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活到最后笑到最后
    也就是三五分钟左右,裕王也到了,也是第一时间过来茶水房这里,进门后,裕王拢了拢袖子,手抱拳互握合于胸前,微微前倾身体,正要行拜礼。
  
      不过未等裕王行礼,早来的景王便抢先一步,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很是热情的将茶塞到了裕王手里,一脸关心的对裕王说道:“皇兄远来,一路辛苦,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呃,谢谢皇弟。”
  
      景王如此热情,裕王也不好拒绝,接过茶杯向裕王道谢,行拜礼的动作中断了。
  
      皇弟......皇帝......
  
      呵呵
  
      我喜欢这个称呼。
  
      景王嘴角向上跳,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了,目光灼灼的看着裕王,“皇兄与皇弟客气什么,听皇兄嗓子都有些哑了,且快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看着景王如此真诚的笑容,裕王不由怔了一下,似乎又回到了儿时一起与景王的日子。
  
      “嗯。”
  
      于是,景王也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从善如流的端着茶,用了一口。
  
      嗯,不错,雨前龙井,唇齿留香,果然是好茶。
  
      茶水房一片兄友弟恭......
  
      “劳诸位夫子久候,皇兄也到了,那咱们这便开始吧。”在裕王用茶的时候,景王转身面向朱平安等人,拱着手说道。
  
      正在喝茶的裕王,动作一顿,茶水中倒影的目光也一下子阴霾了起来,再无刚才的清澈......
  
      “嗯,时间也不早了,那便开始吧。”景王府首席讲官张闻天老大人点了点头。
  
      “那就开始吧。”
  
      接着,景王府侍讲学士马华亭也点了点头,国子监的五经博士杨大人也跟着起身附和。
  
      “嗯。”
  
      白发的鸿胪寺卿刘老大人也点了点头。
  
      接着,高拱也跟着起身了。
  
      看着大家都起身了,朱平安也放下茶杯,跟着众人站起身来。
  
      高拱起身后,看着裕王不着痕迹的微微摇了摇头,用眼神宽慰了一下裕王,示意其稍安勿躁,刚刚不过是一点小动作罢了,不用放在心上。
  
      在高拱宽慰下,裕王点了点头,重新打起了精神,目光也复方才清澈了起来。
  
      看着裕王恢复了精神,高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前努了努嘴,暗示裕王。
  
      “累诸位夫子久候,载垕之过。”
  
      裕王收到高拱暗示,将茶杯交给身后的随侍,向着刘老大人等人长揖鞠躬下拜,言辞诚恳的致歉。
  
      “哪里哪里,裕王殿下言重了,老夫等人也是刚至。”刘老大人拱手还礼,微笑着摇了摇头。
  
      “殿下言重了。”朱平安跟着刘老大人、高拱等人,向裕王拱手还礼。
  
      “皇兄言重了,皇兄王邸远离西苑,晚来一些,再正常不过了,诸位夫子也都会理解的。”景王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很是设身处地的帮着裕王说话,替裕王解释了晚来的原因。
  
      不过,好像景王府与裕王府都在同一条街上吧......这一点在场的诸位大人都是知道的,当初两位皇子开府的时候,这些大臣们都去道贺过。
  
      这就让人不由联想了,既然都距离西苑比较远,那么为什么景王来得早,而裕王来的迟呢......
  
      “呵呵,皇兄请,诸位夫子请。”
  
      景王替裕王解释后,便站在门口,微微躬着腰,伸出右手做出请的姿势。
  
      “皇弟请......诸位夫子请......”裕王强颜欢笑,也站在门口,请众人先过。
  
      两位王爷像两尊门神一身,一左一右,伸着右手礼请众人先行前往。
  
      将礼贤下士做到淋漓尽致。
  
      “岂敢岂敢,两位殿下先请......”君臣有别,众人自然不敢先行,同样躬身请两位皇子先行。
  
      两位皇子坚持请众人先行,态度很是诚恳和坚决。
  
      众人礼让一番后,也只好先行出了门,然后等在门外,待两位皇子出了门后,一同往大本殿讲经处而去。
  
      朱平安走在了后面,看着裕王和景王的背影,微微笑了笑。
  
      刚刚两位皇子的明争暗斗,朱平安都看在眼里了,总体上来说景王占据了上风,而且还是稳稳的占据了上风,从一开始就占据了主动地位,虽然后面裕王搬回了半步,但是很快景王便又重新占据了上风,并保持到了最后。
  
      朱平安知道,他们并是不会单纯的在众人面前刷好感,最重要的是做给嘉靖帝看。
  
      嘉靖帝虽然讲究二龙不相见,一年也不怎么召见两位皇子,但并不是对两位皇子就放养了。
  
      朱平安相信,今日两位皇子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人记录在案,很快就会呈送到嘉靖帝的几案上。
  
      今日一见,朱平安发现景王在“为人处世”、“手腕”、“城府”等各方面都领先于裕王,有些方面还是远远领先,裕王也就只占一个“长”字了。
  
      但是,因为两位皇子都不是嫡子,长不长的区别不是很大,历朝历代立贤不立长的例子也多了去了。
  
      另外最重要的是,嘉靖帝相对裕王更喜欢景王,这一点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所以,综合对比来看,景王继承大统的可能性要比裕王大多了......
  
      朱平安能看到的,朝堂上的那些老狐狸自然早就看出来了,严世蕃为什么敢克扣裕王福利......还有刚刚国子监的杨博士以及刘老大人的态度也能看得出来。
  
      不过......
  
      知道历史发展的朱平安知道,笑的最后是谁。
  
      朱平安将目光落在了裕王的背影上,微微勾起了嘴角,目光灼灼,这可是奇货可居呢。
  
      裕王虽然各方面都比上景王,但是有一点却是景王比不过的,那就是命硬。
  
      这一点,估计整个明朝只有朱平安知道,这就是熟知历史的优势了。
  
      要想笑到最后,你起码得活到最后吧。
  
      现在,大家都知道有两个皇子在争夺储君之位。
  
      可惜。
  
      历史上记载的很清楚,嘉靖帝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皇子,那就是裕王。
  
      虽然现在景王看上去健康的多,但是朱平安知道历史的车轮的威力,景王会在嘉靖帝就快去世的前一年死亡。
  
      嘉靖帝没得选。
  
      只能让裕王继承大宝。
  
      裕王命硬这一点是他笑到最后的法宝,嘉靖帝的子嗣单薄,早夭的多,不过也好歹留下了三个皇子,二皇子庄敬太子,三皇子裕王,四皇子景王。
  
      本来裕王是没机会的,他的哥哥庄敬太子被封了太子,只要庄敬太子活过嘉靖帝,他就是皇帝了,可惜庄敬太子病死了,于是机会又来了。
  
      虽然机会来了,但裕王其实机会也不大,因为他的弟弟景王在跟他争夺皇位的,而且优势还很大,可惜在嘉靖帝老死前一年,景王就先挂了。
  
      于是,裕王靠命硬笑到了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