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百九十章 父爱如山,疯狂打call
    喜儿和嫣儿的野望只持续了几分钟,便被李妈妈、张婆子她们的几个耳光给打醒了。她们都是临淮侯府老夫人房里的人,是二等丫头,但是今天老夫人也没能护住她们。
  
      “祖母不相信我这个嫡亲的孙女,反倒相信她们两个下人不成?”
  
      一来是喜儿和嫣儿“承认”在送往听雨轩时打碎了砚台,二来便是李姝让人传来的这一句话,彻底打消了老夫人维护两个丫头的想法。
  
      一刻钟后,两个有野心的丫头便红肿着脸、哭红着眼睛,挽着大包小包,被临淮侯府的外事管家发配去了城外的农庄,在那里继续她们的野望去了,至于回京城那是不要想了......
  
      她们的离开并没有在临淮侯府荡起一丝涟漪。
  
      临淮侯府张灯结彩,小厮和侍女脸上都带着喜气,有条不紊的忙碌,整个侯府一片喜气洋洋。
  
      今天是临淮侯、操江提督——李庭竹回京述职的日子,今日在家呆上一日,明日去兵部、吏部、都察院述职,回天就要再次返回应天府坐镇水军左卫军营。
  
      大约十点左右,临淮侯李庭竹到了临淮侯府。
  
      朱平安因为放假在家,也跟李姝一起,随着老夫人等人去门口迎接李庭竹去了。
  
      看到李庭竹的第一眼,朱平安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下巴,扯了扯嘴角。
  
      临淮侯李庭竹在应天任职操江提督兼领水军左卫,经历这种军旅生活,理论上来讲不是应该变瘦的嘛,怎么李侯爷反倒是更胖了,脸上都快出来双下巴了。
  
      不过,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临淮侯。
  
      “儿啊,你怎么瘦了.....这出门在外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临淮侯府老夫人看到李庭竹的第一眼,布满鱼尾纹的眼角一下子红了,差点就潸然泪下。
  
      朱平安闻言怔了一下。
  
      不过临淮侯夫人以及临淮侯的众多子女却是跟临淮侯老夫人一样,都说临淮侯瘦了,在南方受苦了等等,不住地嘘寒问暖。
  
      “这还瘦啊?”
  
      一个童音在一群嘘寒问暖声中很是明显,宛若皇帝的新衣里那声“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一样鹤立鸡群,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
  
      临淮侯本来还在母慈儿孝的安慰老夫人呢,结果听到熊孩子的声音,当场脸都绿了。
  
      是谁喊的?
  
      朱平安与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人群中临淮侯夫人揽在怀里的熊孩子,正抬着一张肥脸与众人对视,满脸的天真无邪全是对他老子的无情暴击......
  
      嗯
  
      看来,那句明显质疑的反问就是他发出来的。
  
      看着熊孩子抬着一个小肥脸,不知人情冷暖、世间险恶的天真模样,朱平安只能请允悲,表示同情......
  
      果然,下一秒熊孩子就被她的姨娘伸出一双手掐着他的肥脸给无情的镇压了。
  
      熊孩子的姨娘是他的亲生母亲,不过在古代封建社会,妾室生的孩子也只能喊正妻为母亲,喊亲生母亲为姨娘。姨娘明着是镇压熊孩子,其实是护着熊孩子,自己镇压还能把着力度,若是被临淮侯或者其他人镇压的话,那就说不好了。
  
      “呜啊......明明就没瘦嘛......”熊孩子不畏强权,即便腮帮子被掐,兀自坚持他的观点。
  
      于是,熊孩子又一次为他的天真付出了代价。
  
      说起来,本来熊孩子今天很高兴的,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往常他过生日的时候都能收到很多礼物;另外,他还把《回乡偶书》给背熟了,即便是《琵琶行》这么高难度的诗词,他也能哽哽叽叽的背下来了,想着父亲临淮侯听到了肯定高兴,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多要些生日礼物了。
  
      万万没想到,才见到他老子第一面就出师不利。
  
      “咳咳,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临淮侯夫人尴尬的笑着,帮熊孩子打圆场。
  
      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跟自己的儿子计较吧,临淮侯虽然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大度而慈祥的模样,伸出蒲扇大手摸了摸熊孩子的小脸。
  
      “爹,你手弄疼我了。”熊孩子又一次仰起小肥脸,不解风情的说道。
  
      众目睽睽之下,临淮侯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孽子,这就叫疼啊,老子不过稍稍用了一点点力而已。
  
      接下来
  
      熊孩子感受到了“深深”的父爱。
  
      临淮侯回了府里,刚坐下,连茶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开始考较起了熊孩子的学业。
  
      “我外出办差的这些日子,你都学了什么?”临淮侯将熊孩子叫到跟前,面无表情的问道。
  
      “跟着西席夫子学了《弟子规》、《增广贤文》,还有......”熊孩子在临淮侯跟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被临淮侯揍怕了。
  
      “还有什么?!”临淮侯大声问道。
  
      熊孩子一个哆嗦,“还有《唐诗三百首》,嗯,还跟着西席夫子学了《琵琶行》......”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瞧把睿哥儿吓的。”临淮侯夫人白了临淮侯一眼,把熊孩子揽到怀里。
  
      “慈母多败儿!”临淮侯哼了一声。
  
      “什么叫慈母多败儿,我家睿哥儿聪明着呢,上次那《回乡偶书》,睿哥儿早就背的滚瓜烂熟,都可以倒背如流了,是不是睿哥儿。”临淮侯夫人摸了摸熊孩子的小脑袋,很是慈爱。
  
      “倒背还不行,可是正背没问题。”熊孩子摇了摇头,接着又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张小肥脸满是自信,神采飞扬。
  
      “哼,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没问题的。”临淮侯哼了一声,对熊孩子说道。
  
      “背就背。”熊孩子往前走了一步,一甩肥脸,就要开始背了。
  
      “你要是背不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临淮侯看不惯熊孩子的这副模样,沉声补了一句。
  
      本来熊孩子还挺好的,可是听了临淮侯这一声,想到了往日被临淮侯的巴掌支配的日子,下意识的胆怯了起来。
  
      “睿哥儿,昨天背的就很好,不用怕,好好背给大伯听。”李姝很贴心的给熊孩子鼓舞打气。
  
      哼,那是当然,不像你,还背什么少小离家老二回......熊孩子听了李姝的话,自信又来了。
  
      “背啊。”临淮侯不耐烦的催促。
  
      刚恢复自信的熊孩子,被临淮侯这一嗓子给催的,大脑一片空白,可是临淮侯又一副严肃不耐烦的催促模样。
  
      于是,在临淮侯催促下,熊孩子下意识的张嘴背道:“少小离家老二回......”
  
      “老二回?!”临淮侯听后,手里端着茶杯差点没丢出去,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气极反笑的问道:“老大呢?!”
  
      “老大嫁作商人妇?”熊孩子被吓的脑袋一懵,下意识的说道。
  
      “好一个老大嫁作商人妇,你还真是背的一首好诗......”临淮侯咆哮了起来,觉的熊孩子这句老大嫁作商人妇跟上次笑问胖子你是谁一样,都是在讽刺他。
  
      这么简单的诗,你还不会背?!
  
      好,你不会背是你懒,不学无术,可是笑问胖子你是谁,还有这老大嫁作商人妇,是什么鬼?
  
      如果不是你以前这么编排过你爹我,怎么会下意识的背出来?!
  
      在门口讽刺老子胖,老子在门口就想收拾你了?!
  
      结果,你又用商人妇编排老子?!
  
      看来不收拾你一顿是不行了。
  
      于是,临淮侯盛怒之下,一把将熊孩子拉到腿上,伸出熊掌一样的巴掌疯狂打call。
  
      熊孩子嗷嗷叫,临淮侯老夫人、夫人疼的心肝儿心肝儿的喊着,使劲的拦住临淮侯。
  
      “你们都别拦,呜呜呜,等我长大了!”熊孩子梗着脖子,嗷嗷叫着。
  
      呦呵?!
  
      还都别拦?!
  
      还等你长大?!
  
      等你长大干嘛,要找老子报仇吗?!
  
      “你个孽子!反了你了还!等你长大,你想干嘛,?!”临淮侯气的要暴走了。
  
      “等我长大,我也生个儿子,然后使劲揍他!你们也都别拦。”熊孩子嗷嗷哭着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