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圣上怒了
    圣上笑了,黄锦感觉整个寝宫都亮了,总是雨过天晴了。
  
      严阁老不愧是严阁老,圣上这才看了两眼就有了笑容,那圣上再多看一会岂不是心情大好。
  
      黄锦一边希望满满的想着,一边低头翻着手里的题本文章,期望自己也能看到一分佳作,让圣上的心情更好一些。
  
      咦?小朱大人也进献了文章?
  
      黄锦展开手里的四本题本,忽然发现手中第三本题本的署名是翰林院侍读、无逸殿司直郎——朱平安,想到朱平安写的青词还有进献的那些让人食欲打开的诗词,不由来了兴趣。
  
      这小子是个有才有趣的,想必这次进献的文章,也与他人的不一样。
  
      想到这,黄锦也没有看前两本,直接打开了第三本朱平安的文章题本。
  
      如果朱平安写的颇佳的话,自己也不介意助他一阵青云风。
  
      满怀着希望,黄锦打开了朱平安的题本,映入眼前的便是朱平安文章的第一句:
  
      佛前一跪三千年!!!
  
      “咳咳......”
  
      只是看了这一句,黄锦便惊骇失色,一个没忍住失态的咳嗽了一声,手里的题本猛然合上,一脸的目瞪口呆。
  
      我的天啊!
  
      佛前一跪三千年?!这真是朱平安写的吗?不是别人陷害他,故意以他的名字提交的?
  
      黄锦低头看了一眼封面上的字,这字体就是朱平安的字,朱平安的字很好,可以说是所有大臣里字体最好的那一小拨人了,黄锦印象很深刻,不会认错的。
  
      可是?
  
      佛前一跪三千年?!朱平安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黄锦一脸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回神。
  
      黄锦刚刚吃惊的咳嗽,以及目瞪口呆的表情,引起了嘉靖帝的注意。
  
      “嗯?怎么了?”
  
      嘉靖帝转头看了一眼黄锦,好奇问道。
  
      “没,没什么?”黄锦一边摇着头,将手里朱平安的题本合的紧紧的,混在了四本题本中间,一边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努力掩饰住刚才的失态。
  
      “给朕看看,是什么文章让我的黄伴如此激动。”嘉靖帝微微眯了眯眼睛,向着黄锦伸出了右手。
  
      我的小朱大人呐,你知不知道啊,你可是闯了大祸了呀,圣上还不容易心情好了一些,你这劳什子佛前一跪三千年,若是被圣上瞧见了,岂不是严阁老的佳作都前功尽弃了。
  
      黄锦现在进退维谷、左右为难,若是给圣上吧,怕圣上看了朱平安的佛前一跪三千年,再给气坏了;可若是不给吧,须知道皇上金口玉言,若是不从,那可就犯了欺君之罪。
  
      既不能给,又不能不给......
  
      于是黄锦动了一个心眼,取出题本的第二本,双手恭敬的递给嘉靖帝。
  
      “第三本。”
  
      嘉靖没有接,看着黄锦悠悠的说了一声。
  
      “哦,你看奴才,真是蠢笨,连题本都拿错了......”黄锦虚打了自己下巴一下告罪道,然后悻悻的将第三本朱平安的题本再一次双手恭敬的递给嘉靖帝。
  
      嘉靖帝接过题本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黄锦,并没有点破黄锦的小心思。
  
      黄锦的后背却唰一下子,密密麻麻,出了一层冷汗。
  
      一方面是嘉靖帝的眼神所带来的,另一方面则是后怕朱平安的文章,开头就是佛前一跪三千年,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呢。
  
      民间百姓家家弥勒佛、户户观世音,就已经让圣上一整天心情不好、滴水不进了!你这个饱读圣贤诗书的状元郎还佛前一跪三千年......
  
      唉~
  
      皇上看后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呢……
  
      想到这,黄锦便跪立不安,浑身每一个细胞都绷得紧紧的,在心里暗暗做好下一秒就黑云翻滚、狂风骤雨的准备。
  
      哗啦
  
      翻开题本的声音响起。
  
      跪坐在嘉靖帝跟前的黄锦耳朵支了起来,知道嘉靖帝翻开朱平安的题本了,于是乎心跳控制不住的加速,血液也跟安了水泵似的流的特别快,紧张的呼吸都停了下来。
  
      “嗯?”
  
      下一秒,嘉靖帝带有浓厚鼻音的嗯声,差点没让黄锦的心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暴风雨要来了啊。
  
      唉!
  
      我的小朱大人呢,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呀,明知道圣上因为佛众道教寡而黯然伤神,怎么还写劳什子的佛前一跪三千年呢,你看看,圣上现在……
  
      黄锦心里对朱平安是一万个埋怨,现在唯有希望圣上生了一天气后,这会没那么大气了。
  
      在嘉靖帝带着浓厚鼻音的“嗯”声后,黄锦的心一直是在嗓子眼的位置,胆战心惊的颤栗着。
  
      寝殿内安静了大约一秒后。
  
      “呵呵……”
  
      嘉靖帝一声呵呵轻笑在黄锦耳边再一次响起。
  
      跪坐一旁的黄锦听了嘉靖帝的这一声呵呵后,嗓子眼里的心都要彻底跳出来了,顿时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从心尖一直凉到了脚尖。
  
      我的天啊!
  
      圣上都被气笑了!!!
  
      乐极会生悲,气极会反笑,在黄锦看来就是这样的,嘉靖帝都生气到笑的地步了。
  
      由此可见,朱平安文章里写的得有多么的不堪啊!多么的让嘉靖帝生气啊!
  
      在黄锦印象中,嘉靖帝气急反笑的时候并不多。圣上登基时,杨廷和等老臣要礼部用太子的礼仪迎接,那是一次;三年半的大礼仪之争时,也有过一两次;再往后,嘉靖帝皇位稳固后,基本上就没谁敢惹圣上生那么大气了,印象中,除二十年前在无逸壂柱子上刻了“徐阶小人永不叙用”那次外,几乎就没有了。
  
      没想到,现在又有了一次……
  
      黄锦觉的自己的心脏已经不够用了,又在心里面暗暗埋怨了朱平安一次。
  
      接下来的时间内。
  
      黄锦听到了嘉靖帝两次呵呵,一次摇头嗤笑……
  
      天知道,黄锦听到这些笑声时,心里经受了怎样的冲击,在嘉靖帝最后一声摇头嗤笑时,黄锦感觉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耳朵里哄了一声,整个人似乎没了骨头似的,几乎瘫软在地上。
  
      我的小朱大人呢,你可是闯了大祸了啊,瞧瞧,圣上都被你给气成什么样子了……
  
      从他服侍嘉靖帝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嘉靖帝气急反笑到这种程度,以前也就呵呵一声就发脾气了,现在呢,这都气笑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