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零四章 神转折 一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街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щЩш..1a
  
  ——唐·杜甫《饮中八仙歌》
  
  古人的酒就是这样与诗词难舍难分,独酌的时候时赋诗,集体宴饮的时候,更是少不了诗酒唱和。在现代人用两只小蜜蜂、逛三园啊行酒令的时候,古人大都是以诗词佐酒、对联佐酒,以此来行酒令的。
  
  古代文人酒会,往往都是喝着喝着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诗会,太常见了,而且很多酒诗会还成了千古假话。
  
  一人我饮酒醉,多人饮酒成诗会,古人往往就是这样。
  
  所以,今日的接风宴上众人一致赞同以诗词佐酒,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王姓官员举筷子为题的“应景”建议,也得到了不少人“积极”赞同,他们都想着借此机会在裕王面前表现一番,证实自己,鼓着劲想压朱平安一头。
  
  如果能压朱平安一头的话......
  
  相信有朱平安这么一个有分量的高大垫脚石,他们就可以站的更高了,最起码可以少奋斗个七八年,这可是百年都难得一遇的好机会啊。
  
  想想都兴奋啊。
  
  所以,在王姓官员提议后,很多人积极响应,在他们的努力下,王姓官员的提议也就成了正式题目。
  
  筷子,箸,筯......
  
  筷子这种餐具太常见了,人们每日都离不开它,可是以其为题目的诗词在历史中却是少之又少,正如灯下黑一样,不过少也就意味着有难度,有趣,宴席上的众人,即便是无意“表现”、“压住平安一头”的官员,也都是兴趣浓浓的样子。
  
  见猎心喜。
  
  大致就是这种感觉,众人都是经过科举考试磨炼的文学高手,诗词歌赋自然不在话下,遇到这么个生僻的题目,见猎心喜,兴奋的脚趾头都要扣紧了。
  
  众人兴趣盎然,朱平安也不会扫众人的兴,某些人的调侃与挑衅,掀不起朱平安心中的半点波澜,甚至还觉得有趣。
  
  呵呵,有意思。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饶有兴趣的扫了王姓官员一眼。
  
  “久闻小朱大人出口成章、满腹经纶,今日终得机会见识一二,真是幸甚。”王姓官员毫不退缩的与朱平安拱了一礼,微微向上勾了勾唇角。
  
  “平安才疏学浅,愧不敢当。”朱平安摇头微笑,谦虚道。
  
  “诗词小道尔,小朱大人莫要谦虚了。”王姓官员言语步步紧逼,不给朱平安推脱的机会。
  
  诗词小道?
  
  你至于嘛,为了堵我后路,把宴席上跃跃欲试的大人们都给贬了一顿。
  
  朱平安不由笑了。
  
  果然,周围几个听到王姓官员这一句话的人,不由黑了脸,不过他们几个都是相熟了的,知道王姓官员这句话是为了激将、堵住朱平安的退路,听到了也就当没听到了。
  
  王姓官员后知后觉自己说错话了,忙向周围人小声解释了两句,然后在心里给朱平安又重重的记上了一账,把这一错误怪在了朱平安身上。
  
  可恶
  
  故意引我说错话,我一定要在今日诗词上压朱平安一头,好好出口气不行。
  
  王姓官员默默的瞥了朱平安一眼,像一条眼镜蛇一样。
  
  额?
  
  怪我咯?!
  
  朱平安注意到王姓官员怨恨的眼神,一阵无语凝噎汇成一句话: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诗会确定,开始准备。
  
  本着奇文共赏之的原则,裕王府的下人将一个三米长两米宽的屏风抬进了凉棚,放置在了宴席中央,屏风上覆盖着雪白如脂的宣纸,屏风两侧摆了两个桌子,桌上各放置了文房四宝。
  
  人们可以将自己的佳作,挥毫泼墨在屏风上的宣纸上,展之于众,方便众人欣赏。
  
  既能展示书法,又可展示佳作,一举两得。
  
  布置完后,裕王又让人去他的书房将嘉靖帝赏赐给他的两块歙砚取来,放在了面前的桌上。
  
  “俗话说宝剑赠英雄,孤幸得父皇御赐翕砚两块,以赠今日之佳作。”
  
  裕王朗声说道,将御赐的两块歙砚当做了彩头,赐予本场诗会最佳的两篇大作。
  
  看到裕王桌前的两块翕砚,众人眼睛都热了,就跟将军看到绝世宝剑一样。
  
  一块好的砚台之于文人,作用丝毫不亚于绝世宝剑之于将军。..
  
  歙砚所用歙石产自婺源与歙县交界的龙尾山下溪涧,又称龙尾砚,龙尾溪的歙石都是经过5-0亿年的地质变化才形成的,歙石花纹结构古朴突出,矿物粒度细,微粒石英分布均匀,用这种歙石做成的翕砚,发墨益毫,滑不拒笔,涩不滞笔,蘸墨挥毫,下笔如有神助,受到历代书法家的称赞。
  
  南唐后主李煜赞“歙砚甲天下”;苏东坡称“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縠理,金声而玉德”;米芾言:“金星宋砚,其质坚丽,呵气生云,贮水不涸“。
  
  翕砚是砚台中的珍品,素有一砚千金之说,而裕王桌前的这两块歙砚更是珍品中的珍品,要知道歙县每年进献给皇宫的翕砚最多只有十块,由此可知其宝贵程度。另外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这两块砚台上还刻有嘉靖帝的私人印章“凌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元真君”,这就更具价值了。
  
  众官员本就见猎心喜、兴趣浓浓了,现在裕王又加了如此重的彩头,众人更是群情激愤,跃跃欲试。
  
  “呵呵,既然是王大人提议的题目,不如就由王大人先来如何?”王姓官员的一位至交好友笑道。
  
  王姓官员闻言,心中暗喜,对好友送上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我常请你吃饭。
  
  这第一个上来赋诗,最能表现了,首先第一个赋诗,不管怎么说,用时最短是吧,才思敏捷呀;另外,用时间最短,做的诗出色,那是我本人厉害,做的诗不好,也情有可原啊,我用时间短啊。
  
  况且,关于竹箸,我还真有一首好诗呢。这是之前因缘际会,灵感一闪做的,一直没机会拿出来,没想到现在机会来了。古人云: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灵感是多么难得可贵啊,这是上天在成全我王耀祖啊。
  
  当然
  
  婉拒还是要的,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于是,王耀祖第一时间婉拒了一下,不过在朋友又说了一句后,王耀祖就做出了一副你口太好了我说不过你的模样,做出一脸无奈表情的起身应了下来:“呵呵,既然如此,那王某就先抛砖引玉,献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