彩的地方。
  
      在鄢懋卿动手审阅第五本题本的时候,那边座位上严嵩已经快抄写完了。
  
      严嵩浸**法六七十年了,速度和质量早就能一同兼顾了。
  
      一边抄写,严嵩一边点头不已。
  
      严世蕃捉刀的这篇《老子化胡论》,让严嵩几乎拍案叫绝,不愧是我麒麟儿,这文章写得真是妙极,妙极。
  
      老子是道家学派创始人,姓李名耳,字伯阳,在历史上真有其人,著有《道德经》一书,是道家的无上经典,后来老子的学说被老庄进一步发扬,是道教宗师。
  
      据《史记》记载,老子在函谷关前著了五千言的《道德经》一书后,便西出函谷关,从此便杳无踪迹了。
  
      严世蕃就是从这里入手,进一步延伸发展,他在文章中说老子骑青牛西出函关,并非不知所终,其实是到了身毒国(古代对印度的称呼),到了身毒国后,老子就化身成了身毒国的释迦牟尼佛,即老子入夷狄而为浮屠。
  
      最后又化用孔子请教老子之典故,借用《道德经》之语总结说:道深沉矣似海,高大矣似山,遍布环宇矣而无处不在,周流不息矣而无物不至,求之而不可得,论之而不可及也!道者,生育天地而不衰败、资助万物而不匮乏者也;天得之而高,地得之而厚,日月得之而行,四时得之而序,万物得之而形。
  
      立意新奇,遵道抑佛,让严嵩悦之便大喜,抄写起来也是飞速,很快便抄写完了。
  
      严嵩抄写完后又看了一遍,忍不住捋着胡须点头不已。
  
      这时徐阶和李春芳的文章也都写完了,将他们写好的文章题本交给严嵩审阅。
  
      “阁老,奇文共赏之,可莫敝帚自珍才是。”徐阶笑着来到严嵩跟前,拱手行礼后,笑眯眯的伸出了手。
  
      “呵呵,华亭你呀......拿去便是。”严嵩摇头笑了笑,将手里写好的题本递给了徐阶。
  
      徐阶笑着双手接过题本,便看了起来,看了两眼后,徐阶便浑身一震,继而睁大了眼睛,像是沙漠中疲惫不堪的迷途者发现了绿洲一样,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如饥似渴的沉浸在文章之中。
  
      严嵩见状,捋着胡须,嘴角微笑不已。
  
      “阁老此作,乃良药也!!!”徐阶看完后,忍不住感叹出声,一副激动不已的模样。
  
      “华亭,言过了,言过了。”严嵩谦虚的笑着摇了摇头。
  
      “阁老过谦了,有阁老此作,圣上之病可愈矣。”徐阶对严嵩的文章推崇不已。
  
      李春芳好奇之下也凑近前来,徐阶将严嵩的题本交给李春芳,李春芳恭敬的接了过来。
  
      “扬葩振藻,璧坐玑驰,严阁老此作,芳自愧不如。正如徐阁老所言,此作乃良药也,圣上观之,定然好转。”李春芳看后也是推崇备至。
  
      严嵩将徐阶和李春芳写的题本也看了一遍,边看边忍不住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两人之作比之自己的稍有不如,但是也是今天难得一见的佳作了。
  
      想到现在都一整天了,嘉靖帝还滴水未进,还是快些把写好的佳作进献给嘉靖帝御览的好,也让圣上心情好些,用些膳食。
  
      “景卿,你那选了几篇佳作了,一并拿来送呈圣上御览。”严嵩将三本题本放在一起,又看向鄢懋卿问道。
  
      鄢懋卿已经看完下午剩余的五本题本了,没有一篇好的文章,此时正在打开刚刚小太监傍晚送来的题本。
  
      才拿起傍晚的五本题本最上面一本,尚未翻看就听到了严嵩的问话。
  
      “阁老稍等,马上就来。”
  
      鄢懋卿说着就要放下手中的这本题本,准备将刚刚选好的三本题本交给严嵩。
  
      不过正当鄢懋卿要放下手中题本的时候,题本上标注的名字一下子映入了眼中。
  
      翰林院侍读、无逸殿司直郎——朱平安!!!
  
      这本题本竟然是朱平安!
  
      这让鄢懋卿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最近朱平安正在稽查太仓银库,而且也知道负责稽查太仓的就剩下朱平安一人了,这小子不是在稽查太仓吗,怎么跑来这里凑热闹了。
  
      听说朱平安给圣上送过几首开胃的打油诗,什么“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之类的,以偏锋取胜,得到过圣上的赞许。
  
      另外听说朱平安这小子的青词也颇有灵性,帮助徐阶改过一句“化虎为龙”,似的徐阶得到圣上的赞许。
  
      呵呵。
  
      现在朱平安也来凑个热闹,没想到这小子挺会钻营的啊,以前还真是小瞧你了。
  
      呵呵
  
      不过可惜,可惜啊,这次无逸殿的文章题本由我负责筛选,我怎么可能会推荐你的题本。
  
      肯定不会让你如愿啊。
  
      想到这,鄢懋卿看也没看,就把朱平安写的题本,随手给丢到桌上去了。
  
      像扔垃圾一样,丢在了桌上。
  
      哗啦
  
      题本被丢在桌上,惯性滑行了十多厘米,从中间翻开了。
  
      丢了朱平安的题本,鄢懋卿起身将筛选出来的三篇佳作题本拿起来,准备交给严嵩。
  
      就在他正准备转身的一瞬间,蓦然发现朱平安的题本翻开的那一页,看到了最上面一行字“佛前一跪三千年”。
  
      佛前一跪三千年!
  
      呵呵
  
      这小子是猪吧。
  
      圣上今日为何心情不佳,你还写佛前一跪三千年,呵呵......
  
      鄢懋卿看了这一句,就改了主意,随手将朱平安的题本拿来,放在了三本佳作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