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好茶
    杨国梁点出朱平安对联的致命破绽后,抱着胳膊,哂笑的看着朱平安。X23US.COM更新最快
  
      在他眼中,朱平安就是个秋后的蚂蚱,没什么可以蹦的了。
  
      此时,众人的视线也全都聚焦在了朱平安身上,就像一个个聚光灯似的。
  
      “并不荒唐,也不可笑。”
  
      谢师宴焦点中的朱平安像是没事人似的,仿佛杨国梁不是指出问题,而是夸奖了他似的,一双乌黑的眸子笑盈盈的扫了众人一眼,最后与杨国梁对视,微笑着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回道。
  
      哈?
  
      朱平安这句话一出,众人都愣住了。
  
      “呵呵......”
  
      杨国梁都被朱平安的回答给气笑了。
  
      “你用五个方位词加五个五行词,来对我的十个数字词,难道不荒唐可笑吗?”杨国梁气笑了。
  
      “呵呵,朱大人不会是输不起了吧,你五个方位五个五行,明显跟十个数字不对仗啊。朱大人可是状元郎,不会连对仗这么简单的格律都搞不明白吧?”马华亭看着朱平安,大声的嘲笑道,“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我那还有一本《稚童对仗口诀》,今日宴后,可以送与朱大人观摩观摩。”
  
      “呵呵.....”
  
      谢师宴响起了一阵笑声。
  
      “杨博士错了。”
  
      在一阵笑声中,朱平安淡淡的说道。
  
      呃?!
  
      什么?!
  
      谢师宴的笑声为之一顿。
  
      接着
  
      笑声更大了。
  
      真是活久见。
  
      明明是自己答案错了,不认错也就罢了,还指责人家命题人题目出错了。
  
      怎么,应该顺着你的答案出题么?!
  
      “咳咳,呵呵呵,还能这样啊。嗯,嗯,呵呵呵,朱大人言之有理,是杨博士错了,杨博士你的上联怎么可以是十个数字呢,应该是五个数字和五个别的词才对嘛,这样才跟朱大人的下联对仗嘛,哈哈哈哈......杨博士,你还不认错嘛?哈哈哈哈......”
  
      马华亭促狭的看着朱平安,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用嘲讽的语气“配合的”顺着朱平安说道。
  
      “呵呵......”杨国梁哭笑不得的看着马华亭,“马大人你怎么也跟着胡闹。”
  
      “哈哈哈......”马华亭笑着拱了拱手,笑声怎么也停不下来。
  
      “朱大人,莫要开玩笑了。”
  
      杨国梁哂笑的看着朱平安,一副仁厚师长面对胡搅蛮缠熊孩子的感觉。
  
      “非也。”
  
      朱平安摇了摇头,向着杨国梁拱了拱手,一本正经的说道,“是杨大人错了。我并非用五个方位词、五个五行词对的下联,而是用十个方位词对的下联。”
  
      哈?
  
      卧槽?
  
      刚刚朱平安说了什么,他说他不是用五个方位词、五个五行词对的下联,而是用十个方位词对的下联?!
  
      我没听错吧?!
  
      是我听错了,还是朱平安这吊飘了?!
  
      这种话都敢说出口?!
  
      朱平安啊朱平安,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你竟然敢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的脸皮怕是得比城墙还厚吧!
  
      做人不能太朱平安!
  
      在朱平安说完后,整个谢师宴鸦雀无声!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朱平安,就像在看外星人一样。
  
      “咳咳......”
  
      杨国梁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一张脸气的通红,脖子上都是一根根的青筋。
  
      竖子!
  
      你特么的太不要脸!!
  
      你但凡要一点点脸面,都不会说出刚才那样无耻的话。
  
      “你......你是当我们大家都聋了吗?”
  
      咳嗽过后,杨国梁脸红脖子粗,伸手指着朱平安,激动的手指不住的颤抖。
  
      “啧啧,古有赵高秦廷之上指鹿为马,吾恨不能一睹当时之场景,不过,呵呵,幸有朱大人今日之举,让我得意一尝所愿啊。”
  
      马华亭一脸嘲讽的看着朱平安,阴阳怪气的嘲讽道,讽刺朱平安睁着眼睛说瞎话,刚刚明明说的是五个方位词、五个五行词,却硬说是十个方位词,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不要脸程度,跟古代的赵高有的一拼了。
  
      刚刚你说杨博士错了,我还以为,是你不认错还指责人家杨博士上联出错了。
  
      这就够无耻的了。
  
      没想到,你还能更无耻,竟然来一个指鹿为马!
  
      马华亭真的感觉自己低估朱平安的无耻程度了。
  
      “朱大人,我们大家都没聋.......你的下联是‘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对不对,我刚开始就向你确认过了,这一点大家都可以作证。‘东西南北中’是五个方位词,“金木水火土”是五个五行词,又何来十个方位词之说?呵呵.......”
  
      杨国梁摇了摇头,哂笑不已。
  
      “学不可以已。”朱平安看着杨国梁,微微摇了摇头,很是认真的劝慰道,“杨博士虽为五经博士,但也不能停止学习啊。”
  
      啊?
  
      你这是说教起我来了?
  
      你一个连对联都对不出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教我!
  
      麻蛋
  
      好气!
  
      杨国梁听了朱平安劝慰,气的简直要五孔生烟了。
  
      “以后有时间,杨博士该多格格《易经》了。”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哈?
  
      说什么呢你?有病吧你?!
  
      你这话题转移的也特么太生硬了吧?!
  
      此时,杨国梁简直要怒发冲冠了!真想脱下鞋甩到朱平安脸上,一试朱平安脸皮的厚度。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金木水火,土与四象合。五行相生相克,互有次序,又有五方之说。‘金木水火土’对应‘东西南北中’,五行即是五方。日出东方,栩栩如生,与木相似;南方炎热,烈日炎炎,与火相似;中原肥沃,适合生长,与土相似;日落於西,金光闪闪,与金相似;北方寒冷,冰冷刺骨,与水相似。故所谓:东方属木,西方属金,南方属火,北方属水,土属中。金木水火土分别代表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
  
      “所以,杨博士你错了,平安方才下联所对的是十个方位,而非五个方位加五个五行。”
  
      朱平安目光灼灼的看着杨国梁,微微笑了笑,端起茶杯向杨国梁遥敬了一下。
  
      一饮而尽。
  
      末了,夸张的赞了一声,“好茶......”
  
      本来怒发冲冠的杨国梁,听了朱平安的五行五方之说后,整个人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五行五方之说,他自是知道的......
  
      瘫坐在那的杨国梁,像是被人蹂躏了一百遍的小媳妇一样,宛若一滩烂泥。
  
      原本斗鸡一样的眸子,此刻也生无可恋了起来,局促的转移了视线,找地缝去了......
  
      “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果真是十个方位词......”
  
      寂静了数秒后,谢师宴一阵嗡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