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满载而归
夕阳西下,朱平安一手持一方砚台,一手持一卷字帖,一脸微笑的立于裕王府门口,沐浴着一身余晖晚霞,拱手与高拱、张居正等人告别。
  
  “公子,那块石头我给你拿着吧。”刘大刀牵着马走来,对朱平安说道。
  
  “哦,好啊,谢谢。”
  
  朱平安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砚台随手递给了刘大刀,一手拿一样东西也不方便骑马。
  
  “这石头手感还挺好。”刘大刀接过砚台,随手抛了抛,赞了一声。
  
  “哎呦呦,兀那糙汉,你可千万要小心点,那可不是石头,那是当今圣上御赐的砚台,一砚千金呢,你可别给摔了......”裕王府的一位属官刚出大门就看到了刘大刀随手抛砚台的一幕,紧张的脸都白了。
  
  “啥?!御赐砚台,一砚千金?!”
  
  刘大刀没想到手里的这个石头来头这么大,吓了一个哆嗦,砚台差点没脱手。
  
  “哎呦喂......”
  
  那位属官看到刘大刀手里砚台脱手,忍不住惊呼出声,见刘大刀最后又抢救接住了,才深呼了一口气。
  
  “咳咳咳,原来这石头来头这么大啊,公子,还是您拿着这石头,我来拿那卷纸吧。”刘大刀憨笑着的摸了摸脑袋,将手里烫手的砚台递给朱平安,想要换朱平安手里的字帖。
  
  “那卷纸?!”
  
  刚刚那属官闻言,实在忍不住向着刘大刀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说的那卷纸是书圣王羲之为数不多留存于世的真迹,书圣,为数不多的真迹,懂不懂?!就你口中的‘那卷纸’,毫不夸张的说,足够换半座城了。”
  
  “能换半座城?!”
  
  刘大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咂舌不已,缩了缩脖子,“那我还是拿着砚台吧。”
  
  “呵呵,没那么夸张......”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
  
  刘大刀手里的砚台是朱平安在裕王府凉棚诗会赢来的彩头,嘉靖帝御赐的翕砚,另一块翕砚被张居正得到了,当然殷士儋也没有空手,裕王另赐了一个彩头。
  
  至于朱平安手里的字帖,对朱平安来说则是一个意外。
  
  凉棚诗会快结束的时候,隔壁的景王府来人奉景王命令送来了一副字帖,指名道姓说给朱平安的。
  
  王羲之的平安帖?!
  
  景王送给朱平安的?!!!
  
  当时,朱平安一脸茫然,裕王府众人一阵哗然,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朱平安。
  
  我们中出了一个内奸......大致就是这样吧。
  
  之前众人就听说过传闻,说是嘉靖帝本来是准备将朱平安迁任为景王府侍讲学士的,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改成了裕王府侍讲学士。现在,景王竟然派人送给朱平安如此贵重的东西?!
  
  现在看来,这里面要是没什么鬼才怪呢?!
  
  所以,当时裕王府众人皆是用一脸怀疑的神色看向朱平安,便是裕王也有些异样。
  
  朱平安处变不惊,冷静的问来人,景王为何送字帖与自己。
  
  那人便将事情始末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是诗会的彩头啊,景王竟然将两个诗会的作品放在一起评比。
  
  于是,众人释然,看向朱平安的眼神也从内奸变成了艳羡,王羲之的真迹呢,虽然只是半部,可是这价值也是无法估量的,足以当作世家的传家宝了。
  
  虽然得知事情原委,知道这字帖是诗会彩头,是自己应得的,也知道这彩头是王羲之存世为数不多的真迹,价值连城,但朱平安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果断拒绝了。
  
  笑话。
  
  立场还是要有的。
  
  自己在裕王府供职,怎么能收景王府的东西呢?!
  
  可不能因小失大。
  
  朱平安如此毫不犹豫的果断拒绝,倒是让裕王府众人吃惊不已,自认放在他们身上,他们是做不到朱平安这样的,于是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多了几分佩服。
  
  陈以勤更是捋着胡须连连点头。
  
  朱平安的立场,让裕王很是满意和欣慰,看向朱平安的眼神更多了几分信任。
  
  景王府来人说完不成任务,会被景王责罚,长跪不起,固送不已。
  
  如此三番五次。
  
  朱平安才无奈将字帖接过来,但是接过来后,便双手呈送给了裕王,言请裕王处置。
  
  裕王接过字帖后,便又赐给了朱平安。
  
  虽然只是转了一个手,但是性质却截然不同,从景王赏赐变成了裕王赏赐。
  
  既然是裕王赏赐的,朱平安自然也就笑纳了。
  
  所以,朱平安下班回家时,一手持砚台,一手持字帖,满载而归。
  
  “朱大人慢走。”
  
  “朱大人慢走......”
  
  门口后续出来的官员,不少人主动与朱平安拱手作别,今日诗会上朱平安的表现,赢得了裕王府不少人的尊重。
  
  “张大人,慢走,刘大人,慢走......刘大人,王大人,明天见......”朱平安一一与他们拱手还礼。
  
  辞别众人之后,朱平安手持字帖翻身上马,与刘大刀策马向临淮侯府而去。
  
  暮色四合,一路云霞催马蹄,在夕阳余晖亲吻地平线的时候,朱平安回到了临淮侯府。
  
  “小姐,小姐,姑爷回来了......”
  
  “姑爷回来了......”
  
  敬享园内的小丫头们,远远的看见朱平安走来,便小跑着去给李姝报信去了。
  
  于是,在朱平安这边刚进门的时候,李姝就领着包子小丫鬟等人迎了上来。
  
  像昨天一样,熊孩子睿哥儿和小萝莉妞妞也在敬享园,跟着李姝颠儿颠儿的走来。
  
  “土......姐夫,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熊孩子眼很尖,一眼就看到朱平安手里拎着的砚台和字帖,好奇的问道,在喊朱平安姐夫时,跟往常一样,土包子三个字差点又脱口而出。
  
  “咚。”
  
  李姝纤纤玉手放在熊孩子脑袋上,屈起粉嫩玉指弹了一下,一脸关心的说道:“睿哥儿,你头上有根草。”
  
  “谢谢五姐姐。”
  
  熊孩子见李姝对自己这么好,还帮自己弹草,感动的抬起小胖脸就是一阵谢谢。
  
  谢完李姝后,熊孩子得意转过小肥脸,小眼睛本来就不大,还特意眯着睥睨了朱平安一眼,骄傲的哼哼了两声,跟争宠成功的小猪羔儿似的,哼哼,土包子姐夫,你看到了吗,别看你娶了五姐姐,可是五姐姐还是对我好,你只能往后排......
  
  “傻孩子,跟姐姐客气什么,咦,还有一根。”李姝眯着眼睛笑吟吟的娇声说道,说着说着好像又发现一根草,然后曲起粉嫩玉指,又弹了一下。
  
  咚。
  
  声音还挺清脆的。
  
  “五姐姐真好。”熊孩子仰起起小胖脸,向李李姝道谢,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谢完李姝后,熊孩子再次得意的转过小胖脸,看向朱平安,骄傲的哼哼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