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没心没肺朱平安
    “殿下,臣请赴严府与严东楼对质,一日追不回岁赐,臣就住他严府一日。”殷士儋再一次主动请缨,准备直接去严府找严世蕃对质,追讨岁赐。
  
      殷士儋话音刚落,陈以勤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正甫啊,你这么去找他对质,于事无补,这种放不到台面上的事情,他怎么会承认呢。”
  
      “那该怎么办,去找严嵩?”殷士儋声音低了下去,犹豫了一下道。
  
      “有什么区别吗?”陈以勤反问道。
  
      “也是啊......”
  
      殷士儋叹息了一声,这件事虽然是严世蕃做的,但是严嵩肯定也是知情,甚至是指使或者默许的,人家是父子,立场肯定是一致的,对外自然也是一致的。
  
      既然直接找严世蕃摊牌行不通,那就只能另想它途了。
  
      户部尚书不行,严世蕃不行,严嵩也不行,那圣上呢,圣上总会给裕王做主吧。
  
      “以我等个人名义禀与圣上,可否?”陈以勤眼睛一亮,提议道。
  
      陈以勤也知道二龙不相见的事,没有提议让裕王去找嘉靖帝,而是建议以个人名义上奏嘉靖帝。
  
      “不可。”
  
      高拱和陈以勤同时摇了摇头,相视一眼后,陈以勤接着解释道:“若是如此,岂不是与严世蕃直接撕破了脸,会给裕王平添诸多不便,弊远大于利。”
  
      “不过若是上奏时,不谈严东楼暗令户部不发岁赐之事,只谈裕王殿下岁赐三年未发,奏请户部下发岁赐,如何?”
  
      陈以勤思考了片刻,在殷士儋建议的基础上迂回了一下,复又提议道。
  
      “我觉的可行。”殷士儋听了陈以勤的建议后,眼睛一亮,附和道。
  
      裕王闻言,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朱平安暗中微微摇了摇头,陈以勤的建议看似可行,实则是行不通的。
  
      首先,上奏时不提严世蕃暗令户部不发岁赐,只谈裕王殿下的岁赐三年未发了,奏请户部下发岁赐,这有点掩耳盗铃和想当然了。以严世蕃的骄傲和聪明,不管你上奏时说不说他,只要你谈三年未发岁赐,那就已经得罪他了。
  
      另外,你们忘了圣上“二龙不相见”的箴言嘛,圣上对这一句箴言的重视程度,可不仅仅是不见裕王、景王两位皇子,而且连两位皇子的消息都不愿听见。这种专门上奏裕王岁赐的奏折,一定会被压下的。
  
      “也不可。”
  
      高拱轻轻摇了摇头,开口否定了陈以勤的提议。
  
      陈以勤和殷士儋不解的抬头看向高拱,高拱轻声向两人解释了一遍,理由跟朱平安所想如出一辙,不过是多了些对时局的分析。
  
      目前裕王处境不容乐观,实在不易再树强敌,应避免刺激严世蕃。若是与严世蕃产生了龌龊,那就相当于与严党产生了龌龊,严党势力遍布朝野,若是他们掣肘的话,那裕王可就寸步难行了。
  
      “若非肃卿所言,我几欲坏事了。”
  
      陈以勤听了高拱的解释,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有些后怕的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可该如何是好啊?!裕王脸上的愁容更甚。
  
      “诸师可还有良策教我?”裕王看向众人问道。
  
      陈以勤、殷士儋等人皆是一片沉默,高拱也是微微摇了摇头,一时间暂无良策。
  
      严世蕃暗令户部扣发裕王岁赐,你给他讲道理吧,肯定是讲不通的,双方立场不同。但是,你又不能跟他撕破脸,不然局面会更加麻烦。
  
      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这就走到死胡同了。
  
      片刻后,陈以勤、殷士儋等人也提出了一些措施,不过都是治标不治本。比如他们从府上拿出数十上百两银子,以解裕王燃眉之急等等。
  
      裕王府家大业大,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数十上百两银子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而且,借钱也是要还的啊。
  
      一时间,室内一片安静,唯有一阵叹气声。
  
      这可如何是好?
  
      裕王一筹莫展,忧愁如乌云压顶将裕王深深湮没。
  
      唉
  
      裕王颓然的靠在椅背上,再度陷入椅子中,叹了一口气,似乎想要把胸中无限的哀愁吐出似的,只是愁没有吐出来,反倒是胸膛被愁涨的更严重了。
  
      就在这时,裕王的视线忽然注意到了坐在下首的朱平安,想起今天好像还没有听到朱平安发言呢。
  
      接着,裕王发现朱平安与众人一筹莫展的样子不同,完全是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模样,再加上朱平安憨厚的相貌,这少年不知愁滋味的表情看上去就跟没心没肺似的。
  
      是孤看错人了吗?!没看到孤及其他人都愁成什么样了吗。
  
      裕王有些吃味。
  
      “子厚,汝以为如何?”于是下一秒,裕王压下心中不快,面无表情的看向朱平安问道。
  
      “回殿下,臣有一策,有九成的把握可在三日之内为殿下讨回岁赐,但是.......”
  
      朱平安长身而已,揖手回道,不过说到一半,朱平安又顿住了,一脸为难的样子。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裕王闻言,忍不住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心跳的厉害,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
  
      竟然有九成的把握可讨回岁赐?!
  
      怪不得朱平安没有一筹莫展,原来是孤错怪朱平安啊,看来还是孤不够信任朱平安,差点错怪了忠良。
  
      于是,朱平安的地位在裕王心中更重了几分。
  
      朱平安竟然有九成的把握在三日内讨回岁赐?!
  
      高拱、陈以勤、殷士儋听了朱平安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个吃惊的转头看向朱平安。
  
      他们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朱平安竟然有九成的把握!
  
      这让他们如何不吃惊。
  
      “子厚,但是什么......”
  
      裕王忍不住着急的问道,我的小朱大人呢,你怎么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
  
      “但是......恐怕殿下是不会采纳臣的建议的。算了,我还是不要说了......”朱平安抬头看向裕王,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似乎赌定了裕王不会采纳他的建议。