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一十五章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朱平安见李姝对王羲之的字很感兴趣,一进敬享园,就将《平安帖》当做礼物送给李姝了。
  
      这是朱平安第一次送自己礼物呢。
  
      这么贵重的礼物,只是因为自己流露出一点感兴趣的样子,朱平安就眼睛都不眨送给自己了。
  
      李姝激动、感动不已,心里面都乐开花了,不过小嘴里还是故作镇定,说什么字帖叫《平安帖》,你名字叫朱平安,字帖跟你有缘呢,干嘛要送给我呢。
  
      “正是如此,所以更要送你啊。”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一语双关,话中有话。
  
      “坏人......”李姝瞥了朱平安一眼,一双眸子里都要溢出水来了,娇嗔了一声,将《平安帖》收入手中,并让朱平安在字帖骑缝空白处题跋。
  
      朱平安略一思索,便提笔用小楷在字帖骑缝空白处题下了: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一生久安岁月无扰!
  
      ——下河朱平安
  
      朱平安题完跋后,李姝眼睛便更亮了,毫不迟疑的摸出一枚精美的随身印鉴,屁颠屁颠的在朱平安题跋上钤盖了她的收藏印鉴:“上河书妖”。
  
      李姝把字帖留在了书房里,说明天让人重新装裱,以后也挂在书房里。
  
      用晚膳的时候,熊孩子睿哥儿吃的特别快,上桌就是左右开弓,一阵狼吞虎咽,在不减少饭量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加快了速度,朱平安他们才吃了一半,熊孩子就已经吃饱了,吃完后一抹嘴撒开脚丫子就往书房跑了。
  
      小孩子嘛,吃饱了玩,正常很,朱平安他们也都没有管熊孩子,继续用膳。
  
      用过晚膳后,李姝让琴儿她们把昨晚的地铺再度铺好,准备像昨晚那样在院里乘会凉再睡。
  
      “咣当……”
  
      等到地铺设好,朱平安他们正要去院里乘凉的时候,听到书房里发出了咣当一声响,还有熊孩子模糊的一声“呀”。
  
      怎么了?
  
      李姝、朱平安等人闻言,便快步走进书房一看究竟。
  
      走进书房后,就看到熊孩子一脸慌张的背起了小手,桌子下面躺着字帖,桌上的翕砚翻了,墨锭歪倒在一侧,有少量墨汁流淌在了桌上,染黑了一张宣纸。
  
      刚刚那“咣当”一声,大约是字帖掉在地上、砚台翻到发出的声响。
  
      “呀,那个是一字千金的字帖,呼……”包子小丫鬟画儿看到字帖掉在地上,心疼的惊呼了一声,提着裙摆快跑两步捡起了字帖,检查了一遍,发现完好无损,才呼了一口气。
  
      “呀,价值千金的砚台……呼……”
  
      包子小丫鬟才起身就看到了桌上翻倒的砚台,检查了一下,发现也是虚惊一场,才又呼了一口气。
  
      此时。
  
      熊孩子站在桌子后面,一脸慌张的看着朱平安等人,一副做了错事被发现了现行的心虚样子。
  
      自己只是准备研墨,想比着字帖练字……
  
      谁知道研墨也这么难,手忙脚乱一不小心把字帖碰掉地上了,吓了自己一跳,又把砚台给打翻了。
  
      坏了,坏了。
  
      自己好像闯祸了,那一个字够吃一辈子糖葫芦的字帖“啪嗒”一声掉地上了,够吃两辈子糖葫芦的砚台也“咣当”翻了……看画儿姐姐紧张的样子,听说土包子姐夫穷的都找五姐姐借钱了,好不容易写诗赚了这么值钱的字帖和砚台……自己岂不是得挨土包子姐夫好一顿臭骂啊。
  
      关键是自己字还没练呢,研墨都弄成这样,多笨,多丢人啊,妞妞妹妹怎么看我……
  
      不行
  
      太丢人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熊孩子忽然脑洞大开、灵光一闪,一个绝佳的主意映入脑海中。
  
      “咳咳,刚刚,就是刚刚哦,一只灰色的大老鼠,‘嗖’的一下子窜到桌上,碰掉了字帖,打翻了砚台,然后跑了……”熊孩子眨了眨小眼睛,底气不足、心虚十足的解释道。
  
      “呵呵……”
  
      朱平安闻言不由笑了,走上前摸了摸熊孩子的脑袋,然后又捏了捏熊孩子的小肥脸,笑着说道:“那只大老鼠是不是身长三尺一寸,体重70多斤,长着一个胖嘟嘟的小肥脸,眼睛小小的,耳朵大大的,说谎话的时候,心虚的小肥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嗯……就是那只老鼠……不对,你说谁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熊孩子边听边连连点头,心里高兴的美滋滋,土包子姐夫真是笨蛋,竟然这么轻易就被自己骗过去了……不过听着听着,熊孩子觉得不对了,怎么越听越觉得土包子姐夫好像在转着弯的说的是自己呢,还说自己的脸跟猴屁股似的,哼,猴屁股哪能跟我的脸比,不由气的的一甩头,把小肥脸从朱平安手里挣脱出来。
  
      咯咯咯……
  
      李姝、画儿、琴儿等人见状,忍不住伸出纤纤玉手捂着小嘴,咯咯笑个不停。
  
      “笨蛋睿哥儿……拜托你在说谎的时候,能不能先把手里的墨锭放下……”
  
      小萝莉妞妞瞥了一眼熊孩子手里的墨锭,向着熊孩子翻了一个大大的可爱白眼,奶声奶气的吐槽。一看就是你研墨的时候闯祸了,碰掉了字帖,打翻了砚台,还说什么老鼠,你以为大家都像你一样笨啊……
  
      “啊?!啊……”
  
      听了小萝莉妞妞的话,熊孩子睿哥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手里面还捏着墨锭呢,连忙藏到背后,跟一只反射弧超级慢的小肥猪似的。
  
      当然,这个藏的动作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咯咯咯……
  
      李姝等人见状娇笑声更浓了。
  
      小萝莉妞妞都懒得翻白眼了,扭过头不看他,好像在跟熊孩子划清界限,表示我不认识他。
  
      听着屋里一串又一串银铃般娇笑声,熊孩子感受到了全世界对自己深深的恶意。
  
      当然。
  
      熊孩子把这一切都归咎到朱平安身上去了,哼,都怪土包子姐夫太厉害了,让自己绞尽脑汁去追,而且刚刚也是土包子姐夫故意那样说自己,逗笑了五姐姐她们,害的自己被取笑……
  
      笑过之后,众人就在熊孩子面红耳赤的坦白中,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然后,熊孩子就得到了朱平安和李姝准许,以后可以随时来书房看字帖练字。
  
      土包子姐夫竟然没有臭骂自己?!还准许自己随时来书房看字帖?!
  
      哼
  
      那勉强可以原谅你说我脸像猴屁股了。
  
      熊孩子如是傲娇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