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尬极则坦
    月明星稀,夜露无声。
  
      在值夜间就寝的朱平安原以为自己会难以入睡,可是没想到才数了一百多个包子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呼噜呼噜”
  
      鼾声很有节奏的响了起来,与窗外促织的叫声遥相呼应,奏起了一首连绵不绝的夜曲。
  
      主卧床上躺着的包子小丫鬟一脑袋浆糊,一张包子脸皱的更像包子了,辗转反侧,一会盯着帷帐发呆,一会盯着墙壁发呆,一会埋到枕头里发呆
  
      脑袋里浆糊,心里面乱麻。
  
      辗转反侧。
  
      一双小手抱着肩膀,一会滚到床东,一会又滚到床西,不过不管怎么滚,身上的薄毯都是裹得好好的。
  
      因为薄毯是姑爷给盖上得呢。
  
      “今晚可能睡不着了要”
  
      包子小丫鬟盯着帷帐发呆的时候,心中如是的想道。
  
      就在包子小丫鬟如是想的时候,值夜间里朱平安有节奏的呼噜声传了过来。
  
      呼噜呼噜
  
      包子小丫鬟不由得支起了耳朵,一张樱桃似的小嘴儿微微张开,原来姑爷也会打呼噜呢
  
      好奇怪
  
      听着姑爷的呼噜声,为什么感觉好安心。
  
      脑袋里什么也不想了,心里面也什么不想了,脑袋里也不浆糊了,心里面也不乱麻了。
  
      之前像是一艘小船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中摇摇欲坠。
  
      姑爷的呼噜响起后,狂风暴雨的大海好像一下子风平浪静了,原本摇摇欲坠的小船,现在在浩瀚的大海中静静地行驶着,轻柔的月光照耀在船上、海面上,染了一船、一海的清辉。
  
      也不辗转反侧了。
  
      皱着的包子脸也放松的舒展了。
  
      包子小丫鬟侧身朝着值夜间的方向躺着,像个婴儿一样,双手双脚抱着薄毯,在连绵不绝的呼噜声中,安心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安静的平铺着,渐渐的睡着了。
  
      很快就熟睡了。
  
      梦中不知梦到了什么。
  
      一张包子脸上像是花朵一样绽开了,露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嘴角也上扬了美丽的弧度,就连一头青丝似乎都像花朵一样绽放在了枕头上。
  
      “姑爷轻点”
  
      安静的卧室里,一个少女嘟嘟囔囔、含糊不清的梦话,注定没有人听到。
  
      第二天早晨,寅时,也就是四五点钟的样子。
  
      朱平安的生物钟发挥了作用,从熟梦中准时的睁开了眼睛,窗外黑夜渐渐隐去,只有微弱的光感透进来,模糊可以视物,天地好似一副淡黑的泼墨图,一切都是刚睡醒的样子,外面隐约可以听到丫头们洗漱、洒扫庭除的声音。
  
      睁开眼后,朱平安伸开双手,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眼睛,掀开薄毯,缓缓坐起身来。
  
      坐起来后,朱平安才发现自己盖的不像是薄毯,而是一件衣服。
  
      自己也是光着上身,下身只有一件短裤。
  
      古人的衣服都比较宽大,比现代衣服所用的布料多多了,夏天晚上天也热,朱平安为了凉快,将身上的睡衣脱了,只剩了一件短裤,又为了避免着凉,随手拉了一个薄毯盖住了肚子,所以当时没有发觉,这会坐起来后才发现自己昨晚盖得是一件衣服。
  
      拿起衣服。
  
      朱平安借着窗外微弱的光感,看到自己手里的衣服是一件粉色的衣服。
  
      纯棉的。
  
      貌似还是一件寝衣。
  
      值夜间的衣服不可能是李姝的,而且这衣服半新,一看就是穿了好多次,洗了好多次了,以李姝洁癖的习惯,一件衣服不可能换洗这么多次的。
  
      值夜间的衣服,就可以缩小范围了,只能是李姝的贴身丫头,而贴身丫头里值夜最多的是画儿,琴儿也值过几次。
  
      她们两人的身高体重还是有区别的。
  
      朱平安将衣服展开,凑近了看。
  
      还未等看。
  
      一股香味就传到了鼻息间。
  
      嗯
  
      沐浴过的香味,混着女生淡淡的体香。
  
      味道有些熟悉。
  
      很快朱平安就想起来了,这味道正是昨晚推倒包子小丫鬟给她盖薄毯时,从包子小丫鬟画儿身上传来的味道。
  
      那,衣服的主人就是画儿了。
  
      咳咳
  
      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只盖一下衣服而已,也没什么,不会有什么影响。
  
      再者,我不说,谁也不知道,就跟没发生一样。
  
      就让它过去吧。
  
      朱平安尴尬咳嗽了一声,准备将手里的衣服放在一边,不过正当朱平安要放衣服的时候,忽然发现,这衣服上怎么湿了一片,一个湿乎乎的心形痕迹。
  
      呃?!
  
      朱平安感觉脑袋一眩,心里面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该不会是梦遗了吧?!
  
      朱平安猛地低头看了一眼。
  
      呃
  
      果然,短裤上也湿了一个心形。
  
      尼玛。
  
      这下真的尴尬了。
  
      我的一世英名啊。
  
      朱平安四十五度仰望窗外,嘴唇微微扯动,良久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要不来个毁尸灭迹?!
  
      不行。
  
      朱平安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如果这样做的话,包子小丫鬟发现衣服丢了,肯定会找,岂不是事情会闹大。
  
      洗了?!
  
      没时间啊况且,这府里有专门的浆洗房,李姝还有丫头专门洗衣服,昨天自己洗了件衣服,琴儿还抢着洗呢。
  
      自己去洗画儿睡衣的话,肯定会被人发现,然后
  
      那怎么办?
  
      朱平安一筹莫展之际,眼光不经意间扫过床头,呃,床头有一套干净的官袍整齐的叠放着,旁边中衣什么的一应俱全,都在床头整齐有序的摆着。
  
      显然是有人进来,将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放了进来。
  
      咳咳
  
      也就是说,今早在自己醒来之前,已经有人进来了。
  
      那岂不是说。
  
      自己盖画儿寝衣睡觉这事,甚至连自己梦遗这事,可能都被早上进来的这人发现了。
  
      不是可能,是一定。
  
      朱平安又扫了一眼,发现床头衣服中,一条干净的短裤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如果没发现,干嘛还要准备一条短裤啊。
  
      深思尬极。
  
      朱平安顿觉脸烧的厉害,热辣辣的,如果有镜子的话,朱平安会发现此时他的脸涨红的跟关公似的。
  
      如果上戏台演关公的话,朱平安都不用化妆了。
  
      尬极则坦然。
  
      东窗已经事发,怎么做都无法挽回了,朱平安反倒平静坦然了起来,呼了一口气,将画儿的寝衣放到一边,拿起床头的衣服换上,下了床。
  
      没事人似的,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