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零一章 接风宴
“高大人,张大人请留步”
  
  朱平安拱手辞别了送出门外的高拱和张居正,转身向着自己的办公房间而去。
  
  今日拜会高拱,效果理想。
  
  进门时,朱平安敲了两次都没人理;离开时,高拱和张居正送出门外。
  
  前拒而后送。
  
  从高拱、张居正两人前后态度对比就可以看出,朱平安的拜会颇有成效。
  
  朱平安从高拱办公室出来时,时间已经是巳时过多半了,大约再过小半个时辰接风宴就要开始了,时间不够拜访裕王府的其他同僚了,兼着自己的办公室也还没收拾,所以朱平安从高拱办公室出来后,就直接回了自己办公室。
  
  至于其他同僚,等接风宴后,再去拜访也不迟。
  
  轻车熟路的返回自己办公室,回到办公室后,朱平安发现办公室里多了不少绿意。
  
  房间内多了八盆大小不一的盆栽,最高的一盆盆栽是罗汉松,放置于老干虬枝,枝叶婆娑,苍古娇健,姿态动人,其他几盆盆栽则要小一些,主要是品种不同的菊花和墨竹。
  
  清风吹来,一室绿意微微荡漾,很是宜人。
  
  “也不知大人喜欢什么盆景,小的便依着府里大多数人的喜好,做主为大人选了一些。大人看看若是有不喜的,小的再让人给大人重新更换盆景。”刘管事躬身在一旁问道。
  
  “不用更换了,很好,我很喜欢,多谢刘管事费心了。”朱平安满意的看了一圈,拱手向刘管事道谢道。
  
  “大人客气了。”刘管事连忙道。
  
  接着,刘管事又安排人给朱平安房间里搬了几件摆设,还有一些生活器皿。
  
  “大人且先休息,小的就不打扰了,若是日后大人发现还缺什么,无论是文房四宝还是日常起居用品等等,大人便使人吩咐一声,小的一定第一时间给大人添置齐了。”临走前刘管事说道。
  
  “呵呵,那就多谢刘管事了,日后刘管事可不要嫌我麻烦。”
  
  朱平安笑着应了下来,没有再客气,毕竟是裕王府的东西,自己又是给裕王干活的,于情于理都不需要客气,况且圣上扣了自己那么多俸禄,父债子还什么的,也说得过去。
  
  “怎么会麻烦呢,能为大人效劳,是小的的福气。”刘管事连忙摇头道。
  
  “呵呵,应该是平安的福气才是。”朱平安笑着说道。
  
  “大人说笑了,大人且先休息,等接风宴开始了,小的再来通知大人。”
  
  刘管事躬身离开,带上房门。
  
  “有劳。”
  
  朱平安目送刘管事离开,然后缓缓踱步将办公室外间里间逛了一遍。
  
  面积足够,功能分区优秀,办公用品完善,日常用品齐全,阳光灿烂绿意浓。
  
  人生第一间独立办公室,各种满意。
  
  休息室规整的很好了,朱平安没有过多收拾调整,主要收拾了一下外间,按着自己的习惯,重新整理了书桌,又将书架上的书籍归类,接着用湿抹布将桌椅等物品擦拭了一遍
  
  大约用了二十多分钟。
  
  收拾完后,朱平安打开了门窗通风,自己则是坐在书桌前摆上了笔墨纸砚,从书架上取下一卷《兰亭序》摹本翻开放在书桌上,一边默诵,一边悬腕提笔练起了字: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
  
  《兰亭序》王羲之51岁时的得意之笔,是中国行书第一帖,刚刚整理书架时,朱平安发现了这一卷《兰亭序》摹本,书圣遒健飘逸的书法令朱平安神往不已,于是在练字的时候便将这卷《兰亭序》打开,试着仿写起来。
  
  兰亭序正文中有二十个之字,加上落款的一个之字,全帖共有二十一个之字。二十一个之字,二十一种笔法,二十一种美感,各有不同的体态及美感,无一重复,书圣盛名之下无虚士。
  
  朱平安才摹写完《兰亭序》,刚放下笔,刘管事就进来通传,请朱平安赴宴裕王殿下准备的接风宴。
  
  朱平安洗过手后,整理了一遍衣着,便随着刘管事向着接风宴地址而去。
  
  裕王府的接风宴放在了花园内,紧靠着莲池边,王府的下人搭了一个巨大的凉棚来遮蔽阳光,说是凉棚,其实设计的一点也不土俗,凉棚被设计成亭阁式样,处处透着高雅和贵气。
  
  凉棚是用高级的湘妃竹编制的,可卷可展,这样通风。凉棚四周悬着帘子,一方面帘子可以遮蔽阳光,另一方面帘子也可以留着空隙保持通风,帘子也是斑竹和湘妃竹编制的,上面编制了精美的山水图案,雅致非常。
  
  凉棚中央一字排开,放置了八个冰箱,这里的冰箱并不是现代的冰箱,而是古代版的冰箱。
  
  凉棚内摆放的冰箱,式样类似于大鼎,青铜材质,四足鼎立,离地二十多厘米,下面还设有一个底托,四腰各设一龙首铜环,方便搬运。冰箱的盖子是用上枣木厚板做的,厚板上还压着一块青铜砖,厚板上钻了九九八十一个小孔,冰块散发的冷气就透过小孔往外飘散,达到降温的作用。当然,这跟现代的空调相比,就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冰箱内的冰块是裕王府管事今天特意从外面采买的。
  
  其实,按说皇室有专门的造办处负责皇室夏季的冰例。每年冬季的时候,造办处有专门的采冰人奉旨在御河里采冰,将御河里的冰凿成规定尺寸的方块,拉入西苑外的一处皇家冰窖内,待夏天供皇室使用。
  
  裕王作为皇子,是可以直接从造办处领取冰例的。
  
  但是,就像裕王的亲王福利待遇被户部等部门卡住一样,裕王的冰例也是如此。每次裕王府的人奉命去造办处领冰例,都会被造办处以各种正常或不正常的理由卡住,什么钥匙坏了,什么冰窖维修,什么发放冰例的日子未到,什么负责冰例的官员去西苑送冰去了等等
  
  裕王府每旬从造办处领取的冰块,十不足一,十份冰例,仅能领取一分而已。所领取的冰块,勉强仅够裕王及后院妃嫔所用,至于夏季大型宴席等用冰的地方,裕王府只能花钱去外面采购了。
  
  这次接风宴所用的冰,就是裕王府的管事专门去外面采买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