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再返太仓
六月二十,门光星高照,修门动土的黄道吉日。
  
  这一日,清晨的第一缕晨曦从地平线弱弱的透了出来,一丝丝的凉意伴随着黎明降临了人间,夏日的早晨总是让人精神抖擞,朱平安早早的就带着刘牧、刘大刀三人出了临淮侯府,一路往钦天监衙门而来。
  
  旭日初升,马蹄轻快。
  
  青灰色的四合院,弯曲的石板街道,长着苔藓的砖墙,开门营业的胭脂水粉铺子,人来人往的早餐铺子......
  
  京城的早晨渐渐苏醒了起来,路道边柳树的叶子在晨曦照耀下,也开始舒展了起来。
  
  朱平安三人到达钦天监的时候,钦天监此时尚未开门,朱平安便和刘牧、刘大刀在附近的早餐铺子吃了一个早餐。
  
  搭着白毛巾的店小二热情的迎进了店,朱平安三人要了三碗加糖豆汁,一碟小菜,一筐油条,就在路道边的桌子上吃了起来。
  
  一口油条,一口小菜,再来一口豆汁,幸福感在填饱肚子的一瞬间就爆棚了起来。
  
  很巧,吃过早餐,前脚才出铺子,后脚就看到钦天监缓缓打开了大门。
  
  刘牧和刘大刀在外候着,朱平安一人进了钦天监,登记签名,守门吏领着朱平安去见了张司命。
  
  “无量天尊,贫道掐指一算,状元郎也该来了。”肥头大耳若弥勒佛、穿着一身灰白道袍的张司命,一脸笑眯眯的迎了上来,手指还掐着一个法印。
  
  废话,今日是更换库门的日子,我自然要来,朱平安心里腹诽了一句,脸上笑眯眯的快走了两步,拱着手道:“呵呵,下官又来给张大人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状元郎稍坐片刻,待本官着人收拾了法器,这便去太仓。”张司库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有劳张大人了。”朱平安拱手道谢。
  
  “状元郎客气什么,本官还未谢状元郎前天的那篇《佛前一跪三千年》呢。此文一出,一扫道门之阴霾,让我等道门之士也得以扬眉吐气。止此一文,便胜过千百道士传道布教之功。”张司库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
  
  “张大人过奖了,平安真是愧不敢当,平安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朱平安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
  
  “呵呵,状元郎就不要谦虚了,这话可不是本官一个人说的,而且还不止此,很多人都认为状元郎这篇《佛前一跪三千年》可是要超过袁懋中的《洛水玄龟初献瑞》了。”张司命看着朱平安,笑眯眯的说道。
  
  呃
  
  不至于。
  
  朱平安苦笑着摇了摇头,袁炜的那幅对联脍炙人口,无人不知,马屁都拍到登峰造极了。
  
  “真是如此,就是无逸殿就有好几位大人这么说呢。”张司命笑眯眯的又看了朱平安一眼。
  
  可别。
  
  朱平安一听就摇头了。
  
  袁炜可是个自负的人,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如果等他巡视边关回来,听了这种说法,那岂不是更要跟自己过不去了。
  
  自己可是知道历史的,袁炜青词堪称一绝,很受嘉靖帝宠信,这哥们升官的速度可是前所未有,别看他现在只是一个侍读学士,十年之内,这哥们就会官封太子少保、礼部尚书,然后会火速入内阁,与李春芳、严讷、郭朴等人并称“青词宰相“呢。
  
  被这么一个前途远大、心胸狭窄的人看不顺眼、过不去,绝不是什么好事。
  
  寒暄几句之后,张司命令人给朱平安倒了一杯茶,请朱平安稍后片刻,便出去吩咐人准备法器去了。
  
  大约过了两盏茶的功夫,张司命进来说法器已经备齐了,可以出发去太仓了。
  
  朱平安跟张司命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张司命准备的法器,所谓法器,也就是香烛纸钱、朱砂、毛笔、道符、桃木剑、铃铛、黑狗血、羊血、牛血等物事。
  
  除张司命外,钦天监还有两位道士一同前往太仓,这两位道士可比肥头大耳的张司命仙风道骨、专业多了。听张司命介绍,这两位道士也是钦天监的官员,是正九品的五官监侯,是从有名的道观选拔上来的“人才”。
  
  张司命坐了一辆马车,另外两位道士坐在另一辆马车,顺便看着法器。
  
  朱平安凑了张司命的马车,准备出门再骑马。
  
  马车刚出钦天监大门,朱平安就看到滴血剑带着二十余位东厂番子,人手牵着一匹马在大门外候着。
  
  滴血剑面无表情,笔直的站在门前,身着白色公服,披着黑色披风,腰间悬着猩红长剑,腰牌垂着“东厂”腰牌。
  
  身后东厂番子也披着黑披风,分成两排,右手按着腰刀,寂静无声的站在滴血剑身后。
  
  没有一点声息,像是一尊尊雕像似的,散发着无尽的冷意。
  
  人的名,树的影。
  
  一直笑眯眯的张司命看到滴血剑等东厂番子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绷不住了。
  
  路上所有路过此处的人,全都远远的避着,大气不敢喘,绕着弯路快步经过。
  
  在外面候着的刘牧、刘大刀两人也是忌惮不已,牵着马在他们对面,不敢直视滴血剑等东厂的人。他们以前在村子的时候,可没少听说东厂和锦衣卫的凶名,什么十八般酷刑啊,什么杀人不眨眼、杀人不犯法啊,等等等等,可以说厂卫是让老百姓闻风丧胆的存在,刘牧、刘大刀这样都算胆大的了,一般老百姓站那早尿裤子了。
  
  “张百户早,诸位干事早啊。”朱平安下了马车,向滴血剑等人打了一个招呼。
  
  “朱大人早,杂家奉圣上口谕前来听候朱大人差遣,一切听由大人吩咐,莫敢不从。”张百户拱手阴柔笑着回禀道。
  
  “大人吩咐,莫敢不从。”两排东厂番子齐声喝道。
  
  今天早上的时候,嘉靖帝令黄锦派一队人听候朱平安差遣,黄锦派的便是滴血剑。
  
  朱平安闻言大喜,有东厂的人在一旁震慑,求之不得呢,拱手向张百户等人道,“吩咐不敢,今日还要多多仰仗张百户和诸位干事协助。”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太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