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七十三章 深思恐极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朱平安吃的一嘴油乎乎的,腆着肚子在内侍的引领下走出房间时,一出门正好碰到喝了一肚子水饱的杨国梁,杨国梁也是在内侍的引领下往外走。
  
      “杨博士,嗝......”
  
      朱平安拱手与杨国梁打了一个招呼,打到一半没忍住打了一个饱嗝。
  
      杨国梁刚刚喝了两壶茶水,喝的一肚子饱饱的,早就有一股强烈的尿意,这一会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出宫,然后找个没人的地出恭解决一下。
  
      可是才迈步出门就被人叫住了!
  
      谁啊?!
  
      这么不长眼,我这会都快憋不住了,你还跟我打招呼?!打,打,打个鬼的招呼啊。
  
      杨国梁一脸尿急不爽的抬起头,然后看到了朱平安,哦,我当是谁呢这么不长眼,原来是你这个姓朱的小王八蛋!
  
      我是不是跟你犯冲啊!?只要一碰到你就诸事不顺!
  
      上次跟你一起用赴景王和裕王的谢师宴,结果你一个破对联,害的我连一口水都没喝上,嘴皮子都干裂了!话说,你哪个破对联是想了几年想出来的,我到现在都还没对出来呢!
  
      对联的事先不说,还是说说这宴席的事。
  
      今天,跟你一起一起赴圣上赐的晚宴,都跟你都不在一个屋了,结果还被你冲了。上了满满一桌子菜,竟然没有摆筷子,这你敢信?!害的我喝了一肚子茶水,膀胱都快喝炸了。
  
      当然,杨国梁心里即便要骂死朱平安的心都有了,但是面上还是要过的去的。
  
      逢场作戏嘛。
  
      这点觉悟,杨国梁还是有的。
  
      “朱大......人!”
  
      杨国梁忍着强烈的尿意,压下满脸的不耐不爽,抬头挤了一丝僵硬的笑容,回了朱平安一礼。
  
      结果“朱大人”这三个字才说了“朱大”两个字,杨国梁就看到了朱平安在烛光下油乎乎发光的嘴唇,不由的愣了一下子,继而心里面非常的不平衡了起来,说出最后一个“人”字时,也是带着很强烈的不满情绪。
  
      你竟然有筷子?!
  
      凭什么呀?!
  
      凭什么你朱平安可以吃的满嘴油,我就只能喝的一肚子水饱啊。
  
      一瞬间
  
      杨国梁的一双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红眼的厉害。
  
      下一秒
  
      张居正也出来了,跟朱平安和杨国梁互相见礼了一番。
  
      杨国梁直接将目光落在张居正嘴唇上,呃,好像也是油油的,虽然不如朱平安油的厉害,肯定也是吃了御膳的。
  
      于是乎
  
      杨国梁的红眼更红了。
  
      等等
  
      难道说这次御膳,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筷子?!
  
      是我得罪你了吗?!
  
      为什么他们都有筷子,
  
      杨国梁缓缓的将目光探究的转向一旁的内侍,一副宝宝委屈可是宝宝不敢说的架势。
  
      “杨大人,诸位大人,这边请。”内侍一脸坦然,伸出手恭请杨国梁等人前行。
  
      “有劳。”
  
      朱平安拱手向内侍道谢,然后顺着内侍引得路向外走去。
  
      张居正紧随其后,杨国梁最后。
  
      内侍一直将朱平安三人送到宫门口,方才止步,送了三人各一块太平无事牌,然后目送三人走出宫门。
  
      太平无事牌是一个木制的腰牌,是专门通过宵禁用的,持有此牌的人可以无视宵禁禁令,自由在紫禁城街道通行。不管是顺天府的差役,还是锦衣卫,亦或者是东厂厂卫,看到此牌一律放行。
  
      当然,刚刚内侍送牌的时候,也交代了,这个牌子只是给他们今晚回府用的,明日还要交还到宫门侍卫那。
  
      “公子。”
  
      朱平安将太平无事牌挂在腰上,走出宫门,与张居正、杨国梁拱手做别,转身才迈了一步就听到了刘大刀兴奋的喊声,抬起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牵着马走来的刘大刀。
  
      “呵呵呵,听说公子今晚吃的是御膳,咋样,御膳好吃吗?”刘大刀牵马过来后,一脸好奇的问道。
  
      “御膳当然好吃。”朱平安接过杀马特黑马,笑了笑。
  
      “好吃,有多少吃?有咱店里卤的猪下水好吃吗?”刘大刀好奇的紧。
  
      自打吃过卤出来的猪下水,刘大刀就忘不了这个味道,简直是太好吃了,由其是今日生意的火爆,以及食客对店里猪下水的交口称赞,让刘大刀现在对店里的猪下水信心十足。
  
      “咳咳......”
  
      一旁正要上轿走人的杨国梁听了刘大刀的话,差点没笑的咳出尿来,拿御膳跟猪下水对比?!朱平安府上的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下人,脑袋里装的不是脑子,装的都是猪下水吧!
  
      一边的张居正闻言,也是忍不住勾着唇角笑了,他这还是头一次听说拿猪下水跟御膳做对比的,这就跟听到乞丐说他做了皇帝后一天三顿吃鸡蛋只吃黄一样好笑。
  
      “比咱店里的卤猪下水要好吃多了。”朱平安笑了笑。
  
      这不是废话嘛!
  
      杨国梁翻了一个白眼,哼了一声,钻进轿子,一挥手正要将帘子放下来,准备催促轿夫快些走,他这会还憋着呢。
  
      结果,杨国梁手里的帘子还没放下来呢,却听着那边朱平安又说话了。
  
      “究竟有多好吃,这么给你说吧,好吃到公公连筷子都忘摆了,我都没发现。”朱平安一边翻身上马,一边跟刘大刀描述道,“下次吧,再有机会吃御膳的时候,我就问问可不可以打包带回来些给你们尝尝。”
  
      “真的啊,谢谢公子,要是能吃到御膳,那这辈子就没白活了。”刘大刀兴奋的咧起了嘴。
  
      听了朱平安的话,杨国梁放下帘子的手停住了。
  
      朱平安他刚刚说什么?!
  
      好吃到公公连筷子都忘摆了,他都没发现?!
  
      这么说?!
  
      朱平安他那刚开始也是没有给摆筷子?!
  
      我还以为只有我倒霉,公公忘了给我摆筷子呢?!
  
      原来也没给朱平安摆筷子!!!
  
      那张居正呢?
  
      杨国梁急忙将目光转向张居正,然后看到张居正也正在一脸狐疑的看向自己。
  
      这就确定了!
  
      原来这次赐膳,公公都忘了给摆筷子?!
  
      怎么会这么巧?!
  
      忘摆了一双筷子还有可能,忘了三双那就不可能了,更何况这可是宫里面。
  
      那就是说,这是故意的了?!
  
      想到这,杨国梁心里猛地一颤,三个人一开始都没有筷子,那为什么后面给朱平安和张居正筷子了,没给我呢?!
  
      杨国梁深思恐极,尿意瞬无。
  
      张居正在看到杨国梁转头看向自己的一瞬间,就已经想到了筷子是故意没摆。
  
      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张居正又想到自己在宴席上要筷子的举动......
  
      他的脸色,一刹时变了灰色。
  
      笑容早就不见了。
  
      唯有朱平安没心没肺的与刘大刀策马远去,一路上都是谈笑的声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