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东北游记之坑妹篇9.4

  哈尔滨小留一日,上午写稿,岁月静好;下午,坐不住的母老虎,要出去撒欢。
  昨日歃血立誓:不陪母老虎逛街!此时唇血未干,怎能食言而肥!所以,isayno.
  “不是逛街,是逛商场!”母老虎摇头,睫毛微眨,一本正经。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唇红齿白,裙下长腿,母老虎美美下楼去。
  哈尔滨的街头,母老虎挽着我,我拎着包,微风吹来,母老虎瑟瑟发抖,牙齿打架,望街头街尾,尽是长袖长裤,男男女女看向母老虎的眼神宛如看傻x一样。
  至此,风和日丽的哈尔滨街头,充斥了母老虎的咆哮。
  “是我亲哥吗?”
  “是我亲哥吗?”
  如果此时母老虎的兄长在此的话,我相信母老虎此时定会亲爪弑兄,血染当场。
  因为在来东北前一天,母老虎特意致电家里的兄长,问家里气温怎么样,要穿什么衣服回家。兄长的语气让人信服,“短袖短裙凉鞋,你在西安咋穿在家咋穿!”
  于是,母老虎将长裤从行李箱中换了超短裤,运动鞋换了凉鞋,裙子又多带了俩。
  昨夜微凉,今日微冷,母老虎的咆哮都带着颤抖。
  明日启程
  不知家里的兄长,可曾感觉到哈尔滨的腥风血雨。
  唯愿兄长安康,保险已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