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百六十九章 门门门
    太阳已经高升了,空中没有一丝云,地上也没有一阵风,树木枝叶都懒洋洋的垂着,唯有树枝上的蝉经历旺盛的,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叫不止。
  
      太仓的狗也在树荫下趴着,耷拉着舌头,无精打采的看着一群闯入太仓的人,叫了几声后,便懒得叫了。
  
      朱平安跟钦天监、东厂的人刚刚到了太仓,太仓管库张大人等人才上前客套,那边户部、工部的人就来了。
  
      朱平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就只剩下东厂的人了。
  
      钦天监的张司命领着两位五官监侯,太仓的张管库领着太仓诸人,全都拱着手快步迎了上去。
  
      让朱平安有些奇怪的是,来的人也未免太多了,户部和工部的人来了很多,出乎意料的多,户部来了十多位大人,户部上书孙应奎孙老大人这位官场老司机都来了,一位员外郎、一位郎中、三位户部主事,还有若干照磨、文书。
  
      工部来的更多,工部右侍郎严世蕃带头,员外郎、郎中、主事等等比户部来的人,要多了七八位左右。
  
      除了官员外,还有为数更多的差役,用三头大黄牛拉着特制料车,料车上是特制镔铁库门。从深逾寸许的车辙,就可以看出镔铁库门有多重了。
  
      “严公子请。”
  
      “孙老大人请。”
  
      户部和工部的人是一同前来的,虽然户部上书孙应奎官秩比严世蕃要高,但是在这个讲究等级的封建社会,严世蕃却是与孙应奎并排走在一起,说说笑笑走来,进门时,孙应奎还谦让示意严世蕃先进,严世蕃笑着示意孙应奎先进,两人谦让一番后,笑着携手同步进了太仓大门。
  
      两人才进门,这边的钦天监、太仓官员便迎了上去,一个个挤着行礼问好寒暄了起来。
  
      朱平安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在外围向孙应奎、严世蕃等上官揖手见了个礼。
  
      这边户部工部的人才来没多久,后面锦衣卫的同知拓海带着几位锦衣卫也来,接着又来了都察院的几位御史、礼部的两位主事、鸿胪寺的几位官员。
  
      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些官员。
  
      一时间太仓银库几乎人满为患,太仓的人搬了一批又一批的椅子,放置在距太仓银库不远的空地上,供前来的官员落座观礼。
  
      看着这么多的官员前来,再看看太仓的官员,朱平安总感觉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阴谋意味。
  
      不过,来的人再多,也不会影响太仓银库内金银数量啊。总不能来的人多,你库内的亏空就补上了吧?!
  
      朱平安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只要自己咬定青山不放松,就不管他东西南北风了,管他什么阴谋阳谋,只要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够了。
  
      在众人瞩目之下,更换太仓银库大门的仪式开始了。
  
      先是钦天监的张司命带着两位五官监侯,一本正经的堪舆定门址。
  
      其实也就是走个流程而已,原本的门址就是上上上代钦天监定下来的,他们是改变门址岂不是打了钦天监他们自己的脸,所以张司命等三人又是罗盘又是念念有词又是什么的,最终还是定在了原来的门址上。
  
      “这是饕貔之位,饕餮可吞食风煞,安门在此百无禁忌;貔貅主财运,招四方之财而不失分毫,乃是万中无一的风水宝地,安库门与此,可保太仓万年大吉。”张司命堪舆定址之后,一脸高深地下了定论。
  
      然后礼部、鸿胪寺的官员配合钦天监,在门前空地上摆了香案,上了贡品,燃点香烛祭祀,祈求神灵庇佑太仓。
  
      接着钦天监的两位五官监侯燃了符篆,洒了黑狗血,又作一通法事。
  
      如此之后,便可以动土了。
  
      工部的来了两位匠官,用墨线弹了一道门线,接着在钦天监的官员提请下,户部上书孙应奎、工部右侍郎严世蕃用铁锨挖了第一锨土,剩下的由差役在钦天监官员指挥下,在门址两端左右各挖了两个深坑,将工部带来的石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按照方位埋入深坑,以神兽庇佑、看护太仓银库。
  
      埋了神兽后,又在门槛下埋入了金银钱币。
  
      接着在场的众位官员行三拜九叩大礼后,由钦天监的张司命揭下了太仓银库旧门的封条。
  
      燃放鞭炮,贴红联,悬挂门红。
  
      工部匠官指挥着数十米名差役在简易的吊装木架下,喊着号子,将旧门拆下,将新库门安了上去。
  
      在太仓银库的镔铁大门安上的时候,白云寺的大门也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咦,又来了一批香客,还带了不少东西,善哉,善哉。
  
      门口的迎客僧脸上的笑容才绽放了一秒,便一下子枯萎了,哭丧起了脸来。
  
      门口的迎客僧发现,这些不速之客,还是不素之客,一点素质都没有啊。走到门口就开始打砸,先是把门口那块立着的“朱平安与狗不得入”的牌子,给一把拔了下来,收起来不说,接着就开始打砸起大门来。
  
      法会前才换的大门,眨眼间,就剩下门框了。
  
      丧心病狂啊
  
      他们连门框也不放过,臭鸡蛋、烂蔬菜叶子、烂水果啥的,噼里啪啦的飞了过来......
  
      砸完臭鸡蛋菜叶子后,还有一个人用拖把沾了墨汁在墙上涂了“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的一行字......
  
      蹂躏完大门口后,这群不法之徒就开始网寺庙里面闯,两名迎客僧吓的赶紧拦,唯恐他们再在寺庙里面打砸,不过还好,这群不素之客在寺庙里没有打砸,对寺庙里的信徒也是秋毫无犯,目的性很强的直奔大雄宝殿而去。
  
      噼里啪啦,一通涂鸦。
  
      寺庙里的护寺武僧赶来的时候,只看到一群人扬长而去的身影,还有大雄宝殿门上的一首龙飞凤舞的涂鸦:
  
      龛龙去东涯,时日隐西斜。
  
      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谁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明火执仗......”
  
      “是啊,这诗什么意思啊?”
  
      闻讯赶来的僧人以及信徒,看着大雄宝殿上的涂鸦之作,一个个疑惑不解。
  
      姗姗来迟的白云寺方丈看了片刻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是隐语诗。”
  
      合寺苟(狗)卒。
  
      等到有僧人说出谜底后,众僧群情激愤,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朱平安与狗不得入”那块牌子,再结合那群人走时说的对他们公子不敬、让他们少夫人不高兴之类的话,确定今日的始作俑者就是朱平安无疑了。
  
      “都察院的李御史是我寺交好,李御史定会为我寺做主,今日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云寺的执事义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