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六十章 朱记开业了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上午过半,朦朦胧胧的细雨在人们不知不觉中,缓缓的停了下来。接受半天的雨露恩泽后,京城的花更红树更绿了,天气也难得的凉快了起来。
  
      京城又恢复了忙碌,内运河船只如梭,码头上人头攒动,街道里行人川流不息……
  
      坐落在齐化门附近的美味居糕点铺,在雨停的第一时间就开门营业了,将新出炉的糕点摆在了店外。
  
      “如果我把糕点摆放成一个可爱的心形,一定可以吸引很多人吧。”
  
      小宫女喜儿提着一个食盒自言自语道,食盒里是宫里御厨新出炉的糕点,还冒着热气。
  
      看着食盒里的糕点,小宫女喜儿忍不住伸出粉舌舔了舔樱唇,唇生一缕津液,瞥了一眼被价格吓跑了的路人,不由扁起了小嘴嘟囔了起来:“满大街每一个识货的,这些糕点可都是宫里的御厨做出来的呢……”
  
      才拿出一个糕点准备摆心形的小宫女喜儿,忽然嗅到了一股馋人的肉香味,香喷喷的味道像长了小手似的不住的撩拨喜儿的五脏六腑,让她一下子顿住在了原地。
  
      咦?
  
      什么味道呀,好香啊?!
  
      小宫女喜儿嗅了嗅琼鼻,闭着眼睛沉醉在肉香味里,小嘴里的津液比刚才多多了,都快流了下来,终于咕咚一声,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是谁家在炖肉啊?
  
      小宫女喜儿睁开大眼睛,一边嗅动着小鼻子,一边伸长了脖子寻找肉香味的来源。
  
      香味儿就在正前方。
  
      鼻子很灵的喜儿一下子就确定了肉香味的源头,抬起婴儿肥的小脸看去。
  
      啊?!
  
      朱记开门了。
  
      顺着香味看去的喜儿一下子张大了小嘴,怔怔的看着对面,一动也不动。
  
      “喜儿~!吃胖了,本公主指使不动你了是不是?!”
  
      这几天生意一天比一天差,宁安公主心里早就窝着火呢,这会见喜儿傻愣愣的站在那一动不动,连糕点都不摆了,心里面一股火气登时就发作了起来。
  
      “不是......不是的,公主……”
  
      宁安公主一声吼,吓的喜儿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张小脸都白了。
  
      “不是?!我让你摆个糕点,结果你站那半天,连个手都没动,还敢说不是!”宁安公主闻言更生气了,一手叉腰,一手执着喜儿的鼻子,跟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似的。
  
      “公……公主,是我看到对面朱记开门了,才呆住了的……”
  
      喜儿在宁安公主的强大气场下缩了缩脖子,伸出小手指了指对面的朱记快餐店。
  
      “什么?朱记快餐开门了?”
  
      宁安公主听说朱记快餐开门后,也不顾的生气了,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门口,往对面看去。
  
      果不其然,往常几日都是关着门的朱记快餐,此刻竟然打开了店门。
  
      窗明几净,桌椅摆放整齐。
  
      几个五大三粗,膀大腰圆,却衣着统一、干净、整洁的店小二正在店里面忙碌着。
  
      不止如此。
  
      宁安公主还嗅到了一股难以抗拒的撩人香味,正在从对面店铺里面开始缓缓的扩散了起来。
  
      这是要开业了吗?!
  
      宁安公主不由的张大了小嘴......
  
      接下来的时间,宁安公主人坐在糕点铺子里,眼睛一直透过窗户看着对面的朱记快餐。
  
      朱记快餐开业开的悄无声息,没有宣传,也没有叫卖,就简单的打开门而已。
  
      可是还没过一会,整条街的人都知道朱记快餐开业了。
  
      不用通知。
  
      朱记快餐那慢慢弥漫了整条街的卤肉香味就是最好的开业通知宣传。
  
      香味越来越浓,越飘越远。
  
      码头区,一片繁忙,一条载满了货物的货船在纤夫的拖拽下,稳稳的停在了码头。
  
      看到又来了一艘货船,码头上才搬完了一船货物的力夫们,为了多赚点工钱,不顾的休息,光着膀子的一拥而上,一身肌肉上汗水淋淋。
  
      “听好了,你们都给我小心着点,张老爷的这艘船上的货可是打景德镇运来的薄胎青花瓷。便是打碎了一个,比说你们的工钱了,就是老子我这个月都白干了。”
  
      码头上的工头跳上了船舷,扯着嗓子大声的冲涌而来的力夫们喊道。
  
      “刘哥,你就放心好了,咱们都扛活多少年了,啥时候给你掉过链子。”
  
      “就是啊刘哥,你把心放肚子里吧,保准把活给干的漂漂亮亮的。”
  
      “经过咱手的货,绝对出不了一点问题。”
  
      力夫们拍着胸脯,七嘴八舌的说道。
  
      “哈哈哈,好,老子可是听到你们打的包票了。都打起精神来,等抗完这船货,老子请你们去四海食肆喝酒,当然老规矩,饭钱大家平摊,酒钱老子一个人出。”姓刘的工头咧着嘴大笑。
  
      “好。”
  
      “吼。”
  
      一听工头请喝酒,力夫们群情亢奋,身上像是有了使不完的力气。
  
      “那就开工。”
  
      工头一挥手,力夫们杂而不乱的开始了抗货。
  
      扛着
  
      扛着
  
      有个肥头大耳的力夫忽然嗅到了一股撩人的肉香味,一开始还不确定,还以为是嘴馋工头许诺的四海食肆的酒席而产生了幻觉,可是再三吸了吸鼻子,那股肉香味越来越浓,越来越清晰了,确定不是幻觉。
  
      亲娘咧,啥肉啊,咋这么香。
  
      光是闻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肥头大耳的力夫不由愣在那,顺着香味的来源可着劲的伸长了脖子,使劲的吞了一口口水,自言自语了。
  
      “二愣子,傻站着干啥,没劲了,哈哈哈,你小子看着长的五大三粗,原来是个镴枪头。”
  
      一个粗壮的力夫扛着货经过肥头大耳的力夫,见他愣在那,还以为他没劲了,不由嘲笑道。
  
      “呸,你个二牛,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老子是不是银样蜡枪头,找你婆娘来试试。”
  
      肥头大耳的力夫扭头冲二牛瞪圆了眼睛。
  
      “哈哈哈,你要是能给我找个婆娘,那我可要谢谢你了。老子是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二牛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一脸的兴奋。
  
      “靠!”二愣子笑着骂了一声,然后用肩膀撞了撞二牛,“你就没闻到一股子肉香味。”
  
      “什么,你也能闻到?我还以为我产生幻觉了呢。”二牛挠了挠头。
  
      很快。
  
      越来越多的人都嗅到了这股子香味,一声声吞口水的声音,像是传染了似的。
  
      “这香味有点熟啊,怕不是朱记开业了吧?!”有一个人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
  
      “嗨。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香味就是朱记的味道。”又有一个人忍不住开口。
  
      “嗯嗯,就是,这就是朱记的味道。”
  
      “朱记开业了。”
  
      上次在朱记尝过卤猪下水的几个力夫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一个个眼睛发起光来,就跟饿了十天半个月的野狼似的,一个个眼睛里冒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